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綺妮:以「怪獸家長」形容父母 不盡不實

家長關心兒女是天經地義之事。坊間以「怪獸家長」描述家長對愛護子女所作出的行徑,要不妖魔化了家長,要不蒙蔽了於社會中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權力關係。所謂「怪獸家長」一詞,最早源於日本,在少子化、老年化的富裕社會下所產生一種父母乃至於祖父母對獨生子女過分溺愛的現象。具體如在日本一間幼稚園的畢業典禮表演,所有參與演出學生的家長皆要求其子女當上主角扮演「雪姑」而非配角「七友」;學校在家長的壓力下,安排上演了一套有25個「雪姑」而沒有「七友」的「雪姑七友」。「怪獸家長」並非亞洲地區獨有的社會現象。在美國,有些父母會與老師爭論為什麼自己的子女不獲編讀「資優班」(gifted class);有些父母又會與老師爭拗子女功課/測驗/考試的分數,要求老師提高子女的分數以期獲得考入「長春藤大學」的資格;有些父母甚至因子女不喜歡某個老師要求學校為子女換班。 然而,當我們用「怪獸家長」這個名詞描述家長此等行徑時,似乎假設所有家長都一樣「怪獸」,也蒙蔽了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階級權力關係。能夠或想到要對老師(學校)提出所謂「不合理要求」的家長,大多都是來自於高社經地位/階級。有說這些父母慣向社會不同範疇提出要

詳情

關鍵還是權勢兩力

旺角暴動案,所謂的「魚蛋革命」,已然證實其中一涉案少女,棄保潛逃,往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文壇前輩李聲揚大哥,講述法理等因素,指出兩地雖然沒有引渡罪犯條例,但同時可把涉案人因逾期留台,送回香港。 揚哥拿出以往案例,指上世紀廉署成立後,一些涉嫌貪污探長,也是到台灣後無事,安享晚年至去世。同時,又舉出一年前石棺藏屍案數被告送回香港,證明台灣可引用逾期逗留條例。以數宗個案論證台灣可送可不送。 兩種法律,的確存在,然而,去到最後,都是權勢兩力因素,不是單看條文,而是看主角身分。揚哥指女生可以低調地當黑市居民,但請留意,前探長不用回港應訊,而且可以大搖大擺邀請香港名人往台慶祝生日,因為他有權勢兩力(包括金錢在內),石棺藏屍案疑犯要回港受審,因為係無權無勢窮鬼。 這不關是否戒嚴時期問題,君不見上述逃港往台名人,去世之日,已然解嚴很久,這顯然是權勢兩力使然。我不是攻擊台灣法治,而是法治也受金錢實力左右,權勢包括金錢,而左右者,包括能聘請到的律師。據報導,石棺案疑犯,盤纏用盡,不要說律師,連租住處也成問題,沒有權勢,請不起律師,你什麼人權也沒有。 即使香港亦如是,如果警察抓我這個階層的窮鬼,打到老媽也不認

詳情

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有權力

電影《Miss Salone》中文譯作《槍狂帝國》,自己覺得是不大對勁,因為「槍械管制法案」並不是電影的主題,它只是被借用來說主角作為一個説客的故事。「槍械管制法案」的確是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特別在美國,在多次嚴重槍擊事件之後,多番嘗試立法,經歷多屆政府,始終是雙方拉鋸,無法化解雙方的分歧。正如電影中發展,最後仍是不了了之,應了主角所講的一句話,雙方只想維持現狀。 不過,電影仍然很可觀,權鬥,依然是千古不變的引人入勝橋段,特別是近乎無底線的鬥智鬥技。讓觀眾看到政商界的黑暗面,勾心鬥角,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有些人更是隻手遮天,為所欲為。政商界幾乎是權力中心,似乎大家都見怪不怪。但其實,亦有其他界別一樣是勢力強大,很多時同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大家可能有時忽略了。去年便有幾部電影觸及這些題材。 其中去年奧斯卡的最佳影片《焦點追撃 Spotlight》便是其一,不過大部分人都集中焦點在一班記者們,自己是更留意他們追查的對象,高高在上的教會。我相信近年來,教會的新聞不絕,特別是關於性侵害兒童的指控,而且涉及多個國家地區,很多時,教會都私下處理,包括向受害人家庭提供金錢補償,但要簽承諾書不再在

詳情

權貴的荒淫——《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六)

文明帶來的「性禁忌」和「性束縛」,規限的從來都主要是平民百姓,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統治階層或豪門富戶。不是說後者完全不受影響,而是說他們因為有權有勢而且受到深宮巨宅的蔽掩,可以肆意選擇不受這些禁忌的束縛。事實上,數千年來的帝制之下,無數極度荒淫的事情都曾於後宮和豪門之內發生。我們之前看過皇族裡常常出現的亂倫現象,這些現象在民間是匪夷所思的。《史記》中記載的商朝紂王「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常被用作荒淫的象徵,但比起後來的羅馬帝國的荒淫,絕對是少巫見大巫。後者的亂倫、群交(orgy)、同性戀、性虐待、甚至童妓(男)和雛妓(女)等,都是令人乍舌的。七十年代末一部由著名色情雜誌《閣樓》(Penthouse)出資攝製的電影 “Caligula”(1979,香港譯《暴君卡里古拉》/《羅馬帝國艷情史》),即借羅馬暴君卡里古拉的事跡,對這些荒淫作出了露骨的描繪。由於過於血腥和色情,這部電影曾引起不少法律訴訟甚至被禁上映,雖然這些都成了歷史陳跡,但筆者還是要提醒各位,在觀看這齣近四十年前的電影之前,必須作好心理準備,以免引起噁心和不安。在現代的民主社會,領導人的荒淫當然不再被接受。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任期1993-2001)便因為一樁性醜聞而差點被國會彈劾。但另一方面,富豪的荒淫則仍然沒有消失,因為他們可以在重門深鎖的豪宅,或在駛出公海的巨型私人遊艇之上開狂歡派對(除了性交之外還包括吸毒),也可秘密地短暫包養(「有錢駛得鬼推磨」嘛!)著名的演藝人(電影明星、歌星、選美冠軍等)。以前是「只許官州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今天的「官州」已被「超級富豪」所取代,其中一些(例如在中東)更涉及醜惡的人口販賣(human trafficking)罪行。一項令人震驚和齒冷的發展,是聯合國維和部隊近年被揭發,曾對受他們保護的婦孺進行性侵犯甚至人口販賣。2010上映的一部電影”The Whistleblower” (香港譯《驚天告密》)即對此種令人髮指的罪行作出披露。以上是指有民主制度和獨立傳媒監督的現代社會,在不少缺乏這種監督的國家,政府官員的荒淫往往依然猖獗。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貪腐之風日烈,而每次打倒一個貪官,都會揭發他是如何荒淫。如2016年高官令計劃正式被起訴,便揭發他最少有七個情婦,而他的妻子則包養了四個情夫。這種情況不獨限於「大老虎」。2011便有一則報導,貴州一個縣的領導因貪污下馬後被懷疑染有愛滋病,縣裡即時有三十多名婦女急急往醫院要求檢查。這種情況在廿一世紀的今天仍可出現,實在令人欷噓不已。資本主義心臟的華爾街在這方面也不遑多讓。金融海嘯爆發後不久攝製的揭露性紀錄片“The Inside Job”(2010,港譯《呃錢帝國》,台譯《監守自盗》),其中有一段訪問紐約的一個高級鴇母(龜婆)。她對著鏡頭直言,為金融大鱷和他們的手下(華爾街金融精英)供應高級妓女作為逍遣,就是她的日常工作。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華爾街狼人》(Wolf of Wall Street, 2013),更將這種人慾橫流的情況刻畫得淋漓盡至。好了。現在讓我們離開權貴階層(畢竟他們只佔人口中的少數),轉而看看平民百姓間的性解放運動吧。圖為《暴君卡里古拉》劇照,網絡圖片。 性 兩性 性/別 權力

詳情

《屍殺列車》的另一個視點

當談論韓流,別再提《太陽的後裔》了。如果你依然提《太》的話,即代表你out啦!大家最新熱議的韓流話題,當然要數《屍殺列車(原名:釜山行)》了。這齣電影的口碑、話題性、票房及人氣都成為了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基本上已蓋過《太》的人氣。這次亦想寫一篇文章關於《屍殺列車》這部電影。若有人問我從何得知《屍》的人氣,其一當然要數各大影評對於這片的稱讚。見得最多的,就是讚賞韓國災難片的拍攝手法,並說喪屍等特技稱得上荷里活水準。另外見得多的就是在描述《屍》如何刻畫各個人物的人性。沒錯,人性的確是《屍》一大重點,並讓觀眾思考──假如你在這火車,你會如何抉擇?不過,這齣電影存在著另一視點卻被大部分主流媒體及觀眾忽略了。而這視點不明顯但訊息量足以大於這次對人性的刻畫。也許我是文化研究人吧,向來都不會盲目跟隨主流路線走,這次對於《屍》的電影研究,亦在走非主流路線,而這部電影另一視點是什麼?就是權力的操縱。在這裡所指的「權力」,不但包括政治,而且指涉媒體的權力。如果用這個視點來看這部電影,你會發現一切的根源就是來自於權力令這場災難發生並令全部角色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第一個權力令災難一發不可收拾的,就是政府。這部分於電影中佔不是很多,亦只是輕描淡寫。不過,這部分卻成為了整宗災難的關鍵。大家還記得在火車上主角們看電視那一幕嗎?其實電視新聞如何引述政府對於喪屍的論述,正是重點。從韓國政府的論述中看到她有兩個目的,其一是希望粉飾太平,意圖掩蓋喪屍事件的嚴重性;其二就把這次災難定性為暴徒叛亂。所以政府多次在新聞上發放假消息暪騙市民,認為只是一場小叛亂,讓他們產生一種意識形態(和香港一樣)──是一班滋事份子或年輕人在憤世嫉俗。其實這一幕值得大家注意,因為不但在敘述政治權力如何令整個國家陷入幾近沉沒的境地,而且這部分是在寫實地諷刺現今韓國政府辦事的漏弊。如果片中政府能夠將事實和盤托出,並採取相應措施對付這次喪屍危機,也許整個韓國不會即時陷入屍城的局面。所以這一視點應聚焦於政府如何令事件惡化,這暸解到政治權力在任何問題上的威力及影響力。第二權力,就是媒體。無論在我們日常生活或者遇到大型事件,媒體作為傳播資訊的媒介,當然任何時候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剛才政治權力那一段都提及過,政府多番透過電視新聞發放消息。電視新聞正是現今其一重要的資訊媒介,但平時的我們不會醒覺大眾傳媒如何塑造了我們的意識形態、生活態度及取向。而電視新聞傳播了政府的虛假訊息時,自然會灌輸了關於喪屍危機的全個畫面與訊息──滋事分子的陰謀,但這並非真實,所以未有採取即時解決的措施,從而令這災難一發不可收拾。這 一幕雖短,但已存在不少隱喻及諷刺。大家還記得一年一度公佈的新聞自由指數嗎?韓國的新聞自由情況亦逐漸顯露危機,由2002年的情況正常至2015年稍有限制,在分數上亦由單位數上升至20多(數值越多表示越受限制),這情況反映了韓國政府在媒體逐漸收緊控制。而從《屍》上亦看得出政府甚至視某些傳媒機構為其喉舌,宣傳政府的主張,並維持其形象。而在香港,亦能產生共鳴,你們懂的。不過,在網上看到有些人對《屍》的留言:「如果叫車長把列車一直停在隧道裡,就很快安全啦!」我認為部分合理,這方面亦可算是犯駁,不過這犯駁亦可作解釋。因為受到韓國政府及傳媒的灌輸,大部分國民(包括主角們)因低估了風險從而不懂如何採取有效措施,停在隧道裡能令喪屍安靜這一事,亦是臨時知曉;而且如果用列車的緊急電話通知車長,就會被喪屍聽見,這亦是危險的地方。另外,也許隧道上亦有喪屍行走,這亦是應考慮的情況。由此可見,這關於犯駁的看法有合理和不合理,而且這亦關聯了我所說的另一視點──從《屍》看出權力的關係和操縱。以韓國商業電影而言,《屍》的確比起以前有所進步,故事結構以及佈局方面亦很精彩及嚴謹,所以成為這次終於是合理地形式新韓流,因為不會像之前某兩次劇集韓流有「雷聲大(呼聲高),雨點小(內容質素不高)」之嫌。(圖片為網絡影片截圖) 影評 電影 屍殺列車 權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