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妹》:澳門那些消失的美好

《骨妹》的戲名,也許惹人遐想,令人想起那個五光十色聲色犬馬的地下娛樂世界。到底是因為電影海報上,有心設計兩個十字緊扣的粉紅短裙少女,引人想像;抑或是因為香港,已有太多電影以色情巧立名目,只為刺激觀眾,才會引起這個誤會?其實,電影中的澳門骨場,只是編導試探的石子,意在引發更廣闊的漣漪。這個漣漪,是澳門人的身分認同問題。 誰的澳門? 杏仁餅、鳳凰卷、豬扒包、大三巴、賭場。這是香港人的澳門,或者是電視上面書上的澳門,用來填滿外人的一切想像,沒有人情和溫度。但是,澳門人自己的澳門,到底又是怎樣的?在這片土地生活的澳門人,又如何看待他們自己? 電影藉年過四十的女主角詩詩(梁詠琪),來探討澳門人的身分問題。詩詩在十五年前,離開澳門,移居台灣。但因偶而得知好友的死訊,重回澳門,卻發現澳門早已面目全非,竟變得如此陌生。 《骨妹》開場不久,即有一句對白,準確道出了電影的主題:「這,已經不再是我認識的澳門。」事實上,「澳門變了」這種說辭,多番出現,表示澳門的急劇變遷,令澳門人開始對生活的地方,感到陌生。 消失的美好 和《樹大招風》一樣,電影多番穿插澳門回歸前後的新聞片段。其實是含蓄地暗示澳門變遷的原因,手

詳情

帶紙巾為你愛的人(與城市)流淚:《骨妹》

去年年底,《骨妹》在澳門國際電影節首映,觀眾的啜泣聲此起彼落;電影結束時,觀眾鼓掌達三分鐘之久。的確,《骨妹》是個動人的愛情故事,那甚至是眼淺的人必須要帶紙巾去看的電影。然而,《骨妹》又不只是愛情故事,電影著墨更深其實是一個人跟一個城市的分分合合、愛恨交纏。它要問的是:你有多愛、多恨你的城市? 這樣的故事,觸動的不只是澳門人,香港觀眾看了,大概也會感同身受:戲中骨妹對澳門的愛與恨、關於去或留的掙扎,以及因為澳門十年巨變而感到的失望與無所適從,都在迂迴地映照香港人的複雜情感——香港人跟戲中骨妹一樣,都曾經在回歸前考慮移民、或者已經離開香港;到了今天,香港人又好像骨妹,雖然處處受不了香港的變化,但卻仍願留下,只因對這城市有愛。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戲中,梁詠琪飾演澳門人詩詩,她年輕時在骨場做按摩女,後來嫁去台灣,十多年來都沒有回過澳門,直至得知當年好友靈靈意外身亡,她才回到這小城重訪舊人、舊事、舊情,並最終確認了一份愛,最後決定留在澳門。電影的真正主角,其實是澳門。這是《骨妹》跟《賭城風雲》、《伊莎貝拉》、《遊龍戲鳳》、《十月初五的月光》及《北京遇上西雅圖2》等以澳門為題材的電影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