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議會的缺口

何其沉重的一個星期。 劉曉波的逝世固然令人悲痛,我們也惦念着劉霞的安危,周六下午看到她送別亡夫的照片,只覺過去九年的折磨,着實已把她的人生毁了大半。為今只願,在往後的日子她能有機會選擇自己所想過的生活,無論是方式,還是地點。 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被囚至死,我們還未接受得了這噩耗,又傳來DQ4的判決。立法年度才剛剛過去,便折損了四位同事,看着電梯大堂水牌上的缺口,我真正感受到什麼是「唏噓」。 有沒有想過,去年九月你所投的一票已經根本地改革了議會?你把年輕的聲音送進去了,把新的思考方法送進去了,也把戰鬥力高強、令官員不敢苟且的人送進去了。恰恰,你為議會注入的這些力量,被政府一筆勾銷——他們四位,在過去大半年的議會,都展現出非常高的議政質素。 一位看上去溫文爾雅的老師,小麗對弱勢社群、對基層、對小販議題其實有着極大的執著,既上心又充滿熱誠;因着她的無私傳授,令同事們多少掌握到小販、墟市乃至規劃的知識。小麗,多謝你。 以黑馬姿態勝出建測規園界,姚教授憑着自己對工程的熟悉和對數字的敏感,勤於鑽研文件、在會議上落力詰問政府,加上具備專業知識以及擅於廣引外國例子,每每把官員問得啞口無言。姚教授,多謝

詳情

白雙全:宣誓不是食生菜喎? 長毛:faith很重要,不要失去

星期五深夜,收到編輯的短訊想我訪問長毛。我問為何是我? 原來她想起十三前(2004年)我在「星期日明報」為長毛做的一件作品《發誓和食生菜》。那也是截稿前的晚上,編輯打電話來問我有冇和立法會議員宣誓相關的作品?我立即找找家中有什麼物品合用,打開雪櫃內有一個生菜,我覆編輯:「有呀,我有一件作品想做。」然後我把立法會議員的就職誓辭用科學毛筆寫在生菜上,對住鏡頭一口一口把生菜吃下去。這不是「發誓當食生菜」喎!這是一個很認真對待發誓的人,才會這麼認真對待誓辭上的每一個字,甚至標點符號,他(長毛,梁國雄議員)比誰都認真對待這份誓辭,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帶着一個什麼的身分進入議會。 一件作品有意或無意的部分都在藝術家的計算之內,每一筆每一畫或是一個停頓都有其意思。被DQ後的第一個早晨長毛沒有垂頭喪氣,他帶住太陽眼鏡仍然是朝氣勃勃的笑容,我和他回到2004年宣誓的原點,重構他當日在立法會以宣誓作為抗爭方法(他笑言當作行為藝術也無不可)的緣由?當時是否早已預示今日的結果? ■問:白雙全 ■答:長毛 formality不能改動的 問:你還記不記得04年那一屆,你當選後在誓辭中加入了什麼變動? 答:記得,當時我

詳情

葉劉做了「長毛」的角色

「原則民主派」一直希望透過公民提名去抗衡小圈子選舉,「長毛」(梁國雄)不惜力排眾議,也要入閘揭穿不公義的選舉。 諷刺的是,如今這個踢爆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反而由一名建制派參選人葉劉淑儀做到了。那種如刀割肉、深刻見骨的教訓,實非任何一名泛民參選人能夠達到。 葉太力戰而慘敗,正好說明了篩選的邪惡本質。 不問政綱,只問政治,政治風向要集中票源,選委便不敢提名甚至要退縮「彈票」。 泛民選委還可以「提名」不等於「投票」,分開處理,「提住先」。 建制派選委明顯有政治任務,或「谷」林鄭高票提名,或避免兩太入閘分薄票源,所以不能「提住先」,而要直接支持林太。 好奇的是,葉太為何始終得不到中央的信任? 論功績,她推23條立法,「精忠報國」形象深入民心;學成史丹福大學歸來,發表的論文也是提倡香港立法會應行「兩院制」的政體,力保功能組別千秋萬世。這條政治路線完全符合中央的保守政治要求。 她曾經赤膊上陣和陳方安生對撼,兩太激戰,雖敗卻算是建制派敢面對群眾的一員。 結果無功也無勞,始終得不到中央「祝福」。 和林鄭月娥對比,「政改3人組」推動不了政改,更引起佔中事件,論事情嚴重性,林鄭比葉劉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

詳情

假如我是選委

在各名特首參選人中,林鄭月娥、曾俊華和葉劉淑儀均有豐富的行政經驗。林鄭認為她因接近特首和長期處理具爭議的政策,因此才民望低落,但亦有不少人指出,她長官意志太強,恃才傲物,不聽人言。西九故宮博物館一役,便充分顯現她那種剛愎自用,毋須理會其他凡夫俗子的處事手法。香港目前需要的是將撕裂的社會重新縫合,林鄭對抗式的處事手法和蔑視群眾的心態,剛與這需要背道而馳! 曾俊華任財政司長多年,有人指他無甚功績。在穩定香港金融和經濟方面他是功不可沒;在施政方面,為何他過往沒提出一些他在今次政綱中提出的措施?為何坐擁千億盈餘時他不去投資醫療、老人及教育而選擇派糖?這是他需要解釋的。但他有三方面的優勢,一是民望高企,而高民望對順利施政絕對有利;二是他性格較隨和,願意和各方面溝通,單看多少前下屬願意助他競選已可略見他的為人處事;三是他熟悉金融財經,目前中美關係微妙,香港經濟和金融在未來幾年可能遇上很大考驗,他在這方面的經驗亦正切合香港的需要。 泛民擔心他提23條立法和以8.31為基礎重啟政改,但有哪一個特首可以避開這些問題?真正的考慮是泛民寧願和曾俊華還是和林鄭交手處理這些問題?曾俊華務實提出以白紙草案作諮詢,

詳情

回應批評「長毛」出選的幾個觀點

「長毛」梁國雄上周宣布,倘在民間公民提名機制下取得足夠提名,將會參選特首,惹來民主派陣營內不少非議,既有人藉此攻擊其人格,亦有人憂心忡忡其參選會打亂「民主300+」(下稱「300+」)的部署。 300+能代表整個民主陣營嗎? 筆者將第一種批評概括為「道德批評」。這類批評指斥長毛昔日對泛民參選特首者口誅筆伐,如今高調參選,就是前後不一、「打倒昨日的我」。如果上述批評由激進民主派提出,筆者可以理解;但對於溫和派,長毛出於促進民主運動的動機而決意參與一個小圈子選舉制度,豈不是符合溫和民主派採取的進路?另一種道德批評,就是指長毛形象和路線激進,不能代表整個民主派,也不能得到多數市民認同。的確,激進民主派和支持長毛參選的自決派,在立法會選舉中得票不超過16%,本來就不代表主流民意,作為少數派是不爭的事實。 然而,積極商討提名策略的300+,又能夠代表整個民主陣營嗎?回到最根本的事實,目前選舉出1200名選委的選民基礎,主要來自工商專業界別共約23萬人。換言之,儘管300+在不少界別選委中大獲全勝,其民意授權僅佔全港選民的6%,正面角度來看是社會的關鍵少數,但負面來看則是徹頭徹尾的特權階級。他們能

詳情

提名策略:務實與原則可並存

特首選舉戰幔剛揭,民主派就是否提名曾俊華和梁國雄(下稱「長毛」),激烈互罵。一場小圈子選舉,竟令民主派支持者爭議。筆者雖較認同策略提名「lesser evil」的方向,但若長毛能夠入閘,亦有重要的效果:矮化及醜化這場「欽點式」的選舉。 所以,如果民主派能夠同時提名曾俊華和梁國雄入閘,兼顧務實與原則,或更能整合民主派在這次選舉中的影響力,在這個荒謬的「跑馬仔遊戲」中,佔據最大的民主土壤。 整合民主派的影響力 長毛早前在傳媒節目訪問中,指泛民選委沒理由將票投給建制派的曾俊華,擔心是「造王」、出現「共主」等論調,恕筆者難以認同。 傾向提名給曾俊華的泛民選委,並非要支持曾俊華個人。事實上,不少選委對他就23條立法及8.31政改的立場,均感到憂慮。然而,選委亦不能無視眼前的政治大格局:中央「欽點」林鄭月娥,圖延續梁振英的強硬路線,危害香港核心價值與公平制度,還有中聯辦公然左右選舉,多次傳出向建制派選委施壓的傳聞。 守護香港核心價值與公平制度,是不少選委最大的考慮。毫無疑問,曾俊華會是較能牽制林鄭的參選人;讓他入閘,絕對好過林鄭一人獨大專權,不能眼白白讓「CY路線」繼續禍延香港。再者,曾俊華為突顯

詳情

長毛幫林鄭?

泛民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曾幾何時,長毛毫不留口激烈批評,指摘泛民「豬狗不如」。 長毛突然宣布參加同樣的小圈子遊戲。若「公民提名」超過1%,有38,000人支持,就尋求泛民150個選委提名入閘。 長毛打倒昨日的我,當然有一番解說。 長毛對特首選舉形勢判斷,與主流有異。長毛認為,習近平早已控制特首選舉大局,張德江張曉明發功撐林鄭,只是負嵎頑抗。習大大「一人一票」欽點曾俊華做下屆特首,泛民選委若一面倒撐鬍鬚曾,提名入閘,投票支持,任內若推行23條立法,在8.31框架下重啟政改,投票支持曾俊華的泛民,便失去道德正當性反對他。 長毛認為,泛民推高曾俊華做特首的合法性和認受性,他今後便可以為所欲為,做任何事情都無人可以制衡,定會實行新加坡式的獨裁統治。 香港政治離不開中國政治,但中南海牆高院深,要分析在黑箱裏發生的事情,極其困難。若無客觀證據,結論只能純靠推論產生。推論基於前提,若前提錯了,推論無法成立,結論也會被推翻。 習近平是否真的已控制特首選舉的大局?我沒有資料確定。張德江張曉明近日愈來愈頻繁的大動作小動作,是否只是強弩之末?我也無從稽考。 若長毛對特首選舉形勢的判斷準確,卻無法解釋建制撐林

詳情

摒棄虛假二元 lesser evil有利有弊

在特首選舉中,民主派的不同選舉策略在陣營內部引起廣泛討論,甚至演變成對罵和撕裂。特首選舉本就是個燙手山芋,其內在缺陷是民主派容易陷入「點做都輸」的狀態。在這次的博弈當中,民主派可控的變項,就是陣營內部討論的氣候:我們切勿因為一名建制派而挫了民主派的力量,減少流於情緒的謾罵和質疑。 由政界上年11月吹風「梁振英必定連任」到林鄭月娥形勢大好,北京立場左搖右擺,但決定始終在習近平手上。在討論「長毛」(梁國雄)對選舉的影響前,我們無法避免回應兩個問題:習近平能否控制超過600張選票?如果可以,香港廣泛社會的輿論是決定的正面考慮因素之一嗎?如果不可以,北京會容許兩名建制派出現各據400票,成「開放式」懸峙局面嗎? 有朋友認為「民主300+」可扭轉棋局,未免對小圈子選舉的開放性過於樂觀。假如要說以曾俊華的民意作為一種影響習近平決定的壓力,那我不禁要問:透過支持「lesser evil」而「煲大」的民意,對香港的民主運動是好是壞? 選票傳遞的支持無法分割 「唔撐曾就等於撐林」、「唔好咁離地,撐『薯片』最務實」,這些是經不起推敲的指控。在特首選舉中,候選人須獲過半(601票)才能當選。唯一能防止林鄭當

詳情

「長毛」出選 點解「嬲」多過「like」

先申報立場,作為一個公民提名支持者,我十分欣賞「長毛」(梁國雄)願意在這個政治狀况下爭取公民提名以參加特首選舉,而同時也相當尊敬長毛一直以來的政治理想和行動。只是,我認為長毛應該以實體提名方式爭取公民提名,令他可以更名正言順地令選委重視民意,最終提名他入閘。既然有人如此勇敢將理想付諸實踐,我們理應鼓勵,而不是「潑冷水」。不過,近日在facebook發現,不論在主要的媒體專頁抑或是長毛、朱凱廸或羅冠聰的專頁,不少人都指摘長毛出選,指他「𠝹票」有之、「不顧大局」有之。在過往民主派民情當中,這種狀况實屬罕見,尤其是「票王」朱凱廸的facebook直播取得的「嬲」多於「like」,反映民情轉變相當明顯。 現時民意調查中,曾俊華的支持度明顯跑贏其餘3名特首參選人,他和胡國興在民主派支持者當中更取得八成民意支持,差不多奪去整個民主派的基本盤,尤其是佔據了溫和民主派的相當部分民意。長毛出選,民意上最受影響的可能是胡國興,因為大多數支持曾俊華的民主派支持者,基本上都是認為曾俊華較有機會當選,而他在較大機會當選的參選人中是「兩害取其輕」的選擇。而支持胡國興的民主派人士,大多都不會認為他可以在選舉中當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