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心態 區域普遍

每當我們遇上一些不如意的事而終日悶悶不樂甚或怨氣冲天時,常有長輩會「美言」一句,什麼「人生是很『化』的,有時要看開一點!」的確,有時大國,尤其是超級大國,需要以更大的「平常心」來處理他們肩膀上因為自尋(其煩?)或因國力使然所扛着的國際事務,當然還有應對一些相對中小國家「善變」的態度。之前討論過在東南亞以至更廣闊的國際形勢下,泰國近百多年來在其外交與戰略態勢上必須小心謹慎地維持平衡。而這其實也是多個世紀以來大多數東南亞國家必須務實地拿揑與眾大國之間的關係的其中一個典範。無他,東南亞地處東西方貿易與交通要道,長期以來吸引了各大世界勢力的關注與興趣;如何在列強的逐鹿之間維持國家的相對獨立性而又爭取最大的國家利益,遂成為東南亞多國時刻必須警惕的事項。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最近選擇中國作為他東南亞之外第一個出訪的國家,以及在華時發表了一些聽似菲律賓從此要緊靠中國(至少經濟上如此)的言論——令人也即時聯想到這是否意味着菲律賓從此要從多年來與美國堅決的盟友關係「轉軚」——也還是不足為奇的。類似的例子在本區域也還算是多不勝數的。五六年前的緬甸,之前多年來與中國在政經關係上極為緊密,但在軍人政權宣布願與明顯獲得大多數民眾支持的反對派妥協之際,也暫停了如密松水電站建設等與中國合作大型項目,一時之間也曾引起緬甸在外交上是否也自此「轉軚」的疑問。但在緬甸反對派業已正式上台執政的今天,其國務資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同樣也極為高調地官訪中國,所聚焦的,也還是經濟方面的合作。再看東南亞的鄰近區域東北亞吧。韓國在近20多年來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可謂一日千里,不但在經濟合作上愈趨緊密,在如日本一些方面不肯承認二戰侵略歷史事實面前,也頗為同仇敵愾。但在韓國持續地需要生活在來自北邊的核子與導彈威脅陰影下的國家安全現實考量下,韓國當局也決定要讓駐韓美軍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雖然如此勢必(也已)引起中國對其戰略利益是否會因而受損的關注。杜特爾特作為無甚差別東南亞各國領袖多年來在對外交往方面所盡力推動的,當然是彼等的各自最佳國家利益,即便這只是短暫的利益,因為長期的預測坦白說在許多時候都是極為困難得以明朗的。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當下在本區域內外的各種形式的對弈,看似極為真實,也考驗各國的應對能力,但這的確只是當下的狀况。如果我們把時段稍微拉長一點來看的話,自美國前總統尼克遜訪華的近半個世紀以來,中美之間其實享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極為緊密的關係。在這緊密關係的大框架下,中國專注於她一飛冲天的經濟發展,今天業已躍身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美國則得以相對無後顧之憂地在與前蘇聯的冷戰中獲取勝利。只是在近年,中國勢不可當的全方位崛起,起碼從美方的角度來看是有威脅到美國長期以來在本區域以至全世界的領導地位的憂心,中美關係裏一些較為緊張的部分才會受到更大的關注與突顯。即便如此,中美之間貿易額也還是全世界最大的,兩國之間也正努力不懈地發展「新型大國關係」。所以,國與國之間的友誼或敵意,看起來都需要很「努力」才能長久地維持下去;但利益,尤其是國家利益,卻還是相對長久的。菲律賓杜特爾特總統這些月以來的外交辭令與舉措,也許是說得「急」了些,也更為「色彩斑斕」了些,但基本上其實與東南亞其他各國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無甚差別,雖然後者可能是選用了較為沉默,至少是沒如此「色彩斑斕」地表達出來而已。東南亞國家軍購早分散投資在過去的好一些年裏,眼看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與美國經濟的持續不振,東南亞多國都已穩定而低調地竭力提高彼等與中國的貿易量,也努力吸引中國到來投資。當然,這都是在不過度傷害彼等與美國長期以來緊密的雙邊關係的基礎上進行。如中國與馬來西亞之間的貿易量,不但已是東南亞國家裏最大,也比中國與俄羅斯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貿易量多。所以,如果杜特爾特把他的政權的優先作為放在重振菲律賓的國民經濟以及推動更多的急需而又短缺的基礎設施的話,而如他也認為在當下世界經濟形勢下中國是最實際的得以幫助到菲律賓從事這些事項的外國勢力的話,那麼他的「緊靠中國」之舉,其實與東南亞其他許多國家的做法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其他國家可能選擇略為低調,把精力專注於把中國的投資拉到彼等的各自國度來落地、落實。即便是從戰略角度來觀察,菲律賓風聞會考量向中國購買武器之舉也並不出奇。東南亞好一些也算是多年來與美國軍事合作緊密的國家,其實早在一二十年前就已從彼等傳統上只有幾個意識形態相似的主要武器供應國家「分散投資」開去了。馬來西亞這些年來曾購買過法國甚至俄羅斯製造的軍備,而不止是購買自傳統上的美國與英國。越南近月來不也考慮從其以前越戰時的死對頭美國那兒開拓新的軍備來源嗎?因此,菲律賓就算如被報道般決定從中國採購軍備,那其實與本區域各國多年來的軍備採購來源多元化的做法,也還是頗為一致的。在軍購的決定上,武器的威力與是否能與現有系統高度融合以便戰爭時期得以順利應用當然極為重要,但價格與採購條件在許多時候也不遑多讓。這後幾點對於好一些有其他各項龐大發展開支的發展中國家來說,也還是未能加以忽略的。東南亞以外的觀察對於菲律賓近月來的「外交大轉軚」,從之前阿基諾三世總統的明顯親美到當下杜特爾特的與美國若即若離,一般感到極為驚訝與困擾。但如大家把視野放長、放遠一點,可能就會發覺本區域多國其實歷年來都必須如此小心平衡列強的利益與存在,好像冲浪者般要順着水勢、浪頭小心往前挪動。當各項利益的乾坤有所轉移時,可能又會有不同的態勢了。即便是搞國際關係這重塊頭,有時也還是要有一定的「平常心」的。胡逸山馬來西亞首相前政治秘書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1日) 菲律賓 杜特爾特 東南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