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賊打壓,空勤為地勤發聲

4月17日,我參加了由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在機場客運大樓舉辦的「豈容安檢漏洞,守議香港天空」靜坐遊行運動,抗議政府縱容梁特首一家濫權,影響航空客運安全。手提行李若未經正常程序被帶上飛機,有機會被人混水摸魚,將爆炸品混入行李當中,嚴重威脅空勤員在空中的安全。但行李未被帶上飛機之前,先要進入機場禁區,而這一關由地勤人員和保安員把守。而在梁頌昕行李事件中,首當其衝,面對最大壓力的就是這一班機場地勤和保安職員。出席機場集會之前,我原本期望會有地勤人員或保安員在集會中發聲,交代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或者分享一下感受。可是,現場發言者當中,包括機艙服務員、機師、立法會議員,都表示十分痛心,地勤人員和保安員都不能派代表出席是次抗爭活動,親自發聲。原因是,地勤和機場保安員所屬的工會,隸屬於「永遠站在工人對面」的工聯會!地勤和機場保安員雖然滿肚鬱結,但目前只能忍氣吞聲。因為他們除了在執行職務時受到權貴和上司的無理干預外,想表達意見時更會受到工會的政治打壓。這個香港十分可悲!身為打工仔,當專業被政治綁架,尊嚴被權貴踐踏時,竟然沒法子挺身而出,為自己發聲。但這個香港亦十分可愛!不管權貴日益猖狂,但沒有人能夠隻手遮天,總會有熱心及富正義感的市民,肯走出來說句公道話。雖然大家不知道今日走出來發聲有沒有用,但我們肯定知道,如果我們今天不出來,保持沉默,讓歪理變成常態,香港就只會一直沉淪下去。因此,這次由空勤人員總工會發動的守護打工仔尊嚴集會,別具意義。一方面是空勤人員自己保命,更深一層意義是同時為其他航空界同業包括地勤及機場保安員發聲,鼓勵他們繼續緊守自己崗位,代表他們繼續和政府周旋。觀看是次集會位置及遊行路線,可見集會發起者曾花盡心思。首先大會選擇在機場樓下的接機大堂集會靜坐,而不是在樓上的離境大堂,原因是避免妨礙趕住Check-in離境的乘客。當靜坐完畢,大會帶領抗爭市民遊行,遊行路線特意乘搭電梯走上樓上離境大堂的走廊走了一段路,目的就是要向正在離境大堂工作的地勤及保安員打氣,告訴他們並不孤單,一班空勤人員和一眾市民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一同守護香港的天空!本文結束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集會現場,得知有關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的背景資料。據集會的發言者透露,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前身是來自國泰航空、港龍航空和英國航空的機艙服務員各自成立的工會。這三個工會在職工盟的協助下,於不同年份各自成立,為自己所屬公司的員工爭取權益。後來,三個工會的成員有感業界有著共同利益,需要集合起來壯大力量,於是籌組成立服務全港機艙服務員的工會。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Hong Kong Cabin Crew Federation),就是在這種背景之下誕生,而且在正式成立不久,馬上要面對頌昕行李這個對香港航空前線員工來說,屬前所未有的大難題。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是職工盟的屬會。而空總的發言代表在集會提到地勤人員所屬的工會,隸屬工聯會,所以他們受到政治打壓而不能站出來發聲。心水清的讀者,可自行追查地勤工會與工聯會的關係,以及自行分辨甚麼工會是真正為捍衛打工仔權益而成立,甚麼工作是「永遠站在工人對面」。 機場 工聯會 特事特辦 工會

詳情

「特事特辦」之火燒連環船

「香港人同坐一條船」是少數權貴哄騙平民百姓的空話,後者的小船破船豈可跟大船官船相提並論,但它們緊緊綁在一起卻是事實。一男子權力慾投射出火舌,不慎慾火焚身,誰料颳起大風令火燒連環船,官員議員一個個捲入火海,遠至北京隔岸觀火的《人民日報》評論員也趁機發難。正當我城市民以為可以安坐船中剝花生之際,忽然發現大火不只燒旺張燈結綵的官家大船,連小船破船也易被火海吞噬,要不趕快逃生便得加入滅火。香港上演的戲碼總是如此精彩,七百萬人擠在一起,弄不清誰是主角誰是配角。事發半月,機場行李「特事特辦」的一家主角恍已變成閒角:梁頌昕在美國升學,梁振英除了不斷否認濫權之外大家不會有任何期望,所謂「第一夫人」更消失得無影無蹤。今天最有看頭的戲碼是搞清香港七百萬人原來分演七種角色,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大家不妨對號入座。盲撐這角色由活孖寶主演:首先是民航處長羅崇文,他一口咬定「任何機場一定發生遺失行李情况,航空公司及機場保安會處理,不認為是『特事特辦』」。另一位保安局長黎棟國同樣否認由航空公司人員代為將行李送入禁區的做法是「特事特辦」,但他加入一點似是而非的道理,「由職員攜行李需要進回禁區做法符合基本要求,但要符合確認物主、通過正常安檢及不會引致飛行風險三個條件」。兩位活寶的共通點是罔顧事實,因為多家傳媒派人到機場實地測試,以一般旅客的身分遺失行李,沒有一位能得到梁頌昕的待遇。所以機場人員在事件中運用酌情權,令梁頌昕獲得特權優待是鐵一般的事實,這還不算「特事特辦」?掩飾這角色由行政會議成員擔綱:首先是葉國謙,乾脆把特權認定是市民應享而未享的權利,建議機管局檢視現行做法:「在便民的角度上,機管局是否應該要考慮一些機制,能夠讓類似的『失魂魚』,在親人或朋友手中,可以接回遺留的行李?」繼而是葉劉淑儀,她說「每個機場、每間公司都一定有VIP服務」,更以英國外相夏文達作比喻,認為這是對待貴賓的禮貌。可惜葉劉淑儀露出馬腳:夏文達是公職外交人員因公出行,梁頌昕是非公職人員因私出行,豈能相提並論?况且夏文達真要遺失行李,只會讓隨行特工認領檢查而非交機場人員運送。所以當主持問這是否「特事特辦」,葉劉只得支吾以對,因為一時要說特首女兒應享特權,一時又要說特權不算「特事特辦」,實在是豬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迴避令人嘆為觀止的戲碼是最需負責的官員最懂耍太極,運房局長張炳良被傳媒三番四次追問,只稱「機管局了解緊」,「要等機管局報告」。機管局起初發表聲明,辯稱「沒有違反一直以來的機場保安程序」,繼與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會面時,承認梁頌昕一事並非一般遺失行李事件,但將此事說成是「航空公司去處理同客人關係」,機管局不能代表航空公司回應。根據國泰航空的內部文件,當時在特首夫人一番理論及特首與駐機場職員通電話後,一名國泰職員取得機場保安公司當值經理准許,才把梁頌昕遺失的行李穿過禁區直送登機閘口。既然機管局負責機場保安,又如何能推卸「發出准許」的責任?硬食整場戲啞子吃黃連的角色莫過於機場保安公司和航空公司,它們至今未有發表正式聲明,因為若果承認當時行使酌情權是「特事特辦」,等於指正特首說謊;若果否認行使酌情權,等於同意大眾與梁頌昕享有同等權利,勢必永無寧日,機場日後無法運作。揭弊香港人最應感謝的神祕角色至今仍未現身,因為他們是冒着極大個人風險的吹哨人。首先是向《蘋果日報》透露事件經過的當事人,隨後是向傳媒提供兩份國泰內部文件的神祕人。沒有他們挺身而出,公眾對這宗貌似小事的大事勢必蒙在鼓裏,權貴對規章制度的侵蝕必定變本加厲。最令人憂慮的是香港仍未有「揭弊者保護法」,據《南華早報》報道,機場保安公司已把涉嫌向傳媒提供資料的前線員工辭退,但因為當事人未有現身,詳情無法核實。儘管如此,若果市民漠不關心而不向機場保安公司施壓,前線員工被犧牲,有如縱容特首一家假手他人kill the messenger,誰通報誰遭殃,以後有誰敢為公眾利益講真話?(編按:有傳媒其後曾聯絡該保安公司,對方回覆指報道純屬虛構)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已就「揭弊者保護法」提出私人草案,但遠水不能救近火。相信不少人對為港視發牌說出真相的顧問伍珮瑩被公司解僱一事記憶猶新,誰忍心讓這種不公不義的犧牲又再重演?企硬演變至今,這齣戲的主角是既有切身利益亦肩負公眾利益的地勤和航空人員。他們最熟悉一貫行之有效的規章制度,因此可以義正詞嚴地指出群醜亂舞的可笑。從公民黨機師譚文豪發動公眾聯署,到國泰航空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黎玉嬋指出容許特權是嚴重保安漏洞,再到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總幹事吳敏兒號召會員和市民今天下午三時到機場靜坐行動,均顯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氣概。航空安全並非臨時加插的劇目,特別在全球恐襲風險上升的今天,民航處不能視行李有通過安檢便等同滿足航空安全要求,因為「同行同檢」是增加航空安全系數的必要措施,所以違背通則的特例必須減至最低。民航處理應對「非同行同檢」以「零容忍」為目標,但現今為了掩飾特權卻反其道而行,即使國際航空組織不願公開譴責,也無法令空勤人員信服。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梁特一家涉嫌違反機場安檢規定的事件,但在建制派護航下否決,猶如火上加油。啞忍假若你沒有擔綱演出上述六種角色的任何一種,你自會「被演出」為一味啞忍的路人甲。千萬不要以為大火不會燒過來,因為除非你是臥牀不起的孤家寡人,無論你自己或親戚朋友都必然有使用機場服務的一天。設想特首一家「特事特辦」順利過關,揪出揭弊者殺一儆百,「同行同檢」制度鬆弛,特權氾濫變本加厲,香港機場很快會變成國際航空安全最弱的一環,恐怖分子找上門的日子還遠嗎?從一件黑色手提行李演變為一齣黑色荒誕劇,這件事有資格列入學校通識教材,因為它引證了權力令人腐化的本質,更說明了香港社會雖自以為文明,其實脫不了威權文化的基因。追本溯源,這事件本來不牽涉什麼重大利益,梁頌昕不能及時拿行李上機,談不上有何損失。但特首「不能認錯」這項迷思,卻牽引了巨大利益:官員怕得罪上級影響仕途,行會成員怕因護主不力而失寵,機管局怕特首延宕三跑填海,航空公司怕損失商業利益,建制派議員怕誤判北京撐梁力度,一環扣一環,至今未聞有建制中人敢公開要求梁振英道歉認錯。事實證明,順從威權的慣性遠遠大於服膺理性的力量,無疑反映香港管治文化的落後本質。火燒連環船正在上演,所以七百萬人還可以調換角色。如果你對「啞忍」生厭,或許你還來得及今天下午趕往機場變身「企硬」演員。如果你認識受權貴迫害的揭弊者,你或許可以找出方法為他們討回公道。只要荒誕劇未曾落幕,香港人還有改變結局的機會。原文載於2016年4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機場 特事特辦

詳情

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rport

英格蘭喜劇演員David Walliams曾經講過:「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rport.」這也是我享受靜靜坐在機場一角的原因,因為這裏可以見證到如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等的人間眾生相。但從今之後,我再發現又多一個理由到機場,原來機場看到的人間百態還有另一種,那就是權貴恃勢弄權的醜態。「你知唔知我係邊個!」記得10多年前,當時的特首夫人董太,在登機後,曾鬧出要爭奪頭等A1座位的小風波,她更向原先不賣帳的機艙服務員,爆出了一句「你知唔知我係邊個!」的經典對白,結果惹來全城熱議。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習到的教訓,就是從未從歷史上學習到任何教訓。」10多年後,又是特首第一家庭,又是搭飛機,近日又傳出一宗「行李門」風波。特首梁振英與第一家庭,被指涉嫌施壓,迫使機場地勤幫其幼女運送遺留下來的行李入禁區,行使特權,惹來遠較10多年前更大的全城反彈。葉劉淑儀的歪理葉劉淑儀上周六出席電台節目時,企圖為此辯解,說香港只有一個特首,只要確保行李沒有爆炸品,是可以「特事特辦」。她又以正在訪港的英國外相夏文達為例,說若然對方出現相同情况,機管局同樣會「特事特辦」,替對方將行李送入禁區,這是應有的禮貌,禮節性的方便。葉劉淑儀這裏混淆視聽的起碼有兩點:(一)不錯,香港只有一個特首(雖然「京城護法」強世功近日說要有兩個),但特首卻有N個家人,今次牽涉要勞動地勤幫其拿行李的,也是其家人;(二)拿英國外相夏文達訪港來相提並論,完全是引喻失當,夏文達是公務訪港,而今次「行李門」風波,當事人則完全與公務沾不上邊,兩者風馬牛不相及。正當葉太口口聲聲說可以「特事特辦」,言猶在耳之際,偏偏周一國內官媒《人民日報》突然刊發署名文章,題為〈「特事特辦」還是少些好〉,直指特事特辦不僅可能異化為逃避責任的擋箭牌,還容易成為權力尋租的工具。文章又指出,若動輒特事特辦,突破既定規則,對制度失去基本敬畏與遵從,則與法治社會相去甚遠,必然導致違紀違規不斷,社會運行秩序混亂,特權、潛規則等盛行。這不單是給梁振英,也是給葉太迎頭一記悶棍。誰說葉太了解國情?機場見盡權貴眾生相機場真的是看盡權貴眾生相的地方。近日看《蘋果日報》的「堅哥與台灣」,又看到另一單類似新聞。3年前,台灣副總統吳敦義的女兒吳子安與家人外遊,但因為疏忽,到機場時才發現孩子護照有效期剩下不足半年。起初航空公司拒絕放行,但峰迴路轉的是,後來外交部領務局機場辦事處,很有效率的馬上為孩子辦了一本新護照。事件後來遭民眾揭發,有關部門辯解時說,吳子安是直接向外交部機場緊急聯絡中心求助的,職員知道母女兩人旅遊計劃可能因此泡湯,於心不忍,所以才急事急辦,趕製新護照。但人們卻進一步揭發,在外交部網站明明寫明:「台灣桃園國際機場並不受理國人臨櫃申請護照、簽證及文件驗證。」外交部後來解釋,說網站來不及更新云云。台灣民眾還算幸福,在群情洶湧下,特權最後被迫對普通百姓也「一視同仁」。結果,在緊接着的農曆新年,機場10日內簽發出緊急護照194本。之後有一年,更多達2300本。堅哥慨嘆,可憐相關職員疲於奔命,苦不堪言。相反,在香港,近日來自不同媒體的記者紛紛測試,要求機場職員代為送行李入禁區,結果一一遭拒絕。有職員甚至稱:「根本唔可以幫人拎嘢入嚟…… 一蚊我哋都唔拎㗎。」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的機場故事我記得10多年前,當大家熱議董太「你知唔知我係邊個!」事件時,自己曾拿出美國另一單花邊新聞來作比較。那是卸任後的美國前副總統戈爾,也是乘坐飛機,卻連續兩天在兩個不同機場,登機前都被抽中要作安全檢查。眾所周知,「911」後,這些抽樣安全檢查,可說是認真得嚇怕人,甚至要你除下鞋襪,被保安人員查個徹底。第一天,在眾目睽睽之下,戈爾耐着性子接受了檢查,要待到幾乎所有旅客都登機後,檢查才完畢。戈爾好不容易才上到飛機,才走回自己座位。這時,機上已坐滿了乘客,都驚嘆自己有眼福,看到剛才精彩的一幕,也顧不得當事人就在旁邊,紛紛興奮地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自己親朋戚友,口沫橫飛地八卦一番。但不知是福有重至,抑或是禍不單行,第二天當戈爾再搭飛機時,又再次被抽中。但經歷昨天經驗,他今次便學得乖巧了,一直保持親切的微笑;被檢查完畢後,他不忘與檢查人員握手道謝,讚揚他們勞苦功高,更說:「我非常樂意為機場的安全出一分綿力。」有普選與無普選的分別所在換了是你和我,一連兩天連續「中獎」,滿肚子牢騷,甚至口出怨言,相信也屬人之常情。但對於政治人物,卻要有另一種胸襟。換轉是香港今天的第一家庭,大家估又會有何反應?又來那一句「你知唔知我係邊個」?愈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若愈能表現出隨和,厭惡和抗拒特權,也會愈受公眾愛戴。想深一層,大家也「唔恨得咁多」,這也是有普選與無普選的分別所在。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4月14日) 梁振英 機場

詳情

爭住抹屎

公務員是香港管治的支柱,嚴守中立,不偏不倚,嚴按規章制度辦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有前線交通警員目擊上司駕駛違規,冇面畀,牌照抄。這個經英國人百年調教下創造出來的奇蹟,曾幾何時,教強國同胞欣羨不已。回歸廿載,梁特三年,禮崩樂壞,神話破滅。強國同胞振振有詞,你們香港人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跟我們一樣爛嗎?梁太及女兒行李事件大鬧機場近一個鐘,堅持要機場人員把遺留行李送到禁區給等候登機的女兒。恃特權顯官威的例子,在亞洲國家華人社會時有發生,強國大陸更是司空見慣。但在「一國兩制」的香港,如果梁特首一家,知道擁有權力需要格外謙卑,深明運用權力需要特別謹慎,這種鬧劇,根本不應出現。但梁氏一家人偏偏沒有這種反省。為求目的,不顧形象,有權用盡,過期作廢,成了權貴的最高行事準則。在威權脅迫下,終於令航空公司職員屈服,乖乖把行李親自送到梁家女兒手上。這種容許行李沒有跟隨物主通過安檢的做法,全港嘩然。地勤、空服、機師、保安,幾乎整個航空行業,齊聲抗議,嚴正指出這樣做,是人為製造保安漏洞,危害航空安全。媒體更爭相放蛇,行李遺留大堂,要求工作人員送交已進入禁區的乘客手中。因違反既有規定,所有媒體無一例外被峻拒,證明有關做法只為梁氏而設,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特權。梁振英一家做錯事,要有關人員齊齊陪葬。保安局、民航處、機場保安、航空公司,異口同聲,歪曲事實,把黑講成白,把錯說成對:物主與行李分開安檢沒有違反規定……以往有,現在都有,將來都會發生。昧着良心違反常識,虧他們可以面不紅氣不喘的對着鏡頭說個不停。權貴撒野,滿地糞便,問責官員和政府公務員,機管局保安公司要員,一臉認真,滿頭大汗,人人拿着廁紙,爭住為特首一家抹屎,唯恐遲了會怪罪下來,分不到餅仔不特止,辯護得不夠落力不夠肉緊不夠無恥,更可能會吃不完兜着走。官員公務員總裁級人馬,曾經都是教人尊敬羨慕的社會精英,為何今天會如此不堪,自甘墮落成為爭住抹屎的太監?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 梁振英 機場 機管局

詳情

上樑不正 下樑怎麼辦?

最初由記者當上老師,本着與人為善的性格,學生哭喪着臉要求遲交功課,我會通融;明明說好遲到者不可補做測驗,見他們遲到跑入班房時又不忍心。但一味做好人,就會失掉原則,最重要是對其他同學不公平。教學經驗多了,發覺堅守原則才會得到學生尊重,那些理虧的學生,看到我有一把清楚的尺,也會自動噤聲,不再苦纏。管理一個班房,尚且要秉持原則;管理一個國際機場,守則更要分明。梁頌昕事件揭發了一個問題——到底誰人有特權,萬一遺下手提行李在禁區外,有人員代為送返禁區內。一名曾任機場保安和地勤的人員向傳媒表示,有四類人可以:航空公司的頭等客人、坐輪椅者、獨自乘機的兒童、明星。我想知道,這是否機場和航空公司一貫做法、他們是否同意這原則,請機管局務必澄清,並解釋當中理據。機場前線人員每天面對的客人千奇百怪,他們若沒有一份清楚的守則用來執勤,是不能正常運作的。以今次為例,特首之女能通融,下次若是特首夫婦的兄弟姊妹,或是其他親戚,又可以嗎?香港機場素來贏得國際美譽,今次事件中,沒有一個管理層敢站出來指摘特首做錯,只強調行李已過安檢。但重點是,人與手提行李分開檢查,已是保安漏洞,他們不應視作等閒。保安局長黎棟國說,今次不是特事特辦,以後機場人員可按個別情况決定。這說法足令日後爭拗不斷,害苦前線執勤人員。上樑已倒,下樑仍撐着,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發聲明,指航機上所有人員,無論身分或社會地位高低,手提行李必隨身攜帶,同時受檢查。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 機場

詳情

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

1. 我一直以為,機場的安檢是十分嚴格的。不然航空公司櫃檯不會不厭其煩的問「請問你的行李是不是你自己收拾的呢?」很明顯,在他們的眼中,行李是不可能離開視線範圍半秒,不然可能已被偷龍轉鳳,十分危險。我又記得從小到大,聽過很多次什麼不要幫人拿東西過關,就算是朋友也要自己拿自己的行李,不然有毒品的話有些國家是要殺頭的。這些故事使我每次過關總有半點恐懼。但,原來,是有分別的。據說,如果是貴客,規則就不是這麼緊。我恍然大悟啊。2. 但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因為他們要冒一個很高的風險來處理問題。由地勤帶行李過關,理論上如果行李出了問題是可以找那貴客算帳。問題是,貴客可以賴帳。這時候,地勤恐怕才是第一被告,要很困難才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打份工,點解要咁?3. 我在公營機構上班。對於特權,我的認識是:問題不在於你有沒有要求,而在於你有沒有接受。所以人家送什麼紀念品給我,我還要很不好意思的問人家這紀念品是什麼銀碼,超標的話要向上級報告。問題不在於要,而在於收。現在特首一家以「沒有施壓」來辯稱,我真的不知道我們這些公營機構的員工要怎樣去想。人家給你好處,你沒有拒絕,你已經犯規了。還要討論有沒有施壓,這是多麼的無厘頭啊。4. 香港精神,如果有的話,其中一項應該是 pro , professionalism 的那個 pro 。可惜禮崩樂壞,是時代的寫照。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之外,也為香港感到可悲。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機場

詳情

赤鱲角機場排名拾級而下,為甚麼?

一年一度 Skytrax 全球旅客調查結果公布了,香港赤鱲角機場排名第五,位於新加坡樟宜、韓國仁川、德國慕尼黑、日本東京羽田之後(註1)。赤鱲角機場自1998年啟用後,在同一調查年年排名第一,但是2007年首次失去第一位置,2010年後拾級而下,2014年排名第四,今年再下一級,這個排名由一千多萬旅客選舉,極有公信力,赤鱲角機場不是輸在跑道,而是輸在旅客在赤鱲角的機場經驗愈來愈差。不是長他人家志氣,滅自己威風,樟宜機場贏得有道理,2007年樟宜機場建了真客運大樓,我們赤鱲角機場則建了「真商場.假笿運大樓」,2007年起新加坡處處領先,機場設施如登機橋泊位比例數目,都超越赤鱲角,兩個機場的比較見以前的網誌文章(註2):「2014年赤鱲角平均每一百萬乘客享用0.8條直接登機的登機橋(「直接」指不用巴士接駁),樟宜是1.7條,兩倍以上的比例造成高低懸殊的旅客體驗,赤鱲角機場給比了下去完全無話可說」,使用赤鱲角機場的旅客感到服務差,我們當然輸了。第三條跑道:一條跑道,半座候機大樓,注定輸給新加坡樟宜機場機管局直到現在依然執迷不悟,連輸在哪裏都不知道,還在傻呼呼地推香港人花錢建三跑,又由於要把預算由2000億壓下到1400億,只建半座候機大樓(由原計劃的雙Y變成現計劃的單Y),重蹈現在的登機橋偏少的覆轍,將來繼續輸在登機橋比例,繼續輸在旅客機場服務,是徹底地斷錯症,落錯藥。順便提醒機管局和香港政府,眼光要看得遠些,赤鱲角機場在亞洲的真正競爭對手是新加坡樟宜、韓國仁川和日本東京羽田,不是廣州、深圳、澳門、珠海,不要把能量花在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內耗!註1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changi-airport-voted/2610120.html註2 《草雲居》2015年4月14日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機場

詳情

城市規劃委員會上民航處自揭空話——空域無法解決,規劃不能通過

1月12日城市規劃委員會召開有關為第三條跑道改劃東涌城市規劃大綱圖的聽證會,委員為了確認擬議的填海地點適宜第三條跑道運作,請政府官員保證所需空域已獲解決,民航處以2007年粵港澳三方已經達成協議敷衍回應,但是非常醒目的委員提出尖銳的跟進問題:「既然已經解決了,何以現在飛機起飛後沒有使用兩條向北直接進入內地的航道?」(即圖2的「北面航道」1和2,可同時參考註1)民航處代表無法招架,不知所措,即時面紅耳熱,支吾以對,顯然老闆指示要說的話內部矛盾,無法自圓其說。民航處露出了第一隻馬腳:2007年至今已經九年,北面航道依然飛不了,民航處會上語塞顯示所謂2007年「協議」頂多是框架性文件,根本沒有實質航道內容。感謝委員一矢中的,擊中要害,看穿了民航處的空話、假設、誤導,甚至可能是謊話(很不幸民航處的誠信早已受處長被立法會嚴重譴責的不當行為拖累和玷污了)。城規會委員又對「每小時飛102班飛機」的聲稱認真提問,民航處展示了三條跑道的未來使用圖來解釋(圖1根據會上所見畫成),在吹東至東北風的情况下,飛機逆風升降,靠山的南跑道可升可降,中間的跑道專責起飛,靠海的北跑道專責下降,民航處代表說,南北兩條跑道距離夠遠,可以獨立運作降落,至於起飛,雖然中跑道和南跑道較接近,但是飛機起飛後的飛行方向形成較大的角度(圖1的A角),所以也可以獨立運作起飛,由是推論三條跑道一起能夠處理每小時102班飛機。圖中虛線箭嘴是北跑道降落飛機有事故時復飛的路線,必須以更大的角度轉向左面離開機場(圖1的B角),以免與中跑道起飛的飛機碰撞。需低飛跨越空管區界十分感謝民航處展示這個圖,因為配合顧問報告的資料,我們知道從中跑道A角飛出的飛機會穿過大欖涌水塘,在粉嶺附近跨過空管界線進入內地的珠海空管區(「北面航道」1),降落北跑道的飛機部分來自西北面(「北面航道」2),復飛的飛機則要急轉彎避開青山,走向西北進入珠江口(圖2),三者都要低飛跨越空管區界。與深圳機場涉空中安全矛盾民航處露出了第二隻馬腳:民航處的跑道運作圖自己揭穿了「獨立運作」和「每小時102班」需要低飛跨越空管區界的航道,因而與鄰居深圳機場的升降航道有牽涉空中安全的矛盾(註2),可惜深圳機場和天上的空間是固定的,赤鱲角的位置令三條航道都成為不可能,道理連中學生也明白,填海建三跑後機場的升降格局依舊,升降架次難加。三條跑道獨立運作和航班增多是建基於不現實的空想和假設的。城規應理智否決規劃大綱圖修改民航處露出的兩隻馬腳結合起來,顯示所需空域無法解決,填海建三跑是徒勞無功的,明知如此還堅持自然環境要無緣無故地犧牲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合理的結論只有一個:現時現址不適宜填海興建第三條跑道。香港法律第131章《城市規劃條例》要求城規會「有系統地擬備和核准香港各地區的佈局設計及適宜在該等地區內建立的建築物類型的圖則」,「適宜」是十分明確的標尺。既然已經證明了擬建的第三條跑道位置令其受空域局限和不能發揮作用,城規會應該緊握「適宜」的標尺,拒絕以假設為基礎和實際上不適宜的修改規劃要求,謹強烈呼籲城規會以理智否決相關修改規劃大綱圖的動議。原文載於2016年1月24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機場

詳情

衝向中華白海豚——機場管理局的蠻幹亂幹

前幾天得悉,在機場管理局的指令下,海天碼頭往澳門和珠江口西岸的快速船,一月初開始改變航線(上圖),由以往左轉向西走,變成先向西北走,圍繞沙洲和龍鼓洲海岸公園幾乎半個圈,然後恢復西行,靠近海岸公園北面邊界時,船速還要降到每小時15海里,往澳門等這個方向的航班都要多花二十分鐘左右,為乘客帶來不便,本來如果措施對保護海豚有好處,大家尚好容忍,令人氣結的是這個措施為海豚造成更大傷害!據說改變航線,機管局自己搬出來的原因是「減低對海豚的影響」,碰巧本星期二(1月12日)我出席了城市規劃委員會的聽證會,現場聽到海豚專家洪家耀博士借用了機管局自己提供的圖片(下圖),指出新航線正好插入海豚最密集的海域,是愚笨不過的決定!航線迂迴於民無利 傷害海豚卻變本加厲圖中各個方格的顏色代表該處生態環境對海豚的重要性,紅色代表最重要,英文註釋是 highly critical(十分緊要),綠色代表重要性相對低,新航線「明知海有豚,偏向海中行」,偏要插入對海豚最緊要的海域,是清楚不過的。航運界人士告訴我,機管局改變航線的立場非常強硬,雖然他在相關會議上指出龍鼓洲以北是最多海豚的海域,不應把更多的快速船駛進去,可惜機管局一點都聽不入耳,一意孤行。城規會聽證會中,洪博士更指出,只要海天碼頭開出的船隻時速減到十海里,在海岸公園南方駛過其實是可以的,對海豚的影響比這條迂迴航線還少,難以理解為何要搞這條沒有必要的路線,既浪費乘客的寶貴時間,又為海豚帶來更大傷害。直插生態區 無心還是有意?整件事反映了機管局一貫的自大狂妄風格,這個失控的「公共機構」騎在政府部門之上,外行領導內行,蠻幹亂幹,如今以保護海豚為名介入海上航運,結果適得其反,把船隻推去最不應該去的海域,又闖禍了!跟人談起這件事,高人問我,有沒有想過機管局是明知故犯,及早把海豚趕離場,將來什麼事都好辦得多。必須承認,我從來沒有想過,可能嗎?但願只是外行領導內行的無心錯誤,更願望機管局能夠直面錯誤,自我改正,以免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原文載於2016年1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機場 機管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