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核電破產 「盲幹風」愈吹愈近

剛過去的個多月有3宗少人留意的新聞,從美國到歐洲席捲香港,對全球核能工業意義重大。只要連在一起解讀,便明白中國核電發展已步入騎虎難下的困局,連累香港勢要承受一場愈吹愈近的風暴。 3月29日,威斯汀電氣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在紐約市申請破產,震驚整個核工業界,因為威斯汀堪稱美國民用核電始祖,逾半世紀以來象徵美國核能霸權。2006年日本東芝集團以54億美元購入威斯汀時滿懷雄心壯志,銳意發展號稱「更先進、更安全、更便宜」的第三代核電站AP1000,2008年獲政府批准在美國南部兩州興建4座核反應堆,是1979年三里島核災以來美國本土首次新建的核電站。誰料新電站從設計到建設問題不斷,超支總額達170億美元,母公司東芝需為威斯汀承擔63億美元虧損,東芝主席引咎辭職,威斯汀難逃破產宿命。 威斯汀破產是中國的噩夢,因為中國一直寄望AP1000設計會成為第三代核電站的主力,不僅在2006年決定引入4台在浙江和山東興建,更一直寄望以AP1000為原型發展國產第三代核電技術CAP1400。在建4台電站的投產日期已從2013年推遲到今年,但現今AP1000在美國投

詳情

無核大灣 永續發展

香港人素來講實際,少談大口號。有人說這是香港地小人多,形成了北望只及深圳河、南看只見蒲台島、旅行只去日台韓,格局太小。所以,對於上個月總理李克強談及的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少見談論,有人感到詫異,更痛心趕不上發展列車云云。 為何港人少談口號?一來,香港素來是大口號之下,不少受害者的避難所。二來,過往鄰省曾有珠三角地區的規劃發展策略,香港角色被動,一直都是「被規劃」,變成了鄰近省份發展的工具。港人沒有「持份」,怎會有參與的熱誠? 更重要的是,這些大口號底下的一些政策「爛尾」、「講咗當做咗」,對香港人有多大好處呢?例如,2008年發改委提出「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文件內有海量的口號及宏大的構想。其中一項就是要求香港幫助鄰近地區發展高等教育:「支持港澳名牌高校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放寬與境外機構合作辦學權限……重點引進3至5所國外知名大學到廣州、深圳、珠海等城市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建成1至2所國內一流、國際先進的高水平大學。」好了,將近9年,港澳高校為何沒有出現「北進」辦學的熱潮? 「大口號」不如「大務實」 主要原因不在於「口號」,而是因為中國高等教育政策,仍然牢牢地掌握在教

詳情

福島核災傷痛未平 台山核電危機驟起

福島核災6周年,日本政府為了製造一切回復正常的假象,撤銷部分災區的疏散令,並在一年後終止災民的援助金,逼他們重返家園。然而,綠色和平調查發現,有災區的輻射水平嚴重超標,揭發日本政府隱瞞核能風險,罔顧平民的安危。前車可鑑,港人需要警覺近在眼前的核危機——中廣核集團最近宣布,曾被法國監管機構指有安全隱患的台山核電廠,突然延期至今年下半年投產,卻從無清楚交代法國的警告是否屬實。特區政府必須捍衛我們的知情權,向內地當局查明真相。 日本政府製造「已走出核災陰霾」假象 日本政府將於3月31日撤銷福島飯館村的疏散令,容許6000多名災民回家。飯館村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西北面28至47公里,面積約等同2.5個香港島。為了解災民回家後面對的風險,綠色和平在去年11月量度了7間位於飯館村不同地方的民居的輻射水平。根據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建議,公眾一般可接受的輻射水平上限為每年1毫西弗(mSv/yr)。日本政府亦訂定災區輻射水平下降至每小時0.23微西弗(μSv/h)的長遠目標,相等於每年1毫西弗。可是,7間民居周邊範圍的平均輻射暴曬劑量,由每小時0.5微西弗至每小時1.2微西弗不等,為政府聲稱的長

詳情

中國核電觸礁 「大躍進」失民心

中國近年一反國際潮流,在發達國家紛紛摒棄核電之際,力爭發展成核電大國,當今全球逾四成新建核反應堆都在中國,當中猶以廣東省最密集,因此香港人如坐危城。可是過去幾周形勢逆轉,不但英國新首相文翠珊突然煞停核電簽約儀式、中廣核集團被美國政府指控盜取核技術資料、中法合作的核廢料處理廠也在江蘇連雲港市難產。究竟這是否意味着中國「核電大躍進」路線已經失敗,非要重新調整策略不可?去年10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宣稱「中英合作進入黄金十年」的重頭戲便是見證中廣核集團和法國電力集團簽訂了英國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核電項目投資協議,由中方出資60億英鎊,佔項目三分之一股權,勢成英國20年來最大的核電項目。經過9個月談判,法國電力集團不顧內部反對批准投資項目(財務總監和一名董事在董事會投票前辭職),原定在7月29日由中英法三方舉行大型簽署儀式被英國政府叫停,除了因文翠珊對外資參與敏感基建的取態比剛下台的前首相卡梅倫更保守外,估計經濟效益和技術風險才是關鍵考慮因素。英國政府承諾向欣克利角核電廠以每千度電92.5英鎊的價格提供保證,大幅高於今天批發電價40英鎊。上月英國國家審計辦公室提出最新估算,到2025年岸上風電價將會下調三分之一,太陽能電價更下調三分之二,因此未來35年英國人需為項目補貼近300億英鎊,令社會上取消項目的呼聲大增。面對可再生能源發展突飛猛進,核電項目根本毫無競爭力,於此可見一斑。效益低劣 技術成疑中廣核集團伙拍法國電力公司投資,是採用後者提供的歐洲壓水式反應堆(EPR)技術,即與台山核電站使用同一套第三代技術。眾所周知,率先使用EPR技術的芬蘭和法國核電廠延遲多年未能投產,芬蘭廠已大幅超支3倍,去年5月芬蘭政府乾脆宣布取消興建原定第二台的EPR核電站,法國承包商阿海琺集團更面臨破產危機,而台山兩台核電站也因為反應堆質量不達標而引發安全疑慮,未知全廠會否因此報廢。此情此景,怎會不令英國政府心寒?更令人費解的是,中廣核集團明知風險重重,為何要拿出60億英鎊與法國電力公司合作投資?難道只是為了滿足習主席訪英時的「中國夢」?中廣核的盤算遠不止於欣克利角核電廠,而是為了取得英國政府信任,以便興建塞茲韋爾C(Sizewell C)和布拉德韋爾B(Bradwell B)兩大後續核電項目,其中後者擬採用中國研發的第三代「華龍一號」核電技術,作為中國輸出核技術到發達國家的典範。因此,假若文翠珊最終放棄欣克利角核電廠,不但令習近平丟臉,更會重挫中國出口核電技術的策略。就在這敏感時刻,上周中廣核集團和華裔「間諜」受到美國司法部門以工業間諜竊密罪起訴,指控他在過去20年收買美國政府人員,盜竊用於研發核子材料的技術在中國生產。涉案長達20年但拘控時間如此巧合,令英國社會激發更多反對中廣核投資的輿論,難免令人聯想這是英美合作炮製的「陽謀」。中國核能「走出去」大計不僅在國外遭受挫敗,在內地也波折重重。核廢料欠處理 選址亂點鴛鴦雖然中國銳意發展成核電大國,但多年來有一個空白環節,就是欠缺乏燃料處理設施。「乏燃料」是從核電站換下來未燃盡的高濃度核廢料,當中含有大量放射性元素,是核廢料中最難解決,同時危害最大、半衰期最長的燙手山芋。乏燃料一般先在核電站臨時儲存,每個核電站的核廢料臨時存放庫可存放電站運行10年產生的核廢料。國家環境保護部核與輻射安全中心2016年6月發表的〈全球乏燃料後處理現狀與分析〉,承認大部分核電站的儲存水池容量已經超負荷。遠的不說,距港50公里的大亞灣核電站已運行逾20年,乏燃料積壓確實迫在眉睫。中核集團與阿海琺公司談判多年,準備參考法國經驗,耗資人民幣千億元興建一個「核循環設施」,就是為了處理乏燃料。本來理想的項目選址是遠離人煙之地,例如最有可能興建高濃度核廢料處置場的甘肅北山地區。但未知當局是否為了節省運輸成本,決定選址在沿岸地區,最終屬意距田灣核電站僅30公里的江蘇連雲港。連雲港官員認為千億投資是天大喜訊,未想到市民反響極大,自8月6日起連日上街示威,公然要求市領導下台,更發生警民衝突,有傳市民被打死,雖然未經證實,但已有外媒廣泛報道。終於在8月10日,連雲港市政府宣布「暫停核循環項目選址前期工作」,令擴張核能計劃遭遇另一挫折,儼然是3年前江門市市民推倒核燃料廠項目的翻版。江蘇甩難 廣東勢危但連雲港市民的喜訊可能是廣東人的噩夢,因為核廢料廠剩下的選址是廣東湛江。雖然距港400公里,但這意味全國各地核電站乏燃料都要運往廣東,到2020年每年會產生1450噸,再加上積壓多年暫儲在核電站硼水池的乏燃料,湛江核廢料廠必定其門如市。屆時香港人到廣東旅遊探親,可能有幸在公路上與核廢料運輸車相遇,是禍是福大家心裏有數。(編者按﹕湛江市規劃局8月12日在該局官方網站上宣布,到目前為止,他們沒有收到相關項目選址的任何申報資料)毋庸諱言,內地市民對中國政府及核工業已失去信心。無論核廢料廠選址在哪裏,當地人必然群起反對,唯一辦法是封鎖消息或用高壓手段。但長此下去,核工業成為過街老鼠,永遠難獲民眾支持。今天中國核能計劃面對內憂外患:核心矛盾是核電高成本高風險、監管體制黑箱作業。如果硬着頭皮蠻幹下去,勢必成為社會動盪的推手。文翠珊叫停欣克利角項目簽約儀式後,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在《金融時報》撰文提醒英國政府,不要因停建核電廠而影響中英合作關係,盡顯「天朝」心態,徒惹英國人反感。或許劉大使更迫切的任務是向北京進諫:「核電大躍進」累人不利己,只有改弦易轍,才能贏取國人信任和國際社會支持。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7日) 中國 核電

詳情

台山核電7宗罪 香港責無旁貸

香港首家以眾籌集資成立的傳真社上周首發兩條信息,揭示距離赤鱲角機場僅100公里的台山核電站反應堆不僅有安全隱患,廠方不等調查完成照樣封頂,台山當局更催促外方工程師明年投產,爭做全球第一隻白老鼠。有證據顯示核電工程從生產、管理到監管均出現多重漏洞,香港人眼見危機擴大,是否只能袖手旁觀坐以待斃?一旦台山不幸發生切爾諾貝爾或福島級別的核災,屆時全球新聞報道必會有以下焦點:「由香港上市公司負責興建及營運的全球最大核電機組在台山發生意外,估計包括香港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受災人口逾5000萬。」香港不但會人財兩失,更連商業和金融聲譽也徹底敗壞。台山核電站由中國廣核集團與法國電力公司(EDF)合資,中方佔七成股權,採用第三代歐洲壓水式反應堆EPR技術,裝機容量1750兆瓦,比大亞灣正在運行的反應堆高出八成,內含輻射物質總量是福島第一號機組的3倍,投產後將會成為全球最大的巨無霸。2014年12月中廣核集團子公司中廣核電力在香港上巿(港交所上市編號1816),同時把台山核電站資產注入子公司,所以往後核電站的興建與營運便成為香港公司的責任。安全漏洞 證據確鑿隨着3年前環保團體開始關注台山核電站風險,至今已有證據顯示安全漏洞「7宗罪」:(1)反應堆鋼材脆弱——法國核安全局去年發現在法國興建中的EPR反應堆壓力容器頂蓋和底部碳含量超標,韌度不足,容易脆裂導致核泄漏。無論台山1號反應堆壓力容器頂蓋和底部是由法國或日本製造,由於製造程序是由法國提供,壓力容器同樣有安全風險。(2)國產化步伐過急——台山2號機組的反應堆壓力容器、蒸汽發生器、穩壓器,以及反應堆冷卻管線,全部由中國東方電氣集團製造,除了反應堆壓力容器碳含量同樣有超標風險外,中國廠家急不及待採用國產貨替代進口,不受原設計方的法國核安全局監管,質量成疑。(3)核島未達標先封頂——傳真社記者本月初到台山以航拍機拍攝核電站情况,發現兩座核島的混凝土外殼已經完全封頂,一旦壓力容器有問題亦不能取出或更換,所以如果中廣核不肯承受核電站報廢的損失,便需不顧安全標準照樣投產。(4)零部件質量涉造假——法國生產商阿海琺集團(AREVA)今年4月底提交報告,承認在過去51年大約400件組件安全測試不當,包括測試結果和函數被修改、省略或者資料不一致。阿海琺至今只確定有50件在法國核電廠中使用,其餘350件去向未明,因此未能排除台山核電站受影響的可能。(5)工程進度疑涉隱瞞——按照動工前規劃台山1號機組應在2013年底投產,中廣核總裁高立剛聲稱可在2017年初投產;但參與調試的法國工程師向傳真社表示:「工程延誤是因為要進行電力生產系統測試,核電站每一個部分都需要測試,最快2018年才可以接駁電網正式供電,亦可能要再多兩年、3年、4年、5年。」究竟是否有人試圖隱瞞工程進度?(6)趕急投產罔顧安全—— 一名負責核反應堆、在核工程有逾20年經驗的法國工程師指中國一方很着急,不停催趕工程,要求發電廠明年投產,「他們要成為世界第一個啟用的第三代核反應堆」。似乎對中國當局來說,趕急投產的商業利益或國家面子已凌駕於符合程序或安全優先的考慮。(7)獨立監管能力不足——台山核電站發現的反應堆壓力容器碳含量超標、組件安全測試疑涉不當等種種問題,全由法國核安全局發現後再向中國通報,突顯國家核安全局沒有獨立監管的能力。台山機組很多重要部件在國內或日本生產,法國核安全局沒有監管責任,光靠中國國家核安全局監管是否可靠?證監噤聲 香港遭殃美國證監會宣布調查阿里巴巴在「光桿節」的網上交易數據是否涉及造假,但即使數據不確,頂多是投資者或商戶利益受損。中廣核負責的台山核電站如果安全質量未過關而投產,對生命財產的威脅比阿里巴巴涉造假何止大千百倍。為何同是上市公司,香港證監會和港交所對此未有進行調查?台山核電站能否投產或何時投產都是影響股價的敏感資料,按照上市條例企業有責任及時公布。但上周中廣核開股東大會,不管股民在會上提問或會後大批記者追訪,董事長張善明一直迴避。監管當局若不及時追究責任,勢必賠上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聲譽。港交所今年起要求上市公司編製《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其中一個範疇是「 產品責任」,即企業須交待產品是否符合法規、對公共健康和安全等影響。如果中廣核可以蒙混過關,上市條例豈非形同虛設?香港人或許未能親到台山示威,但起碼有權制止香港上市公司用香港人資金替香港自掘墳墓。高立剛向《信報》記者強調「台山廠是合乎舊安全標準」,變相承認台山廠不符合法國核安全局正在審定的標準。由於EPR是未有先例的全新技術,安全標準沒有新舊之分,「舊標準」是「尚未合格」的同義詞。法國和芬蘭在建的EPR核電廠正是因為未能滿足不斷更新的安全標準而一再拖延投產日期,甚至有廢廠之虞(芬蘭去年5月宣布取消興建原定第二台EPR核電站)。真相就在眼前:由於台山兩座核島已經封頂調試,根本無法再改造以符合仍未最後定案的技術標準。中廣核明知「7宗罪」難以彌補,如今為了維護730億人民幣投資而「頂硬上」。「勇氣」誠可嘉,犧牲可是誰?原文載於2016年6月1日《明報》觀點版 核電 核安全 台山核電站

詳情

台山核電:切爾諾貝爾陰魂

30年前今日凌晨,位於烏克蘭北部普里皮亞季鎮的5萬名居民正在熟睡,早上起來上班上學,一切如常。他們懵然不知,3公里外的切爾諾貝爾核電站正在噴出比廣島原爆多400倍的放射物。再過了一整天,即事發後36小時,居民接獲疏散通知,當局告訴他們毋須收拾細軟,因為3天後便可以回家。再過了一天,距離切爾諾貝爾1100公里外的一個瑞典核電站響起輻射異常警報,但瑞典工程師確認電站沒有泄漏,開始四處追查輻射源頭。當天晚上,前蘇聯電視台播出一段20秒公布:「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發生意外,其中一台核反應堆受損,已就意外影響執行補救措施,並對受影響居民提供援助,同時成立委員會調查。」廣播時剛好是事發後69小時。當時手握大權的前蘇聯政府決定,五一勞動節慶典在距切爾諾貝爾100公里外的烏克蘭首府基輔市如常舉行,只是巡遊時間從4小時縮短至2小時而已。此後幾年,因切爾諾貝爾核災而疏散的總人數達35萬,永久撤離地帶面積相等於4個香港,受嚴重核輻射污染的土地逾10萬平方公里,在受災範圍的500萬居民中估計有4000人因癌症提早死亡,但因輻射污染擴散至歐洲多國,具體影響難以估量。這些陳年舊事,究竟與港人何干?兩大漏洞 獨步全球多數香港人每天營營役役,不會記掛就在距離赤鱲角機場100公里的台山市,兩座全球裝機容量最大的核反應堆快要投產,但不幸出現兩項獨步全球的漏洞:一、台山核電廠所用的歐洲EPR新技術在輸出國法國,尚未獲得當地核安全局全面批准,而原定全球第一台在芬蘭2005年起建造的反應堆至今投產無期;二、台山核反應堆盛載核燃料的壓力容器,跟興建中的法國弗拉芒維爾核電站所用的壓力容器,是由同一家法國工廠同一批次鍛造,但壓力容器頂蓋和底部鋼材去年被發現衝擊韌性遠低於安全標準,經過一年測試後仍然不合格,兩周前法國核安全局要求再深度測試至今年底,再定奪需否拉倒項目。負責投資興建台山核電廠的企業是中廣核集團,它在網頁上有關台山廠建設的最新公布是在今年初:「1月27日23時30分,隨着SED供主泵軸封水的停運,台山核電一號機組冷態功能試驗正式結束,並由此成為世界首台完成冷試的EPR核電機組。」中廣核集團在1月27日當天通過新華社廣州分社發出的新聞稿還有以下一句:「目前一號機組已經成為全球首台開始冷態功能試驗的三代核電技術EPR機組並全面進入系統聯調階段,二號機組處於安裝高峰期。」距離1月27日至今已3個月,沒有人知道台山核反應堆如何「系統聯調」,甚至是否裝滿核燃料,因為中廣核不公布,中國國家核安全局也一言不發。半億人口 承受風險綠色和平德國核專家布尼爾上周抵港,他憂心忡忡地忠告:「當反應堆運作時,壓力容器不斷受高溫高壓和輻射衝擊,鋼鐵逐漸脆化,該EPR壓力容器有機會在反應堆設計壽命完結前突然碎裂,加上EPR裝機容量一般超過1600兆瓦,燃燒率高,儲存更多的放射性物質,一旦爆發嚴重輻射泄漏事故,可能釀成史上最嚴重的核災。」沒有人能準確預測核災發生後的確切影響,因為要視乎當時的風向、天氣和地勢而定,但我們知道日本政府在福島核災後曾經考慮疏散遠至160公里的東京市。萬一切爾諾貝爾同級的核災在台山發生,我們可以用客觀數據對比:廣東省人口平均密度每平方公里584人,是烏克蘭每平方公里90人的6.5倍;台山一號反應堆裝機容量1750兆瓦,是切爾諾貝爾出事的4號反應堆1000兆瓦的1.75倍。按此推算,出事後撤離區域為7350平方公里,等於6.7個香港或2.2個台山市範圍;總受災人數為5700萬,超過廣東省一半人口。以上一切是否危言聳聽?但願如此。但切爾諾貝爾或福島出事前,烏克蘭和日本官員均信誓旦旦表示核電站百分百安全,當地民眾也深信不疑。今天香港人對中廣核集團有多大信心?對中國國家核安全局有多大信心?相信大家無從判斷,因為根本資訊不全,而「黑箱作業」正是隱瞞真相的代名詞。驅散陰魂 為時未晚核電安全不僅只看硬件,人性的怠惰自滿和貪婪怯懦,會令最完美的設計在最不應該發生的地方出事。有日本地質專家在福島核災兩年前提醒東京電力公司,核電廠設計沒有考慮新發現的海嘯數據,但公司和官員都置之不理。2008年大亞灣核電廠的反應爐控制棒被「卡住」影響安全操作,但廠方未有向外通報,這是不祥之兆。如今台山核電廠的可怕之處,是硬件和技術未過關已經準備投產,遑論人為操作失誤。由此觀之,台山的安全隱憂比福島或切爾諾貝爾更甚,因為中廣核集團在逾500億元人民幣項目投資中佔七成股權,自然有巨大利益誘因不顧一切盡早投產;國家核安全局則與核工業關係過度密切,難以發揮獨立監管的作用。這項監管漏洞不僅由國際原子能機構在2010年派遣國際專家赴華執行綜合規管檢查時已經指出,更由過去一年台山廠的紕漏全由法國核安全局發現而中國核安全局一直噤聲的事實中得到印證。這些關乎幾千萬人性命財產的決定,香港絕非沒有角色。在港上市的中廣核電力公司佔台山核電51%股份,因此台山廠的延誤或存廢對它是股價敏感消息,中廣核不向公眾及時通報是否違規?港交所不勒令它通報是否失職?證監會應否介入調查?特區政府與廣東省設有「粵港合作聯席會議」,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為何不把核電安全納入議程?保安局長黎棟國有沒有要求國家核安全局出面解釋?港區人大政協委員為何不向中央匯報真相?要驅散切爾諾貝爾陰魂,便得制止台山核電廠投產。今天為時未晚,但時日無多。原文載於2016年4月26日《明報》觀點版。 反核 核電 核安全

詳情

核安全的兩難抉擇

古語云: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但核武器的研製及使用的推動者,哪裏是庸人,分明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終結者美國總統羅斯福、杜魯門。在70年前那場慘絕人寰的世界大戰中,一切能夠最終制勝於敵的方法、手段乃至武器,都被舉世公認為是正義的、是正能量的。然而70年之後,當和平與發展成為時代主題的時候,當核武器的使用概率近乎於零的時候,核恐怖與核安全卻如同「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在和平之上,乃至足以令我們對當初的選擇發出疑問,是耶,非耶?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核是籠中猛獸時至今日,核武器的擁有者從美國一家,到美蘇兩家,再到美蘇中英法五家,再到當今的九家。隨着核電站遍佈全球,核潛艇、核航母、核破冰船以及核在醫療、育種、探測等領域的廣泛應用,人類的生存已經與核密切相關。然而核又是個籠中猛獸,稍有不慎,就傷己傷人。同是地球人,那些恐怖組織、極端組織何嘗不知?種種迹象表明,以核為武器,正是在他們的行動計劃之中。於是憂慮與擔憂就成為全世界人民的共識,於是就有了如今的一次又一次的核峰會,力求尋找出長治久安的對策。當今人們的擔憂無非兩個方面,一是核武器,二是核材料。哪方面出現差錯都將是人類的一場空前的災難。就核武器而言,自然是在全球銷毁核武器為萬全之計。但此動議已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人們早不再奢望。那麼只能寄望於最大限度地減少核武器的擁有國,但有的國家地區就是掌握了核武器了,似乎又無可奈何,制裁也制了,封鎖也封了,手術式剪除?誰又能夠保證不引發核擴散,傷及更多的人?其為兩難。就核材料而言,僅以核電為例,在石化能源日益枯竭的今天,核電已成為替代清潔能源的不二選擇;儘管有國家選擇中止核電,但大勢所趨,誰也不能迴避。於是低能鈾又成為眾矢之的。自然,誰也不能剝奪任何一個國家擁有和平利用核的權利,而擁有的國家多了,風險自然就大了。擁有最高防範手段的美國的世貿中心都難逃厄運,誰又能保證遍佈世界各地的大大小小的核設施不落入魔掌?其又為兩難。「中國聲音」 帶來啟示峰會開了4屆,核安全治理思路總會愈來愈清晰。中國提出的核安全觀亦為愈來愈多的國家讚許:發展與安全並重、權利與義務並重、自主與協作並重、治標與治本並重。在兩難中,應有智慧,應有耐心,正如習近平在此次華盛頓核峰會上所言:「核安全挑戰很大,但我們決心更大……核安全沒有止境,也沒有捷徑。」習近平發出的「中國聲音」為全球核安全帶來了啟示。原文載於2016年4月5日《明報》觀點版 反核 核電 核安全

詳情

無核夢想 改寫香港命運

在福島核災步入五周年之際,廣東台山核電廠或有嚴重安全隱患的消息震撼全港。從內地輸入核電的香港面對不亞於福島核災的風險,香港必須深思如何淘汰核電。然而,香港淘汰核電的爭論仍難免落入「廣東省將興建多座新核電廠,單是香港棄用核電並無意義」的絕望窘境。綠色和平早前前往首爾考察能源政策,縱使南韓中央政府堅持發展核電,惟首爾市政府在福島事故後,仍積極探索核電以外的可持續能源方案。淘汰核電,絕非天方夜譚。首爾節能政策 確立新典範南韓中央政府積極發展核電,目前當地有25座核反應堆,供應全國三成電力。中央政府用「全國用電需求持續上升」為藉口,計劃未來20年再增加14座核反應堆。豈料2011年福島核災爆發,再次激起民眾對核電的反對聲音。有首爾市民率先在社區發起節能運動,用行動呼籲減少依賴核電。人權律師出身的朴元淳在同年勝出首爾市長補選,以獨立身分擊敗國家執政大黨的候選人,並在上任後不久推行「少一座核電廠」政策這個與中央政策背道而馳的政策。「少一座核電廠」政策的第一階段在2012年至2014年間實施,目標是首爾自行生產可再生能源和節省能耗共200萬公噸油當量(tonne of oil equivalent,能源單位),相等於一座核電廠的每年平均產電量。政策比原定計劃提早半年達標,市政府隨即展開第二階段,將2020年的新目標提升一倍,至400萬公噸油當量。首爾市的政策成功達標,但南韓並未因此關閉或停建一座核電廠,那麼「少一座核電廠」政策有何重要?南韓政府一直以「全國用電需求持續上升」為由建新反應堆,在首階段「少一座核電廠」政策推行3年期間,南韓用電量上升5%,但首爾用電量下跌4%。佔全國用電量一成的首爾透過驕人成績,令政府興建核電廠的理由不攻自破,並為南韓確立新典範——節能、發展可再生能源足以取代核電,滿足能源需求。首爾市「反核政策」的風潮席捲國內外。首爾、京畿道、濟州島等的首長在去年11月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去年宣布,由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作試點,推行台灣版「少一座核電廠」計劃,加入「反核」的行列。值得香港借鏡首爾市政府在短時間內動員社會,取得顯著成效,足見城市在能源自主的空間大有作為,值得香港借鏡。市政府在3年內,推出共23項措施、71項計劃,例如以低廉價錢出租政府設施上的閒置空間予企業和社會團體,興建太陽能發電站;發起能源自主社區運動,資助居民在社區推動節能和安裝小型可再生能源設施;與企業合作,由企業以折扣價提供LED燈、隔熱窗等節能設備;由政府提供低息貸款,協助業主提升建築物能源效益。香港政府常用「土地問題」及成本效益推搪,拒絕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但人口稠密如首爾市,發揮創意並善用政府空間:例如政府在濾水廠的水池上搭鋼架升起太陽能板,成為發電站;推行「環保積分」計劃,成功省電的市民可獲得積分,用作購買環保產品、戲票、為交通卡充值等,目前已吸引148萬人,即四成二住戶參與。香港政府自訂立2020年發電燃料組合,決定維持25%的核電後,便再無探討減少甚至停用核電的方案。政府在推動節能方面溫溫吞吞,去年公布的節能藍圖提及的溝通平台,與持份者合作推動建築節能,但至今杳無音訊。中央政策組研究指太陽能可提供香港一成電力,但官員抱殘守缺,不願運用創意克服困難。踏出安逸圈 夢想變理想大亞灣供電合約將於2034年結束,屆時電廠已運作超過40年,達到一般核電廠設計壽命上限,安全風險遞增,理應退役。綠色和平認為,在政府計劃以天然氣取代煤的前提下,只要香港在未來20年減少兩成用電,使用一成可再生能源,即可淘汰核電。與首爾市長朴元淳會面,他堅定地說核電並不安全,處理核廢料的費用高昂;「少一座核電廠」政策與南韓中央政府的主張不同,但為了首爾市市民的福祉,市政府必須在他們的權限範圍內竭盡全力,減少使用核電。香港能源政策的自主程度絕不比首爾少,只要政府願意從安逸圈踏出第一步,香港淘汰核電的夢想,頃刻就會變成觸手可及的理想。文:楊凱珊(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11日) 能源 反核 核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