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華麗的低頭

大家都記得,薩達姆、卡扎菲下台後的畫面,難看得要死。一代強人、偉大的獨裁領袖,怎會想到自己也有低頭(而且是低到貼地)的一天。 同樣是獨裁者,金正恩前日卻向世人示範了可能是史上最華麗的一次低頭:他的笑容是如此陽光燦爛,即場請文在寅跨過三八線是如此饒富急才,閱兵時雖然因路程非短而稍微氣喘,國際的視線卻瞬間就轉移到跟着他座駕跑的十二名保鑣身上。金仔,真識玩。 金仔識玩的地方,在於知道自己有什麼牌,手上這些牌又可以讓自己「偷雞」還是「晒冷」。或許他打從上台一刻已經盤算着開國,不過一夜變天肯定小命不保,所以才擺出硬姿態,邊說要美國一片火海邊試射導彈,對着中國又像個桀驁不馴的青春期少年;但其實幾年來他剷除國內保守派的行動持續不斷,又炮決又犬決,到他真正大權盡握的今日,他那齣《板門店宣言》終於可以上畫。 由獨裁者搖身一變成為救世主,不是各國經濟制裁逼出來的嗎?我倒認為各國的經濟制裁是金仔逼出來的。他之前擺出強人甚至是瘋子的姿態,無非是向世界塑造「你唔好逼我,我乜都做得出」的形象。有了這角色設定,加上似有還無的核彈頭,習近平要接見他、文在寅要吃他帶來的玉流館冷麵,特朗普還會遠嗎? 說到底,政治都是講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