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不能慣,有些人不能尊重

說的是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及一眾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選舉過程。梁議員枉稱民意代表,直坐上主席一職,卻從未受過真正選舉洗禮,四次任期,皆於工業界無對手下自動當選,選舉表格所列政綱,只是簡單數行口號式字句。梁議員有多代表業界亦是疑問,這一席位,只能代表一群畸型選舉制度下的受益者,卻能夠登堂入室,坐上尊崇的主席之位。至於號稱愛國愛港而暗地持有英國護照,狼狽之相搞到上位大計幾乎「甩轆」,本人倒能體諒。當今之世,口是心非者多,商人唯利是圖就是美德,況且擁有外國國籍總能找到辯解,例如旅行方便、一時不小心、愛國可以同時愛兩個國之類,總有人相信。為何到最後一刻才肯放棄護照?不到最後關頭不放手,投機取巧,著數盡攬,正宗香港仔成功之道,有甚麼好奇怪。這位仁兄,以前還做過立法會代主席,猶說代主席不是主席替身,不須棄英籍云云,但據他黨友石禮謙說,主持也有主席權力,那麼代主席肯肯定等同主席,當時梁君彥還未放棄英籍,其主持的會議合法性是大疑問,狽鑊重重,身先士卒違反基本法,只要是西環幫一份子,何懼之有。整個主席選舉過程,暴露了西環干預魔爪,已無處不在;立法會是監督政府的民意機構,主席選舉,無論如何詮釋,都屬特區份內事。事前建制派議員躍躍欲試者,最少有三個,卻在最後關頭被勸退,背後中聯辦黑手的影響力,西環契仔們甚至已不再諱言,「港人治港」就是如此日漸貶損。赤裸示眾大搖大擺遊街,連皇帝新衣的謊話也不須多講,一國兩制之毀諾又上一個新台階。再下來的其他委員會主席副主席人選,大部分已建制派議員包攬。建制派在全民參與的選舉中,只有四成選票,扭曲制度下,卻得到近六成議席,試圖搶奪七、八成的委員會主席副主席職位,操控了會議議程與進度,恃勢凌人,權力盡搶,視民意為垃圾。權貴們這副德性,你不能怪人反枱。「尊貴」議員?那些西裝骨骨的,多數不是,他們只是稱職的傀儡。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 立會選老頂 梁君彥

詳情

差不多主席

「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認真呢?」胡適的《差不多先生傳》發表於民國8年,距今97年了。而今時今日,仍然有人樂於遺傳差不多先生那隻眼開隻眼閉、隨便就好、何必認真的基因。上星期三立法會會期甫開,便鬧出了選主席的軒然大波。民主派議員一直不厭其煩要求候選人梁君彥澄清其國籍問題,有些人會說:「他都說已經棄英了,你們為什麼咬着不放?」原因很簡單:我們都不想做差不多先生。《基本法》對立法會主席的要求寫得清清楚楚:年滿40歲、通常居港連續滿20年、在外國無居留權、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他在宣誓日早上所出示的、可以用簡陋來形容的兩份文件,並不能說服我們他已經完成棄英手續,所以民主派才會鍥而不捨地要求他本人和秘書處,確認他符合競逐主席的要求。這與他能否勝任主席職務無關。立法會主席在憲政上擁有崇高地位,主席不止是代表建制派或民主派任何一方,而是代表着全體70位議員。主席選舉的過程只要展示出一點點兒戲,犧牲的,將是議會最後的一絲尊嚴。撇除取消梁氏參選資格一說,我認為最少亦應押後投票,讓梁議員提供真憑實據、讓秘書處公開確認這些證據足以使他合乎競選資格,才處理主席選舉。我們必須向香港人展示,立法會選主席應該是一件何等嚴謹的事情。可惜,那邊那一班差不多先生,因為梁議員是「自己人」,便任由他的參選資格胡混過去。他們無視《基本法》,漠視法治精神,寧願讓議會尊嚴掃地,也要盡早捧梁上寶座。「何必太認真呢?反正他一定會選贏。」你或許也有這想法。但有些原則,這次不守住,就會出現第二第三第四次。畢竟,差不多先生太容易當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6日) 立法會 立會選老頂 梁君彥

詳情

沒認受性的主席如何領導立會?

如果要申請入職公務員,申請人在提交申請表時某些資格未達標,申請人稱大約於面試當日或之後數天才可能取得相關資格以作證明,大家認為這個申請應否有效?成功機會多少?我們都相信這名申請人今次機會不大,應該要等下一輪才可申請該職位了。可是,今屆立法會第一日開鑼,就在首天的立法會選主席大會上,建制派只為達到來自功能界別、「零票議員」的梁君彥選到立法會主席之位,無所不用其極。梁君彥本身有英籍,基本上連選主席資格都沒有,但他在差不多選舉前幾天,才稱早前已申請放棄英籍,卻遲遲無法呈交由英方發出的文件,甚至起初只交出一封證明他在9月30日才放棄英籍的電郵。質疑聲中當選 損立法會尊嚴最後在電視直播、眾多立法會議員質疑下,梁君彥才突然又能呈交一封由英國內政部發出的文件,證明他已放棄英籍。當大家看到這份文件時,不禁感到很多疑問:為何梁君彥本來宣稱需要多個工作日後送到的正本文件,突然又可以「時空轉移」,出現在會議廳?是否有人或單位利用壓力、權力甚或特權,促成其事?英國政府是否作出不合情理和程序的安排以玉成梁君彥的主席夢?是否再一次在中國的無理外交壓力下跪低?坦白說,無論如何,梁在質疑叫罵聲中當選,事件已損害了立法會的尊嚴和立法會主席的威信和身分。建制派在選主席會議上,力撐這名由「西環」欽點祝福的「主席」;為求護航,葉劉淑儀議員更有如鑑證專家上身,確認梁君彥的電郵及文件應是真確可信。筆者倒感奇怪:難道她忘記早前曾因誤信一封假扮港鐵前主席錢果豐的電郵,被黑客騙去50萬元嗎?事後她還承認自己「唔醒水」,又曾稱從來不用該電郵戶口收發任何政府或立法會的機密文件。為何她仍未汲取教訓,仍執意覺得梁君彥轉述的電郵很可信?又有建制派議員稱「由議員所說出來的便要信」等盲撐言論,真的有突破常識之效。建制派對待梁君彥選主席的資格,用了最低門檻讓他入閘,甚至口頭說出來也當證明了。但他們對於3名被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質疑未完成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時,建制派卻以最高標準對待,而且在石禮謙任代理主席時,只為求保梁君彥入閘,濫用其最大權力,出言侮辱及要求保安「掉他們(3名被指未確認宣誓的議員)出去」,連入議事廳都不准許。不少建制派議員在眾目睽睽下「大細超」、「小學雞」上身,水準令人側目。開鑼第一天就如此,着實令人憤慨;對未來某些議員的議政水平,我也沒甚期待。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尹兆堅

詳情

我和梁君彥的一席話

新一屆立法會開鑼,建制派內定的梁君彥出任主席,未選已知結果。另有兩位建制派議員田北辰和謝偉俊一度妙想天開,要開風氣之先,與梁君彥競逐主席,初時功架十足,田北辰批評連續四屆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梁君彥未能「令人心服口服」,謝偉俊指摘梁君彥「一言堂」,但田、謝二人未入閘已被叫停,連一場假戲都不容許上演,田、謝二人最後還是歸隊,謝偉俊承認中聯辦向他摸底。類似的欽點、摸底、勸退,再次出現在明年3月特首選舉不足為奇。一國蠶食兩制,九七回歸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治港貨不對辦,在這種大環境,民主派和建制派都是受害者。建制派表面上得到庇蔭,享受特權,但其實十分脆弱,建制派只不過是中央棋盤上不能自主的棋子,隨時可棄如敝屣。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得票大約四成,但在立法會70席卻佔41席,是受惠於畸形的選舉制度、不死的功能組別,和在背後操弄選舉結果的無形之手。建制派橫行霸道,實際上是與起碼一半以上香港人「過唔去」。我深信,終有一日普世價值在香港得以彰顯,普選成真,到時,跟建制派「過唔去」的香港人站起來,建制派還笑得出嗎?其實,建制派不少人包括梁君彥在內都是在香港成長,建立事業,選擇在香港安身立命,無理由立心不良要搞垮香港,陷自己於民意對立面。若如傳媒報道,建制派恃住議席優勢,稍後連內會、財會、主要的事務委員會和小組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都要包攬,聽命於無形之手,封殺民主派,去得太盡,建制派等於不留後路給自己,不留生路給香港。去屆立法會我代表泛民與建制派嘗試協調正、副主席,以上是一個過來人的肺腑之言,不久前我當面向梁君彥陳述了,他是聰明人,怎會不明白?建制派和民主派以不友善的關係作始,未來四年他更難駕馭立法會,他期望的「議會多啲歡笑同寬容」只會是空想。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3日) 立法會 立法會選主席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