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殺盡海豚精靈

這星期香港人人都拿著手機追逐精靈,我都有玩,而且玩得不亦樂乎。但其實,在香港境內,早已存在各式各樣的精靈。香港人對中華白海豚的熱愛程度,不下於比卡超,然而,對很多人來說,中華白海豚只是一個傳說,因為很少人真的能夠用肉眼看到牠們,就正如不是每個玩Pokemon Go的人都可以捕捉到比卡超一樣。欲見到中華白海豚真身,真的像尋找寵物小精靈一樣,要上山下海去尋。自小已聽人說有些人會租船出海,尋覓中華白海豚的芳踪。當然人們不會把海豚精靈視作寵物,不會嘗試去捕捉牠們,而船家亦不會把船駛得太近,以免傷害海豚。遊人只要遠遠看到中華白海豚的蹤影,已雀躍興奮。而中華白海豚亦好像通人性一般,知道有人要來看牠們,牠們會表演幾下翻騰絕技,跟人類打個招呼。不用說Pokemon Go能創造商機了,在香港尋找海豚精靈,早已是一門生意。我上網發現現在仍然有這種觀豚團。但我真的很懷疑現在出海仍能看到中華白海豚嗎?昨天出席在機場舉辦的反三跑集會,有出席者說現在只剩下二十餘條中華白海豚,大海茫茫,要找到牠們實在不易。此外,如果我是中華白海豚,知道腐敗的香港特區政府即將要興建機場三跑,我肯定舉家移民!香港這片海域,本身已佈滿印有殘體字的中國垃圾,早已不適宜海豚居住。8月1日起,為了填海建三跑,會天天不斷倒泥落海!你教海豚精靈怎樣生存?在反三跑集會中,我又認識到,原來三跑環評報告稱三跑建成後,中華白海豚會重臨香港水域淒息引起爭議,於是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而這場官司,勢將成為叫停三跑,拯救中華白海豚的最後一根救命草。然而,香港特衰政府不等司法覆核判決,現已偷步動工興建三跑,對自然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僅餘下為數不多的中華白海豚,早已被屠夫政權殺個精光。香港人除了舉起血海豚道具遊行和默哀之外,還能做些甚麼?香港特區政府一方面興建三跑殺盡中華白海豚,或許另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可能正在寫信給任天堂,要求遊戲開發商在Pokemon Go新增以中華白海豚為藍本的精靈,並全球獨家在香港海邊出現,屆時香港人一定個個歡喜若狂,並以香港獨有中華白海豚精靈為榮。 三跑 環境 機管局

詳情

不容機場管理局跌入「垃圾」級別,立法會必須行動

機場管理局因三跑大舉借貸,信用評級將進入「垃圾」級別,有違《機場管理局條例》第6條「按照審慎的商業原則處理其業務」的規定,而且嚴重的債務後果將要香港廣大市民承擔,最後可能演化為機場資產落入外人之手,全港市民必須警惕和認真關注,立法會應當按基本法第七十三條(三)取回有關三跑財務的批准權。今年5月21日我代表「人人監機會」,向立法會的「跟進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發表觀點,時間只有三分鐘,只能重點指出:2015年10月5日機管局行政總裁公開宣稱:三跑融資方案已經『借到盡』,但是今年4月1日標準普爾把機管局信用評級列為『負面』,舉債的利率隨時升高,如果機管局按照原本計劃大規模舉債,將要付更多利息,後果是『借過頭』,加上現時全球經濟下調,客運數字很大可能低於預期(像廸士尼樂園遊客少於原來預期),每年的盈利不足以同時償還本金和和交付利息,因為還債比股息優先,到時香港政府會一分錢股息也收不到,而機場則實質變相成為債主的資產和提款機,這是香港人完全不可接受的,立法會作為掌握香港政府支出的權力機構,應該取回三跑財務的話事權。會上機管局反駁稱,機管局的評級是AAA,而且財務顧問作了壓力測試,理應沒有問題云云,議員沒有追問下去,傳媒也沒有任何報導,事情不了了之。幸好公民社會繼續有人努力寫文章,拆解機管局借債(或者美其名曰「融資」)背後的真相(註1、2、3),讓我們深入了解避開立法會撥款和靠借債來建三跑引起的嚴重公共資產危機。原來在5月21日另一場聽證會裏(我不在場),有市民指根據機管局財務顧問匯豐的報告,機管局為三跑計劃借690億,它的獨立信用評級(Stand Alone Credit Rating “SACP”)會趺至BB級,即是「垃圾」級別,機管局代表回應時稱,市民不必擔心顯示機管局自身還債能力的SACP,反而應該注意有政府為機管局債務包底的信用評級,即是Issuer Credit Rating “ICR”,原來所謂機管局信用評級為AAA之說,是借了香港政府本身的信用評級,是實質假設了由政府包底的結果(註1)。為甚麼機管局行政總裁稱借690億已經是「借到盡」?我們可以參考匯豐報告的圖表。目前機管局的商業情況設為「強」,借690億則「負債/盈利」比例約4.5倍,獨立信用評級為BB,屬於「垃圾」級別(註2),一旦出現工程超支或收入不理想等「下行現象」,需要增加借貸額,則比例會上升至4.7至7.5,機管局的獨立評級會跌到比「垃圾」更「垃圾」的水平。上面提到的下行現象幾乎必然成真,首先是三跑成本被人為地低估,未開工已注定會超支。現計劃三跑新候機大樓只建一半,每年額外應付三千萬名乘客,但是根據機管局的乘客人數預測,以及近年的實際乘客人數統計,新增的三千萬乘客容量會在2025年用盡,不過就算三跑工程不延誤(可能嗎?),最快也要2024年才建成,即三跑剛完工,容量就已經用盡,候機大樓又要花錢擴建了,世界上哪有如此糟糕的基建規劃?到時舊債未清,錢從何來?機管局現在不建的半幢候機大樓是一定要建的,強行砍掉只是為了使公佈的造價低於1500億元,意圖減少反對的聲音,但是這個造價數字完全是人為的,如果老實地加上新機場候機大樓的另一半,三跑工程的總造價便會接近2000億(這個數字早有報章報道,註4),還未計算已經成為香港大型工程常態的巨額超支,「借到盡」幾乎肯定變成「借過頭」,機管局進入財困狀態,額外幾百億元無可避免將要由香港人「揹起條數」,噩夢一定成真,指日可待。其次是收入估算未能實現。由於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支付工程費用以[支付]貸款本金和利息,需要扣起每年的盈利,不派股息給政府,徵收機場建設費,增加各種收費等,但是靠機場賺錢的都是不好欺負的傢伙,機管局原本計劃今年向航空界加價,多項航班收費,包括航機起降費,應在2016年調高至少15%,然後在此基礎上,以後每年再加價3%,但是由於航空公司強烈反對,現在只能在9月全數提高份額最少的航機停泊費(註3),至於以後每年再加3%,機管局已經絕口不提了。收入少於預計,靠怎麼還債?大概只能打乘客主意去彌補,否則就必須再借錢,但是機管局又靠甚麼去還這些新債?難道機管局像無知少年誤信電視廣告,以為只要向某機構借錢,其他的債就可以「一筆清晒」?唯一的出路是再向乘客要錢,機場建設費將會收到不知何年何月,明白這個道理,機管局拒絕告知公眾甚麼時候停收機場建設費就不奇怪了。過去一年多,機管局向公眾推銷自行融資興建三跑的概念,無須立法會審批,實情是就算在最好的情況下,機管局也要「借到盡」,但是已知工程預算被人為低估,殘酷的現實是大型工程必然超支,加上種種阻力令收入少於預期,三跑工程未開工,機管局已知自身還債的獨立信貸評級必然會跌到「垃圾」級別,這一切全都說明,目前所謂三跑工程「自行融資」的財務方案根本不可行。由於種種合法的關卡都攔不住三跑工程(註5),機管局甚至已經不怕在立法會公開了立場,要公眾接受機管局倚靠以香港特區政府包底為基礎的信貸評級向外貸款,意味着特區政府,也即是全體香港人,最終將要為機管局的千億計巨額債務埋單。機管局既要香港人包底借債,但又不接受立法會審批,是不折不扣的耍賴。既然機管局在立法會內明言向外舉債要香港政府的財政包底,立法會的議員們,你們不能再作壁上觀了,立即依法行動,取回三跑的財務批准權吧。註1       不平會計師:「自行融資是假 政府為債務包底是真」(立場新聞 2016年5月27日) 註2       歐振中:「三跑借貸 不符合機管局條例」 (立場新聞 2016年5月30日) 註3       梁偉豪:「八月前買機票比較平宜 未來廿年機票又幾錢?」 (立場新聞 2016心6月4日) 註4       東方日報 2015年2月12日 http://bit.ly/28KsI6i註5      《草雲居》2016年4月29日 「給2036年香港人的信:對不起!」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機場 機管局

詳情

爭住抹屎

公務員是香港管治的支柱,嚴守中立,不偏不倚,嚴按規章制度辦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有前線交通警員目擊上司駕駛違規,冇面畀,牌照抄。這個經英國人百年調教下創造出來的奇蹟,曾幾何時,教強國同胞欣羨不已。回歸廿載,梁特三年,禮崩樂壞,神話破滅。強國同胞振振有詞,你們香港人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跟我們一樣爛嗎?梁太及女兒行李事件大鬧機場近一個鐘,堅持要機場人員把遺留行李送到禁區給等候登機的女兒。恃特權顯官威的例子,在亞洲國家華人社會時有發生,強國大陸更是司空見慣。但在「一國兩制」的香港,如果梁特首一家,知道擁有權力需要格外謙卑,深明運用權力需要特別謹慎,這種鬧劇,根本不應出現。但梁氏一家人偏偏沒有這種反省。為求目的,不顧形象,有權用盡,過期作廢,成了權貴的最高行事準則。在威權脅迫下,終於令航空公司職員屈服,乖乖把行李親自送到梁家女兒手上。這種容許行李沒有跟隨物主通過安檢的做法,全港嘩然。地勤、空服、機師、保安,幾乎整個航空行業,齊聲抗議,嚴正指出這樣做,是人為製造保安漏洞,危害航空安全。媒體更爭相放蛇,行李遺留大堂,要求工作人員送交已進入禁區的乘客手中。因違反既有規定,所有媒體無一例外被峻拒,證明有關做法只為梁氏而設,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特權。梁振英一家做錯事,要有關人員齊齊陪葬。保安局、民航處、機場保安、航空公司,異口同聲,歪曲事實,把黑講成白,把錯說成對:物主與行李分開安檢沒有違反規定……以往有,現在都有,將來都會發生。昧着良心違反常識,虧他們可以面不紅氣不喘的對着鏡頭說個不停。權貴撒野,滿地糞便,問責官員和政府公務員,機管局保安公司要員,一臉認真,滿頭大汗,人人拿着廁紙,爭住為特首一家抹屎,唯恐遲了會怪罪下來,分不到餅仔不特止,辯護得不夠落力不夠肉緊不夠無恥,更可能會吃不完兜着走。官員公務員總裁級人馬,曾經都是教人尊敬羨慕的社會精英,為何今天會如此不堪,自甘墮落成為爭住抹屎的太監?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 梁振英 機場 機管局

詳情

衝向中華白海豚——機場管理局的蠻幹亂幹

前幾天得悉,在機場管理局的指令下,海天碼頭往澳門和珠江口西岸的快速船,一月初開始改變航線(上圖),由以往左轉向西走,變成先向西北走,圍繞沙洲和龍鼓洲海岸公園幾乎半個圈,然後恢復西行,靠近海岸公園北面邊界時,船速還要降到每小時15海里,往澳門等這個方向的航班都要多花二十分鐘左右,為乘客帶來不便,本來如果措施對保護海豚有好處,大家尚好容忍,令人氣結的是這個措施為海豚造成更大傷害!據說改變航線,機管局自己搬出來的原因是「減低對海豚的影響」,碰巧本星期二(1月12日)我出席了城市規劃委員會的聽證會,現場聽到海豚專家洪家耀博士借用了機管局自己提供的圖片(下圖),指出新航線正好插入海豚最密集的海域,是愚笨不過的決定!航線迂迴於民無利 傷害海豚卻變本加厲圖中各個方格的顏色代表該處生態環境對海豚的重要性,紅色代表最重要,英文註釋是 highly critical(十分緊要),綠色代表重要性相對低,新航線「明知海有豚,偏向海中行」,偏要插入對海豚最緊要的海域,是清楚不過的。航運界人士告訴我,機管局改變航線的立場非常強硬,雖然他在相關會議上指出龍鼓洲以北是最多海豚的海域,不應把更多的快速船駛進去,可惜機管局一點都聽不入耳,一意孤行。城規會聽證會中,洪博士更指出,只要海天碼頭開出的船隻時速減到十海里,在海岸公園南方駛過其實是可以的,對海豚的影響比這條迂迴航線還少,難以理解為何要搞這條沒有必要的路線,既浪費乘客的寶貴時間,又為海豚帶來更大傷害。直插生態區 無心還是有意?整件事反映了機管局一貫的自大狂妄風格,這個失控的「公共機構」騎在政府部門之上,外行領導內行,蠻幹亂幹,如今以保護海豚為名介入海上航運,結果適得其反,把船隻推去最不應該去的海域,又闖禍了!跟人談起這件事,高人問我,有沒有想過機管局是明知故犯,及早把海豚趕離場,將來什麼事都好辦得多。必須承認,我從來沒有想過,可能嗎?但願只是外行領導內行的無心錯誤,更願望機管局能夠直面錯誤,自我改正,以免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原文載於2016年1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機場 機管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