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

當中央有權過問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特首是重要職位,中央有權過問,要以更高標準來選特首。 第一句是廢話,特首當然重要;第二句則改變了遊戲規則。 一直以來,中央對特首選舉,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中央信任港人可以依法自行選出行政長官。江澤民當年甚至為了被香港記者問是否「欽點」董建華而大動肝火,說明回歸初期,中央「表面上」要營造「港人自治」的「假象」。 但近年的口風愈來愈緊,強調中央有「實質任命權」,顯示「選舉結果」最終可以由「任命權」來推翻,令所謂「選舉」的自主性大大降低。 「任命權」還可以說是「守尾門」;但張德江的「中央有權過問」,卻代表中央不單在「最後一里」,甚至在「選舉過程」,已經發揮作用。 中央某些官員對於演「一國兩制」這台戲是愈發不耐煩了。 那個鐵路專家王夢恕的「金句」——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高鐵不要檢、「誰不聽話就滾出去」——顯示極左思想應該是大陸官場的流行想法,所以七警案才會演變為「檢討香港司法獨立制度、外籍法官影響判決」的政治批判。 外界指王夢恕的想法不代表中央,當然這一刻中央的劇本仍未去到「香港只是一個省」的地步;但20年前,誰又會想到,中央會由「河水不犯井水」變成「中央有權過問

詳情

習近平「兩會」不到香港團

「兩會」召開前夕,坊間傳出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到人大香港團。而今會期過半還沒來,如果他沒有像5年前香港特首選舉前夕到人大香港團,這意味着什麼呢? 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之後,今年是第五次召開全國人大會議,每年他都會出席多個代表團的會議,解放軍代表團是每一任總書記必去的代表團,習近平也不例外;而其他地方的代表團,則是他的選擇。習近平連續5年,都選擇第一個到上海代表團,相信跟他曾任上海市委書記沒有必然的關係,因為他曾經工作過的省份諸如浙江和福建,他這5年都沒去過。真正的考量應該是跟上海在全國舉足輕重的地位有關,習近平今年對上海代表團賦予厚望的話就是「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 另一個幾乎必定在習近平到訪之列的是東北的其中一個省份,他兩次去遼寧團,一次去黑龍江團和吉林團,原因可能是東北近年經濟十分差,遼寧曾經出現經濟負增長,拖了全國的後腿。東北是老工業地區,眾多大型國企的所在地,由於經濟轉型而無法振興,總書記去給「敲打」一下,也是必然。至於另一個代表團,就是中西部地區,往年是西藏、貴州、廣西、青海,今年則去了四川。最後一個選擇才是選項,廣東、江蘇、湖南這些大省也在總書記的關注之列,今年會

詳情

剝花生等拍板

上周四,政協新聞發言人王國慶在回應中央是否已有特首意向人選時,指「香港一定能選出一位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的行政長官人選」。 他提到的下任特首四項準則,跟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去年底受訪時所說的一樣。如中央真的藉此四項準則來決定下任特首,相信就只有「港人擁護」這一項,比較能分出目前兩位熱門特首候選人的勝負。因為林鄭月娥和曾俊華皆曾為特區主要官員,相信在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這三方面,都應及格。 那麼,中央是怎樣釐定「港人擁護」呢?若是根據民調結果,曾俊華絕對是擁有壓倒性優勢。可是,假如是比較二人的選委提名人數,依親共輿論的說法,林鄭月娥就是「眾望所歸」和更具「代表性」。不過,這卻完全是由於中共「治港者」千方百計,甚至於違反《基本法》和特區法律,來脅迫建制派選委,她才能夠獲得這麼多的提名。 究竟在最高領導人眼中,林鄭月娥抑或是曾俊華較獲「港人擁護」呢?一五年底,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說:中央對貫徹一國兩制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並同時要確保一國兩制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我們若正面地分析其所言,習主席看來是打算撥亂反正,全面取締「治港者」的極左治港方針,真正落實一國兩制。然

詳情

掩飾欽點的信任論

愈接近特首選舉投票日,愈覺得這場選舉真沒意思。 預期中央屬意的人選林鄭月娥,在餘下的競選期內,也難在民意支持度超越另一候選人曾俊華,支持林太的陣營唯有大力打「信任牌」,指林太是3名特首候選人中,唯一獲中央信任的人選;若其他人選在月底選舉中勝出,擁有行政長官實質任命權的中央將不會作任命。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前日在北京便重申這一點,強調在任命特首問題上,中央並非「橡皮圖章」。 北京在今場選舉中的取態,相信令到很多香港人感到沮喪。撇除胡國興這名立場主張較貼近民主派的候選人,林太跟曾俊華背景相近,曾屬特區政府內的第二、第三號人物,也是問責官員中民望較高的官員。在這背景下,讓兩人比政綱、比論壇表現、比民望,然後由選委考慮這些因素後選出來的下屆特首,其民意基礎肯定較強。 可惜,北京始終要對選舉結果作百分百操控,為確保獲「欽點」的林太安全上位,對建制派選委大力施壓,還不停放風指中央不信任曾俊華,又透過不同的建制人士,力數曾俊華如何不濟。 當然,外界無法知悉林太在參選前,是否曾向中央作了什麼山盟海誓或承諾,而且是曾俊華沒法子辦得到的,但北京老是當香港人是傻子,就是讓人氣憤難平。 曾俊華由1999年起,

詳情

橫眉冷對欽點時刻

3月1日,香港特首小圈子「選舉」的提名期結束。葉劉淑儀的提名票遠遠不足150票的入閘門檻(似乎只有10票左右)而失敗收場。曾俊華(165票)、胡國興(180票)、林鄭月娥(580票)先後成為了正式特首候選人。他們三人將會參與由1194位特權人士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在3月26日舉行的特首小圈子「選舉」。誰人拿到601票或以上,就會「當選」成為下屆香港特首,自今年7月1日起就任。由始至終,這套機制根本稱不上是真正的選舉,它只不過是在共產黨操控大部分選委意志的前提下之「欽點」程序,空有投票與點票之外觀而已。這就是真正的「一人一票」:習近平「一人」的「一票」。熱閙是他們的,香港人甚麼也沒有。 一、操盤實力 有人至今還辯稱共產黨只能操控400多票或500多票而已,不足601票。我認為這種想法未免太傻太天真,脫離客觀事實甚遠。單以林鄭月娥所獲得的580提名票,就可以知道中聯辦的幕後動員及操縱能力有多麼強大,而且共產黨這次為林鄭月娥額外地「扣起鐵票、暫不提名」,完全有跡可尋。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避免最後「高開低收、吃相難看」而已,絕對不是因為共產黨操控不了這個僅由1194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 舉例來

詳情

身不由己的特首選舉

特首選舉提名期下周三便結束。觀乎當前的走勢,4名積極四出拉票的參選人,除了新民黨的葉劉淑儀幾乎肯定入閘無望外,林鄭月娥果然如葉太所言「瞓喺度」也能入閘;至於曾俊華在泛民選委和高民望支撐下,相信取得足夠提名沒大問題;剩下如泛民能妥善分票,胡國興也應能入閘陪跑。 關心這場特首選舉的政圈中人,都很清楚知道,北京確實憂慮會出現沒有一名候選人取得過600票的過半數票而流選,所以才出盡法寶,要為「臨時拉夫上陣」的林鄭月娥全力箍票。 沒法子,特首梁振英在宣布不角逐連任的一刻前,都擺出必選無疑的姿態,而林太就多番發表「臨別宣言」,全城反對梁特連任的人,唯有寄望曾俊華成為可踢走梁特的希望。誰知梁一走,中聯辦大力發功,要求800多名建制派選委乖乖歸邊,令到不少原本支持曾俊華的選委,都大嘆身不由己。 有原本傾向支持曾俊華的建制派選委,在「西環」及中央的壓力下,都不敢公然逆「西環」意旨;但為免曾俊華最後不夠提名票入閘,只好簽署了「以防萬一」提名表,叮囑曾營若然最後差幾票才湊夠150個提名,就拿去用吧,反之如夠票,就將那份提名表放在櫃底好了。 有原本也較傾向支持曾俊華的選委,收到林太陣營的邀請擔任競選辦的某職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