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對立,欲望流動

五六月據說是電影淡季,但很多好的藝術電影,看得人都嘴刁了,應接不暇。看了《巴黎影舞者》(The dancer,下稱《巴》),法國才女導演史提芬妮狄芝絲杜自編自導首部劇情長片,有非常鮮明的個人觀點,有明顯的虛構成分(裏面邪氣得像十二少的伯爵就是杜撰的),肯定也是很具爭議性的詮釋。以下只先談電影處理,盼能詳讀洛伊.富勒(Loie Fuller)和伊莎多拉.鄧肯兩位現代舞的奠基者的傳記。 一直覺得舞蹈是關於非常直接的、身體的美麗。電影中Soko所飾演的洛伊.富勒,自從到了美國被母親剪去一頭長髮,就一直被呈現為男孩般的中性之美,像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她自創的舞蹈「蛇舞」,需要舞動沉重的舞衣,她身上的肌肉叫男子都羞愧,並背負着嚴重的創痛,時時要把手浸在冰塊裏。那是舞蹈像運動的一面,要求舞者像運動員那樣把自己推向極限。電影也拍出了洛伊舞蹈裏那種色光變化中雲濤一般的舞衣效果,不以人體吸引目光,而是通往更大的世界、開啟更多樣想像之美。而電影如何超越昔日的舞作現場?它給我們現場看不到的近鏡,有富勒接近死亡的氣息,雙目深陷,像一隻夜蛾的頭顱。極限的舞蹈是接近死亡的。 欲望 難以捉摸 電影也確立了洛伊.富勒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