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班子

林鄭新班子記者會,聽到萬官之首張建宗回應「二流團隊」的批評,心裏打了個突,不禁想起最適合形容張建宗的一句:「無災無難到公卿」,可能上一句更為貼切,為存厚道,由讀者自己意會好了。 人家批評新班子是「二流團隊」,張建宗非但沒有正面回應和澄清,反而講了個自以為好笑的爛gag:其實「易流」,容易交流嘅意思。活像一個毫無幽默感的老闆,事先聲明要講笑話,但效果卻是唧都唔笑,只有擦鞋仔拍掌叫好大笑三聲。坐在張建宗旁邊的兩位司長,強顏歡笑站起身離開,不知有何感想? 新班子是否「二流」,公眾輿論自有評價。但當記者問到林鄭組班過程,西環中央有否插手?有沒有否決林鄭提名的人選?林鄭一概顧左右而言他,沒有也不敢正面回應。 新班子是否都是第一人選?有沒有人要執二攤三攤?避免當事人尷尬,林鄭拒談組班細節,可以理解。但問責官員都是熟悉的面孔,沒有什麼驚喜,林鄭竟然說這是「最理想的班子」,「沒什麼驚喜就沒什麼驚嚇」,未正式上任,林鄭已講了第一個最大的大話,這種驚嚇力十足的soundbite,真叫人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新班子真的沒有叫人驚嚇的例子嗎?財政司長陳茂波就是一個典型,論能力、評價、知識,陳茂波都絕對不是財爺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懷舊新班子

上星期,中央政府通過候任行政長官對主要官員的提名,一共有三個司長和三個局長留任,接近一半。不少局長都是由副局長「晉升」,大多數又是由政務官出身。「高官問責制」輾轉十數載,又重回「文官治港」的局面。 事實上,單看特首的背景,從保守商人董建華到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到董系梁振英,然後回到曾系的林鄭月娥,可謂已經鐘擺三次,屬於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有甚麼特首,就有甚麼的官員,一點不奇。 鐘擺過後,市民對候任班子的印象又如何?港大民研今日發表的民意調查,有以下發現: 兩個候任官員的合適程度錄得負數,屬於首次,分別是陳茂波和劉江華,同為以低民望過渡的留任官員,拖累新班子的整體民望。 以合適程度淨值計,來屆司長的平均數值只得個位,遠較2007年平均六成淨值以及2002和2012年的大約三成低了很多,顯示市民不太滿意三位留任司長。 自2002年起,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的合適程度淨值都每況愈下,情況令人憂慮。 即使現時合適淨值高達六成的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不及2007年新上任勞福局的張建宗。 總括而言,從民望角度看,新班子似乎沒有驚喜,是否沒有驚嚇,則是見仁見智。林鄭月娥當選特首

詳情

回歸20年後的公共行政:得到權力 失去了表現和信任

缺乏改革,只重視收緊權力與政治控制(political control),是回歸後香港公共行政的特色,也是其問題所在。 如果過去的20年是一個香港倒退的故事,那麼公務員制度及公共行政在回歸後的轉變,是相當有力的寫照。在大家的記憶裏,類似南丫海難、鉛水事件、七警事件、多項基建工程延誤和嚴重超資、高官包括了前任特首及前政務司長因貪污入獄等事件,均是在回歸前難以想像,成為了清晰可見的公務員表現倒退的鐵證。 回歸後公僕因龐大影響力樹大招風 依然記得,在1997年回歸前夕,香港的公務員被廣泛地視為全亞洲甚至全世界最優秀的公務員團隊之一,無論是市民還是專家及學者也認為它是實至名歸、當之無愧。回歸前公務員在香港管治上的重要角色,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主權移交慶典的台上一幕已得到充分的反映和中英雙方的肯定。當時的全港公務員之首的政務司長陳方安生,身穿上最搶眼的紅衣,坐在台上的最正中央,平均分隔了分別坐在兩旁的中方和英方官員。這個格局和安排,充滿了政治的象徵意義,清楚地反映公務員是當時香港管治的靈魂,是維持香港的繁榮安定及回歸後的管治延續性的核心。 可惜,回歸後公務員因龐大的影響力,最終樹大招風,引發在新的

詳情

深慶得人?

尚有不足一個月,政府新班子就會宣誓就任。上周媒體「不約而同」報道新班子基本就位,而各家媒體披露的人選都一模一樣,顯示消息來自同一「風源」,可信程度極高。 新班子三司十三局,絕大部分都是舊人,只有盛傳任勞工及福利局長的羅致光是新面孔。3名司長及13名局長共16人,其中9人是政府公務員出身,其餘還有5名需中央委任的主要官員(警務處長、廉政專員、海關關長、入境處長、審計署長),有4人也是公務員出身。這個班子,是名副其實的「公務員治港」。 競選期間,林鄭月娥的助選團星光熠熠、猛將如雲,支持者來自商界、專業團體、社團領袖等不同領域。為何這班熱中支持林鄭參選的精英,到選舉勝出之後竟會各散東西,幾乎沒有一個來自競選團隊的主將加入新一屆政府?願意支持一個人參選,勝出之後卻不願意加入管治班子,這中間反映了什麼問題? 新班子背景成分比現政府更窄 是否願意加入政府,並非「恨唔恨做官」的問題,而是一班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人組班角逐,勝出選舉之後可以上台執政,施展大家的政治抱負,這是任何選舉的常態。助選只是手段,目標是勝出之後執政。願意助選而不願加入政府,是否反映助選團隊跟林鄭的理念原來未必一致?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

詳情

新政府的變與不變

還有不到一個月,現政府就走人了。新政府在組班,消息傳出來的都是現屆舊人。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假如新政府的人士都是以舊人為主,那麼要求新政府搞改革以至創新,可能要求太高。 這裏並不是說,舊臉孔不能有新思維;而是想說,自北京挑了林鄭月娥當特首之後,反映其希望新政府可以小變,不能大變。所以,她的政綱,只是在原有政策上作改動,不能完全擺脫現屆政府的政策,該延續的就要延續。而且,她既然當了政務司長5年了,而政策由醞釀到推行短則五年長則十載,總不能為改革而改革,一下子否定過往5年的施政。 即使想改革 空間也有限 北京的思維,其即時效果,窒礙了新政府選擇外界人士加入政府的管道。既然北京大抵是想蕭規曹隨,外間的有為精英自會感到無法舒展所長,加入「熱廚房」儼如進入「五指山」,發揮空間不大。加上「熱廚房」外還有不少輿論「[目及]實」新政府官員的行為,外界的精英如果不想所有人和事完全透明及曝光的話,還是最好別加入新政府。 更重要的是,由於整個思路以穩定交接為主,換言之,即使新政府想改革,其空間也相當有限。因此,只能在不大幅度改動原有政策為主的思路下,做一些修補的工作。例如早前競選時,林鄭提出要增加50

詳情

林鄭組班難 香港困局縮影

距離就任尚餘不足一個月,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幾經艱苦,盛傳終於敲定三司十三局長人選。當選之初,曾言希望為管治團隊帶來新氣象的她,最終願望落空。林太覓才之難,相信也是香港未來長遠需面對的困局。 先「回帶」看看林太在當選之初,說過籌組新班子的願望:(1)年輕化;(2)找更多女性出任問責官員,希望至少有3人;(3)希望在業界或曾任監管機構人士出任財政司長。 尋尋覓覓兩個多月,林太終體會理想與現實的距離有多遠。 論年輕,若綜合多間媒體的報道,林鄭月娥的主要官員成員中,是近3屆中平均年齡最大的一屆,也是唯一沒有「四字頭」人士入班的一屆。 前特首曾蔭權在2007年上任時,15名司局長的平均年齡為53.4歲。那時候,曾蔭權成功邀請當年只有43歲的黃仁龍出任律政司長,成為班子中最年輕的一人。另當時同為47歲的邱騰華及鄭汝樺,均脫離公務員隊伍轉投問責官員行列。 即使到5年後梁振英繼任,他的班子平均年齡增至56歲,但總算有兩人尚未「入五」,當時同樣48歲的袁國強和譚志源加入。 到了林鄭月娥的管治時代,其三司十三局長的平均年齡再升至59歲,要數最年輕的成員,是答應走出公務員行列、盛傳將出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的聶

詳情

林鄭處境堪虞

組班喪失自主性,可能只是林鄭面對的艱難之一,前幾天張德江的講話中,可以看到林鄭的處境堪虞,香港未來更是陰霾密佈。 對張德江講話的最簡單總結,就是一個「權」字。朕給你權,你才可以要,朕沒有給你的,千萬別妄想!其中最厲害的,就是「中央對特首發出指令權」,究竟內容是什麼?範圍有多大?幾乎全宇宙都可以涵蓋,完全沒有約制。 講話又特別強調,對「自決」、「港獨」不能視若無睹,香港特區政府要履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遏制危害國家統一的行為。這番言論,擺明是衝着林鄭而來。 林鄭無論競選時還是當選後,都三番四次強調為避免激烈爭議,不會急於為二十三條立法,但張德江左一句「國家安全」,右一句「國家統一」,顯然對林鄭施以極大壓力,未正式上任,就不得不推翻競選承諾。 林鄭候任辦這樣回應:過去經驗顯示,此議題極易引起社會爭議及動盪,因此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創造有利的立法環境,但在世界形勢複雜多變下,為國家安全進行本地立法顯得更為重要。 「世界形勢複雜多變」指的是什麼呢?應該是指恐怖主義吧!香港不是恐怖主義的溫牀,受恐襲的機會極低,即使二十三條沒有立法,也有嚴厲的法律可以對抗恐怖主義。這裏的「形勢複雜多變」

詳情

三類高官

娥姐組班據說已到最後階段,但仍未公布,可見仍有變數,搞不好一些早已說定的人選忽生變卦,令她要洗牌重來,耗費不少心力精力。 此時此刻的娥姐,除了加倍努力找人傾談,恐怕亦要加倍努力向上帝禱告,祈求她的主向她心儀的高官人選顯靈降旨,叫他們抵得諗些,別再猶豫,別再恐懼,齊齊投入她的救港陣營,不怕犧牲,不怕攻擊,為特區市民服務到底。 到了晚上,臨睡以前,娥姐穿著睡袍,頭戴睡帽,跪在床前,閉門禱告,可考慮對她的上帝說:「我全能的主啊,我誠心懇求你老人家幫幫忙,把我和那些猶豫不決的高官候選人connect一下,否則,七一到了,名單未定,有如打麻雀小相公,好難睇!唔該晒,阿們!」 話雖如此,不管娥姐會否祈禱!或上帝會否顯靈,到了七一,請放心,高官名單必可被填滿。理由非常簡單: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做官之事,權力在手,沒有幾個人——尤其沒有幾個中老年男人——能夠拒絕誘惑。到時候,娥姐手裏拿的牌,必不至於小相公般悲慘,只不過很大機會是一手爛牌,十三不搭,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爛到天差地別,番子又不成對,想食糊都難。 為什麼如此悲涼?用屁股想想便知道。這屆新政府必是史上最弱的新政府,前有反對勢力

詳情

「你想」的教育局長

候任特首密鑼緊鼓地組班,其中一個焦點是下任教育局長的人選,而首先被傳媒大幅報道的人選竟然是旅居日本多年的著名歌手陳美齡博士,出乎大家的意料,成為城中熱話。誠然,若以學歷觀之,陳是美國史丹福大學教育學博士,遠勝其他潛在的人選;若以個人能力觀之,陳既是成功的歌手,亦是賢妻良母,其三名兒子亦先後於史丹福就讀,可見她教子有方。 雖然如此,我認為委任她為教育局長不啻是一個高風險的選擇。理想的教育局長固然應該熟悉教育理論和對教育有願景,但更重要的是能夠洞悉本港複雜的政治環境、駕馭龐大的官僚機器和妥善應對不同團體的訴求。長居日本的陳博士是否熟悉本港的政治和教育議題?近年社會愈趨政治化,諸如母語教學、「普教中」、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的政治部分、國民教育、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等都是棘手的政治議題,在立法會以至社會都掀起連番巨浪,再加上與教師相關的福利議題複雜,教育此一政策範疇可謂滿佈地雷,非一般新人可以勝任。再觀乎陳於公開場合表述過對各政治或教育議題的立場,其或可獲得深藍陣營的支持,卻幾可肯定無法獲得黃營的認同,走馬上任後勢必大受攻擊,最後只會既辛苦了陳博士,又辛苦了新任特首。 第二名盛傳的人選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