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風波的混戰

青政宣誓風波以來,我從未寫過一文討論,原因大概是局勢極是混亂,我需要多一點時間觀察才能明白。隨着事件發酵接近一個月,我倒是想提出幾點讓大家去思考:1. 梁游對於事件中「不願承擔」的態度,是整個事件持續惡化的重要問題。回顧事件,大概他們的原意只是想表達政見,但點知原來立法會根本「玩唔起」(其實同樣地梁游都「玩唔起」呀…)。事件發生後,兩位一直以口音問題迴避自己其實藉「玩野」表達政見,現在事情鬧大後仍然是死口不認輸,好像覺得如果道歉就是向中共低頭。其實宣誓這回事就是俾面派對,佢要你做你咪做囉,最多只能叫叫口號。現在「玩」到連議席都危危乎,仍是死口不認錯,又是什麼態度?承認自己玩大了,誠懇道歉,是作為政客有承擔的表現;這不是向建制低頭,而是向選自己入去的選民負責呀。2. 梁游之前講過他們有所謂的「評估風險」,但他們又有沒有看過宣誓若「出事」的「案例」,例如毓民在2012年的情況(http://bit.ly/2fnSxbo)?當時他「在未重新宣誓前,不能參與下星期一至二的事務委員會,和參與有關會議的表決。」即是宣誓不成功就不能參與會議/表決,這是有例可循,更不用說一定不能選主席啦。有例可循之下,可知道其實「宣誓」這回事立法會真的「玩唔起」,姑勿論你覺得他們多幼稚都好(其實大家現在鬥幼稚…)。係咪真的有必要在這個位玩?不可以宣完誓入到去再同佢玩?唔得嗎?無論如何,現在局勢的發展相信已經比起當初他們「評估」的風險差太遠了。我想他們絕無想過會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吧?既是如此,作為有承擔的民選代議士,是否應該要最起碼出面道歉?當兩位的一念之「玩」成為了人大釋法的導火線,那更不是「俾位人入」,更加動搖一國兩制嗎(雖然已經是名存實亡但兩位又何需再多加一把去證實什麼)?民心又真的站在你們兩位始作俑者那邊嗎?死不認錯的結果,只有眾叛親離呀!當初在政綱中寫的理念,又做到嗎?你入都入唔到去,有志都難伸啦!你幫過社會大眾D咩?咩政績都未有就叫人繼續支持你,你又過意得去嗎?明明是人地叫你好好宣誓你自己唔肯呀…而家你地仲個個月拎8/9萬人工架喎。4次開會都流會,入去推撞一陣,就代左8/9萬人工,你對唔對得住選你入去的選民?3. 當日梁天琦因為港獨立場問題不能出選,曾言梁頒恆是他的Plan B;即是當初在新東補選選梁天琦的人,其實絕大部分都過了票給梁頒恆。弄出了這麼的一個大頭佛,連議席都危危乎,但梁天琦卻不哼一聲,記者會亦無個,當日成熟處事的大將之風完全蕩然無存(而即使梁天琦沒有講過游是Plan B,但在九東支持梁天琦的人有不少一定是投了游;而事實是當時梁天琦有幫游開街站,而游的當選更直接令毓民墜馬)。你想想,支持你們的人選你入去,是為了睇你宣唔到誓、做唔到議員職份、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嗎?有幾多人當時不斷話,拉哂成家的票就投俾梁或游?你對唔對得住佢地先?既然梁天琦作為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而梁游能成功當選,梁天琦亦功不可沒的話,梁天琦亦有其政治責任,為事件解話甚至道歉。多少個民生議題要過、多少重要的議案要審議,就是因為你地宣誓玩野搞到乜都做唔到,呢種情況同拉布推倒惡法令會議流會根本是兩碼子的事情。大家是愛之深、責之切,你地又明唔明呢?可預計的是,港共政權無所不用其極,都要讓兩位失去議席才甘休。而即使港共政權有多邪惡,如何行政干預立法乜乜乜、甚至釋法,當初都要有人俾位佢入至得架。「條路自己揀、x x唔好喊」,最終對本土派失望至極的,從頭到尾亦只有選民而已。 游蕙禎 青年新政 梁天琦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曾偉雄、梁天琦與凍奶茶後加砂糖

國慶日,我在茶餐廳吃午飯,叫了一杯凍奶茶走甜。新聞報道曾偉雄被任命為某大企業的戰略官,他用一貫詭辯的口脗說,人口老化需要勞動力,所以他不過三年「冷河期」而任職,也是正常。仍未反應過來,身旁的年輕人就說本土派應該效法曾偉雄的詭辯精神,才能在群眾說服面前立於不敗之地,盡收港豬的支持。這時,凍奶茶來了。我啜了一口,好苦,早知道的話,應該要少甜的。為了補救,我加了不少砂糖在奶茶中,可惜奶茶溫度很低,砂糖溶不了多少,結果最後我被迫喝下苦奶茶,飲盡,見到一粒粒砂糖在杯底中。忽然間我想起,這苦奶茶,可謂反映了香港的政局。回歸前,英國人在未下冰時,在香港這杯奶茶加了足夠的糖漿,讓奶茶彰顯了應有的甘醇。然而回歸後,治港精英開始透支糖漿,讓這杯奶茶只餘下趕客的苦澀。現在民眾想把砂糖加回奶茶中補救,但是卻被浮在上層的冰塊阻撓,結果大家只能坐困愁城。其實,曾偉雄和梁天琦,都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不過,先有雞後有蛋,我認為是先有曾偉雄,然後才有梁天琦。兩人都有透支奶茶的甜度,破壞英國人治下那種(尚算)講道理、法治和自由的紳士文化。在回歸前,仍屬港英的警隊官員李明逵,曾說擔心回歸後會被命令去做違背良心的事,而警方一定不會遵從。到了2010年代,時任警務處長的曾偉雄像《鹿鼎記》的韋小寶,先後發明了不少滑頭言論為警隊濫權護航,例如黑影論、道歉天方夜譚論、警隊犯錯事後道歉無用論、低調通緝論,一次又一次挑戰法治的底線(各級公職人員在行使所享權力時,必須真誠、公正,並依照法律授予其權力之目的,不越權,亦不違理性,參見Tom Bingham的著作),將警隊行之有效的禮儀破壞得表露無遺。回歸不到廿年,香港的官僚由講道理有分寸變成市井無賴,可見其墮落之嚴重。但是民間的抗爭力量也助長這種無賴的作風,在奶茶變苦的時候,他們連白砂糖也不加,而是加苦的東西入內,即是所謂的焦土論。我不想責怪他們,他們也是受害者。但是正如弗雷勒在《受壓迫者的教育學》中說,被壓迫者別無選擇,他們不能重複壓迫者的一套,而是要轉化這個壓迫的體制。若重複壓迫者的一套,豈不是多年媳婦熬成婆,毫無寸進?偏偏,自命激進本土的梁天琦,卻重複曾偉雄的老路,以詭辯為能事。例如他的立場先後搖擺不定,在公民抗命和暴力革命作出模稜兩可的論述;甚至仿效墨子「尚同」的理念,有反民主的傾向。加上激進本土多次搞窩裏鬥,重現柏楊所言醜陋的中國人的本性。如是者,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在撒野的時候,有心時政的人也只能靠邊站,因為大家都不想被批鬥,最後就只能惡性循環,奶茶變成了過期的涼茶。如果要力挽狂瀾,聖人強人是靠不往的,只能看每一個人的精衛填海了。作者簡介: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因為和司馬遷一樣,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為世界而寫。以前迷信市場,現在是左翼。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10月6日) 曾偉雄 梁天琦

詳情

堵得住參選 堵不住思潮

「確認書」的目的是為了堵住抱持港獨理念的人參選立法會,甚至是針對梁天琦,也是明眼人都能看穿的真相。的確,這不容否定是政治操作的舉動,封殺了6人的參選,但港府以為成功將港獨思潮「消滅於萌芽之時」,卻在坊間茁壯成長。一直以來網上彷彿熾烈 港獨不成氣候本土思潮以至港獨主張,是大約5年前開始出現,但只是少數人在網上有如自我陶醉的討論。但隨着自由行擴展到一簽多行,並引發出如D&G事件、雙非孕婦、奶粉荒和走私水貨客問題,以及單程證和衍生出住屋、教育、醫療、綜援等社會資源問題造成民生層面的困擾,以至大學表面國際化實質是內地化,誘發不同年齡、不同社會階層的不滿情緒,就愈來愈多人開始思索香港的未來。當中有不少人有意無意地想到九七前的香港社會景象而將現况比下去,不單進一步刺激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坊眾之間的閒聊總有漫不經心、衝口而出的說「共產黨管得仲衰過英國佬」,甚至是「叫返英國佬嚟管好過啦」之言。說這些話的人,可只是職業司機、街市檔販、尋常的白領等平日不熱中於討論時政,亦甚少從網上留意政治話題的人。加上普遍港人只有從中學中國歷史課本所領受到的歷史觀和形成的港中關係觀念,即如今天有謂的「大中華膠」;或是想到中共的政治和軍事實力,衝口而出過後也只是宣泄了情緒。可見一直以來網上彷彿熾烈的本土、港獨聲響,根本沒有連接到坊間,港獨思潮一直根本不成氣候。梁天琦等被整治 驅使人了解發生何事但當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整治,成為了報章、電視新聞報道的內容,尋常市民「被迫」連日接收包含「港獨」兩字的新聞資訊。撇除仍舊把持有如清末時的頑固派思想,認定是梁天琦作亂的自招損的人,看過報道之後,往日說了、發泄了所蘊藏於心底的潛意識,縱使不使他們一夜改變思想認同港獨,也會驅使去了解到底發生何事。接着的思路往往又是想到九七前的香港政府都按規矩辦事,沒有人治的成分,社會秩序井然。甚至是回想到對「回歸」充滿期盼,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認定要肩負推動國家各方面發展的責任。看到如今中國的進步變成泡影,就連香港也走向敗壞,誰的腦袋不會去思考港獨的可能、尋求港獨有何可能的見解?毛澤東有云「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港人經歷過九七前的風光美好,對比19年來的所謂「港人治港」,香港社會的衰落不止是政治制度、政府管治的敗壞,所謂經濟成果也不過是一小撮跟權力拉關係的人才能享受,從住屋、教育、醫療、交通等民生問題更是百病叢生。不滿現况根本是必然出現,誰都無法阻止這股人性,是無法逃避的事實。大禹治水之道就是疏導引流,但如今只是仍要學生死記硬背的課本內容。中共為解決水患問題,只會修築堤壩堵截。但不管中共怎樣隱瞞或否定,水壩換來連年汛情水災的結果。中共、港府視港獨如洪水猛獸,只顧堵截封殺,沒承認一切根源在中共過度干預香港事務,而使港府管治無方,甚至是倒行逆施,無視香港坊間之象已到了警戒線該設法疏導。哪怕只能堵於一時,封殺了一個梁天琦,洗得掉港人的思緒嗎?最終山洪暴發的話,根本只是中共、港府的自招損,不能怨天尤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7日) 港獨 確認書 梁天琦

詳情

阿爺is watching you

年輕人在荒謬的年代參與政治,就像以充滿熱血的雙手押下人生賭注:嬴得一次選舉,往往還有無數政治賭局要賭;輸的,或遭政權囚禁,或是僱主害怕你的政治身分,難以「從良」。本民前梁天琦遭選舉主任剝奪參選資格,他不諱言處境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及「雙失」,前路全封,不知何去何從。梁天琦今年二月新東補選成績不俗,預言九月立法會將會是建制、泛民及本土派「三足鼎立」。特府不許獨派進入議會, 用盡方法阻止他們入局。梁天琦的民望不低,有機會當選,在立法會受《基本法》七十七條保障宣揚「港獨」。從今日到投票日為止,若有疑似獨派人士有機會當選,特府可能以參選人違反《基本法》或其他手段剝奪其參選資格,防止第二個梁天琦入局。不知屆時會否再由選舉主任再做醜人。梁天琦自言遭「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後現在「雙失」,大嘆從政夢碎,前路茫茫。不過「老大哥」胸襟不夠闊,他的手下還是日夜監視他、跟蹤他、挑釁他,希望你出手作出肢體衝突,因襲擊罪遭律政司「煮重米」,「剝奪做人權利終身」,殺雞儆猴,以示獨派得罪「老大哥」的後果。由突然僭建確認書,到梁天琦簽署後仍「被認為」不符參選資格,再到被跟蹤及港鐵站的衝突,可見對付梁天琦行動及報復,劇本早已寫好、陷阱已經埋好。不過就算主謀是「阿爺」,但有謂鞭長莫及,出謀獻策的奴才是誰,大家心裏有數。泛民一直是特府的反對派、眼中釘,梁特恨不得「vote them out」,不過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指泛民也是建制派。事實上,泛民雖然事事反對特府,但始終存在於議會體制內,今日本土派及獨派質疑《基本法》及提倡「港獨」,已成特府的「最大反對派」,中央容許他們生存的空間遠比泛民少。從最近民調顯示,獨派人士當選機會甚微,即年輕人的聲音將難以帶入立法會。「新建制派」泛民雖然想年輕化,但年輕人選票不能靠劉慧卿的吊帶裙招徠。未來年輕人將繼續以網絡及街頭作為政治舞台。當然,「老大哥」及其手下可以編寫精采劇本給梁天琦,對其他獨派人士怎會不預先設下天羅地網? 基本法 泛民 港獨 確認書 梁天琦

詳情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梁天琦︰革命當然是長線的

二○一六,人大八三一決定後的兩年未夠,政治篩選終於降臨立法會。六位被拒於門外的候選人之中,梁天琦可說是如今最令人意見分歧的一個。有人會覺得他忍辱負重、進取成熟、有承擔有理想,但也有不少朋友覺得他缺乏原則、投機取巧、前言不對後語,同埋,太想入議會。二○一六,《十年》得到金像獎最佳電影,新東補選中梁取得15%選票一鳴驚人,種種現象反映本土派在過去幾年的政治實力與文化土壤,已有確實增長,想法尤其深入青年,港獨難免是未來三十年的核心政治議程之一,哪怕認為不切實際的朋友會認為這是偽議題。譚︰你在新東補選提過,以武制暴是唯一出路,但你們的七一中聯辦行動最後無法做到。你會否覺得你所講的勇武路線十分困難?梁︰補選後,常有朋友邀請我去參與一些論壇,「和平抗爭勇武抗爭誰對誰錯」。選擇變得二元,好像只能二擇其一。這是過往社運或參政者易於墮進的二元陷阱。我們一直是說,勇武抗爭這條路,沒有人去行。既然如此,反抗力量就缺少了一塊。而回看歷史,任何成功的變革,都不會只倚靠一種手段,而是兩者並行。既然香港沒有人做,就由我們本民前去做吧。但我們是否全盤否定和平抗爭與公民抗命的有效性呢?我們不是全盤否定,只是覺得單靠公民抗命,無法威脅政府。七一(失利)證明了現在有本民前參與的活動,對方一定會高度戒備。跟蹤、全區域佈防,每個走進西環的人,都要被記錄身分。如果這樣也去勇武抗爭,同佢死過,強行硬碰,那是愚勇。譚︰勇武太難,議會被封殺,你們中長線會考慮和理非路線去實踐政治主張?梁︰前幾天民族黨集會已是示範。過往民運不斷強調教條,強調和理非非,對勇武抗爭或走得更前的朋友,嗤之以鼻,甚至反過來指摘他們是「鬼」。今時今日我們的陣營,有勇武抗爭的朋友,有不介意用和平手法的朋友,兩種路線都有人並行。兩種方法合流,更有可能聚集群眾,亦不會指摘走得更前的示威者,不會有人割蓆,而是(彼此)知道大家有不同身位,不同手段,願意付出的代價也不一樣。這樣可能性會更高。譚︰你認為港獨和自決有什麼分別?梁︰你要求自決,通常用公投方式。公投方式某程度是政策倡議,而不能夠堅實地表露你的政治理念。你要求有公投的機會,那麼你希望公投的結果是怎樣呢?你就是沒有目標,只有中間過程,自決就是過程,結果有好多個。譚︰其實現在連有什麼選擇也未知道,這些選擇也是應該由社會討論出來的。或者反過來問,香港若要獨立,你認為是否需要像公投的方式去做民意授權呢?梁︰最和平和最有說服力的方法自然是公投。譚︰你意思是可能無法做到?梁︰即使無民意授權,好多人都會(追求港獨),因為這是好多人的政治理念。這種(追求)是有legitimacy的。Legitimacy固然可以來自公投的mandate,但也可以來自人權受到剝削的情况,或來自主權移交的不公義,或這個社會19年來的自由與權利的倒退,以及受到中國政府的控制等等。這些原因都可以給予(港獨議程的)合法性。譚︰難道你不認為港獨派要透過公投或任何民主形式,去游說現在不同意港獨的朋友,這個步驟是重要的嗎?梁︰重要,所以有當天民族黨的集會。譚︰對,你在二月補選時的選舉通函也提到要自決。所以會想你講清楚自決與港獨的分別。梁︰自決或公投,都是達至港獨的手段。追求獨立的人的任務,是要確保港獨在公投的選項中可以贏。而要可以贏的話,就有很多前期工夫,加強香港人的主體意識。那麼有什麼方法呢?參選、論壇、走進議會成為民意代表宣揚理念。譚︰你意思是,對港獨派來說,港獨的結果,比民主的過程更重要嗎?梁︰好難一概而論。譚︰沒關係,反正是很遙遠的事。有人說港獨不可能,你認為港獨派如何實踐這可能?梁︰他們要先說服更多人支持。如果支持的人不夠,他們憑什麼說這是一股不可逆轉、不可抵擋的民意呢。如何爭取?傳播、組織、滲透。譚︰雙普選已經絕難,但仍有一個司法程序,乜乜政改五部曲。然後民間嘗試在第一部曲第二部曲之間去影響政府,令這件事有小小可能發生。2013至2014年的時候,我們大概是這樣想吧。但港獨連這樣的法律框架也沒有。梁︰兩件事情是一樣的。爭取民主、爭取雙普選,與爭取香港獨立,性質是一樣的︰就是跟一個極權國家搏鬥,跟一個威權政體周旋。香港如果有民主,代表香港已是一個接近獨立的政治實體。這其實是中國政府的研判。他們認為,我畀咗民主你,你就可以隨意揀首長,可以自己產生民意代表組成的立法會,咁你咪可以唔聽我話囉。即使有一國兩制,中國的研判已是這樣(絕對),所以爭取普選和爭取獨立是沒有分別的,都是從極權國家與威權政體手上,奪回自主性。而在中國政府底下,實現民主與實現獨立,根本是同一回事,一樣難比登天。反而,當有人爭取香港獨立時,他們的傳播工作與加強主體意識的工作,是增加了香港人「主權在民」的意識,令更多人明白,也是對爭取民主的裨益。譚︰本土派有說中國以新移民「殖民」香港,你會否覺得來自武漢的你,也是中國殖民香港工具?梁︰我在1992年來港,主權未移交,當時香港不是受中國控制。另外,我們批評單程證審批制度,是因為客觀事實上新移民的教育水平比香港人低,他們依靠香港福利的數字比香港的平均高,這些都反映了(新移民與單程證制度)對我們的經濟轉型不是好事,程序上亦無經過香港自主的入境政策審批。譚︰你說的是移民質素,不是中國殖民。你同意中國殖民的論述嗎?梁︰同意。這種每天150人的制度完全不由香港控制,造成香港負擔,不利香港經濟轉型。客觀結論是我們要取回單程證審批權。這跟我的出身如何,沒有直接關係。可能我是中國移民,但我是中國移民這點,也不會抹殺上述這些客觀事實。若然,則是偏頗。反而我有這樣的出身,但我認清了這些事實,才跟你說,沒錯,我是(因為)這制度下出現(在香港)的人,但這制度的不義仍同樣存在。香港入境政策應由香港政府決定。單程證的脈絡,是中國政府的地區滲透政策,與西藏的十七條一樣。譚︰其實早於1982年戴卓爾夫人訪京前,英國已決定了前途談判的方向,同時間香港亦開始輸入第一批中國新移民,即這個政策八十年代已開始了,所以你說你1992來港與1997後來港其實分別不大。至於中國殖民之說,若最後中國「殖民」工作,為香港帶來了一個香港主體運動的領袖,那他們不是很失敗嗎?梁︰個別例子而已。1997至今的八十萬中國移民,當中有幾多個梁天琦,幾多個是本土派呢?又有幾多個正在享用香港的公共資源生活,而同時間又不融入香港的生活呢?我們要看整體狀况,一個人不能推翻整體的情况。客觀整體是新移民的平均教育水平是低於香港,倚賴福利是高於香港的平均水平,從政者制訂政策時,應看整體。譚︰只能同意部分,政治上也願意承認,更多移民人口,可能有利於目前中港融合的管治形式。但無論如何,中國殖民這類論述會否帶來社會的撕裂呢?梁︰根源在政策本身。我們指出政策上的問題,要求改變,怎能指摘我們增加社會撕裂呢?如果這兩星期,我一言不發,不提及我的政治主張,安然入閘,然後這個社會就在「法治」下繼續生活。沒有人指出國王的新衣,難道他便有穿衣服嗎?我們只是撕裂社會虛偽的表皮,讓更多人看見,如果這是分化與撕裂,我也會繼續這樣做。譚︰水貨行動,固然意在針對水貨客,但也會引發示威者與其他自由行遊客衝突,甚至與其他巿民衝突。同理,你們以你們的理據(中國殖民論述等等)去反對單程證制度,會否也導致更多香港人仇視新移民的副作用呢?抑或,你覺得這個副作用不重要。梁︰不存在。單程度制度下的一個新移民,今天能夠成為本土派組織的其中一個發言人。你覺得香港人真的會因為一個人的出身,而去歧視他嗎?我們只會鄙視一個人的行為。有人批評新移民,是因為新移民本身,抑或因為新移民的行為呢?我覺得大部分的批評是針對一個人的行為(而非身分)。當中可能會有言論過火,但這也是因為(事情本身)。譚︰呈請若失敗了,下一步是怎樣?梁︰這樣的話,就代表社會上全部方法用盡,都無法得到應有公義。好理性的結論就是,只有革命一條路,這是事實。問題只是怎樣去實現。我覺得我們做的工夫,都是沿着這條路去走︰影響社會,影響民心。這半年我覺得我們有一定的成績。譚︰這是兩種時間觀呢,革命和組織工作。梁︰革命當然是長線的,難道是一天半天嗎。辛亥革命固然指辛亥年發生的武昌起義,但我們更泛指多場起義,16年的時間。我和你講下星期會成功,或有一個確切的時間,一聽就知道是騙人啦。譚︰你媽媽支持你嗎?梁︰支持,由大中華膠慢慢變成本土派的支持者。譚︰你媽媽為什麼會支持本土派?梁︰因為我們之所以來到香港,是我們希望追求自由,脫離暴政。而如果香港也變成了被暴政操控的地方,我們也要追求這個地方的自由,放在首位。香港是神州大陸最後一個自由的堡壘,連這個堡壘也失守的話,是不堪設想的。其實劉曉波也批判過大一統的心態。他說,如果大一統的結果得出來的是奴役,又有什麼意思。今天中國大一統就意味着延伸它的暴政與奴役。後記訪問中梁天琦仍有不少我不傾向認同的部分,或我覺得邏輯矛盾之處,本土派的政治主張,也從來不是我杯茶。新移民議題,不論數據還是政治,還有很多異議空間(例如我們如何考慮新移民主婦的家務勞動被低估的實質經濟貢獻)。但無論如何,筆者相信,像梁天琦這樣的青年,就是社會今天與未來的主人了。認為本土思潮太情緒化甚至民粹,覺得不是味兒的朋友,也應該開始逐步理解對方。他的排比句很多,說明已很習慣公開演說。有時謹慎,有時輕鬆,有時意氣風發,也是人情之常。他在政治篩選風波後,仍舊選擇較踏實的選舉宣傳或組織工作,而非街頭行動,大概也一定程度說明了未來的社會氣氛,和政治議程上糾纏中的困局。當然,對於一切,我不樂觀。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同意與否,他是personality of the year。整個政治篩選風暴,顯然衝着他而來。Tam Daniel,土盟成員,咁啱也是新移民。被指是左膠,但也相當接受港獨,但不認同本土派的理據,覺得民主自主,關鍵在於參與。與其排除中國,不如創造香港。文﹕Tam Daniel圖﹕馮凱鍵編輯﹕曾祥泰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2016年8月14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一國兩制 港獨 確認書 梁天琦

詳情

港女麗嫦

香港女性當中,叫阿娥阿嫦,年紀應該有番咁上下,行事風格,氣質態度,很難跟今天的港女相比。但發夢都估不到,選舉主任麗嫦姐,否決梁天琦的參選資格的邏輯,竟然同今日港女有得比。港女:「你愛唔愛我?」港男:「我對你咁好,梗係愛你啦!」港女:「我點知你係咪真心㗎?」港男:「你咁都唔信,唔通要我挖個心畀你睇咩?」港女:「咁你點證明你真係愛我吖?除非咁,你簽張確認書畀我,確認你愛我,如果有個年限,就係一萬年!」港男:「為咗確認我對你真心,睇下,我已經火速簽咗確認書嘞!」港女:「我都係唔信,點知你係咪真誠咁愛我㗎?」港男:「咁你想我點吖?」港女:「你將你前度送畀你所有嘅嘢,咩嘢信物、情信,喺我面前燒晒佢,咁我或者會信……」港男:「好……我燒晒啦,幾乎屋都燒咗,連fb、WhatsApp都剷走埋,咁你信啦!」港女:「總之我就係唔信,你咁多前度,點知你同我拍拖嗰陣,心裡面仲會唔會諗住前度㗎?我哋都係分手啦!」港男:「……」梁天琦已經剷走所有「港獨罪證」,聲言轉變政治立場,不但簽署了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的聲明,更補簽了確認書,但麗嫦姐仍然不信納梁天琦是真誠的,否決了他參選的權利。嚴格地說,梁天琦所做的一切,等於簽了悔過書。今是昨非,迷途知返,對他的粉絲來說,立場是否堅定,已經大打折扣。梁天琦要做的都已經做了,難道像上面的港男所說,要挖個心出來畀麗嫦姐睇,才能證明梁天琦的真誠?梁天琦說得很對,今次被判「不符合立法會候選人提名資格」,等於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為什麼是終身呢?梁天琦主張過港獨,現在公開宣布悔改,但選舉主任仍不相信他的真誠,今屆被取消參選資格,那麼下屆呢?再過4年、8年、16年,真誠也可繼續被懷疑,參選資格也可繼續被取消,這不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又是什麼?在中國大陸,無論是維權人士,又或習大大的政敵被檢控被判刑,好歹都經過法律程序,刑期多少年?剝奪政治權利多長時間?都會正式宣判。今次選舉主任的做法,比大陸還不如!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7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梁天琦 選舉主任

詳情

愈來愈「篩」的香港

前年雨傘運動,大家走到街上餐風露宿七十九天,就是為了爭取香港特首的「真普選」吧?當時仍有不少人,還憧憬香港政府以至中共,在我們的堅持與領導者的「又傾又砌」下,會放手否定人大落閘決定,給予我們普選權利?大家很清楚,答案最後是「不會」。所以,由去年區選到今年新東補選,發生的大量種票、配票、界票加上失匙票箱,到今次選管會越權要求簽確認書,甚至「一女子」違法對候選人政治審查,以「我覺得」「我認為」對候選人作出的「真篩選」,也是我們本就應一早預見的事情。可笑的是,腐朽的政權要求市民擁護「基本法」,卻同時視「基本法」的承諾如無物。事至今日,可見他們在乎的只是政權的鞏固;一切法治制度,只是任由當權者搓揉的橡皮圖章而已; 基本「大法」就是用來箝制市民自由的黃符。其實由梁振英還未上任就提出的「五司十四局」起,已是以一己之好惡,為穩固權力滲透並破壞香港賴以穩定的所有制度。被揭發懷疑收賄犯法的行政長官,竟可以安坐權力寶座至今,若是真「港人治港」的民主政體,根本沒可能容得下這種領袖。而在權力底層的香港人一再退讓、談判、抗爭;為了「求存」,有人甚至自我摧毁一國兩制,進入中聯辦繞過港府直接向北京談判;得到的結果?大家也心知肚明。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日益收窄,連安居樂業也已成不能實現的夢想;每天打開報紙,荒謬故事連載無間,一如其他國家。另邊廂,政府卻連選擇性的「以言入罪」都實現了:警察揚言「女姦男殺」逍遙法外;平民在臉書說說「掟炸彈」卻上門拉人。梁天琦、陳浩天等港獨言論被打壓,印證了中共和港共政權的心虛和無法無天;高達斌、李偲傿這等跳樑小丑都可「踏上」政治舞台,可見議會政治制度之可笑與名存實亡。從「自由幻夢」之中醒來吧。眼前的一切制度,只會愈來愈「篩」;我們的自由與權利,今天在,明天可能就不在了;甚至我這枝筆,可能明天也不在了。拉橫額、衝上台搶咪的騷已開到荼靡,大家能做甚麼、可做甚麼,我不能置喙;只道譚志強說,「香港年輕一代有無可能流血革命?」,馮智政說,「他們連抽血都不敢!」。我們是他倆口中的「年輕一代」嗎?或許,時間會說話。九龍東(12名單爭5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譚得志。新界東(22名單爭9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梁振英 2016立法會選舉 確認書 梁天琦

詳情

醜陋政府把法治埋葬

不論你對港獨的立場如何,政府在否決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立法會參選資格的手法,醜陋得讓人想吐。當有政治需要時,政府原來會不惜將香港剩下最後的瑰寶——我們的法治制度,棄如敝屣。梁天琦本已按當局的要求,做足「確認三部曲」:簽署法例規定「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聲明、簽署選管會的確認書,以及在回覆選舉主任的查詢,表示「不會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按法,當局本應沒有理由否決梁天琦參選的資格。偏偏負責審核其參選資格的選舉主任,卻以梁天琦及本民前之前在臉書上的影片及帖文,清楚指出他主張及支持港獨;而梁雖然在回覆選舉主任的提問時,表明「不會繼續推動港獨」,但梁在記者會上被記者多次追問,也沒有指出他「不再主張港獨」,所以選舉主任相信,梁天琦是為了進身立法會,而聲稱他「不再主張港獨」,但實際上,他仍會繼續主張港獨,故此視梁沒有作出符合《立法會條例》規定「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聲明。看過選舉主任的解釋,她否決梁天琦參選資格,是基於主觀而非客觀或基於事實的判斷,說到底只是「唔信你」。她還當自己是有水晶球在手的預言家,能預見梁天琦未來的思想行徑,甚至是至尊無上的未來判官,可就梁天琦未來的言行,在今天對他判處「死刑」,剝奪他參選立法會的政治權利。料不到,內地刑法中的「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已變相在香港出現。不管在「一國」層面上,港獨主張有多十惡不赦、有多要不得,但在「兩制」下,在特區之下進行的議會選舉,必須是按本地的法律進行。梁天琦若在當選後繼續主張和推動港獨,當局大可控告他作失實聲明,在法律框架下懲處他。現在的處理,就是平白將香港的法治埋葬於塵土下。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4日) 立法會選舉 法治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梁天琦

詳情

這真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本民前的梁天琦和社民連的吳文遠因為「反獨確認書」向高等法院提司法覆核,代表他們的,是民主黨的創黨主席李柱銘資深大律師(註一)。本民前,社民連,民主黨。多麼奇怪的組合。平日彷似水火不容的政黨,今天為了守護香港人的選舉和被選舉權走在一起。這真是一幅很美的圖畫。原來我們還有很多共同之處由九七前的「民主派」,到後來光譜漸闊但仍能互相合作的「泛民主派」,到最近似乎再找不到任何正面共通之處的「非建制派」,我們似乎愈走愈遠。不止是愈走愈遠,我們甚至似乎只能對彼此恥笑怒罵:你說我是「大中華膠」,我就說你只是不懂「和理非」和「對話」的衝動廢青。一方每年高呼「建設民主中國」,另一方則嚷著要香港獨立建國。一時間,我們以為我們再找不到彼此的共同之處。但原來還是有的。在守護香港、守護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守護包括法治的文明社會規矩上,我們的立場還是一致的。今次的司法覆核就是最好的例子。原來我們不必黨同伐異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相信了某些人的煽惑,認為若我們的主張不盡相同,我們就必須互相廝殺,「先安內,後攘外」。但原來我們從不必如此,我們從不必黨同伐異。在守護香港和對抗來自北方的威脅時,來自不同的歷史處境和帶著不同的從政經驗的我們,必然會有不同的主張。但只要我們相信,我們彼此的意見雖然不同,但背後仍是希望為香港找到出路的真誠,再加一點相信自己所堅信的也可能被證明是錯的謙虛,我們就可以互相尊重,甚至在關鍵時刻互相合作。雖然我們不黨同伐異,但這並不代表要對不同的人唯唯諾諾。我們可以激烈的辯論,但不必作誅心的攻擊和批評(註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雖然各自努力的方法和路線不同,但我們仍然是兄弟。結語:有些人希望我們廝殺,但我們從不必踏進圈套有些人從政是因為滿腔的理想和熱誠,但也有些人只有計算和機心,希望可以在政治取得金錢和權力。由於不是真的關心社會大眾,後者每每對那些威脅我們基本權利和生活方式最大的人置之不理,卻瘋狂地狙擊在政治光譜上和他們最接近的人:因為政治光譜上最接近的人,也是和他們票源最接近的人,所以同時也是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他們必欲除之而後快。本來我們以為他們只是激烈熱情地擁抱自己所相信的立場。但當我們看見他們可以在那邊廂聲嘶力竭地宣揚某個立場,對稍與他們不同的人狠狠撻伐,但另一邊廂卻在政權面前馴如綿羊,簽署政權要求簽署的確認書,放棄政權不想他們宣揚的立場,甚至還好意思說他們只是在(守法地)進行公民抗命時,我們就知道,一切的慷慨激昂,或許只是精心的政治計算和化妝的一部分。這種精心的政治計算當然包括挑動本來可以殊途同歸的人的互相廝殺,因為這能令他們漁翁得利。但我們真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當,任由這些看似義正詞嚴但卻包藏禍心的小人擺布嗎?當我看著高等法院前本民前、社民連和民主黨的三位勇士,我就知道,我們從來不必,也不會如此。註一:帶領 (leading) 潘熙資深大律師和黃宇逸大律師註二:譬如說「反獨確認書」是泛民和政府的陰謀。我真不知道這個說法的邏輯在那裏。作者 Facebook(評台編按: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及副主席陳德章日前分別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推翻選管會規定參選人須簽署「確認書」的決定,並宣布選舉主任在決定提名是否有效時,無權查詢參選人是否真誠簽署擁護《基本法》的聲明。案件於2016年7月27聆訊,高院拒緊急處理,拒絕在2016年7月29日前作出裁決。)(其他已報名出選新界東的名單,包括林卓廷、容海恩、方國珊、李梓敬、葛珮帆、張超雄、范國威、陳克勤、侯志強、鄧家彪、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麥嘉晉、李偲嫣、廖添誠、陳云根、陳玉娥、黃琛喻及鄭家富。其他已報名出選九龍西的名單,包括譚國僑、梁美芬、狄志遠、游蕙禎、黃碧雲、劉小麗、蔣麗芸、李泳漢、朱韶洪、毛孟靜、黃毓民、何志光、關新偉及林依麗。)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梁天琦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