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樂壇謀殺案

新年伊始,是樂壇頒獎禮舉行的時候,也是香港大眾談論香港樂壇的唯一時候。一月一日晚,商業電台舉行「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禮」,事後口水遍地,亂箭齊飛。這邊有人替耕耘多年的方皓玟不值,那邊有人痛斥台上戴上肥姐眼鏡的欣宜「消費」亡母、「消費」肥胖;這邊陳奕迅再次病發,表演「甩嘴」,人人氣憤,那邊林海峰棟篤笑,出動「蛋全部都係蛋」金句,個個心動;加上「誰誰誰成為滄海遺珠」、「誰誰誰不值獲獎」等永恆討論話題……群眾反響,一夜間遠超預期。老實說,我不太意外。香港人向來鍾情看騷。作為一場年度大騷,叱咤頒獎禮挑動真情、催谷眼淚、提煉金句和炮製花生的威力,多年來無出其右。散場過後,大眾心情翻滾,額頭冒汗,其實比林鄭宣布參選特首,更屬意料中事。但同時我也不安。這星期,我看到許多人突然「樂迷」上身,拿着新鮮出爐的「樂壇成績表」指點江山,時而質疑「邊個邊個有乜理由拎呢個獎」,時而鞭撻歌詞,厭棄歌聲,最後(第一萬次)疾呼「樂壇已死」。我不安,因為根據往年經驗,這些口水和亂箭,兩星期後就會被收入抽屜,保存一年,然後若無其事,重現枱面。究竟年度頒獎禮有多能夠反映樂壇真實情况?我心裏一直有個大問號。還得由頒獎禮的存在意義談起。流行文化的世界以算盤主導,市場行先,因此在日常運作中,銷量、票房、收視無可避免成為成功指標。可是,從王晶電影與TVB收視的例子,我們就明白,市場從不是辨別質素的好工具,更不應是判斷成功與否的唯一指標。在冷冰冰的數字以外,設立儀式,頒發獎項,用不一樣的標準,表揚默默耕耘的方皓玟、陳柏宇們,明顯合情,而且合理。鑑別音樂好壞誰來主導所以,無論翻開美國格林美、台灣金曲獎,以至香港勁爆、叱咤、勁歌、十大中文金曲的成立歷史,有五個大字必然銘刻其中:表揚好音樂。毫無疑問,這正是樂壇頒獎禮的原意。但真正問號還在後頭——誰都同意好音樂值得表揚,但鑑別音樂孰好孰壞的決定,應該由誰來主導?香港流行音樂的發展,一直由大眾媒介主導;香港樂壇成為「壇」的歷史,也與各大電視電台的興起,關係重疊。一方面,流行音樂透過大眾媒介,傳入市民耳朵,留下印象;另一方面,大眾媒介與歌手、唱片公司結盟,將音符填滿大氣電波,吸引聽眾。及至七、八十年代,港台、無綫、商台相繼成立頒獎禮,一座「香港樂壇」,開始築起。走上頒獎台的歌手,成為天王巨星;獲大眾媒介表揚的音樂,超越市場,既是今期流行,更成雋永經典。此後三十多年,對於大眾媒介化身樂迷「代議士」,高舉放大鏡,挑選好音樂,香港百姓早已習以為常。以叱咤頒獎禮為例,它多年來最受稱許的原因,便是獎項根據歌曲播放率決定,為何單一電台根據播放率決定樂壇成績表,就等同「透明」、「客觀」、「專業」?背後隱藏的假設是——由於DJ們感官受過長期訓練,他們接觸的音樂比天下樂迷都要多,因此他們是「專家」,他們挑選播放的音樂就成了「專業推介」。這套假設以往合理非常。一般市民褲袋和腦袋深度有限,當年要認識流行,收聽音樂,必須眼望DJ,耳貼媒介。但今年已經是2017年,香港百姓是否仍需要電台的專家(如果有),鑑別推廣,才能發現好音樂?網上熱門 領先電台兩個月我近年仍有聽電台,但有種感覺揮之不去:有些歌曲明明在網上熱播已久(甚至開始聽膩了),但電台仍然日夜在播。去年的《羅生門》,是最明顯的例子。這幾天,我用Google Trends搜尋新鮮出爐的「叱咤十大」,結果發現這現象不單是個人的主觀感覺。大部分2016年熱門歌曲網上被搜尋次數的頂峰,與它們在電台熱播並成為冠軍歌,中間平均隔了兩個月。以鄭欣宜《女神》為例,它的網上搜尋頂峰在2016年4月底;而該曲成為商台冠軍歌,則是6月底的事,隔了8個星期。其他歌曲亦然:RubberBand、方皓玟的《終於好天氣》是7星期;吳業坤《百姓》、張敬軒《羅賓》都是10星期;許志安《非安全地帶》和林奕匡《愛情小品》,網上和電台的高潮期更相隔了足足13星期。換句話說,當歌曲在電台打得火熱時,許多樂迷已經聽過,甚至聽完許久了。這也不是電台的錯。近年,不少唱片公司將歌曲派上電台的同時,通常都在YouTube上載lyrics video版本。隨着社交網絡日趨蓬勃,以及唱片公司網上宣傳愈見高明,電台DJ尚未摸到辦公桌上的「白板碟」,歌曲已穿過網絡,傳入平民耳中。這不過是冰山一角。生態已變,傳統媒介的opinion leader逐漸被取代,今天樂迷要鑑別好音樂,靠的不再是《一切從音樂開始》與《勁歌金曲》。不過諷刺地,時至今日,香港百姓仍然為叱咤獎項肉緊,為勁歌頒獎禮眼痛。明明時移世易,話事權已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大家依舊視個別電台的商業取態為「樂壇成績表」,拘泥於「某某值得/不值得」的討論,甚至以此作為「樂壇已死論」的燃料,這是徹底的反智。頒獎禮後,有心人再次提出要改革制度,例如提議四台聯辦,或是仿傚台灣金曲獎,由政府牽頭,成立具廣泛代表性的「專業評審團」,兼顧流行與藝術、市場與小眾,炮製出一張更有說服力的成績表。這些建議,我好怕。我知道香港媒體不是善男信女,機構背後的利益瓜葛、權力鬥爭,恐怕到容祖兒第一百次取得女歌手獎也糾纏不清。我也知道香港政府只懂搞故宮「展覽」,而不擅搞香港文化。旨意官方辦好金曲獎,不如繼續監察西九文化區的利益輸送。香港百姓更該反問自己。我們可以繼續仰望大眾媒介年度大騷,自掏花生,高喊「樂壇已死」;但我們也可以相信,近年樂壇縱無巨星,卻愈來愈多獨立歌聲,在麥花臣、1563和Hidden Agenda一帶遍地開花。我們可以繼續罵歌手「消費」乜乜、「消費」物物,然後自己貫徹「不消費」、「不買碟」、「不看演出」,而言之鑿鑿,毫無悔意;但我們也可以走到現場,掏出腰包,親身接觸流行音樂的脈搏與血汗,親自表揚自己眼中的好音樂。道理何其簡單——與其指望人家頒獎,何不自己出力支持?頒獎禮完了,但香港樂壇未完。這座壇要站立得穩,靠的不單是大眾媒介和商業機構,更是一個個平民百姓。它的死或不死,既看歌手造化,但歸根究柢,還是命繫香港大眾——唔使兩頭望,就是你和我。編輯:曾祥泰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1月8日),圖片取自作者facebook專頁 廣東歌 流行曲 樂壇 叱咤 頒獎禮

詳情

因母之名:由叱咤到香港

近日,一位名門之後女歌手在頒獎禮連奪大獎引起熱議,我對這個人沒有興趣,但這件事是有趣而重要的倫理討論。支持者說她歌藝出眾(在現時水平下),實際上是單親家庭下長大,母親亦在年輕時離世,憑努力以不算吸引的外表在娛樂圈立足(家駒語: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反感者說她受盡母蔭,還經常將母親早逝掛在口邊,也時常煞有介事提到自己的身形。有些人稱之為消費。其實兩邊都是有事實基礎的意見,而兩者沒有矛盾,這位歌手確是在單親家庭長大母親早逝也有努力而經常將母親和身形掛在口邊,問題在於當事人的態度和心態。其實這本是名人之後的悖論,星二代富二代享受非一般的優勢,遇到比常人多的機會,這是事實;但同時也承受比別人大的壓力、特別關注的目光及有時過高的期望,如果和上一代從事同一行業,尤其明顯。舉一例子,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兒子在高中和大學也有參加籃球比賽,只要他想,因父之名,相信沒有球隊會拒絕。但球衣上印有歷史第一籃球員的姓氏,普通不過的高中生比賽也有全國直播,原因是球神以家長身份坐在場邊,那種壓力誰受得了。他必須比出色更出色才可滿足別人的期望,但現實是神之子也是普通人,無論他如何努力都只能做到普通人的最好,而這遠遠不夠好。他要解脫的唯一方法,就是放棄籃球比賽。一切都是選擇。說回女歌手,享受了好處也承受了壞處,這是客觀的,也無可非議,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絕口不提,不處理。如果你不想人家歧視你有個出名的媽媽,你就不要提自己身世有多苦、有多困難。誰沒有困難,誰沒有努力過?如果你不想人家歧視你肥,就不要經常提自己的身形。誰沒有局限,誰沒有盡力克服?作為歌手,唯一的標準就是歌藝,你唱得好聽,你是否艱苦、是否勤力、是否靠父蔭母蔭,其實無關宏旨,又不是跟你做朋友。感謝媽媽也不可以嗎?可以,感謝媽媽四個字就夠了,媽媽會知道的。其他人因為勤力而欣賞你,是其他人的事,我從來沒聽說過劉德華告訴人自己勤力,但全行都知道,因為其他人有眼會看到。我經常說的例子是曾寶儀,台灣著名演藝人,在香港不算出名。十多年前她做香港金像獎主持,另一主持這樣介紹她:「在香港,我會說寶儀就是曾志偉的女兒。在台灣,人家問你誰是曾志偉,你說是曾寶儀的爸爸就可以了。」青出於藍,莫過於此。她有沒有承受父蔭呢?我不知道,合理估計入行時是有的,畢竟爸爸名氣太大了。但當有成績,是誰的女兒就不再重要。一般來說,如果和公眾利益無關,其實沒有討論的必要。香港有些政治人物,經常將自己成長和公職生涯和家庭狀況的起起跌跌掛在口邊,有好些人也表達同情。其實完全沒有必要。作為公職人員,衡量的標準是理念、政策主張、往績、誠信,等等等等,和成長及背景及家庭狀況完全非常極端沒有關係,不需要講,也不需要問,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歧視。誰沒有困難,誰沒有努力過?誰沒有局限,誰沒有盡力克服?也有些政治人埋怨傳媒騷擾其家人,很簡單,第一步你不應把家人掛在口邊,你不說,人家就不寫,你喜歡說,人家就喜歡寫。一切都是選擇。這些心態,暫稱為自認受害者症候群。藝人歌手有這種病,是水平低,沒大問題。政治人有這種病,也是水平低,問題就大了。文:田舍郎 樂壇 叱咤 頒獎禮

詳情

2016音樂小總,講到17年仲講叱咤?

有留意我們的朋友都或者會留意,這幾年我們都盡量不提不寫任何香港頒獎禮。一來頒獎禮已沒有任何價值,二來基本上冇乜音樂值得表揚,三來,亦是最主要的原因,要立新就要破舊,頒獎禮是舊有機制,代表了舊時代的迂腐,是香港樂壇的權力機構。想解放香港音樂,就不應再迷戀依附舊有的top to bottom的建制框架。網絡給予了香港流行樂一個新轉機,自由度大了,傳播力亦更強了,空間亦更多了,明明可以自創一片天,香港音樂人與樂迷卻偏偏最喜歡繼續走回舊路,像是明明可以有民主,大家還是想捧返個皇帝先過癮。音樂人嘛,903 給你上榜就最高興,代表你有價值,就要在FB哂出來威威;樂迷明明不說音樂自己鍾意就好,但偏偏又鍾意投票同人鬧交去講自己捧果個最好,偏要佢地頒獎禮上拎獎才覺得他們獲得最大的肯定。這種小農心態,心水淸的,也知道不只在音樂,民主政治道路上,還不是都一樣?面對非民選的政府,甚至自己冇份參與的小圈子選舉,都會說到耳紅面赤,更要隔天就在Facebook 說一句「這已不是我熟識的香港啦」或「hk is dead」。說到尾,都是心靈社交上的自慰,是個人的情感意見表達的發泄,交足功課,向世人表達出自己是care的,這才是最重要。因為,他們不是真心想改變,亦付不出改變的代價,看不出可以改變的未來,所以唯有搶光環,說著長期抗爭,但心知肚明根本就是死路一條——這是Adam Curtis 在其最新紀錄片中提出的「超正常世界」Hypernormalisation的現像。叱咤903早在近十年前已名存實亡,商業行頭,音樂次要——倒是有一樣野冇變過的,就是矯情煽情。欣宜的《女神》令她一下子令大家受落,她得獎屬正常,但屎橋的商台,又或是黃偉文,就偏要賣煽情,仲要賣其老母來爭取支持,就真是玩過火,叫大家憤怒了。其實,這不是正反映出黃偉文及商台的沒有與時並進嗎?商台仍留戀當年楊千嬅或古巨基的經典喊位,上年的吳業坤亦做得不錯,算過到骨,今年就玩出火,惹來公憤。另一邊廂,黃偉文則想再用當年幫何韻詩上位的方法,高調提及梅姐與她的關係及唱好何韻詩,舊酒新瓶,只是今次主角變成是肥姐與欣宜,但卻誤判大家反應。黃偉文或商台老土,已沒有什麼討論價值,亦沒有什麼驚訝,最驚訝的還是網絡兼「文化人」等還是花心機,又是用同樣角度同樣重心去討論這個頒獎禮。說好的重建香港音樂呢?2016年的香港音樂界其實還不錯,不是說音樂本身,而是說樂壇的運作。小型演唱會終開成市,唱片公司終於懂得用網絡宣傳,像SONY用網絡捧紅陳柏宇等等;主流歌手開始用獨立形式運作,像巨星幫的王嘉儀或「獨立」了好一陣的趙學而;有更多餐廳有演出場地,像最新的1563 at the East 或Hidden Agenda 要用食物來包裝live house 的真面目,全都是良好走勢。至於音樂嘛,也有黃耀明「美麗的呼聲聽證會」、小機場的「火炭麗琪」、方大同的「西游記」或王嘉儀的debut及小塵埃的新作等,對香港樂壇來說還是不錯的一年。我們這次會為2016年做三個總結,一是十大專輯,二是十大單曲,三是之前已經投了票的陳輝陽回顧,大家留意咯。2017年想寫音樂?不妨與我們聯絡吧。新一年,願大家都更好吧。文:Damon@3C Music原文載於3C Music網站,圖片為3C Music製圖 流行音樂 廣東歌 流行曲 樂壇 叱咤

詳情

叱咤頒獎禮:牆,全部都係牆

叱咤頒獎禮曲終人散,太陽照常升起,賽果繼續有人歡喜有人不滿,林海峰的棟篤笑繼續成為焦點,「蛋,全部都係蛋」的言論的確可以激勵人心,但想深一層,何謂高牆何謂蛋呢?例如,Wyman為欣宜拉票的「感人」言論,即時效果是令欣宜勝券在握(相信不少人一聽完這段話之後,已知道勝負已分),同時強化了自己「曾是小雞蛋,現在縱使壯大也不忘報恩,扶掖小雞蛋」的形像,但與此同時,卻也加深了樂壇(或娛樂圈)星二代因「贏在射精前、走捷徑、靠父/母蔭、消費父/母形象」而佔有絕對優勢此一印象,這或許不是Wyman的原意,但客觀效果確實強化了大眾(即雞蛋)覺得星二代是高牆的感覺。又例如,坤哥過去一年表現未有突破(假如不算退步的話),且偶惹負評(假如不算是非不絕的話),但得到幾位網上KOL的加持,一樣可以蟬聯最受歡迎男歌手,這些KOL,在部分網民心目中,其實也是一堵高牆,而坤哥,就成為這堵高牆前面的圖騰了。又又例如,商台頒獎禮相比其他頒獎禮,給予獨立樂手更多肯定,這是值得鼓勵的,但到了最後,幾個大獎還是幾乎全數落入大公司的手裏,小塵埃、方皓玟、Supper Moment等等雞蛋,都變成了大公司這堵高牆前面的裝飾了。又又又例如,商台的獎項是根據播放率或觀眾投票而決定,但這是否便代表有公信力?播放率不用我多說,根本就可以人為操控的,公信力其實跟當年TVB音統處相差無幾,至於現場投票,其實就是鬥晒冷而已,最受歡迎的,其實並不代表那位歌手在那年表現最好,被動員(無論有意或無意)的投票者,可能也成為高牆一部分而不自知。我曾經以為,四台各有各頒的分治局面下,商台頒獎禮已經是最接近台灣金曲獎的一個,但我必須承認,我太天真太傻了!在電影界,香港金像獎可以跟台灣金馬獎分庭抗禮,因為金像獎是業內專業人士投票而非一人一票,同樣道理,我認為最接近金曲獎的,可能是CASH的金帆獎了,只是,我們想要的,其實是一個真真正正的頒獎禮還是一個Show?最後,商台口口聲聲雞蛋挑戰高牆,在政府面前,它或許是一隻雞蛋,但在廣播界,它何嘗不一是堵高牆?最後最後,我口口聲聲雞蛋高牆的,不代表高牆就完全邪惡,正如雞蛋也並非永遠是對的,老老實實,我也想當KOL,想做網上的高牆呢,哈哈!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廣東歌 叱吒 樂壇

詳情

求叱咤落敗者的心理陰影面積

人類當初引入競爭和比賽,原意應該是想鍛鍊參賽者的鬥志,讓他們在激烈的角逐中,技藝得以提升,從而令人類進步。不論是冠軍或陪跑者,每一個付出了汗水的參賽者理應都值得欣賞,因為他們各自發揮了拼勁,令比賽變得圓滿豐富,他們也各自為了喜愛的技藝而奉獻一切。然而不知為何,到了這一個世代,輸贏似乎變成了比賽唯一值得關注的焦點。歌頌或討伐勝利者,各執一詞,鬧得不亦樂乎。女神和百姓是不是實至名歸,我沒有資格評論。只知道兩位歌手都是有心人,同樣付出莫大的努力,才能獲得手上奬座。要抱不平的話,與其對贏家侮辱謾罵,倒不如幫幫那些沒有得到鎂光燈垂青的歌手們,讓他們得到應有的關注。買碟支持、去演唱會撐場,又或是在FB分享歌曲都是支援歌手的好方法,總勝過在網上惡意抨擊對家。其實方皓玟已經不知不覺出道了十多年,獨特的她在後期脫離主流路線,曲風大膽特殊。近年的《你是你本身的傳奇》更是感動萬千樂迷。這首歌十大不入,絕對是今年的遺憾。其實沒有獲奬的才女AGA 今年也有很多佳作,例如是作曲主唱一手包辦的《孤雛》。其實JW 的《矛盾一生》也是今年大熱,可惜最後無緣奪奬。「矛盾只因心愛著」這一句震動了不少港女的心靈,亦令不少男友嚇得心驚肉跳。其實今年Dear Jane 的愛情三部曲也很特別。製作人巧妙地把陳浩然高小曼的愛情故事融入了樂曲當中。三個故事分別是《哪裡只得我共你》,《只知感覺失了蹤》和《經過一些秋與冬》。歌者無限深情的演繹令一眾樂迷都聽得心有戚戚焉。其實叱咤十大拿第九位的小塵埃除了《卜卜卜》之外,還有很多好歌。例如是唱出香港人心情的《嗚》,曲風異常清新,是能引起別人共鳴的好作品。其實本土味道濃厚的作品還有謝安琪的《山林道》,出自黃偉文手筆,詞曲感動細膩,描繪出平民天后的成長歷程。這首歌大熱落榜實在可惜。其實只要細心留意,香港樂壇仍然有很多好歌手和好歌曲。但願每一個落敗的人也能被尊重和珍惜。但願你們昨日的小小鬥志,在2016年所作出的努力,所經歷的辛酸,都會在來年化成最亮麗的風景,最美好的天氣。圖片取自「叱咤903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facebook專頁 廣東歌 叱吒 樂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