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佔領機艙

長途機上,遇到一個香港旅行團,他們被安排坐在前面位置,上機時,經過這群吵亂的同胞,還慶幸自己的位置在遠方盡頭,誰料還是難逃一劫。 乘客不算多,後面有不少位置空着,當我坐下沒多久,一向深懂鑽營之道的香港人,原來早已蠢蠢欲動。很快,就有好幾個香港人,從前面跑上來,目標一致,就是為了佔領中間的四個相連位置,好讓一張經濟位增值至四張合併「龍牀」。 有一個操着不太純正廣東話的中年女子,扮演指揮者角色。「你霸住呢排先,應該冇人坐㗎喇,最多有人嚟先走,快啲,呢排都冇人,你霸住呢排……」在其他乘客眾目睽睽之下,這群人快樂地佔領着。有人還讚美這位領袖,她洋洋自得地說:「梗係啦,我哋呢啲見過世面,醒目女吖嘛!」 本來安安靜靜的機艙後院,被這群佔領者,弄得兵荒馬亂。他們不停地走來走去,坐下來了,看到有別的空位,又走過去試坐,或者高聲介紹給戰友,那些空姐也許已經見怪不怪,站得遠遠的,等他們統統揀到滿意了,才過來收拾殘局。 結果,在那十多小時機程,我坐在靠窗位置,而中間躺着一群心滿意足的佔領者,還好,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熟睡,除了有一兩個強勁的鼻鼾聲,我應該慶幸,在一群香港遊客包圍之下,依然可以度過一趟尚算寧靜的

詳情

鄭志文:機艙內疾病傳播

長假期,不少人外遊。幸好流感高峰漸過,但大家還是要提高警覺。很多人擔心,坐飛機困在狹小機艙,和鄰座又非常近,還要一同進食,會否容易被傳染疾病,特別是飛沫和空氣傳播類疾病,例如流感,甚至當年的沙士?不少專家曾說飛機內空氣更新頻密,可能比坐辦公室更安全。但這是只考慮空氣,並未顧及近距離傳播和物件傳播。最近,美國有一項研究,觀察並測試中距離飛行(211分鐘至313分鐘)的傳播模式。結果顯示,與患病者坐在同一行和前後一行的乘客是高危,比在沒有患病者同機的情况高80%機會被傳染。但其他乘客的影響非常輕微,只是提高了3%的被傳染機率。這項研究頗仔細,它考慮了每個乘客的在座時間、離座時間、上廁所次數、飛行期間行為等。研究另一發現是帶病的空中服務員亦要關注。研究設定一個不十分病的服務員(因為大病的應該不能上班),基於他的走動和工作性質,會傳染4.6名乘客。所以,要注意附近生病的乘客;而生病的空中服務員就不要上班。[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403/s00216/text/152269299246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