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別矣,祖堯!

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要麼,你及時像英雄般轟轟烈烈地犧牲;要麼,假以時日,你就會眼巴巴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從「祖堯BB」到「政治傀儡」 踏入2018年,很多事物都有一個新的開始,中文大學也換了一個新校長,原校長沈祖堯離任。只可惜或多或少,他也是帶着一點黯然離去的。 沈祖堯曾經長時間是本地最受歡迎的大學校長。佔領運動期間,在政府武力清場的陰影和風聲鶴唳下,他與港大校長馬斐森擔心學生安危,聯袂到金鐘佔領區探望學生,更把他的聲望推至頂峰。 只可惜,近年校園內連串的政治矛盾和衝突,尤其是去年的港獨橫幅風波,中大要求學生會清拆港獨宣傳品,並與其餘9間大學聯合發表聲明反港獨,卻讓沈落得灰頭土臉,由當初被學生暱稱為「祖堯BB」,到被學生會痛批為「政治傀儡」,讓人慨嘆人間何世。 變的不是沈祖堯 變的是這個社會 很多人都慨嘆,沈祖堯變了,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沈祖堯。 或許,沈其實並沒有變,變的是這個社會。 當年

詳情

陳文敏:人文科學還是科技發展?

港大新校長終於塵埃落定,選賢與能,應該用人唯才,該考慮的是人選在相關方面的能力、經驗和識見,而非候選人的背景,這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當大家着眼在人選的問題時,我覺得更值得討論的是大學的發展方向。據聞在遴選的最後階段,兩位候選人中,一位主張發展人文科學,另一位則主張爭取內地的研究基金發展科技。當然,兩者並非互相排斥,而只是側重點的問題。香港在發展科研方面,最大的困難是研究基金不足。科研需要大量投資,但香港政府多年來投入科研方面的經費是少得可憐。其實早在十多年前,港大各院長早有共識,積極參與內地的科研項目爭取經費,但在過程中亦需要面對不少困難。另一方面,科研是一個籠統的概念,由天文探索、生物科技、基礎科研以至實用轉化等,要發展科研便必須從香港本身的強項入手,而非籠統全方位的投入。相對地,香港社會不重視人文科學,但人文科學往往反映一個地方的國民素質,亦反映了該地方的文化軟實力。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被謔稱為文化沙漠,今天,香港在人文科學方面的研究,在國際間成就顯著,港大在教育、法律、文學、社會科學和商學等領域,在國際間均排列前三十位。香港位處中西文化的交匯點, 正好利用本身的強項,資訊言論自由的特點和一國兩制的優勢,加強對香港和中國在人文科學方面的發展和研究。 此時此刻,重申東西文化和人文科學的發展,可能更具時代意義。[陳文敏]PNS_WEB_TC/20171220/s00202/text/1513707268558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