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過度自由

有些中國人,無論骨子裏多親美崇美,遇到美國出什麼大事,他們還是會幸災樂禍,或乘機說幾句「不要以為美國有多好」的話。拉斯維加斯出事之後,除了有大陸網民循例發出幸災樂禍之聲,香港那位經常語出驚人的保皇議員,在臉書有偉論,她認為槍擊案是「過度自由的代價」。今天在大陸的中國人,上不了臉書、YouTube、Google以及絕大部分香港傳媒,最近連WhatsApp也看不到。每逢開會大日子,什麼話題都可以變成敏感字,統統被禁。還有上訪人士,經常被拉被鎖。更不要說像劉曉波這種書生論政,付出半生自由,最後送上性命。這位連五星旗代表什麼也搞不清的愛國議員,對以上種種「過度不自由」的專權行為,從來不置一詞。如今美國人出事了,她就來慨嘆,美國太自由了。美國槍械氾濫,不是因為「過度自由」。那是跟美國的開國歷史、美國人的自我防衛傳統,以至國內千絲萬縷的利益集團有關,美國甚至有憲法保障人民的擁槍權力。可是,另一邊廂,美國也有很多人致力推動槍支管制,質疑濫用擁槍權。即使各地法律也有不同,紐約、華盛頓等城市,對於槍支管制,就非常嚴格。Michael Moore的《美國黐Gun檔案》,質疑槍械政策,還得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除了天生奴性又脫不掉的,大概沒有人會嫌自由太多,過度自由總比沒有自由好。美國人至少有正反兩面的自由,而今日中國,因為一部韓國電影,連「出租車司機」也成了屏蔽詞了。[趙崇基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1006/s00305/text/150722640611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