趙志成:給東北案十三人的信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教師,對你們被送入牢獄,非常憤慨,做不到什麼,也只能寫封信,讓你們知道,支持你們的人,其實很多。我完全不認識你們,只在報章上讀過報道:是一群活潑純真的年輕人,到東北農村作體驗學習,認識了村民,感受艱苦農村生活,受他們感動,尊重自然生命;政商要發展東北,見村民家園會盡毁,組織起來,為公義而走上抗爭之路,是很感人的故事。你們一直都很和平理性,說道理,提建議,苦行一役,喚醒民眾關注弱勢村民苦况,很觸動。可惜政權強行通過法例,情急之下,闖進大樓抗議,就被一一關押,令人痛心。無論官員或某些法律人士如何解釋,對我及很多朋友們,你們就是,為維護公義、因公民抗命而入獄的良心犯,是不因政權官員如何砌辭解釋,及法律精英如何瞓身護法,而會改變的。有人認為有教師教壞你們、父母縱容你們,使你們付出代價;他們都錯了,你們這些「行公義、好憐憫」的情操行為,反過來感染及教育我們,是好榜樣。我是教師,不會因教出十優狀元而自負,更不希望學生只為上爬而忘卻公義,只期望他們在價值紊亂的現况中,能堅守民主、人權,為弱勢社群而努力。我明白,你們的父母及親友都會很傷心,不過,他們都會以你們為榮。我知道,獄中的生活非常難過,不是靠幾句鼓勵同情說話就可捱過,希麼大家要堅守信念,你們的牢是為我們而坐,為崇高價值而犧牲。[趙志成]PNS_WEB_TC/20170831/s00204/text/1504115040619pentoy

詳情

梁家傑:同理心勝過重典打壓

新界東北撥款案,十三名被告一審定罪,判處社會服務令,律政司認為判刑過輕,申請覆核刑期,上訴庭本周二宣判,十三人全部改判即時入獄八至十三個月。 律政司對公民廣場案的覆核刑期申請亦將於今日宣判,涉及三位社運青年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 律政司有權申請覆核定罪人士的刑期,要求加刑;被定罪人士若認為原審法官或陪審團忽略或過於倚仗一些事實裁決的元素以致量刑過重,一樣有權上訴,申請減刑。理論上雙方權利相等,但現實情况是上訴需要成本,擁有公權力的律政司運用的是公帑,擁有無窮資源,與小市民的負擔能力是天淵之別。 律政司有權這樣做,但應不應該這樣做,卻是另一回事。在上述兩宗案,律政司尋求覆核刑期與否,等於向公眾傳遞一個信息:政府對某類案件的定罪人士的取態如何。具體而言,政府對這類人有無同理心?有無體諒他們的困厄?他們不惜以身試法以明志,反映一個怎樣不公義的社會狀况?量刑是否符合香港社會當前的人文精神和社會價值?一定要對初犯者施以阻嚇性刑罰?窮追猛打「良心政治犯」,一副治「亂世」用重典姿態,有助掌權者修補社會撕裂、促進人心回歸嗎? 有理想的年輕人被重典打壓,不會因此忘記理想,反而可能令他們對掌權者產生怨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