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FCC事件的危險思維

紅線愈收愈緊,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出面勸阻,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則採用更高調的政治恐嚇手段。FCC的中環會址是向特區政府月繳55萬元租金,租客並須負責整幢歷史建築的維修開支。梁振英罔顧事實,胡亂指控FCC僅支付象徵式租金,梁粉唱和,呼籲政府收回物業。雖然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馬上澄清FCC支付市值租金,但梁振英辯稱他的意思是政府無公開競投便批准FCC續租。事實上,FCC上次續租是2016年,時任特首正是梁本人。梁振英城府深,可能明知錯都照講,藉機「提醒」各個正接受政府資助、撥地或其他形式支持的機構,政府隨時有權終止這些「恩惠」,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這種扭曲思維十分危險,與廿年前時任政協委員徐四民炮轟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用政府錢罵政府如出一轍,引導公眾產生一種君民尊卑關係的錯覺。只要想深一層,無所謂政府的錢,公帑都來自納稅人,政府的責任是將錢運用在最符合公眾利益的項目;掌權者並非施主,否則,政府資助的社福機構、領取綜援甚至生果金的市民就是接受施捨?不能逆官意?無權罵政府?梁振英刁難FCC,再次驚動國際傳媒,唯恐全世界沒察覺到:本港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岌岌可危、人治凌駕法治指日可待、中國威脅論有證有據。梁振英造孽,對香港和國家都是千古罪人。[梁家傑]PNS_WEB_TC/20180809/s00202/text/1533752389055pentoy

詳情

吳志森:大灣區人

那位紅底商人政協常委「我們將來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的言論,初看嚇一跳,後來得啖笑。這種毫無水平揣摩上意亂噏一通的信口開河,如果次次都跟他認真,肯定會死很多細胞,短壽幾年。 資深傳媒人盧峯肯定比我認真兼有危機感得多,他在報章社論批評這位紅底商人:「這樣的人不僅水平低,更為了討好北大人而罔顧香港根本利益,是活脫脫為私利出賣香港的茅賊。」言辭雖然激烈,但卻說出了實情,而且立論中肯,更是一矢中的。 北京人、上海人、福建人、湖南人、廣州人、香港人……千百年來,中國人都用出生地或籍貫確立自己的身分,說的母語,吃的食物,對不同事物有獨特的名稱和叫法,用地理、文化和生活習慣作為身分認同,理所當然,也是應有之義。 為了政治正確,強求所謂的大一統,把各省市地區的獨特性磨平消失,以防止地方主義,逢迎今上政策,最終會招致強力反彈,絕對不會有好下場,歷史教訓,古今中外皆然,毫不例外。 盧峯一針見血的批評,肯定觸到痛處,梁前特首在面書反擊,一輪指控之後,亮出利劍:盧峯先生文章的作用,是把香港人在感情和生活上和大灣區切割,和整個內地切割,在青年人當中散播「獨港」的思想。 「獨港」?唔係「港獨」咩?有冇寫錯字?以

詳情

區家麟:龍門大挪移

許智峯鹵莽奪取政府手機事件,發展下來,蔚為奇觀。建制派頭目忽然積極,連日開會譴責,怒氣冲天,要求許辭職,平日監察政府卻不見如此緊張。不期然想起眾多保皇黨醜事,周浩鼎於立法會調查梁振英UGL收取五千萬事件中,自己的文件竟交梁振英批註修改。民選議員理應監察官員,卻甘做奴婢,有如教師出考卷要向學生請益,又如律政司起訴前要先請教嫌疑犯的高見,荒謬絕頂。還未計算一些建制派議員的學歷疑雲,涉誤導選民,無人講就當無事發生。此時此刻,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過幾句話,或許大家會有深刻體會。他說民主制度有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許智峯事件中,民主黨不護短,表明律人也要律己,嚴厲譴責黨友,正因為相信民主法治,對議員行為有高要求,正是被信念綑綁雙手,不能說一套做一套。民主黨支持者多有其道德堅持,要主流支持者息怒,黨亦不得不割席。反觀建制派議員,受香港的偽民主制度保護,票少議席多,霸佔主席位,操控議程。許智峯衝動有犯法嫌疑,但不涉誠信,遠未到要辭職地步;「浩鼎門」雖然無犯法,但專業失德,誠信掃地,尊嚴蕩然無存;保皇黨厚顏死撐,不動如山,你又能奈何。[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30/s00311/text/1525025167637pentoy

詳情

吳志森:田少獵狼

自由黨黨慶,梁振英答應出席,結果臨時失蹤。林鄭不但現身,官員更幾乎傾巢而出,真是畀足面。新舊政府,對比強烈。CY避席,因為天下為公獵狼行動空前成功,在媒體雲集的黨慶場合,會被圍着逼問,非常尷尬,只好甩底。眾所周知,創黨元老田北俊,與梁振英有很深的牙齒印。政協當年被搣柴,因為毫不留情公開批評CY。田少今天無官一身輕,更經常在面書食花生抽水,玩得出神入化。在黨慶見到天下為公發起人林卓廷,田少馬上從銀包抽出一張金牛捐款,並把照片上載面書,鋪帖如下:「點解民主黨林卓廷笑到見牙唔見眼? #查UGL還人哋清白啦 #係咪先? #曲」田少捐錢,獵狼發起人林卓廷當然笑到見牙唔見眼。但其他標籤,究竟是面書小編田毛毛「自作主張」,還是完全掌握田大少的曲線想法?徹查UGL事件,還梁振英一個清白,這個說法,田少曾經公開講過,是曲線抽水,還是直線抽擊?看官自行判斷。田少公開捐款獵狼,你可以說田少與梁振英一向「唔啱」,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表態機會。 但建制派中,有多少是幸災樂禍?有多少是樂觀其成?十分有趣。林卓廷說建制派都有捐款給天下為公,而且不止一個,更說有建制議員向林豎起大拇指,以示鼓勵。當權穩坐,萬人擁戴,開腔幫口。人走茶涼,看風轉舵,避之則吉。獵狼眾籌反應熱烈,超額完成,建制派不但沒有出來保駕護航,更是連屁都沒有放一個,反映政治形勢已出現了變化。今天仍然相安無事,明天形勢逆轉,就會一沉百踩,永不翻身。權力政治不是常人玩得起的遊戲。[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423/s00193/text/1524420992120pentoy

詳情

王慧麟:6個議員換一個特首

上星期泛民支持者接連兩日收到壞消息。劉曉波事件固然令人悲憤,跟住4名泛民議員被法院判決違反宣誓而喪失議員資格。4名民主派議員,加上之前的梁頌恆、游蕙禎議員被DQ(撤銷資格),民主派在立法會一時之間少了6席。 過去5年,民主派各黨派雖然多時互相鬥氣,但大抵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梁振英下台。去年梁振英終於「倒下」,不尋求連任,民主派求仁得仁。但代價,就是不單止要「硬食」人大釋法,以及接二連三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的追擊。暫時來說,6個議員,換一個特首,之後的補選恐怕也會多丟幾席。在建制、民主派的資源愈見懸殊之下,民主派的代價不可謂不大。 支持民主者有兩件事可重新思考 所以,支持民主的朋友,其實有兩件事,希望可以重新思考一下。 其一,不應迷信香港法院的「法治」。民主派內有很多大狀律師,不斷強調不要挑戰法院、法庭云云。誠然,據Wong Yeung Ng v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1999)的案例精神,筆者也不想有支持民主的朋友,在網上罵法官而給抓去被控藐視法庭。特別是,我們很難估計,現在的香港法院或律政司,究竟還有多大器量接受外界批評。 但大家要理解,在全球實施普通法的司

詳情

李柱銘:用三條7去否定689

林鄭月娥在競選特首期間,因公眾質疑她會延續梁振英路線,故而將她形容為「CY 2.0」。可是,她甫上任即銳意營造出一副新人事新作風,用三條7去否定689。 她在上任翌日,即馬不停蹄走訪新界、九龍和港島,而且全程表現親民,沒有勞師動眾或封路出巡,還親自接收請願人士信件。她指落區是以身作則,未來會要求司局長也定期落區,了解地區問題及發展需要。其次,曾在競選時表示「唔識玩facebook」的林鄭月娥,上任後即在facebook和Instagram開設個人帳戶,並且開放留言,務求拉近與網民的距離。 此外,林鄭月娥在就職第五日,便出席由她主動提出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以行動來顯示自己會致力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她還提出四項改善措施,包括與各黨派建立恆常溝通機制、增加接受立法會質詢次數等。 林鄭月娥這一連串舉動,表現出她是一個願意聆聽各方意見的特首,相信民主派和市民大眾都期望她能夠維持下去,以民為本。但正如筆者上周在本欄也論及,最重要的還是取決於中共治港者會否「給林鄭月娥一個機會」。因為近期治港者不斷強調「一國」而扼殺「兩制」,連《聯合聲明》也被說成沒有約束力的「歷史文件」,所以如果治港者向林鄭月娥施壓,干

詳情

梁家傑:林鄭的百日任務

林鄭月娥就任特首前,公民黨給她一份新政意見書,指出香港經歷過去五年社會撕裂,傷痕處處,林鄭與梁振英同樣是小圈子選舉產生,先天不足,她想有效施政,必須加倍謙卑。公民黨並以梁振英前車可鑑,勸勉林鄭「五戒」:戒跋扈專橫,須尊重程序公義;戒濫權、戒借法律之名打擊異己;戒得過且過,假中央之名逃避政改;戒縱容西環干預香港高度自治;戒官商鄉黑勾結,敢於向權貴說「不」。 林鄭將會恢復特首十月發表施政報告的傳統,公民黨寄語她由現在至十月期間完成「上任百日五大任務」,向香港人展示她的管治新風,有決心撥亂反正。 任務一是用人唯才,摒棄「梁粉」庸官。林鄭任命「忠實梁粉」陳茂波連任財政司長,尤其令人失望。傳聞去年落敗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的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將被任命為教育局副局長,若成真,無疑摑選民一巴。拭目以待林鄭稍後任命的副局長、法定組織、諮詢組織、中央政策組成員是知人善任抑或政治酬庸。 二是修補行政立法關係。林鄭當選後唯獨不約晤自決派及本土派議員,與梁振英選擇性邀請部分議員出席習近平晚宴同出一轍。林鄭既然明白行政立法關係若不順暢直接影響其施政,她就更加要兼聽。 三是修補社會撕裂。林鄭可以由重開公民廣場、

詳情

吳志森:「黑社會治港」何時了?

梁振英上任前的小桃園飯局,到上任後天水圍落區,然後雨傘運動對佔領者的衝擊與清場,屢屢見到黑社會分子的身影。有社團人物更「明張目膽」,在警察面前大大聲兇示威者,聲言是支持特區政府保護梁振英。雖無任何證據證明這幫社團人物由政府指使,但政治就是觀感,特區政府與黑社會的關係,始終揮之不去。 香港市民好不容易過了這五年,翻過梁振英這一頁,黑社會治港的陰影,是否從此遠去?看來未必。 習近平來港三天,警方提高反恐級別,嚴密保安,將習大大現身的場合,方圓不知多少公里,圍得像鐵桶一樣密不透風,連蒼蠅都飛不進去。 但比較激進的幾個反對派政黨,包括眾志、人力和社民連等,仍然繼續示威,受到警方嚴密監視,當然在意料之中。 但想不到的是,執行任務的不止是領正牌的特區警察,還有左青龍右白虎、被叫做「公仔佬」的疑似黑幫,就在這三天,對反對人士進行全方位全天候的跟蹤監視。 在示威用品的製作地點,道具現身,馬上有人一擁而上肆意破壞,把紙棺材打爛,搶走有關物品。他們並非散兵游勇的業餘行為,而是有計劃有組織的迅速行動。 攀上金紫荊的被捕示威者,被囚三十多小時後終獲釋,即使當時已是凌晨深夜,但早有不止一架車輛在警署門外等候,對

詳情

張秀賢:積穀防饑 充實民間

記得特首選舉前後都提過不論曾俊華上台還是林鄭月娥上場,表面溫和的政治氣氛將佔上風,民主派在新政府的換屆初期也不會有太大的對抗。當然這個推論被一些年齡、立場近似的人訕笑。不過觀乎近日泛民主派的表現以至七一的整體氣氛,這個推論也較近似當下的現實。 在這個政治氣氛的低谷,我們最需要做的是「積穀防饑」,在議題、論述、政策上深耕細作,創造一個可達至在野派別政治或政策共識的空間。我們闡述政治理念、倡議政治路線都是為了展現一些對香港未來的願景和想法。倡議和研究政策就是為了將政治願景變得具體,達到社會改變與轉化。 我們認為民間組織應該主張經濟自主、社區自治、體制自強、文化自成、國際自立,就是為了促進政府政策轉變,透過自強和政策改變充實民間社會實力,鞏固整個城市的優勢,為香港未來累積最大的條件。 大家都必須承認,即使未來要促進什麼政治改革甚至捍衛一國兩制、希望「永續《基本法》」,都需要條件才可以提升以上政治目標可達到的機會。假如香港優勢殆盡、失去國際獨特的地位,屆時只會淪為中國的普通城市,一國兩制也自然名存實亡。 現時香港最需要的未必是非常激烈和大型的政治抗爭,而是在目前空間為未來爭取最大的籌碼。全方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