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的一擊》演員尹孫河被抵制風波:兒子校園欺凌事件引發的爭議

看到標題時,你或會懷疑是否有韓國年輕演員因校園欺凌而被抵制,其實不是。6月18日早上的一宗時事新聞於韓國引起軒然大波,因為牽涉到財閥家庭及演員的兒子,而於韓國,因為事件越演越烈,所以我想讓大家從這件事中了解究竟這宗校園欺凌事件如何引起爭議,以及研究韓國的校園欺凌問題。 而根據這星期SBS電視台的新聞報導,一宗大型校園同班同學之間的嚴重欺凌事件被揭發。源於一名男學生遭到四名同班同學施暴,其中包括未公開的財閥集團孫子及曾出演劇集《繼承者們》及正出演KBS金土劇《最佳的一擊》演員尹孫河的兒子。而當受害者在毯子裡玩耍,被該四名同學捂住被子,而且用木棍及棒球棒毆打,而且還拳打腳踢。另外在新聞中,其他更猖狂的欺凌行為亦遭到揭發,例如把番梘水當牛奶讓受害者喝。而事件於受害者告訴母親才觸動校方調查,不過校方調查上遲遲未有進展,而且對該四名學生沒有任何處分。而經過受害者求醫後,確實患上了橫紋肌溶解症及創傷後遺症等。 不過事件越演越烈的地方,就是演員尹孫河持續數天被韓國網民聲討及抵制,並要求她從KBS正在播出的劇集《最佳的一擊》中下車。因為事件遭到揭發之後,尹孫河亦發表了聲明,但從聲明中,未見任何道歉的內

詳情

大學欺凌風化案例——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

傳媒最近廣泛報道香港大學兩宗欺凌風化案例,社會譁然,作為校友,心痛無以名狀,更令人咋舌的是:事件曝光後,李國賢堂的幹事會堅稱「不涉欺凌成分」,甚至認為「公眾對香港大學舍堂產生誤解」,對事件超越社會道德底線和可能涉及刑事罪行毫無覺醒。 雖然涉事學生只是全體學生的極少數,但是經過幾天的沉澱,我看到這是大學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 大學作為高等學府,本應有高尚的靈魂,守護和傳承世間學問,為人類謀福利。學者以情操和學養,領導學問的開拓,引領學生走到學科的前緣,以及培育他們的道德精神,促進他們畢業後貢獻社會,最低限度不藉知識為非作歹,這個說法正好是香港大學校訓「明德格物」(“Sapientia et Virtus”) 的本義,其中Sapientia是智慧,Virtus是道德,到香港大學的學生不止是來學知識,還要學做好人。 三月底港大理學院撤銷「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回應事件時我說過:「商業主義佔據了大學高層的思維,使他們忘記了大學的本質,忘記了教育的本分。」現在看來,商業主義入侵了大學,不單影響學術決定,還偷走了大學的高尚靈魂。 香港大學一百周年主題曲以「明我以德」為題,突顯向學生傳授道德觀

詳情

大學生應品學兼備

港大聖約翰學院和李國賢堂連番爆出學生集體性欺凌事件,據報道,涉事學生是牙科系、化學系及教育系的同學。昔日的香港最高級學府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令人難以置信。 港大兩宗性欺凌事件發生後,其中一宗的當事人目前為止仍沒有勇氣站出來指證施暴者的身分或承認受到欺凌,更加反映了大學校園文化的劣質化以及大學生之間有如「童黨」受虐都不敢說出來指證。事件令筆者不禁想起數年前有一位女學生,本是性格開朗的乖乖女,但在參加迎新營(O Camp)後卻黯然自殺身亡,引起社會轟動;同樣在2014年中的城大亦曾經有一名品學皆優、領袖才能非常出眾的同學自殺身亡。可以斷定,這些事件的發生與學習壓力幾乎無關,因為這些學生的成績皆非常優秀,師長們均認為是因朋輩壓力而造成的悲劇。 近幾年屢屢能聽到香港的一些大學O Camp不堪入耳的荒唐事,不少更涉及猥瑣、色情以及猥褻新生。當年中大校園內曾經舉行「性別文化節」,其間有某些學系竟鼓勵新生貿然觸摸他人的私隱部位,以弘揚性文化之名,實際上是宣揚淫穢思想。再有早幾年某位打民主之名、就讀中大的女生亦曾經「自爆」說做過舞女,說是為了「體驗生活」。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看到今天香港各

詳情

暴力就是暴力 港大宿舍事件與同性戀何干?

這幾天港大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討論傳統的舍堂文化,有人討論性暴力的問題,但我感覺很少人討論一個問題:這是否性暴力? 其實性/別學者一直討論究竟應否將性暴力與其他暴力分開處理,因為有人認為性暴力將性特殊化,這使得性在暴力事件中突顯出來,在這性壓抑的社會下只會延續「守身如玉」的心理,使受害者在性侵後的受害心理更為為加強,所以有論者認為暴力就是暴力,無須單單將性暴力拿出來分拆處理。但亦有女性主義者認為在父權社會下將性暴力視為一般暴力事件,只會使男人得利,使男人無所畏懼繼續迫害女性,所以必須延續現時的法律,甚至爭取加重性騷擾和性侵害的罰則。 我認為最少要認同的一點是,並非所有與性和性器官有關的事件必定為性暴力事件。我們應檢視多種可能因素,包括當事人(在此事中被陽具打頭的人)有否感到受害受辱、此事是否出於暴力威嚇,而牽涉此事件的人是否出於滿足自己性慾意圖而作出此事,這些都是應檢視的因素。有人以此事已被警方調查來引證此事件為性暴力;但請留意,報警的並非大家眼中的「受害者」,而是一般大眾,稱「發現網上有片段流傳,懷疑有學生被不恰當對待」才報警。警方現階段也只將此事列作「求警調查」,並未列作任何刑事

詳情

男人器官的正確用途

校園欺凌,自古皆然,於今尤烈。 生得矮細弱小的同學,常成為被欺凌的對象。但所謂「自古」,是幾十年前我讀中學的年代,男生之間被欺凌的方式,不外乎所謂「玩閹」,又或小便時同學從後面把你的褲抽高,導致尿液四射的尷尬情況。這類遊戲,無疑與青春期的性好奇有關,但都是適可而止,不會太過分。 以上情節,都只發生在中學階段。港大宿舍最近流傳出來的片段,是一種「返祖現象 」,大學生已中學生化,是不得不承認的殘酷現實。 我並非道德主義者,幾個成年人閂埋門做什麼,只要你情我願,不傷害他人,不搞出人命,無論是男男女女,外人無從置喙。我同意媒體訪問一位港大同學的說法:如果他們同意又享受,關別人什麼事? 潮流興拍片,什麼都拍一餐。死人冧樓火燭爆炸,本能反應就拿出手機拍攝,甚至連床上活動也不例外。拍就拍吧,與你我何干?但即使好好保存,藏在硬碟擺上雲端,始終存在風險。影星艷照床照大量流出,造成轟動,本地外國都不乏例子。更何況,不知什麼原因驅使,必有人會在友儕間通過社交媒體流傳,藉此炫耀,就這樣,泄漏出來公諸於眾的可能性就更高。 港大宿生的行為,有人看了,作出嚴肅的學術討論。有說這是同性戀,但持相反意見的,指這是典型的

詳情

《聲之形》﹕其實我們不想死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一班小學生「爾虞我詐」,行動簡單卻心狠手辣。欺凌或尋死,是你我經歷過的成長困惑、逃不掉的生命課題,眾人只想在人際關係裏找到定位,完成所屬階段的成長任務。小朋友,總會犯錯,這時候大人們到底在做甚麼? 現在學校最害怕的,不是教不好學生,而是家長投訴和學生自殺,在《聲之形》中也一樣。老師對學生欺凌事件視而不見,直至家長投訴,才突然義正辭嚴重罰學生。成年人的反應,是兒童的借鏡。老師是權威,不僅是學習榜樣,更直接影響兒童待人接物的心態和方法。戲中的老師把欺凌者打成落水狗,其他人便踏著失勢者的屍體耀武揚威! 學生欺凌犯錯,不止需要懲罰,更是教育他們好好做人的契機。奈何成年人卻不懂(無心?)教好孩子,家長抓狂、老師冷漠、教育制度援助不足,小孩唯有用「自己方式」去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因此電影中眾人都彷彿在「掙扎求存」。欠缺合理和正面的示範,孩子只懂靠暴力、謊言、逃避、卑躬屈膝……去渡過那青澀的童年。如此種種也成為他們未來人格的一部份。當他們長大後,繼續用負面方法去過活,周而復始。 《聲之形》是一部令人反思的電影,戲中要角是學生,但真正應該看的是家長、老師、社工、教育局高官(但

詳情

假訓練之名,行欺凌之實

上星期,保良局訓練營導師涉嫌欺凌學生的事件曝光,事緣英華書院學生王樂行早前在facebook發文,公開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內同學受到侮辱及暴力對待一事,網上響應聲音極多。於是,事件越往下探查,越發現這種慈善團體與負責機構的合作方式幾近「冇王管」,究竟,當中還會揭出多少違規事情? 明顯地,這些訓練營近年如雨後春筍,是看準了「港孩」不懂面對逆境,故以軍訓形式包裝,煞有介事着青少年接受所謂「紀律訓練」,訓練員一身軍服,儼如軍人(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受過軍事訓練?),下達權威指令。也許這班人看得荷里活戰爭片太多了,以為自己是《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的惡教官嗎?還是認為自己可以像《鼓動真我》(Whiplash)的音樂老師般,以惡言惡語對學生侮辱一番就可以令他們變得堅強;用軍事手段欺凌青少年就是提升自尊最直接的方法嗎?可是,這班學生只在營裏逗留數天罷了,你們與這班孩子是甚麼關係啊?難道只用幾天,便可以令他們好像軍人般,受訓練後每人都意志堅強嗎?最弊的是,那些「怪獸家長」又真的想溫室長大的子女被人好好治理一番,吃得苦中苦,方能成才嘛!於是,這些訓練營便有恃無恐,不斷使出屈辱欺凌的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