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吳志森:「唔好政治化」

林鄭說:不要將「一地兩檢」政治化、妖魔化。聽罷,差點笑出眼淚。 政府官員也好,建制議員也好,常把「唔好將╳╳政治化」掛在嘴邊。當詞窮理屈,道理講不過人家的時候,就祭出「政治化」這一招來,以為這就是大殺傷力武器,馬上把對手置諸死地。 按照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的說法,政治乃眾人之事。舉凡與大眾切身有關的公共政策,都是政治。因此,房屋、社福、勞工、環保、教育,統統都是政治,這些公共政策涉及千家萬戶,當然是政治的重要部分。 「一地兩檢」不但是交通問題,也不單是高鐵會否變成低鐵的技術問題,而是涉及有沒有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沒有違反基本法?香港的版圖有否被出賣?香港的法治是否完好無缺?港人能否繼續享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免於恐懼等自由?這些大是大非核心價值的問題,與每一個香港人切身有關,當然都是政治,叫人不要把「一地兩檢」政治化,不就是典型的賊喊捉賊嗎? 不要把「一地兩檢」妖魔化,就更令人摸不着頭腦。在九龍市區的核心地段,劃出一塊中國大陸的司法管轄區,裏面有二百名陀槍執法人員,全面執行內地刑法。香港和中國的法制截然不同,法律條文、程序、觀念有天淵之別,不叫人不得不憂心嗎? 不說別的

詳情

葉健民﹕「公務員治港2.0」的政治考量

隨着特區政府日前公布18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名單,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已基本成形。總的來說,新班子沒有什麼耀眼明星,但具爭議的人物也不算太多;即使蔡若蓮的任命激起漣漪,但估計也不會糾纏太久。這種低調平穩的狀態,也許反映了新特首未來施政作風的自我期許。但在這大致微風細浪的組班過程中,有幾點觀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對梁振英施政的撥亂反正 林鄭以公務員政務官為骨幹的組班方針,顯而易見。16個司局長任命中,一半為這類背景人士擔正,而在已公布的副局長名單中,情况亦一樣。13個政策局中,除了尚未齊班的民政事務局外,完全沒有前公務員出任局長或副局長的,只有4個。這一方面固然與特首的個人出身背景和市民對公務員普遍信任較高有關,但這也是對梁振英施政的一種撥亂反正。 公務員團隊對梁從外面引入的個別人士行事「不按慣例」、「無規無矩」有所抱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在競選期間以至當選初期,一再強調要把中央政策組「篩選」諮詢委員會任命的權力收回,明顯是要為公務員出一口氣。而這種修正,最為明顯的就是在政府一再表示視之為頭號任務的土地開發和建屋的政策上。兩個直接參與其中的政策局——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在已公

詳情

梁家傑:蔡若蓮的紅與林鄭的灰

抓教育與「法治」,是中共鞏固權力、駕馭人民的工具。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七一在香港致辭,開到口叫特首林鄭月娥未來五年「着力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而習近平口中的愛國與愛黨是同義詞,二○一五年他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說明「只有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愛國主義才是鮮活的、真實的,這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精神最重要的體現」。 教育局長楊潤雄接受耶穌會學校教育,是個有獨立思考和仍具良知的人。因此,中共必須安插根正苗紅、紅到赤的蔡若蓮為副局長,才能執行「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這個硬任務。 中共對蔡若蓮的祝福非同凡響,出動中央電視台為她加持,新聞聯播日前播出她的被訪片段,大談她擔任校長的左校福建中學(小西灣)的升國旗儀式如何培養學生「更加有中國心」。 儘管蔡若蓮如何低姿態履新,楊潤雄如何強調會與副局長「相輔相成」,但蔡的紅底與洗腦國教推手的往績實在無法令人信任她。正如任何一位政治立場鮮明的律師,即使他有能耐可以勝任要求政治中立的法官工作,但司法機關都不會任命他,因為公眾觀感直接影響對其信任與否。法治的重要原則,是秉行公義必須有目共睹;這原則放諸任命抓教育政策的副局長,亦完

詳情

阮紀宏﹕行政權力不能退讓

「特朗普時代」將進入第200天,上周是他就職以來最「艱難」的一個星期:法案通不過、人事問題一團糟。他一意孤行,原因是手上確實有可以使用的權力。反觀香港,行政長官任命副局長,同樣有她的權力;如果受到某部分人的非議就「棄械投降」,今後5年也甭想有效管治。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辭職,特朗普任命斯卡拉穆奇為通訊主任;僅10天又將斯卡拉穆奇「炒魷」。連帶撤換白宮幕僚長、司法部長是否辭職等等,人事問題令特朗普纏身。這個重要的信號在於,他跟共和黨內各個派系的關係,已經迹近「攤牌」階段,原因還追溯到之前特朗普任命他的女婿庫什納為白宮高級顧問,引起不絕的非議。 特朗普跟議會和司法部門的關係也受到挑戰,為了廢除奧巴馬醫改政策,他三度要求表決都遭到挫敗,但他要議會就範的決心不改。特朗普是上任短時間內發出最多行政命令的總統,其中旅遊禁令就屢遭法院挑戰。 有人建議特朗普要收斂,否則今後的執政將會舉步維艱。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知道,如果他肯聽意見一改風格,他就不是特朗普。美國的憲制賦予總統很大的行政權力,他不惜跟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鬧騰,也會堅持使用他手上的權力,這種做法不單單是個人風格問題。 香港無論從任何角度都不能跟

詳情

劉瀾昌:試析林鄭月娥面前的三座大山

「男子二十謂之弱冠」。習近平稱香港回歸20年,邁入成年階段。事實上,這也是指中共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進入了成年階段。總結過去20年,中央是完成了第一件事,就是使一國兩制的制度在香港基本確立;之後,要做第二件事,要使香港較快速發展,至少改變「劏房社會」。於是,林鄭月娥的擔子不輕,尤其筆者認為她面前有「三座大山」。 平實而言,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是一個構想,一個頂層設計的框架。在姜恩柱任第一任中聯辦主任時,「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前特首董建華早前透露,「金融大鱷」視港股為「提款機」時,他致電請錢其琛從中央派人來港助戰,錢其琛回答中央一定支持,但是不能派人來,因為「我們對香港認識不深,若我們派人來給香港各種錯誤的意見,大家都會後悔」。事實證明,前兩年內地股市崩盤,「國家隊」護盤遠沒有香港反擊「大鱷」做得漂亮。姜恩柱之後至今,北京提出了「全面管治權」,變化不能說不大。梳理過去20年北京領導人的講話,可以清晰看到一條逐步深化的脈絡。 這次,習近平也有不少新的提法,例如「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事實上,回歸後10多年,香港作為獨立的關稅區,經濟發展是游離國家體系之外,直到「十二

詳情

陳景祥:脆弱的大和解

新一屆政府開局順利,政壇大吹「和風」。然而「好景不長」,上周五(7月14日)高院裁定4名議員(姚松炎、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宣誓無效,被褫奪議員資格。泛民反應激烈,議會內又再出現劇烈爭吵,令上周五和周六的財委會會議無法進行,政府「提前公布」36億元教育撥款可能泡湯。而在上周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肝癌逝世,支聯會舉行燭光遊行,隊伍操向中聯辦。 4名議員被DQ(撤銷資格),是香港內政,雖由上屆政府入稟法院訴訟,但結局則要由本屆政府處理。由於後續問題涉及司法程序、安排補選以至被DQ的議員到底應繳回多少在職時的酬勞,每一步處理失誤,都會引發一場政治風暴。劉曉波逝世跟特區政府無關,但事件源自1989年的六四風波——眾所周知,「八九六四」是中港關係的轉捩點,在此之前,中港雖有摩擦但民主派跟中央仍然「有偈傾」,「八九六四」之後雙方完全決裂,關係至今仍無法修補。劉曉波逝世,勾起了一段傷痛回憶,也令泛民要再次與北京正面對抗。特區政府要修補與泛民的關係,難度也因而大增。 有梁頌恆、游蕙禎的判決在先,上周五高院按人大釋法(去年11月7日)的詮釋,裁定4名議員宣誓無效,結果應在意料之內。泛民的反應,除

詳情

法政匯思:「沒有敵人」的拷問

林鄭月娥:「香港社會要向前發展、要進步,有時要受影響的人,作出一些犧牲及互相配合,最重要的精神是讓香港向前走。若因為爭拗大家不滿,停滯不前並非香港之福。」這番話,林鄭是受一班鄉議局主席、議員、村民簇擁時所講的。 憑什麼,有些人需要犧牲,為了成就大家的向前?是否因為「發展」就一定是對的?所以有人犧牲也就變成必須?為什麼「發展」就不能無人犧牲? 劉曉波犧牲了。他的一生,似乎在引證,林鄭所言是真理。 讀者很可能失笑。劉曉波與林鄭風馬牛不相及,根本不應把橙與蘋果放在一起。林鄭的所謂「發展」,犧牲的人一定有,但香港是否真的向前就不得而知。劉曉波所爭取的,是所有人相等的人權,無分彼此,無分階級,跟腰包無關,跟腰骨有關。一個是手握權力,要別人犧牲。一個是挑戰威權,讓自己犧牲。 但劉曉波跟你我有什麼關係? 以至於他用自己的自由、伴侶、生命追求這個國度的自由、平等、民主,到最後一刻困死於鐵窗包圍的病床上,骨灰被撒在大海之中死無葬身之地,為了成就大家? 憑什麼,你我的自由、平等、民主,要靠劉曉波用自己的自由、伴侶、生命爭取? 如果我們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話,那麼,為什麼犧牲的,不是你我的自由、伴侶、生命?

詳情

酷比Coolbe Armin:「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 教會03七一後改革不倫不類

「十月一香港祈禱日」籌組團主席石建華牧師最近表示,林鄭月娥在特首選舉的得票,有上帝的特別意思,因為得票數字與挪亞之父拉麥在世777年的壽歲一樣,而洪水在拉麥死後5年降臨。 一場小圈子選舉的票數,怎能和聖經人物的壽歲相提並論呢?就算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基督徒更要監察她的施政。尤其,中國主席習近平於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致辭:「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不久,她就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希望於任內創造有利條件做立法工作。」 因此,與其玩數字遊戲,我們倒不如重燃03年手持「耶穌愛香港」橫額遊行的心志——這正是酷比為《門徒媒體》撰寫〈歷史變遷中的香港福音:23條立法、71遊行與教會〉系列之原因 (註1)。其實,早在14年前,23條立法擱置後,《時代論壇》已呼籲教會改革。該報第八二九期的社論〈民主新頁下的香港教會〉表示,教會應循6大途徑關心社會,包括:鼓勵選民登記及投票;關心時政,開放討論,對政治人物的言行有所認知;有心志前行一步的教牧可作定期的交流,建立支援網絡;鼓勵(起碼不反對)信徒參與推動民主政制活動;就當前的中國及香港政治作處境神學省思,提供適切的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