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是陳美齡

又是全城嘩然的時候。上周五早上,有傳媒報道,前藝人陳美齡乃其中一名林鄭月娥有邀請並向北京推薦出任教育局長的人選。陳接受查詢時還說,無論在政府內外,都希望帶新風進入香港教育,「如果大家都希望,我在任何崗位都願意」。消息言之鑿鑿,許多香港人(如我)先是驚訝,後是疑惑。 這反應絕不令人意外。基於(至少)三個原因,教育局長的人選,一直是全港市民其中一件最關注的大事。 一、吳克儉。眾所周知,過去5年,在吳局長的「英明」領導下,香港社會捲入了國民教育、普教中、TSA 等連串政策爭議,學童自殺問題成為公眾焦點,教師工作壓力備受關注。永不止息的風波,令全港市民成功(從反面角度)了解一個理想的教育局長應當如何——毋須月讀30本書,只要真正關心香港學童的困境(而非躲在私家車內玩手機)、教師的苦況(而非不停警告談佔中、港獨有損專業)、教育制度的缺陷,可能已很足夠。 二、政治。誰都知道要操控一個社會,必先揑住傳媒,抓實學校。過去幾年,香港人全程直擊一國的旨意如何降臨在香港學校身上——國民教育縱然教材偏頗,但因政治正確,照樣推行(直至萬人抗議);普教中縱然成效不彰,但為了「學生的幸福」着想,永無休止。教育局長既

詳情

特區新班子的「敏感位置」

候任行政長官人選塵埃落定後,公眾的注意力轉向新一屆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人選。近來傳媒「政情」消息亦不斷猜度不同人士「入局」的機會,就連正在日本舉行巡迴演唱會的香港歌星陳美齡也榜上有名。 特首有多大自由決定共事人選? 香港主要官員「埋班」,候任特首的「心水」固然重要。誰人是林鄭月娥的理想人選、誰人願意「捱義氣」走入「熱廚房」、誰人辭官歸故里、誰人很想「趕科場」,頓成現在政治新聞的熱話。相信在未來兩個月,不同的名字將陸續「浮面」。這回要看林鄭月娥能否做到「滴水不漏」了。 不過,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疑問是,香港特首到底有多大自由去決定共事的主要官員團隊人選?《基本法》列明一系列的主要司局級及紀律部隊首長,均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按一眾「大陸護法」及京官的詮釋,中央任命乃是「實質任命權」。 按此推斷,香港特首於主要官員的任免上只有「提名權」。 當然,香港特首於「組班」上肯定會「有say」,問題是個「say」有多大。具體來說,在北京而言,香港政府有哪些官職會涉及國家安全,因而必定要由極忠心之人出任?國家安全,是北京對港政策的頭等大事。以北京眼中的國家安全顧慮,推演其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人事任命的考量,也

詳情

陳美齡、陳國基……還有誰?

至今為止,被傳出會加入特區政府新班子的人選只得兩人,先有陳美齡,後有陳國基。前者在公開回應時說「希望帶新風入香港教育」,後來再澄清,坦言「真的沒可能任命我」(「灼見名家」訪問)。至於陳國基則由「傳言」變事實,他在5月4日獲林鄭月娥委任為候任特首辦主任,即日履新,成為政府新班子的第一員。 為何林鄭組班仍無聲無息? 但是,其他司局長人選仍然未見任何公布,而距離上任的7月1日,剩下已不足兩個月。林鄭月娥在去年4月在電視台節目中曾經說過:「有意參選特首的人士,應先組班,問責團隊有共同理念很重要,現屆政府部分司局長是『埋班』後才認識,工作有一定困難。」在本屆特首選舉競選期間,林鄭月娥並沒有「先組班,後參選」。原因不說自明,是她決定參選的時間十分倉卒,根本來不及組班。然而她的助選團名人如雲,選舉也在3月26日結束,為何組班之事仍然無聲無息? 當司局長起碼要過三關:第一關是基本的品格審查和健康狀况;第二關是特首邀任;第三關是中央委任。正式就任之後,司局長還要過民意關,即是民意的支持度。 長期處於民意低迷狀態的司局長在本屆政府大不乏人,他們推動政策時固然困難重重,對管治班子而言則是一個負累!雖說「民意

詳情

「港豬」lesser evil 理應全力真心撐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上星期在東京公幹,我在吃一件好好吃的炸雞,從宮崎來的炸雞,皮脆肉滑,天下極品。忽地,朋友看他的面書,問:「健吾,你知唔知啲人話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我當下覺得,香港應該立例,在吃好吃的炸雞的時候聊香港這種低質風聲政治的人,應該罰錢,罰來的錢拿來再請我食炸雞。而且,犯例的人,要向那件宮崎雞道歉。 可以插翼離地 誰要衰到貼地? 我一直都覺得,在香港什麼「收到風」哪個做局長這些新聞,無聊至極:一句到底,就算吳克儉連任教育局長,so?你香港人又會如何?陳美齡有什麼不好?她現在得到的東西,很多香港女人都想得到:一層日本的豪宅,一個容許她外出工作的日本丈夫,3個入到史丹福大學的兒子(而且算帥),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留學讀社會兒童心理學,之後還有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教育系博士學位,在日本有在大學任教。人活到六十有一,有這樣的學歷經歷履歷,不是金光閃閃嗎?更何况,她在2017年才在大書店出版了一本中英對照的談「對教育的建議」,也寫過日語小說《完美的情侶》和《子彈作的戒指》進入日本的文學界。至少她給我的感覺是她識字的。 不是比現在的那個好嗎? 「她很離地啊!」朋友堅持。 離地?算吧。我們在周末去東京吃宮崎的炸

詳情

陳美齡、Nazi Sympathizers、Swing Kids

陳美齡掌教育局的小風波,有意見認為是一場美麗誤會,相信會不了了之,不過陳老愛国對「支那」一詞的憤慨言論[1],倒令筆者想起二戰前一段歷史。 發動二戰前的德國納粹黨,是一個頗為光芒四射的執政黨,帶領德國由一戰的頹態一躍成為經濟奇蹟,國內國外一時風頭無兩: (Wikipedia:Economy of Nazi Germany - Pre-war economy) 當日,德國國內固然有死心塌地的納粹黨支持者,但其實國外亦有所謂 Nazi Sympathizers、一群被納粹德國經濟奇蹟所迷惑的局外人,對納粹黨有正面評價甚至支持,其中英國貴族就是當時的表表者: /And although few could claim to have been unaware of the official German policy of anti-Semitism after the 1936 Olympics in which Jewish athletes were banned from the German team, many were prepared to turn a blind eye

詳情

誰願入熱廚房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正全力進行組班工作之際,當了9年問責官員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率先表明去意,更不諱言在處理政改問題上與林太「行路步伐唔係好同」。每名官員的去留決定雖然涉及多種原因,但譚志源的說法,令人感覺「林太廚房」不但溫度高,而林太這個「總廚」也許不易合作。 此時令筆者想起前日到中大出席一個講座時,曾俊華競選團隊一名成員分享競選期間的一個小片段。有台下參與者問到,如果沒有曾俊華,是否很多競選工程意念都很難「發圍」?該團隊成員透露,其實他們一早就擬定好一個網絡攻勢計劃,定好什麼時候推出什麼內容,例如在情人節就推曾太跟曾俊華的故事等等。 到選舉中段,一班負責「度橋」的團隊成員,圍坐辦公室房間,有感這幾天沒有什麼好東西出街,想呀想,想到林太一方大推「we connect」的競選口號,於是忽發奇想,不如在網頁搞個「曾connect」環節,由曾俊華親自打電話給一些在競選網頁留言的市民,直接聽聽他們的意見,做到「真connect」。一班年輕創作團隊於是衝入曾俊華辦公室,向他解說「曾connect」的概念,並向曾說「阿sir,想你打幾個電話」,曾俊華爽快答道:「好呀,好呀。」 這也許是曾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