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試析林鄭月娥面前的三座大山

「男子二十謂之弱冠」。習近平稱香港回歸20年,邁入成年階段。事實上,這也是指中共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進入了成年階段。總結過去20年,中央是完成了第一件事,就是使一國兩制的制度在香港基本確立;之後,要做第二件事,要使香港較快速發展,至少改變「劏房社會」。於是,林鄭月娥的擔子不輕,尤其筆者認為她面前有「三座大山」。 平實而言,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是一個構想,一個頂層設計的框架。在姜恩柱任第一任中聯辦主任時,「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前特首董建華早前透露,「金融大鱷」視港股為「提款機」時,他致電請錢其琛從中央派人來港助戰,錢其琛回答中央一定支持,但是不能派人來,因為「我們對香港認識不深,若我們派人來給香港各種錯誤的意見,大家都會後悔」。事實證明,前兩年內地股市崩盤,「國家隊」護盤遠沒有香港反擊「大鱷」做得漂亮。姜恩柱之後至今,北京提出了「全面管治權」,變化不能說不大。梳理過去20年北京領導人的講話,可以清晰看到一條逐步深化的脈絡。 這次,習近平也有不少新的提法,例如「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事實上,回歸後10多年,香港作為獨立的關稅區,經濟發展是游離國家體系之外,直到「十二

詳情

梁家傑:林鄭的百日任務

林鄭月娥就任特首前,公民黨給她一份新政意見書,指出香港經歷過去五年社會撕裂,傷痕處處,林鄭與梁振英同樣是小圈子選舉產生,先天不足,她想有效施政,必須加倍謙卑。公民黨並以梁振英前車可鑑,勸勉林鄭「五戒」:戒跋扈專橫,須尊重程序公義;戒濫權、戒借法律之名打擊異己;戒得過且過,假中央之名逃避政改;戒縱容西環干預香港高度自治;戒官商鄉黑勾結,敢於向權貴說「不」。 林鄭將會恢復特首十月發表施政報告的傳統,公民黨寄語她由現在至十月期間完成「上任百日五大任務」,向香港人展示她的管治新風,有決心撥亂反正。 任務一是用人唯才,摒棄「梁粉」庸官。林鄭任命「忠實梁粉」陳茂波連任財政司長,尤其令人失望。傳聞去年落敗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的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將被任命為教育局副局長,若成真,無疑摑選民一巴。拭目以待林鄭稍後任命的副局長、法定組織、諮詢組織、中央政策組成員是知人善任抑或政治酬庸。 二是修補行政立法關係。林鄭當選後唯獨不約晤自決派及本土派議員,與梁振英選擇性邀請部分議員出席習近平晚宴同出一轍。林鄭既然明白行政立法關係若不順暢直接影響其施政,她就更加要兼聽。 三是修補社會撕裂。林鄭可以由重開公民廣場、

詳情

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

馬家輝:何妨有她的「童子軍」?

七一換屆,林鄭新政,若真能「新」出個名堂,最迫切的關鍵當然在於「用人」二字。 理由顯而易見:特區政府用人表現是慘不忍睹,從起始到收場,常現恐怖災難,失德的失德,失效的失效,失能的失能,各路唯權是尚、為忠至上的人張牙舞爪地佔據權力網絡的不同崗位,以不同的手法,在不同的程度,把特區的管治效能推向失序與失聯。 失序之結局在於,政策歪腔走板;失聯之悲劇在於,跟民意漸行漸遠。管治機器最終淪為有「管」無「治」,只現權力的橫壓,鮮見道理的疏通,考「治」的字源意義乃「主持公道」,如引水防洪、為民紓困,這才是良治本質,而當掌權人馬念茲在茲的只是權力權力權力,很難不激起萬丈波濤、民怨沸騰。 用人亂局其實直接違拗了香港人向來堅信的核心價值:優勝劣敗。這四個字聽來非常殘忍,但它是所謂高度成熟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個強力推動力量,透過競爭和效能來確認權力位置的「正當性」。對「敗」者,我們不會涼薄殘忍,但對於「優」者,卻須恪守專業要求,有能力始居其位,而其能也,是公義之能而非私權之能,絕不可以只因攀權附勢而竊佔實位。金耀基教授為人熟知的分析概念「行政吸納政治」,說的不正是「人才輸入」和「行政輸出」之間的複雜關係嗎?在欠

詳情

回歸20年後的公共行政:得到權力 失去了表現和信任

缺乏改革,只重視收緊權力與政治控制(political control),是回歸後香港公共行政的特色,也是其問題所在。 如果過去的20年是一個香港倒退的故事,那麼公務員制度及公共行政在回歸後的轉變,是相當有力的寫照。在大家的記憶裏,類似南丫海難、鉛水事件、七警事件、多項基建工程延誤和嚴重超資、高官包括了前任特首及前政務司長因貪污入獄等事件,均是在回歸前難以想像,成為了清晰可見的公務員表現倒退的鐵證。 回歸後公僕因龐大影響力樹大招風 依然記得,在1997年回歸前夕,香港的公務員被廣泛地視為全亞洲甚至全世界最優秀的公務員團隊之一,無論是市民還是專家及學者也認為它是實至名歸、當之無愧。回歸前公務員在香港管治上的重要角色,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主權移交慶典的台上一幕已得到充分的反映和中英雙方的肯定。當時的全港公務員之首的政務司長陳方安生,身穿上最搶眼的紅衣,坐在台上的最正中央,平均分隔了分別坐在兩旁的中方和英方官員。這個格局和安排,充滿了政治的象徵意義,清楚地反映公務員是當時香港管治的靈魂,是維持香港的繁榮安定及回歸後的管治延續性的核心。 可惜,回歸後公務員因龐大的影響力,最終樹大招風,引發在新的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給我多幾個好漢!

「我在一開始執政時,便說:『給我6位好漢,我就一定會克服一切。』但問題是我始終一直湊不足6個。」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在其回憶錄《唐寧街歲月》中,曾經如此感嘆。 從英國到港版「鐵娘子」 事緣這英國「鐵娘子」在1979年上台時,要面對一個惡劣的政治經濟環境,需要收拾一個爛攤子,所以她熱切渴望找到能與她同心同德、面對逆境亦義無反顧的內閣部長,但最後卻發現「一將難求」;反而同牀異夢者,卻比比皆是。因此,她才有「給我6位好漢」的感嘆,道出部長難求的苦况。 我相信今天,同樣面對「一將難求」的困境,有着如此慨嘆的,還有另一位同樣「好打得」的港版「鐵娘子」。她就是即將上任特首的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在競選時曾經承諾,若然能夠當選,將會為新一屆政府注入「管治新風格」,新班子將會有年輕新面孔,亦希望問責官員的女性比例增加,坦言作為今屆政府唯一女性司局長,「有時好孤單」。 於是,自3月她當選後,便有不少官場圈外人,尤其是女士的名字,在媒體中陸續流傳。昨天,林鄭公布了其「三司十三局」的問責班子名單,卻來了一個反高潮。 說好的女性、年輕、新面孔呢? 這份名單中,不單三司人選(包括頗具爭議的陳茂波),原封不動地過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