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曉勁:為何要廢通識武功?

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倏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莊子.應帝王》如果以「渾沌之死」比喻為通識教育科的改革方向,則倏與忽可能就是課程改革的策劃者(也可能是執政者或當權者),而渾沌就是被改革的「通識課程」及其受眾(學生和老師),這樣課程會死或將死便是可能的結果。自1999年香教育統籌委員會發表《廿一世紀教育藍圖──教育制度檢討:教育目標(諮詢文件)》開始,原本只是ASL選修科的通識教育,卻在當年教革「大煉鋼」中漸成為新高中必修必考的科目。不少學者(如Durkheim、Eisner)都提出課程改革的發起,常肇因於企圖透過學校課程的檢視和改變,來處理社會經濟上或政治上的危機。當年為何致力推動通識教育誠如梁錦松(當年教改三頭馬車之一,其餘兩位是程介明及戴希立)所說:「我們需要有廣泛、創新和全球觀點的畢業生去維持我們在新世紀的競爭能力。」田北辰更老實不客氣地說,僱主是畢業生的「最終用家」(轉引自蔡寶瓊老師的說話)。執事者當年致力推動通識教育,明顯是期望學校及學生適應全球化下,不斷變化的經濟情境(dynamic economy)。其後,更找來不同界別的知名人士,鼓吹社會需要「通識」的人才,舊有制度下「高分低能」的學生不足以在競爭劇烈的全球一體化下立足,故此要全面開動必修必考的通識教育科。然而,最有趣的是這些知名人士並沒有任何一位曾修讀此科。當年大家還未拿揑到「通識」的定義,一句「通識教育,終身受用」便一錘定音,更以此口號拍下不少宣傳片,「通識教育」便成為新高中的核心科目。本來是極其複雜和重要的改革,但是整個discourse卻是這樣的簡化和單一,背後其實隱藏着一種意識形態,就是──課程的教育價值等同於「商業」社會中的工具價值。時移世易,歷史在重演,但劇本卻倒轉過來。近來要求取消或大幅降低通識科重要性的論述此起彼落,不少更是位高權重的政經界人物,更弔詭的是當年大鑼大鼓支持通識納入新高中核心科目的人士,卻覺今是而昨非,竟然以當年反對通識科必修必考人士的相同理由(如考試壓力、評核準則、政治化等),來支持當下的課程改革(取消或改為選修)。當年執掌教改的大旗手現今仍在(除了三頭馬車外,還有李國章、羅范椒芬及陳嘉琪),相信許多通識科老師都熱烈渴望與諸位交流切磋。坊間流傳通識教育:「成也黃之鋒,敗也黃之鋒」,在此時此刻的政治及社會氛圍下(香港特首連自己母語是什麼也不敢回答的時候),教局突然推動將要大規模執整通識科(大約6個月前還說沒有修改的必要),有人擔心是次課程改革可能是政治任務,這絕非無的放矢。「渾沌之死」的比喻可能已由某一科目的層面進展到教育的不同領域,無遠弗屆。廢除等級評分的可能有報道指,教育局會成立工作小組檢討高中通識科事宜,並向局長楊潤雄提出建議。日後當局可能廢除1至5**等級評分,改為只有及格與不及格;又或是改為選修科目、只修讀但毋須考試等。綜合而言,支持是次通識課程改革的原因大致有三,以下稍作回應:一、減輕學生考試壓力:任何公開試科目也會對學生造成一定程度的壓力,要關注的是壓力是否合理?是否合乎比例?以高中必修科而言,入大學的基本要求中、英文是三等,通識是二等,為何前者的考試壓力就毋須關注?要特別關注通識呢?我聽過Band 1英中校長抱怨,最大的壓力是要學生中文科考獲三等。我又聽過Band 2學生抱怨,最大的壓力是要英文科考獲三等。可惜的是多年來決策者甚少真誠、具體地做一些以學生為本的調查,作為檢討和制定課程改革的依據。其實,當局做一些嚴謹和中立一點的實徵性研究(包括量化及質化,希望不要再犯Ben Sir所說的引用權威失準的毛病),如向歷屆文憑試學生調查有關各科考試壓力的情况,具體了解後才進行課程檢討,自會更具說服力。二、通識教育科沒有標準答案,難以公平評核。所謂沒有「標準答案」這說法是含糊不清的,是指沒有「唯一」絕對的正確答案?還是指沒有合理且合乎命題規範的答案呢?還是兩者皆是呢?其實,大部分的人文學科考卷(包括中、英文作文)都不可能有「唯一」絕對正確的答案,但是必定有合理且合乎命題規範的答題方向及評分準則。以DSE通識評卷準則為例:分析及綜合資料是否恰當?推論過程是否合理及對確?立場、論點與論據的相關度等,每年的評分指引、考試報局及評分樣本都有清楚說明。與其憑空臆測,倒不如具體閱讀及分析歷年相關的考試文件及資料,才論斷是否難以公平評核。三、通識科對學生而言太過政治化。的確,在現任立法會議員都認為「議會內外都不應該牽涉太多政治」的怪異情景下,通識科可能真的是太過政治化。其實歷史科及中國歷史科涉及政治,理之固然,就算英文科作文也有social issues,中文科就更不再話下,什麼六國論、出師表、岳陽樓記、始得西山宴遊記等哪一篇文章與政治無關?其實,可能通識科不是對學生太過政治化,只是對╳╳太過政治化而已……十年通識教育科的命運過去是始於渾沌,至於末來是否終於渾沌,暫不得而知。如果通識教育的精粹是「明是非,講道理」,則科科也可以是通識科,堂堂也可以是通識堂,每位老師也可以是通識老師。最後,我想引述一位同學的隨筆作結:「我堅持教育是應該多元化和有包容的。我堅信教育應該是為了讓人領悟人生的意義和帶領我們去感受生活中微小的幸福。教育不應是為了失去靈魂似的盲目前進,在重視個人利益得失的教育風氣下,不難想像社會充斥着一群單一乏味,甚至具攻擊性的野獸。」十年前的文字希望「多元」、「包容」、「感受生活中微小的幸福」,十年後的今天,妳過得好嗎?當「十年」、「通識」、「母語」……都漸漸成為不同的禁區,當「社會充斥着一群群乏味、具攻擊性的野獸」的時候,十年後的今天,妳過得好嗎?(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通識教育科的命運──始於渾沌,終於渾沌?)作者簡介:中學老師,曾擔任通識教育科主任,在籌備及實施通識課程超過十年的經歷裏,完整見證了通識由被神聖化到被妖魔化的過程[文.梁曉勁/編輯.袁兆昌/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http://fs.mingpao.com/pns/20180508/s00184/55d6b1b9e6c13aec93cd0c7a8249927f.jpg;PNS_WEB_TC/20180508/s00184/text/1525716618299pentoy

詳情

謝子祺:IQ破產

回歸以來,因操守問題而下台的最高級官員,當是前財政司長梁錦松。梁錦松何許人也,出任財爺前是國際知名銀行家,在投行擔任亞洲區主席,年薪過二千萬。他大幅降薪加入政府已是佳話,上任後也令人眼前一亮,對傳媒應對自如,在公眾和鏡頭前高歌《獅子山下》,是當年難得的一抹政治風景。也是他將財爺的資歷標準一下子提升不少,之後幾位,特別是今天那位,只令人覺得是一個笑話。可惜好景不常,一輛車斷送了這位官場新貴的政治前程。他被指在二○○三年大幅增加車稅前偷步買車,最終為這件事負上政治責任而下台。以情理論,銀行大班、天之驕子,為了權位也好為了服務也好,接受降薪千多萬,總不會為了貪那區區二十萬小便宜鋌而走險吧。大多數人相信他是政治敏感度不足、正值事忙、無心之失,正正是今日部分人為新任律政司長辯護的理由,而十五年前阿松因此下台。當年黃子華先生在他的《棟篤笑》這樣說:「今日梁錦松經濟冇破產,人格冇破產,佢係IQ破產。」最精警的一句是:「我哋唔應該欺負一啲智慧低嘅人。」今天我們已經接受了一個IQ破產的人出任政府高位,畢竟她又不是唯一一個,人格未破產已是萬幸。最怕是這卑微願望都落空,就算她說謊、人格誠信破產也繼續擔任香港法治的守護者。[謝子祺]PNS_WEB_TC/20180110/s00315/text/1515520777702pentoy

詳情

久違了的和顏悅色

前財爺梁錦松日前給現任財爺曾俊華「鬆章」,把「團結香港」重任交給曾,鬍鬚當晚在其臉書放了一張三代財爺的合照:梁錦松、唐英年、曾俊華,結果在約24小時內得到過萬個Like,經常獲得過萬嬲嬲豬的梁特望塵莫及;而那張3C Meeting相,何以讓香港人看得舒服?那是一種久違了的和顏悅色。坦白說,3人出任財爺期間,各人都沒有什麼豐功偉績,但在這幾年,香港人已厭倦了主政班子政治攻訐、撕裂社會、製造敵我的氛圍,三財爺站在一起,簡單地笑一笑,彷彿給了港人一絲希望,明年可以告別這4年多來的行政失效桎梏。京未表態 但造王者背後動作多然而,北京還未就下屆特首人選表態,要待六中全會後,即最快10月底才有清晰指引,各路造王者不敢在枱面有所行動,但背後動作多多,而最明顯的現象,就是幾乎沒有任何具影響力人士,會無條件支持梁特連任;建制派最大黨民建聯內部也沒有共識,精神領袖曾鈺成似乎靠攏鬍鬚曾,但有不少中層黨員傾向林鄭,而一些原來的「梁粉」,竟也提出條件,強力要求換走表現不濟的吳克儉和馮煒光。至於各路黑馬,則各有盤算,原有消息指梁錦松於本月初表態去馬,但突然改為對鬍鬚曾很有期望,翌日阿松的一篇專訪卻指他「沒有表明不參選特首」;在選舉完結前,什麼都有可能,阿松這一招,雖未必百分百為了鬍鬚曾,但足以令恨連任恨到發燒的那人腳軟。一手把梁特推上台的老董,日前突然召集港區政協,集結西環,討論選委選舉部署,但被指支持梁特連任的西環話事人張曉明並不在場,反而由負責統戰商界的副主任殷曉靜和協調部長沈沖主持,會議最重要信息是叫平時無蒲頭、不積極建言獻策的政協,不要參加選委選舉,政協常委和資深政協則可優先考慮;換言之,北京希望51名政協選委,是信得過的熟悉面孔。如果大家記得上屆選委選舉,政協界別由常委兼唐營的陳永棋指揮,並成功令當時仍是政協常委的梁振英低票當選,僅69票。觀乎西環這討論,政協選委似乎仍包容「唐營餘孽」,且沒有刻意加入「梁粉」。最有趣之處是政協常委唐英年很大機會入選選委,難以想像梁特將如何向唐爭取提名。踏入10月,特首選舉仍然是像霧又像花,在真正的民主社會,這簡直是天方夜譚。究其原因,都是因為我們的選舉制度,已經完完全全由阿爺把持。1200名選委之中那近1000名建制派人物,幾乎都喪失了獨立思考能力,阿爺不吹雞,他們連向左走向右走都搞不清楚,何况投票?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6日)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曾俊華 特首跑馬仔 2017特首選舉 梁錦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