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焯灃:誰的(第三)世界? 借《欠發達回憶》敬覆某君

「讀我詩者,村莊國度,大都林野,園地校塾,無處不在,書生莽漢,童叟男女,無不喜極而顫。」十一世紀克什米爾梵語詩人Bilhana 「如果你拿(非、亞、南美)這些地區和歐美比較,那你當然可以說他們欠發達(underdeveloped),說他們有一個重要的共通點,但只在就這個角度而言。(……)你找天試試對一個中國人說他和非洲班圖土人屬於完全同一個世界,相信我,你得到的反應會讓你詫異得畢生難忘。」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 不管多麼令人尷尬,我們還得承認我們很多人對「第三世界」的認識往往仍是來自慈善機構募捐廣告,那些黑皮膚、瘦骨嶙峋、瞪大雙眼無聲哭叫的無助兒童面孔,站在黃土地上,而前面就是籌款熱線號碼——第三世界不過是貧困的同義詞。飽讀社會人文科學經典的,比較能夠指出這些片面印象的害處:這種以慈善援助為名的宣傳廣告,重複着發達世界對非洲原始落後的想像,繼續讓西方人自視救世主,讓人忘記非洲許多地方發展滯後,是由殖民帝國歷史遺害、跨國資本和本國政治腐敗勾結,導致資源和利潤外流造成的(而且刻板印象背後的「非洲」其實也有很多不同的面貌)。再深入一點,甚至可以談世界體系論,講華勒斯坦(Im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