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管治之失 奮力求存

為什麼一個公共財政盈餘這麼多的城市,人民的生活會陷入深不可拔的困境?為什麼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成就傲視全球的房屋政策,今日的政府對房屋問題已公開承認束手無策,同時劏房的蔓延已迅速形成新時代的貧民窟?香港怎樣了?短短二十年,為什麼會從成功故事變成負累?顧汝德Leo Goodstadt最新出版的香港研究第五部,書名已點出了問題和答案:A City Mismanaged—Hong Kong’s Struggle for Survival《管治之失:香港奮力求存》。一言蔽之,特區政府自董建華以來,經曾蔭權到梁振英,都沒有做好管治工作,即使不乏良好意願及正確分析,也完全缺乏管治能力和理念。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場,在房屋及土地政策上的大問題,顧汝德不認為會帶來改變,因為她根本一直就是掌管土地發展、規劃及執行建築規管的高官,而她的特首選舉政綱、上任後的施政宣言,所說的一切都顯明她承襲上幾任的理念政策,包括依舊倚賴市場經濟及發展商唯利是圖的行為解決問題。路線不變,問題只會繼續惡化,將責任推給別人,於事無補。無疑香港人不信任政府,是令問題更難解決的重要因素,但特首的言行態度,正是加深市民不信任的主因。顧汝德不留情面指出,殖民地政府不安好心,但他肯定港府在房屋政策上的承擔和成績。他認為香港過去的成功,都是香港人不怨命、逆境自強得回來的,今日的香港,也僅餘這一點生機了。[吳靄儀]PNS_WEB_TC/20180528/s00202/text/1527444237505pentoy

詳情

馬家輝:佛系特首

議員上周質詢廣東話與母語的關係,林特黑臉拒絕:「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儘管視民意代表如無物,徹頭徹尾地不尊重,卻亦別有趣意,使人聯想到禪門公案裡的各式無厘頭對答。《禪語錄》不是記載了許多嗎?隨手翻看即見,而各式對答皆有套路,通常是,弟子向禪師拋出問號,或問什麼是佛祖東來意,或問是風在動或旗在動,或問到底什麼是佛,或問究竟什麼是道,諸種問題直指修行核心。可是,禪師偏偏不答,或抬頭看天,或俯首望地,或慈眉善目地叫徒弟喝茶去,或怒目金剛地把弟子罵走,總之,或不理不睬,或答非所問,比周星馳更周星馳。這樣的回應方式其實是提醒徒弟無謂庸人自擾,也等於對徒弟說:「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只不過古之禪師比今之特首更為高段,不屑或不忍直接拒答,寧可轉個圈點醒對方,而這,亦算另一種形式的尊重:讓你自己反省,讓你自己思考,畫公仔不畫出腸,不公開羞辱你的智慧。由這角度看,包括我在內的社會大眾恐怕誤解了林鄭特首。她不答議員提問,並非真不想答,而是志在仿效古之禪師讓議員自行省思答案,只有自己想出來的答案才會記得深刻,也才是真正屬於你的善知識。可惜的是,這位「佛系特首」的語言功力稍遜一籌,性格也較驃悍,忍不住吐出「無聊」二字,畫公仔出了腸,扼殺了禪門對答的含蓄風景。林鄭確是「佛系特首」,常吐禪式妙語,例如「冇驚喜即係冇驚嚇」,又如「官到無求膽自大」,再如「天堂已預留位置給我」……在在皆耐人尋味。母儀天下在前,她的手下自亦有樣學樣在後,張建宗說狗仔隊對立法會議員「不是監察,只是觀察」,即為範例。佛系特首,佛系高官,佛系政府,香港從此進入佛系年代。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08/s00205/text/1525716624211pentoy

詳情

鄭明仁:林鄭月娥看什麼報紙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香港報業公會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上,向在場幾百名新聞界老中青打氣。她說每天總要花四十五分鐘翻閱九份報紙,看完後滿手油墨,但她還是要繼續看,因為讀報才可知道哪一則新聞放在什麼位置,是頭條還是簡訊。報紙的新聞一般是按新聞重要性編排出來,大小長短分得一清二楚,這是從網上看不出來的。林鄭這番說話乃行家之言,也是長期讀報的心得。要在四十五分鐘內睇九份報紙,只能是蜻蜓點水,瞄一瞄標題而已。不過,林鄭每天都有「早禱會」,由部門首長匯報有什麼大事,因此她一定知道有什麼大新聞。香港現在每天出版的新聞報紙有十二份,如果撇除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和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這兩份相信林鄭必讀的外國報紙之外,她還看什麼報紙呢?來來去去應該不離大家知道的那幾份,我反而有興趣知道林鄭不看哪幾份中文報紙,但相信她不會公開講。林鄭在頒獎典禮上不斷討好前線記者,說大家採訪時要注意安全,又說已叮囑警務處盡量給前線記者提供方便。林鄭好識做,聽者也心領。結束演講前,她也當眾替香港新聞博覽館「劏鱔」(義務宣傳),說該館今年底開幕,將會是新聞界的盛事。我在此作一些補充:新聞博覧館坐落上環必列啫士街,荷李活道文武廟後面,前身是公理會堂,是孫中山先生受洗和居住過的地方。[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05/s00319/text/1525457524092pentoy

詳情

蔡子強:當你總把隊友看成豬 他們也只能早晚變豬

近日罕有地為了一套動畫走進戲院,片名叫《超級無敵世界波》(Early Man)。 山谷本土部落家園遭入侵 故事講述石器時代,一個山谷部落原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享受安穩而平靜的生活。不料一天卻大禍臨頭,貪婪的外族「青銅族」,覬覦谷中的豐富天然資源(銅礦),於是大舉入侵,並驅逐原先這個本土部落,霸佔他們的土地和家園。男主角「德仔」機緣巧合闖入了青銅族的神聖足球場,更誤打誤撞找到一個機會向對方下戰書,獲以足球為傲的青銅族承諾,如果輸波便讓他們討回土地重建家園。於是德仔回到部落後,便嘗試團結一眾「豬一般的隊友」,夢想要與「神一般的對手」皇家青銅隊一決高下,打贏對手重奪家園。 老實說,除了宮崎駿的作品之外,動畫電影向來不是我的「那杯茶」。今次入場,起初是因為看到電影簡介,說故事講述外族大舉入侵,本土部落家園淪陷,後來他們選擇在球場上抗敵,希望打敗對方,吐氣揚眉還我家園。這讓我聯想起西班牙兩支「冤家球隊」巴塞隆那及皇家馬德里的故事,而片中代表強權一方的球隊甚至叫「皇家青銅隊」(英文真的叫「Real Bronze」,與皇馬「Real Madrid」相近)。 球場上恩仇了斷 讀者或許知道,巴塞是西班

詳情

蔡子強:林鄭與泛民形勢此消彼長

就任特首後一直順風順水的林鄭月娥,終於栽了一個大筋斗。只是想不到,那不是因為「一地兩檢」,也不是因為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而是因為招攬了一個她可能認為人才難得的精英鄭若驊當律政司長。 過去一個星期,隨着傳媒一再揭發新的資料,鄭若驊寓所的僭建風波在短短時間內急劇升溫。各界對她的批評,亦從「政治敏感度不足」演變成「誠信」問題。 4項新揭發 讓鄭再難有「benefit of doubt」 原本大家只是奇怪,鄭若驊既是土木工程師又是資深大律師,如何能夠沒有察覺到寓所裏的地庫是僭建,但或許仍打算給她保留一點「benefit of doubt」。但過去一個星期傳媒陸續揭發: 一、她在購買大宅後簽訂的銀行按揭文件及樓契,均列明獨立屋有「地下、一樓、二樓及天台,連花園及車棚」,但偏偏沒有提及地庫,而兩份文件均由鄭本人親自簽署; 二、她曾擔任《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之一,職責上需處理有關僭建的上訴; 三、她又在2012年才與人合著過書講解香港《建築物條例》,當中有章節引述香港個案,講解何謂僭建; 四、她曾作為代表律師打過官司,代表物業買家控告賣方,指買入的單位不符《建築物條例》,當中涉及違法建築。 按

詳情

李柱銘:今日的娥

上周,特首林鄭月娥接受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訪問時指出,現行的議事規則嚴重落後於形勢,與當今的政治體制很不脗合。她指修訂議事規則「只會拿走一些與社會脫節的(議事規則),不是針對某一個黨派」,並表示這是為了令議會運作較順暢。這番說話擺明是為保皇黨說項。記得在今年七月,因再有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失去六個議席的民主陣營就連在地方選區議席,也變得較保皇黨少,因而失去分組點票的否決權。當時保皇黨隨即表示有意修改《議事規則》,但林鄭月娥卻公開表示政府在補選方面「不會所謂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至於「《議事規則》的修訂,是立法會本身的權力,政府不會介入、不會干預。這是我的立場」。及後,政府真的安排立法會補選分兩次進行,沒有「乘人之危、落井下石」,所以當時許多人認為保皇黨未必會趁火打劫,在三月舉行補選前提出修改《議事規則》,以免影響林鄭月娥「吹和風」的目標。然而,今日的「娥」,卻明顯要打倒昨日的「娥」。林鄭月娥一方面力撐保皇黨修訂《議事規則》,另方面則為自己築下台階,慨嘆無論「伸多幾多枝橄欖枝」也難以即時改善與民主派的關係。至於,數月前聲稱不會介入及干預的「立場」,顯然早已被她拋諸腦後了![李柱銘]PNS_WEB_TC/20171114/s00202/text/1510596034132pentoy

詳情

呂秉權:林鄭月娥與教育部黨官的交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的首個訪京之行,拜會10多個中央部委和國家機構,有匯報或合作性質的(港澳辦、發改委、教育部、商務部)、有禮節性的(銀監會、全國婦聯),也有項目性的(亞投行、故宮博物院、中國鐵路總公司等),遍及商務、金融、教育、西九故宮館、一地兩檢、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等範疇,格局可謂相當齊全。 在眾多公布中,筆者最留意的,仍然是內地與香港的教育合作問題。 到國家教育部拜會中央黨校副校長出身的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時,林鄭月娥坦言,自己不是教育專家,工作近37年亦從未做過教育工作,是一個「門外漢」,但深知教育極其重要,教育的支出並不是開支,是一種投資(據《大公報》報道)。 林鄭月娥這種「教育門外漢」的說法十分聰明:第一,這是基本事實,夠坦誠;第二,能夠表示謙遜,讓對方顯官威;第三,可以聽候指示。 畢竟,面前的京官不止是國家教育部長,還是中共教育部黨組書記、國家教材委員會副主任,負責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思想政治工作,以及讓祖國和習主席的「偉大、光明、正確」進入學子腦袋、抵禦西方思想入侵中國教材。 林鄭月娥續說:「我的教育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培養的下一代青年人有國家觀念,有香

詳情

吳志森:面對林鄭 泛民進退失據

幾星期前,紅底校長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的消息傳出後,泛民又抗議又開記者會,戰鼓擂動,聲言若政府不理民意,泛民與林鄭的互信關係將會破裂,蜜月期也會馬上結束。 泛民與林鄭有蜜月期嗎?客觀上,真的有過。 特首競選期間,泛民曾經發表措詞強硬的聯合聲明,指「民主派與林鄭月娥沒有互信基礎」、「剛愎自用的行事作風……比梁振英有過之而無不及」、「若她當選,只會是另一個五年浩劫的開始」。 但當林鄭當選成為事實,不旋踵,泛民作一百八十度大轉身,認為林鄭與梁振英有所分別,可以聽其言觀其行,彼此更有合作空間。 為林鄭打響頭炮的五十億教育經費撥款,部分泛民議員更赤膊為林鄭拉票,提出修改表決響鐘時間,出盡飲奶力,務求撥款在立法會唞暑前得到通過。 但泛民與林鄭的所謂蜜月期,其實只是單相思的一廂情願,林鄭非但不承認泛民替她拉票,當然也不會投挑報李,在強烈反對聲音下,仍然堅持委任蔡若蓮擔任教育局副局長的重要職位。她曾作為副主席的教聯會,更是洗腦國民教育的推手。 對阿爺交落如此重要的政治任務,林鄭當不敢怠慢,赴湯蹈火準時完成。但林鄭與梁振英最大的不同是:梁振英以鬥爭為綱,強硬到底,火上加油,贏了裏子,更要贏盡面子,以挑

詳情

思言財雋:林鄭的理財新哲學是什麽?

繼金管局前總裁、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日前批評過去十年政府守財奴政策,倡議增加政府開支、減稅和作出赤字預算後,特首林鄭月娥隨即跳出來接力,認同公共開支可以「大膽些」。兩人一唱一和,明顯點出了新一屆政府的「理財新哲學」。 公共開支主要包括教育、醫療、社福、公務員薪津、房屋、基建等項目。假若政府打算增加公共開支,主要會在哪些範疇上?林鄭認爲應增加投資性開支,以提高香港未來的經濟增長。教育是人才的投資,新增的36億經常性教育開支算是體現了這一點。至於醫療及社福等經常性開支,對林鄭來説不是投資,而是財政負擔,這在她當政務司司長時削減醫管局開支和否決全民退保上可見一斑。房屋方面,林鄭在競選時説過要減少興建公屋,改爲推動市民置業,這表示政府不打算花錢為市民提供保障性房屋。餘下有機會大幅增加的投資性項目,看來就只會是基建了。 林鄭這種理財思維,好像把政府看作一間商業機構,把自己看作CEO(她自詡為未來五年帶領香港再創輝煌的第一負責人),主要目標是要提高香港的GDP。這種想法非常不恰當,因爲政府作爲公共服務提供者和社會資源分配者,最重要是照顧社會各階層的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而非只著眼經濟發展。香港已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