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比Coolbe Armin:「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 教會03七一後改革不倫不類

「十月一香港祈禱日」籌組團主席石建華牧師最近表示,林鄭月娥在特首選舉的得票,有上帝的特別意思,因為得票數字與挪亞之父拉麥在世777年的壽歲一樣,而洪水在拉麥死後5年降臨。 一場小圈子選舉的票數,怎能和聖經人物的壽歲相提並論呢?就算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基督徒更要監察她的施政。尤其,中國主席習近平於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致辭:「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不久,她就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希望於任內創造有利條件做立法工作。」 因此,與其玩數字遊戲,我們倒不如重燃03年手持「耶穌愛香港」橫額遊行的心志——這正是酷比為《門徒媒體》撰寫〈歷史變遷中的香港福音:23條立法、71遊行與教會〉系列之原因 (註1)。其實,早在14年前,23條立法擱置後,《時代論壇》已呼籲教會改革。該報第八二九期的社論〈民主新頁下的香港教會〉表示,教會應循6大途徑關心社會,包括:鼓勵選民登記及投票;關心時政,開放討論,對政治人物的言行有所認知;有心志前行一步的教牧可作定期的交流,建立支援網絡;鼓勵(起碼不反對)信徒參與推動民主政制活動;就當前的中國及香港政治作處境神學省思,提供適切的理

詳情

建制派律師有否珍惜自己專業?

網民要求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對建制派律師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作出處分,梁美芬回應立場新聞,指有關行徑剝奪其作為立法會議員的表達及言論自由,但隻字不提其作為律師,或城大法律教授應有之份。聲明不但沒有表明不認同「X你老母」,就連客套聲稱尊重法治的句子也欠奉。 聯署信內容提及三人行徑或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侮辱法治,甚或藐視法庭,並提到馬恩國年前被大律師公會停牌,其具爭議發言並非以大律師身份發表,所以三人即使戴上立法會議員的帽子,也不代表其專業責任得以豁免。 提出有關集會觸犯法例論點的,除了有關信件外,還包括時事評論員黃世澤。他提及的條例中,上述三名立法會議員是否觸犯而可能有爭議的,包括《公安條例》第7條及第18條。連同聯署信提及妨礙司法公正、藐視法庭,是次集會極具爭議。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都理應避嫌,但結果他們大方出席,而且於參加者「X你老母」時未有阻止。梁美芬回應時也迴避信中法律觀點,就算不是侮辱法治,也明顯未有重視法治,未有珍惜自己的專業。 也許有人提出,既然他們並非履行律師職務,那麼他們也是人,為甚麼不能表達自己意見?那麼曾蔭權商討深圳東海花園租約時也並非履行特首職務,為何法庭判他公

詳情

請梁美芬多為面子着想

堂堂城大副教授,早前(2月20日)在《明報》刊登名為〈請考評局多為孩子着想〉的文章,其質素卻有如面書留言。當中對事實的扭曲、邏輯之荒誕,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是出於立法會議員手筆。筆者並非考評局的人,但也忍不住跳出來反駁——目的非為護航,實為喚醒梁議員,不要再為政治任務捨棄名聲面子。 梁議員在文中批評,賴得鐘老師不把坊間對通識科造成的學與教問題放在眼內。筆者身為通識教師,一直有關注賴老師領導的通識教師聯會。通識聯會除了積極向社會各界解說通識科的價值,也一直有撰文回應坊間對通識科的關注,其中當然包括回應梁議員的批評。「不放在眼內」的說法,明顯有違公道。而梁議員在文末將賴老師類比為醫術不佳的醫生,這種肆意踐踏教育專業的人身攻擊,竟出自副教授之手,實屬香港的悲哀。更離譜的是,身為議員,梁竟然錯解法定機構的功能結構——賴老師領導的通識科目委員會,實為監察考評局操作、檢討試卷及就課程提出改善建議而存在,委員會內包括前線教師、學者及教育局代表等,皆非梁議員所說「考評局的人」。無知非罪,但無知卻自以為是,連資料蒐集也懶做便大放厥詞,如此人物竟是大學副教授,又叫學院的同事情何以堪? 民粹觀念反映外行無知 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