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差異」面面觀

香港華仁書院近日向外界透露擬轉直資的原因,是憂慮其直屬小學升讀該校的第二組別學生,接受英語教學時程度不逮,亦承認校方有考慮英中落車危機。校長指出,這些學生若接受英語教學,他們「可能付出很多努力,但每次收成績表都受打擊,他們讀第二間適合自己的學校,可能更有自信」。他又指出若學習差異太大,學校為落後學生「保底」也不能解決問題。 筆者嘗試梳理這些看法背後的邏輯: 一、學生付出過努力但分數依然低下,會令他們受到打擊; 二、教師對於該類學生幫助有限,於是得出結論:過大的學習差異不能透過學校層面解決問題; 三、所以,在普及教育下,理應存在學術水平不同的學校,有助學習能力不同的學生建立自信; 四、「港華」定位為一間提供英語教學的名校,所以英語成績較差的學生應入讀其他學校。直資計劃可確保這個定位。 不知道讀者對於以上邏輯有何看法?筆者整理千頭萬緒後,決定先從「精英班」制度說起。 為甚麼要有「精英班」與「弱班」之分? 「精英班」制度原意是方便教師安排適合學生水平的教學材料及活動,是解決「同級學生學習差異」的方法。教師任教精英班時,由於學生整體的學習能力較高、學習動機較強,所以教師的教學內容會較深入,較易

詳情

《假如…》邪惡無所不在 If…. Evil is everywhere

《假如…》(If….)的結局或會令人想起吉士雲遜的《大象》(The Elephant),受欺淩學生在校園持槍掃射,正顯示了《假如…》導演Lindsay Anderson的前瞻性。他也明言電影有預言的性質,假如學生和制度之間的張力繼續下去會怎樣呢?1968年的火紅學運和後來的校園槍擊慘劇,證實了Anderson的預言可悲地準確。 但《假如…》採取了輕鬆的調子,捨棄緊湊的劇情,對暴力的描寫並不特別沉重。導演在抗爭性的主線以外,散漫地展現寄宿學校的學生生活,例如領袖生專橫拔扈,於是主角Mike逃學喝酒留鬍子就成了樂趣。Mike和老友Wallace及Johnny趁學校球賽時遛到街上去,玩無影劍等場面大概是向《四百擊》和《春光乍洩》(安東尼奧尼版本)致敬:青春就是自由!導演基於他個人經歷,配合真實場景,又請校內的真學生當「臨記」,以現實主義的手法展現校園內權力關係的現象。當中既有專制的無孔不入,也有偷偷犯罪的快感,輕鬆幽默的調子發展下去,卻成了超現實主義。Mike和老友逃學到咖啡室,強吻看店的女生反而獲得野性的「反擊」,明顯是性幻想,插入赤裸相擁噬咬的鏡頭只是把話說得更白而已。女生彷

詳情

《聲之形》﹕其實我們不想死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一班小學生「爾虞我詐」,行動簡單卻心狠手辣。欺凌或尋死,是你我經歷過的成長困惑、逃不掉的生命課題,眾人只想在人際關係裏找到定位,完成所屬階段的成長任務。小朋友,總會犯錯,這時候大人們到底在做甚麼? 現在學校最害怕的,不是教不好學生,而是家長投訴和學生自殺,在《聲之形》中也一樣。老師對學生欺凌事件視而不見,直至家長投訴,才突然義正辭嚴重罰學生。成年人的反應,是兒童的借鏡。老師是權威,不僅是學習榜樣,更直接影響兒童待人接物的心態和方法。戲中的老師把欺凌者打成落水狗,其他人便踏著失勢者的屍體耀武揚威! 學生欺凌犯錯,不止需要懲罰,更是教育他們好好做人的契機。奈何成年人卻不懂(無心?)教好孩子,家長抓狂、老師冷漠、教育制度援助不足,小孩唯有用「自己方式」去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因此電影中眾人都彷彿在「掙扎求存」。欠缺合理和正面的示範,孩子只懂靠暴力、謊言、逃避、卑躬屈膝……去渡過那青澀的童年。如此種種也成為他們未來人格的一部份。當他們長大後,繼續用負面方法去過活,周而復始。 《聲之形》是一部令人反思的電影,戲中要角是學生,但真正應該看的是家長、老師、社工、教育局高官(但

詳情

「政協走進校園」開教育倒車

3月13日全國政協會議閉幕,通過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最後版本,當中的港澳部分新增了「堅決反對『港獨』行徑」,以及「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等內容,因而引起教育界及至社會大眾的關注。 在得悉政協報告的有關內容後,教育局長吳克儉在還未深入了解教育界的意見之時,已第一時間對「政協走進校園」表示「歡迎」,並且批評質疑者「信口雌黃」。如此漠視教育界的關注與憂慮,卻急不及待向政治任務靠攏的局長,實在叫人難抱任何期望了。 「一切如常」說法自欺欺人 將「政協走進校園」寫在工作報告中,究竟將會為教育界帶來哪些隱憂,逐一細論。 首先,港區政協人大代表,自2011年起,已透過「香港友好協進會」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學校講座」,有系統地接受邀請到學校為學生進行國情講座。有建制人士認為這既非新生事物,就毋須大驚小怪。然而,正因為人大政協到校演講早已進行中,根本毋須透過工作報告去推動實行。如今將既有的操作寫在全國政協的工作報告中,意味着工作力度要加強、規模要加大,否則一眾政協委員來年如何向常委會交代?因此,「一切如常」的說法是自欺欺人。 以往,學校處理這些講座的邀請時,與其他不同的民

詳情

男學生不可頭髮過長是「性別歧視」?

梁國雄早前入獄被剪掉長髮,故於14年提出司法覆核挑戰男犯人必須剪髮的規則,近日於高院取得勝訴兼得訟費。及後,有教師在社交網站留言,指有男同學因頭髮過長被記缺點後,反告學校做法有性別歧視之嫌。筆者未能求證留言真偽,但認為值得認真回應。 筆者先根據判詞闡述法庭如何在梁國雄案中確立懲教署的規則構成「性別歧視」(案件編號:HCAL 109/2014)進而裁定其違反《基本法》,再嘗試解答該學生的挑戰。 第一項裁決是懲教署規則違反香港條例第480章《性別歧視條例》第6條「對男性的性別歧視」。簡單而言,任何人如基於一名男性的性別而給予他差於女性所得到的待遇,即構成性別歧視。另外第38條亦指出,政府如在執行其職能或行使其權力時作出性別歧視,即屬違法。 案件爭議點在於「男囚犯不能留長髮、女囚犯可留長髮」的處理方法: 一、是否有合法(legitimate)原因(例如有助維持監獄秩序)? 二、是否令男囚犯得到「差於女囚犯的待遇」? 關於第一點,懲教署指出有證據顯示長髮男囚犯比長髮女囚犯有較大的危險性,但此理據不為法庭接納,因為基於普通法(過往案例),固有成見或普遍的關於性別的假設不能成為抗辯理由,就算該假設

詳情

易服風波與性別教育

早前網上流傳,某校有個別男學生在便服日不理師長勸告穿著女生校服,並以一身女生打扮於校園內及校園附近食店出沒,最終引發該校師生就校規問題展開激烈討論,後來更成為網民熱烈談論的焦點。 由於無法取得一手資料,包括師生當時各自抱持的理據,及討論時雙方的言行態度,本文無意亦無法就有關事件進行公平而具建設性之評價,或提供緩和雙方緊張狀態之溝通良方。然而,撇開校規執行及師生關係等議題,更值得反思及延伸討論的是,為什麼當有人穿著「異性服裝」時,尤其當男性穿上女性的服飾時,我們總會覺得有問題?由此路進,下一個進深問題是,衣著服飾的規範,到底有多大程度促成人類社會的性別定型及其衍生的社會禁忌? 隨著平權意識近年愈見高漲,加上潮流文化推波助瀾,所謂男裝女裝的界線似乎愈來愈模糊,男女通用/中性(Unisex)的時裝趨勢大行其道,部分時裝品牌甚至以此作為招徠。除了文化因素,2010年女教師入稟法院控告要求女性教員必須穿裙上班的校長違反《性別歧視條例》一案,更打破不少行業明文或不明文的服裝規定(dress code),女士穿褲子不但代表時尚,更是打破傳統職場上女性只屬花瓶角色的迷思。與此同時,女性學歷愈來愈高,致

詳情

男生穿校裙,學校可以怎樣回應?

屯門某中學便服日,有男學生穿著校裙回校,結果遭訓導指責不合校規。學生在網上公開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認為校規並無規定便服日男學生不可穿裙子,這屬於灰色地帶。根據法治精神,疑則不罪,不應懲罰學生,而且這是創意表現;也有人認為男生穿裙子於奇裝異服,校規雖然無規定,但是也不能接納。 其實,學校要回應男學生便服日穿裙子的行為,可以這樣說:在便服日,同學可以穿便服回校,否則需要根據校規穿著整齊校服。同學穿的是校裙,不屬於便服,所以當校服處理。校規列明男同學冬季必須穿著恤衫、西褲,結領帶,所以同學不符校規。 另外,最值得注意是學校的處理手法。學校出動訓導處理男學生的行為,並且開會研究罰則。學校處理學生問題的手法,其緊張、嚴厲的程度,理應與所犯錯誤的嚴重程度掛鈎。現在學生不是打架,也不是踢人入會,只是穿校裙而已,根本毋須大張旗鼓用訓導處理。如果只是小事,高調用訓導,只會適得其反。學校必須理解學生的特性與心態:自尊心強、反叛、愛表現自己。若小事用訓導,強大的自尊必然引起他們更大的反抗。除了向學生解釋如何不符校規,學校還應該用輔導老師代入他們的角度說: 「學校很欣賞你們的特立獨行,穿裙子這種勇氣更是難

詳情

為什麼在開學前 急不及待反港獨入校?

還有10天才開學,梁振英已率先高調推出「校園反港獨運動」。觀乎那陣勢,似乎中學生都已「中獨」什麼,又或校園成了「港獨基地」。其實,「港獨入校」只是某些人想當然的臆測、推斷和感覺,選舉主任上身般「我認為我相信我見到」,而非有真憑實據證明「港獨思想」已在中學形成風潮。這些感覺源於有10多間中學的學生成立本土關注組,以及社會中支持港獨的年輕人在激增,基於此他們就不顧一切投入大量資源,在全港中學校園築起「反獨」的防洪堤壩。看在外人眼裏,這不僅是小題大做,甚至是無風起浪,自找麻煩、自製魔鬼。假設一個太平洋的低壓區,連能否形成颱風也未知,更不知其風力、移動路徑等資料就斷定它將殺向香港,並掛起10號風球去戒備。提前做足防風措施,萬一颱風直撲香港,損失確會降至最低,但這機會多大呢?為什麼不等它形成颱風且真的吹向香港才掛起10號風球?這種杞人憂天式的政策,將浪費多少資源呀!同理,即使要反港獨入校園(為什麼要反港獨?)也該等到開學後,觀察一段時間,掌握更多數據作出針對性部署,這樣才會事半功倍!問題是,梁振英不能等呀!開學4天後,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緊接着特首選戰就正式揭開序幕。梁振英必須在主要對手表態參選前,提早搶佔選舉戰略重地。而港獨及學生議題正是北京處理香港問題的兩塊心病,梁振英此時突然提出「港獨殺入校園」,並由心腹吳克儉煞有介事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在校園築起「反獨防洪堤」,不僅可突顯自己與曾俊華、梁錦松等人的分別,更可得中共領導人歡心。將港獨描繪成來勢洶洶殺入校園,受到恫嚇的北京必會同意全力應對,這樣向北京要權要錢也就容易得多了。而無論梁振英還是被指會被整肅的中聯辦,都會被委以「反港獨」重任,梁的連任資本又增加了。更何况,如果開學後校園的港獨活動如雨後春筍湧現,則可見梁振英洞察力;即使謊報了軍情,校園港獨活動水盡鵝飛,他也可邀功說預防措施初見成效。總之,港獨是否殺入校園,都是他的政績。而且,建制派的樁腳也可像反佔中時那樣,組織「反港獨、保校園」活動,自然也會獲得大量資源。即使親中報章也是受益者,港九各大社團都會登廣告反港獨。校園反港獨,皆大歡喜也,損失受害的只是學校、老師、學生及言論思想的自由!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3日) 教育 港獨 校園 港獨入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