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行傳﹕回憶一下他們是如何反共

今年六四,維園萬點燭光悼念28年前為民主運動而犧牲的人。友人在臉書上貼上一幅雕像的圖片,雕像中的街道磚石把一輛被壓毁的單車半埋着,旁邊有坦克車履帶輾過而留在地上的坑痕,中間是一道暗啞的「血迹」。這個雕像坐落於波蘭大學城弗次瓦夫Wroc?aw的市中心。原來當年波蘭的學生得悉北京屠殺事件發生後,立即把單車和燭光設在廣場,抗議了長達兩星期,並且建造了這個雕像,命名為《中國共產政權犧牲者》,於1989年6月16日揭幕。不過,仍為波共控制的市政府當年很快就把雕像拆走。直至10年之後,「後波共」時期的市政府才容許藝術家把雕像重建。 波蘭人為何記着「鄰國」的六四? 1989年的波蘭學生,為什麼對北京的六四鎮壓如此關心?是因為他們都是「血濃於水」的「中國人」嗎?是因為他們沒有更迫切要爭取的政治理想,所以有閒餘心力發揮「大愛精神」,去關心地球另一邊的「鄰國」之事嗎?……事實顯然不是。 相反地,1989年6月4日中國正在發生血腥鎮壓,香港的百萬人正在為此哀慟不已的同日,波蘭正在舉行團結工會與波共政權長期角力之後最重要的一次半自由選舉。在選舉中,波共政權全面潰敗,當其時,東德還未發生柏林圍牆事件。可以想像,

詳情

華意達的殘影

某年夏天到了波蘭,因看過華意達(Andrzej Wajda)《下水道》而知道「華沙起義」,故八月一日那天,特意留在有點深沉的華沙,四時許,隨四方八面出來的人群,一起緩步到市中心,等待五時的紀念:一九四四年,他們約定八月一日五時殺納粹韃子,事敗,德軍大開殺戒,並摧毀華沙八成半建築物報復。五時正,泊在街上的十餘輛消防車同時拉警報,眾人站立致哀,天空一架飛機駛過,抬頭一看,原來正擲下白色的單張,日光下魚鱗閃閃。 我對波蘭歷史的零碎認識,源頭都來自華意達。他的電影往往扣連波蘭充滿苦難的近代史,也滲入個人經歷。二戰時,他曾加入波蘭家鄉軍(Home Army)抵抗德軍,首部長片《一代人》便講二戰中波蘭人的反抗,但其時波蘭已在蘇聯控制下,史達林仍在生,不得已要用共產黨人的角度來說故事。難得他在審查制度下仍找到空間,在紅色電影中保留住人性。戲中青年,有的根本不是為了什麼崇高理念,原初只是想識女孩子拍拍拖,才加入起義行列。這種對人圓融的觸覺,在他的遺作《殘影》(Afterimage)依舊出色,安然、立體、公道地描述戲中人物。 華意達(Andrzej Wajda)遺作《殘影》海報 染紅 《殘影》的主角史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