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要保住一棵樹

是日,終於成功預約,到訪慈山寺。上山參拜者,寺方不稱「遊人」「遊客」,不稱「參觀者」,稱「參學人士」,每天名額看來不多,偌大的庭園,全球第二高觀音像,八仙嶺與黃嶺之下,仍得清靜一隅。李嘉誠出資十七億興建營運的大埔洞梓慈山寺,最矚目是隔著吐露港都見到的純白觀音像,但吸引我目光的,倒是中庭的四棵菩提樹。菩提樹頗粗壯,最大一棵,須三人環抱;香港沒有原生菩提樹,四棵大樹,都是從印度運來的。老樹移植到新家,寺院平台上,泥土不見得會很深,如何在紥根未穩時,保住菩提樹?就是用多條鐵管,撐住樹幹上一個大金屬圈,確保大樹不倒。如此死命撐住,也許令菩提樹失卻優雅,遙想佛陀得道,需要多一點想像力;但為了保住大樹,令它茁壯成長,不致浪費遠渡重洋的苦心,縱使美態略減,在所不惜,想辦法支撐大樹,也非世紀謎題,只是簡單力學,幾枝鐵管而已。再看慈山寺其他老樹新苗,大多有鐵條木條支撐;桐梓附近有一個政府苗圃,大門一棵樹,支架更誇張。你若真心要保住一棵樹,有多難?回頭看看般咸道被斬首的四棵石牆老榕樹。綜合專家之言,四棵老樹沒有即時危險,如有隱患,可以建支架,拉住、頂住、撐住、箍住、圍住,總會想到辦法。張韻琪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林村的許願樹,它瀕死多年,還不是死命撐住,只因它是地標,財源滾滾來,不可以死,總有辦法苟延殘喘多幾年,千方百計救它一命。般咸道的石牆老榕樹一家大細,陪伴街坊百年,官僚慵懶避禍除之而後快,然後區議會搬來一個醜陋不堪的「不能避雨亭」。常識、審美觀與保育價值大崩壞,就由可憐的樹根作見證。***   ***   ***相關文章︰慈山寺內,還有一枒菩提樹枝,據說是從斯里蘭卡這棵聖物移植過來︰斯里蘭卡 菩提樹下見山是山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樹

詳情

我們的tree根都市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為加長版)般咸道四棵石牆樹,一夜之間以安全為由被路政署斬首,昔日大道林蔭,只剩一牆孤寂的樹根;數十年老樹,無人憐惜,說斬就斬。真的無其他辦法嗎?有沒有可能把樹再修剪,減輕負重?可否建支架支撐?石牆有裂痕為何不加固?有裂痕的地方遠離主要樹根,有何影響?風險有多大?為何無人詳細解釋斬樹的理據?操刀斬樹前,有否徵詢居民感受?有沒有問過樹木專家?是否真的緊急至此,要四樹齊斬?若非十萬火急,可否有一兩天預斬期,讓附近街坊懷緬追憶一番,才施極刑?斬四棵比你還要老的樹,可否多一點尊重?我明白,大樹若不穩,倒下來會壓死人,生命誠可貴,到時又有很多人大興問罪之師,追究官僚責任。大樹倒塌,原來是一些原始部落意外死亡的最大風險,人類學家戴雅蒙在《昨日世界》一書中憶述他在新畿內亞考察的經驗,當地人在山林中露營,必會避開大樹下紥營,就是因為積累了世世代代的經驗。不過,那是原始部落時代的事了,現代生活,到處都是風險。炎夏行山會中暑,我們就不郊遊了?消暑游水可能溺斃,我們就避開水池與大海?我們的食水可能加送鉛,我們的空氣污染有10+,難道就不喝水不呼吸?在美國,意外死亡的「殺手」,依次序是車禍、酒精、槍械與做手術,難道我們就應該全面禁止汽車,全面禁飲酒,永不做手術?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然後說,我跟足了程序,我有問過專家,但我不用跟專家意見,我做的一切都為你好,我有權。卻沒有官員夠膽堂堂正正站出來好好解釋,這班官,學到嘢。另一邊廂,又有區議員相都影好,準備成功爭取,為民除害。滿目蒼涼,都是tree根。***   ***   ***相關文章︰不死迷你兵團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樹

詳情

紅紫黃、五六七、氣候突變

五月春夏之際,香港最搶眼的樹是鳳凰木,也許因為去年冬天稍涼,樹葉落得比較多,冬天幾個月不必浪費能量去養殘存的葉,時機一到,蘊藏樹體內的能量能夠全力發揮,先長出新葉,隨即就讓鮮紅的花簇掛滿枝椏,所以今年的鳳凰木花情是近年最好的,五月中旬在住處附近,拍攝得動人心弦的艷紅,誰說市區只有灰色?2015年5月黃埔花園的鳳凰木可惜五月下旬下了幾場大雨,迎來夏季卻趕走了春花,紅色移到地上,很快就被城市的高效率掃走。六月晴天再來時已經沒法子再請出紅花,不是說一朵也沒有,不過始終無復雨前的聲勢,花期一現,過後回天乏術,這是天意。六月少了紅色,多了紫色。香港很多地方都種了大花紫薇,而且通常一種就是多棵,這個月繁花盛放,坐在巴士上層到處游走,很容易碰上紫色的花海,有人喜歡這種花界的繁榮昌盛,我則稍嫌喧囂俗氣,純粹個人喜好,無法解釋。(大花紫薇本來叫大葉紫薇,改名的原因很滑稽,甚至可算荒謬,見註1)以往大花紫薇的紫花可以耐很長時間,為城市點綴顏色,可是今年十分奇怪,花期很短,很快就過去了,只剩下少量花朵充撐場面,看起來有點可憐,後來天文台報告今年的六月是 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六月,平均氣溫比1981至2000三十年的平均值高出1.8度,比2014年才出現的新紀錄更突然躍升0.7度,一般破紀錄只會以0.1度的龜速前進,這次破紀錄的大踏步簡直石破天驚!我想大花紫薇從未見過這樣的入夏速度,難怪一下子就謝了。2015年6月平均溫度大幅抛離同輩! (鳴謝:香港天文台)氣候變化肯定就在我們的家門口,而且來勢洶洶,大花紫薇已經領教了它的厲害,弱勢社群恐怕難頂愈來愈「高」的熱浪,我們還可以扮「冇事發生」嗎?紅落得快,紫不耐久,幸好六、七月有幾種黃色接力。首先有俗稱「豬腸豆」的 Golden Shower Tree,黃花滿鋪樹身(註2),英文名字反映風中花落如雨,甚是浪漫,中文名稱則着眼不甚悅目的黑色長條狀果實,自然是美麗的,我們似乎要向人家學習看正面!雙翼豆樹 (鳴謝:樹木谷)其次是俗名「雙翼豆」的盾柱木,很多時見於路旁,特色是黃花長在指向天上的枝椏(註3),還有廣泛種植的裝飾樹種黃槐(註4),由於全年開花,是園藝人的最愛,不過每次打風都東歪西倒,頗為可憐。紅紫黃,五六七,東拉西扯,不離天氣和氣候調節樹和花,以及氣候不再漸變而趨向突變,人說到底是生物,不能置身氣候之外,大家好自為之。註1  參閱《長訊》「花名風波 大花紫薇」註2  參閱《香港自然尋趣  》 2015年6月  註3  參閱  《樹木谷》「雙翼豆」 註4  參閱  《樹木谷》「黃槐」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最惱火的是受過高深教育之輩也疏於自己尋求真相,不是甘願以耳代目,就是大條道理叫人認命,說什麼中央講強權而非法律,國安法說什麼也不重要。」全文:http://wp.me/p2VwFC-dRj#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Monday, July 13, 2015 天氣 環保 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