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時代在進步 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

哲學大師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從歷史中汲取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未從歷史中汲取過任何教訓。」 朋友送來一張電腦合成照片,下面是當年媒體用「吊雞車」俯瞰拍唐英年大宅僭建;而上面卻是如今媒體用航拍機來俯瞰拍鄭若驊的大宅僭建。我看後覆了一句:時代在進步,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朋友回覆:軟件不嬲發展慢過硬件。 上周六,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在她上任首日,便被《明報》揭發她購入並一直報住的獨立屋大宅,原來築有包括地庫等多項懷疑僭建;而同日《蘋果日報》亦質疑該大宅築有天台玻璃貯物室等懷疑僭建。鄭隨即即日現身回應,說:「其實在我買的時候,情况已是這樣……在屋內我並無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但就承認警覺性「可以做得更好」,就引起的「不便」致歉。鄭匆匆說了幾句後便「急急腳」離去,沒有留下來詳細回答記者提問。翌日,亦以就有關問題「噚日講咗嘅嘢,已經無嘢補充」為由,拒絕就外界種種質疑再作解釋。 上任前先要處理好僭建是「政治常識」 相信大家還會記得,僭建作為政治問題,源於2012年特首選舉。當時先是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被《明報》揭發家裏有僭建。事件的持續發酵,再加上唐的危機處理表現不濟,直接導致其落敗。之後僭

詳情

吳靄儀:精英心態

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嚴詞反駁人大常委會「一地兩檢」決定,林鄭月娥批評這是「精英心態」,令人失笑。其實最「精英心態」的正是林鄭——倒不因為她不知道哪裏去買廁紙,而是她一貫的自以為更「熟書」就看不起反對聲音的倨傲態度,這是她從皇后碼頭抗爭事件就已表露無遺的,也是她作為從政者最致命的弱點。特首不可以對人倨傲,更不宜流露自視高人一等,不同意公會的言論,何不以理服人?何必誅心?對「精英」忌憚而敵視,是九七之後的特徵。董建華任特首不久,適逢香港大學九十周年校慶,他就以嘉賓及校監的身分,發表了一篇不倫不類的演說,譏諷港大為港英培育的「精英分子」、「精英心態」,提示港大在新時代要洗心革面,要做服務祖國的精英——大意如此,當時這番話令很多人大為錯愕。後來,梁振英對港大施展的手段則是有目共睹了。董建華家庭背景與中國大陸、台灣、美國關係深遠,林鄭月娥則是地道循教育制度「香港製造」的精英。香港社會不反對「精英」,反而期望各行各業的精英要有正義感,回饋社會。回歸後,中共反對的「精英心態」,是自恃有獨立思想而不肯順從的知識分子。若大律師公會肯以「精英」身分處處為權力護航,那就一定不會被斥為「精英心態」了。[吳靄儀]PNS_WEB_TC/20180108/s00202/text/1515348760097pentoy

詳情

吳志森:平反什麼?

林鄭說要為袁國強司長平反,究竟平反什麼呢?林鄭說,袁司長勤力與她不相伯仲,但自己有住家飯食,袁司長卻「孤家寡人」,只顧工作,不重視飲食,希望社會給司長公道評價。前高官譚志源也附和:袁國強工作勤力不錫身,「半夜三更無嘢食,叮公仔麵食,搞到腸胃唔係幾好,間唔中入吓醫院就係咁嘅情况」。在勤力與飲食兜兜轉轉,真是「九唔搭八」。中國人說的「平反」,是受了冤屈,特別是政治上的冤假錯案,被打成反革命。新當權者集體推翻以前的判決,為受冤的幹部百姓平反昭雪。據我所知,從來沒有人說過袁國強懶惰,就是因為袁司長比大嶼山隻牛還要勤力,任內五年半,對香港法治遺害更深。司法覆核DQ泛民六議員,令立法會生態失去平衡,建制議員趁病攞命,在政府配合下大幅修改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能力,造成無可逆轉的禍害。十六位年輕人被判有罪,社會服務令緩刑等懲罰已經完成,律政司內部強烈反對,袁國強仍堅持刑期覆核,非要判他們坐牢不可。即使袁國強沒有破壞司法體制影響司法獨立,刑期覆核有強烈的政治考慮,根本無法抵賴。都是行會成員湯家驊比較坦白,他為袁司長真正平反:「你唔可以單單從表面嗰個結果去睇,因為政治形勢改變得咁緊要,佢喺裏邊擋咗幾多,外人係不得而知。」這也是種最「便宜」的說法。一來外面真係唔知,因此點講都得。如果唔係袁司長頂住,情况可能糟糕百倍,但頂住過什麼?內部可能都不甚了了,又係點講都得。湯家驊比林鄭譚志源都高明,值錢的地方就在於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27/s00193/text/1514311229886pentoy

詳情

鄭美姿:林鄭母校教曉她什麼

N年前大學畢業時人仲年輕,曾跟大隊一窩蜂去考EO考AO,其中一份卷是《基本法》測試。我為此曾在一家星巴克蒲了好幾個鐘頭,把整本《基本法》念得滾瓜爛熟。考卷是選擇題,沒啥難度,最後我只錯了一條,雖高分但低能,所以沒被選上加入政府以明志。部署在金鐘返工失敗,一個屈尾十就去了工廠區做記者。世事都是舊時的好,要認識《基本法》就老老實實去念書,正正經經考場試再給你發張成績單,兼得政府聲明,測試成績永久有效。好使好用,如在屁股上烙一個支付寶認證,見工又得,叫乜都得。但今時不同往日,念書考試不夠,還要在學校禮堂排排坐,聽李飛普通話直播。新聞第一句,通常都寫「教育局表示最少有十六個辦學團體共五十間中學,直播李飛演講」,做大人的都心知肚明,「五十間學校」是用來交數的,十間太少,一百間做數味濃,五十是黃金數字,是香港式的走位。成件事由頭到尾,都是職場世界人所共知的「違心做戲」技巧,每日返工做場戲畀老細睇或者做畀客睇的例子,如恆河沙數,誰敢說做戲有錯。但在學校直播李飛,最錯錯在禍及學子,點解要拉學生落水演這場政治秀?點解一齊做番場戲的,不是問責局長、校長老師,或者169,027名公務員,而是十幾歲最欠話語權的半熟成人?林鄭那一句賴皮的「你瞇埋眼咪睇唔到囉」,還請她撫心自問,是不是其母校SFCC教曉她的做人道理。[鄭美姿]PNS_WEB_TC/20171118/s00314/text/1510941709195pentoy

詳情

謝子祺:另類大和解

回歸以來,無論是民生還是政治議題,建制派和泛民在議事堂內都壁壘分明,大家的宗旨都是「敵人反對的我就贊成,敵人贊成的我就反對」。過去幾年在某些人主政之下,因為「上有好者,下有甚焉」,這種撕裂可說是前所未見。而這風氣亦蔓延至民間,每次有爭議事件,親人、朋友間因意見不同而起衝突矛盾可謂時有所聞。那人下台之後,留給香港人的遺產也許只有「仇恨」二字。有識之士都一再指出,香港的政治或經濟發展有什麼大動作之前,都必須先緩和矛盾,否則所有對話都會以兩派對罵收場。今年年頭三強選特首,無不以大和解為主打。當選者上任後也在幾件事上試吹和風,起初還算有點效果,但一遇上爭議事件——例如高鐵——便打回原形。她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眼見兩派劍拔弩張,終非好事,於是捨身成仁,在一個訪問中提出八十萬公屋單位已可滿足需要。此論一出,全城同聲反對,在星期一房屋事務委員會上,左中右建制泛民政黨一致聲討。民建聯議員更用上「倒行逆施」、「亂噏當秘笈」等字眼,本是執政團隊之一的行政會議成員也毫不留情地批評。確實已很久不見立法會內各陣營如此團結,新政府似乎已找到達至大和解的訣竅,便是將最最最愚蠢的觀點拿出來,令最唯唯諾諾的人也沒有維護的空間,就成了。[謝子祺]PNS_WEB_TC/20171101/s00315/text/1509473407534pentoy

詳情

吳志森:瞇埋眼當睇唔到

黨官來港講解《基本法》,教育局「鼓勵」中學師生集體聽訓,舉動前所未有,引來教育界一片反響。教育局口口聲聲說完全自願,但向辦學團體發出通告,又同時附上回條,要求回覆會否參與該項活動,並要清楚說明屬下有幾多間學校會集體睇直播。教育局長回應記者,活動並非強迫,回條也不一定要交回。但官立學校直轄政府,辦學團體的命脈也由官方牢牢掌握,回條送到,試問哪個團體敢不乖乖填妥,速速交回?這擺明是阿爺交付給香港特區官員的重要政治任務,計政治成績,誰敢不從,更要做到加零一。但這種集體聽訓聽指示的活動,實在太荒腔走板,特區最高官員回應得來,也有點驚惶失措。記者問林鄭強制學生睇直播是否洗腦?記者快問林鄭快答:「無嘢可以強制性,你瞇埋眼咪睇唔到囉!」不知林鄭有沒有聽過什麼叫「自欺欺人」?「瞇埋眼咪睇唔到囉」這個說法,不少人會想起粵語長片逼良為娼的情節,做第一次當然有些不慣,但瞇埋眼當睇唔到,就很快過去。做得第一次,就有第二第三次,不只習慣了,話唔定可以好好享受。林鄭這個說法或許不無道理,一件污兩件穢,做做吓就慣了,變成例行公事,漸漸就不會抗拒。黨官講《基本法》只是個開始,下一步,可能要集體聽習思想,然後考核學習心得。先由公務員開始,再來是大中小學,離這個階段,相信只有一步之遙。《基本法》是香港的小憲法,中學生要認識《基本法》,無可厚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講解,當然是重要教材。但我要問的是,有需要全港中學停頓學習,犧牲兩節課時,同一時間集體看直播嗎?如果要認識《基本法》,為何不可以把李飛講話的精髓剪輯,在通識堂播出,再讓學生提問討論,不是更能提高學習效果嗎?分散在各學校通識堂學習《基本法》,與全港中學生集體聽李飛講話,會有何不同?最大的分別,在於「集體」兩個字。試想想,李飛講話,全港以十萬計中學師生排排坐集體聽訓,在電視新聞播出,畫面肯定相當震撼,歸邊媒體也會訪問學生睇李飛講話的得着,愛國主義教育有個好開始,特區官員立了大功。[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031/s00193/text/1509386760973pentoy

詳情

梁家傑:林鄭市長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說「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中央對香港、澳門全面管治權」。這是公然背信棄義,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基本法》第2、12、17、19、22等多項條文,白紙黑字保證九七後的香港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一國兩制。中共透過中聯辦,牢牢對港實行全面管治權,特首就只能淪為阿四,自己不管也不治。林鄭看來未曾置喙,並甘於就範,從以下佐證得窺見一二。林鄭與曾俊華同樣曾經官拜司長,所受的政務官訓練一樣,起碼知道底線,不會在離職後蓄意「爆大鑊」,做出損害政府威信的事。無官一身輕的曾俊華無薪客串電台主持,林鄭政府現在追究他事前無向相關諮詢委員會申請。其實,林鄭知道委員會和自己都無權阻止曾俊華從事這項無薪工作,更無懲罰可言。林鄭政府對曾俊華的挑剔,與對前特首梁振英的包庇,兩種態度差天共地;曾俊華被無理刁難,公眾只會對他加分,對林鄭減分。林鄭不是蠢人,厚梁振英薄曾俊華可能只為上頭做事。林鄭宣讀施政報告當天,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被禁止入境香港。由於他向來關注香港民主發展,今次來港前中方詢問他,而他表明在港期間無演講或媒體訪問,亦不打算去監獄探望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儘管他如此寫包單,依然不獲准入境香港,觸發中英外交小風波。以林鄭的機巧,必然預想到,羅哲斯事件又一次向全世界展示香港喪失出入境事務的自主權,但她亦甘心聽命於背後的操盤者。她甘作阿四,而且相當入戲,矢言前港督彭定康都可能不獲准入境香港。中共公然不再自我約束權力,實行全面管治香港,林鄭成為只會配合的香港市長、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則當上市委書記的格局已成。中共有部署、有組織地清洗香港的核心價值和固有制度,《基本法》形同虛設。香港人看清這個威權政治格局後,不存奢望但毋忘初心,戒急用忍,保持朝氣和希望,方能行穩致遠。[梁家傑]PNS_WEB_TC/20171026/s00202/text/1508955189623pentoy

詳情

吳志森:牢牢掌握

十九大習總書記報告,多次提及香港問題,關鍵詞是:中央要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仍要問的是,過去五年,張曉明梁振英聯手治港,執行沒有最強硬只有更強硬的強硬路線,如果真的能體現以習近平為核的治港思想的話,試問,過去二十年,有哪一個特首,比張梁體制更能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但結果梁振英升上神枱,張曉明調升進京。表面升職,但實質遠離香港權力中心,對香港管治的直接影響力顯著減少。 習總書記為何要將「中央牢牢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的直接權力,由梁振英手中交給林鄭月娥?原因可能是,以鬥爭為綱、一味強硬的張梁體制,不能體現習總書記治港思想的精髓。 港人對林鄭施政報告的滿意度是回歸以來第三高,梁振英更是望塵莫及。略施小技,給點交通津貼小甜頭,再來個可望而不可即的首置上車盤,就冧到港人口水流晒,在管治技巧上,無論你是否喜歡林鄭,無可否認,林鄭的確比梁振英高明。 林鄭手段柔軟,能更有效地推行強硬路線。今天宴請包括泛民在內的立法會議員,氣氛和諧,商談甚歡,隔一天就宣布要將印花稅草案擱置,讓路給「一地兩檢」。 官員剛說《國歌法》未必有追溯力,林鄭就馬上改口,不排除有追溯力的可能性,而京官又強調是否

詳情

梁家傑:同行?往哪?

林鄭特首第一份施政報告,點題是「一起同行」、「擁抱希望」、「分享快樂」,像雜貨店鋪陳251項新措施,製造了一些引發市民討論的話題,卻沒有為原則理念撥亂反正,或帶來振奮人心的願景。舉例,普羅大眾切身利益的交通津貼,小恩小惠,聊勝於無,但政府並無從根源處理公共交通費本身太昂貴、票價釐定機制只加不減的問題,遑論整體檢討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的角色分工。房屋方面,綠置居與白居二恆常化、杯水車薪的首置,堅離地的花招多,卻是瞎子摸象,林鄭承認上屆政府定下的10年內供應46萬房屋的目標難以達至,而她亦提不出一個比較貼近現實的新目標。相比上一屆政府,政務官似乎重奪了部分治港權力,但林鄭這份施政報告的不作為,比其作為更值得留意。無魄力重啟政改、無承諾何時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令其可以規管特首、不設獨立的刑事檢控專員、公民廣場有限度開放而不會拆去象徵官民隔閡的圍欄、西九一地兩檢一意孤行、迴避修補社會撕裂這個難題、看不到林鄭擺脫西環及中共違反《基本法》事事插手操控格局的勇氣和承擔。公布施政報告當天,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被拒入境香港,中國外交部稱,允許誰入境香港與否「是中國的主權」。林鄭不單止無挺身捍衛香港特區政府自行處理出入境管制事宜的《基本法》權利,反而附和中共的濫權,說不排除前港督彭定康被拒入境香港的可能。主權,已成為中共及特區政府為所欲為蔑視《基本法》的萬用藉口。林鄭在政治和保留香港核心價值及固有制度方面節節敗退,事事唯中共馬首是瞻,唯「一帶一路」與大灣區是王道。她大量的不作為令香港人見不到改變的希望,與特首同行難道就是要香港走向繼續沉淪?香港像大海中一條船,航道正要撞向冰山,船長卻只是日日16、17小時埋頭苦幹處理膳食、住宿安排,不掌好舵調校航道,你叫乘客怎麼有信心「一起同行」,怎能有「希望」擁抱、有「快樂」分享![梁家傑]PNS_WEB_TC/20171019/s00202/text/150835016641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