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政治正確偏執狂

問答遊戲,以下用語,如何「措辭不恰當」?「中國收回香港」,錯!中國從來不承認不平等條約,主權從來在我手,沒有「收回香港」,只是「恢復行使主權」,於是「收回香港」就被評審為中學教科書不當措辭。官方講法,只是政治立場宣示,不是聖旨,更非事實。退一萬步來說,「中國收回香港」可理解為「收回治權」,非「收回主權」,與官方說法不悖。為何歇斯底里妄想受迫害?「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又不能講,原來這句話可理解為「中國境內或境外的南方」,不清楚,要改。中國官方常把香港記者歸類為「境外記者」,大逆不道之至,香港官員是否應向內地提出嚴正交涉?各位政治正確偏執狂,有無發現香港有一個十惡不赦的地名,叫「新界」?新界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新什麼界?還有大西北「新疆」,既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還說「新的疆土」?自打嘴巴,雙唇紅腫。還有句「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被評為「事件沒有因果關係」。如果中共掌權後三反五反大躍進大饑荒文化大革命,與當時的難民潮無因果關係,以後歷史教科書上朝代興衰大治大亂的「原因」都不要寫了。中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以為他們年少無知;年輕人對政府反感,愛國教育長年反效果,這幫偏執狂應記大功。[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23/s00311/text/1524420997283pentoy

詳情

趙崇基:歷史書

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巧合也諷刺地出版於一九四九年,讓書中名句,得以由一個剛建立的政權示範出來:「誰能控制過去,就能控制將來;而誰能控制現在,就能控制過去。」在這個國度,所有不光彩的事,都不容討論,更不容於歷史書中。那些從不間斷的政治運動,什麼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十年、六四屠城,中間死了多少人,當權者做了什麼,官方歷史,白紙一張,恍似沒有發生過。主子精神,港式奴才,心領神會。在主子心中,一段段不光彩的歷史,成為奴才眼中,一片片雞毛蒜皮之事。六七暴動,從罷工、示威、放炸彈、搞暗殺,歷時長達半年,近二千人被控,八百多人受傷,五十多人死亡,這場重大的社會暴亂,被研究者稱為「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只因主子避諱,也成了奴才的「雞毛蒜皮」。六四屠城,不用提醒那些牆頭草對香港人的意義何在,光說在世人眼中,也是中國近代史重要一章,只因又是不光彩的一段,今天說成「雞毛蒜皮」,或「重要性減低」,明天可能成為歷史空白。歷史教授不也反問:「六七年,你在哪裏?」是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早晚,香港的歷史書,就像這些高官學者一樣,只需為政治服務,何用對歷史負責?[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1103/s00305/text/1509645747449pentoy

詳情

孔誥烽: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已經結束

最近北韓成功試射洲際導彈,美國埋怨中國制朝不力,更指控中國暗與北韓通商破壞了國際制裁。同時華府批准台灣巨額軍售案,美國參議院又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打破1979年美台斷交之後的規範。美國的轟炸機和軍艦經過南海有爭議海域,更是愈加頻繁。美中矛盾升溫,已經十分明顯。 我在近年多番指出,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在奧巴馬政府後期已經結束。今天外國企業在中國政府大力扶助國有企業下受到愈來愈大的歧視和擠壓,再加上工資上漲、經濟放緩、外匯管制加緊等因素,原本是「中國親善大使」的美資企業,對中國市場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熱情。今年初,中國的美國總商會發表會員調查,當中四分之一受訪企業已開始或正計劃撤離中國,三成企業表示中國營商環境正在惡化,八成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受歡迎。 美國聯中制蘇與中國最惠國待遇 要估算美中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美中關係長久和諧的基礎,和這些基礎現在還剩多少。 1972年美國在越戰泥潭抽身之際利用中蘇矛盾拉攏中國制衡蘇聯。尼克遜訪華前後,美國給予中國各種經濟和政治甜頭,換取中共停止在東南亞輸出革命,並支持赤柬對抗越南,壓制蘇聯通過越南在東南亞擴展地盤。 中國幫助美國穩

詳情

王慧麟:爭產與夫妾

自立志當時事評論員開始,已較少就法律案例作評論。近期在研究「夫妾關係」的現代意義,2016年的較近期案例「葉錦祥訴甘炳光」([2017] 2 HKC 195),確有現實意義。 筆者在前幾年,於本欄曾經講過,中國傳統婚姻法律,應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而非粵語長片常述的「三妻四妾」。至於另一個常被問及的「浸豬籠」刑罰,筆者亦指出並非《大清律例》內所指明的刑罰,也沒有必要將電影的刑具當真實。閒話休提,葉錦祥案件究竟要處理什麼事呢? 案件不複雜,都是爭產。原告人,即是葉錦祥,聲稱死者甘氏是他父親一名妾侍,所以,他是甘氏的子嗣,應是甘氏遺產繼承人之一。至於被告人甘炳光則否認甘氏是妾侍,所以她是獨身,未有子嗣。由於甘炳光是甘氏的親弟,所以有權繼承遺產。於是,甘氏是否葉錦祥父親的妾,成了關鍵。 本來,香港法律的「夫妾關係」定義,《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已經寫得很清楚,需要有3個元素:其一,雙方有共同意願成為夫妾;其二,妾獲得正室(妻子)接納;其三,妾的身分獲夫的家人承認。這3個元素之中,第二點是關鍵,因為怎樣是「妻之接納」呢?香港案例及專家趙冰博士所言,有所謂「入宮」(Yap Kung)。例如陳兆愷法官

詳情

區皓棕:日佔香港眾生相——《明月幾時有》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你或許不會為意《明月幾時有》是一部關於香港的電影,因為電影宣傳中三大主角周迅、彭于晏、霍建華皆非香港演員。但其實《明》是改編自抗戰時期,香港在淪陷期間的一段歷史,女主角方姑(周迅飾)、她的母親(葉德嫻飾),以及傳奇人物劉黑仔(彭于晏飾)等人皆是現實人物。這題材在香港電影中比較罕見,可能是因為那段時候多為口述歷史,真正被記載下來的並不多,使香港人對那段時期本地的認知有限(說起抗戰時期,我腦內立時浮現的畫面總是上海),也甚少以這背景拍故事。所以看到許鞍華以這段距離我們乍遠還近的題材拍成電影,還是令我有意欲一看。 在我有限的觀察,《明》在香港的反應頗為兩極,有人完場時拍掌,亦有人在臉書上留言狠批。我則認為這齣電影是頗為理想的,亦比許鞍華上一套電影《黃金時代》要好得多。這部電影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環是,它所呈現的時、地、人,究夠像不像香港,而且不只是客觀上的真實性,還有的是創作上的合理性,有否使香港人有所共鳴。畢竟這部電影的主角其實不是別人,而是整個香港。從這套電影的劇本,我們可以發現除了四位主角外(我認為葉德嫻的角色的重要性,比起其餘三位主角有過之而無不及),片中還出

詳情

失落的日記——從《謎情日記》看記憶和生死

電影《謎情日記》,是印度導演Ritesh Batra,伙拍英國老牌演員Jim Broadbent的作品。內容講述退休的獨居老人Tony Webster在倫敦經營一間相機店。有天,從信中得知讀書時期的好友Adrian Finn,自殺後留下一本日記。這日記輾轉到了Webster前女友母親Mrs Ford手上,收藏了數十年。直至Mrs Ford死後,遺囑上指明把日記留給Webster,才讓他逐步尋索往事,慢慢發現自己記憶的殘缺不存。 一切從日記說起 電影的中文譯名為《謎情日記》,顯然是把焦點放在日記上。這本Finn留下的日記,確實是推進劇情的重要線索,而且日記所承載的意義,比想像中還要豐富。且比起原著小說,電影更重視這本日記。因此跟小說的順敘敘事不同,電影以倒敘方式,先從已退休的Webster收到來自Mrs Ford遺囑執行律師的信件,得知這本日記的存在開始。然後,穿插回憶和現實,Webster才開始找回前女友Veronica,慢慢拼回過去的記憶。相反,在小說中,前半部分都在描述年輕時的Webster,在求學時期跟Finn和Veronica的經歷。因此,讀者一直不知道有本Finn的日記,更遑

詳情

《蕩寇風雲》其實是抗日神劇古裝版

昨無聊,到影院,見有古裝戲《蕩寇風雲》。除西片外,近年鮮看古戲,故入場一看,感覺像是抗日神劇。 故事講述明代抗倭寇名將戚繼光戰績。洪金寶在廣告存在,乍看以為他是主角,但戲份只佔十分一,幾全部趙文卓擔當。 不少人見倭寇名字,望文生義,以為必是日本人無異。然而,翻開明史,有「假倭」字眼。事實就是,倭寇十之八九為中國人,他們不少只是穿日本人衣服。此神劇所以神,是內裡有兩萬日本大名正規軍參戰。當然,他們也有戴頭盔,說出鄙人所述史實,但日本正規軍加入,明顯過度誇張。 是的,這是電影,當然可以虛構,但馮夢龍的文學批評曾言,小說故事可假,然理必要真。三千能敗兩萬戰事,史書記載不少,但射三箭嚇跑過千人,便難以令人信服了。 除了神外,劇情也不乏大陸劇為貪官汙吏塗脂抹粉之處。胡宗憲與嚴嵩義子勾結,又賄賂買通錦衣衛,戚繼光升官,他要交禮金,但形容他逼不得已,是好人。 大陸洗腦最厲害之處,不是人民日報式的直敍,而是用影視小說等手段,引人思考,令普通人有眾人皆醉我獨醒錯覺。這方面,它可說成功了。 總括而言,這套戲乏善可陳。 文:羅永康

詳情

狂瀾既倒,老成何以謀國? 讀李鴻章傳而懷想中國

梁啟超比李鴻章小整整五十歲,但只比李鴻章晚二十八年去世,他和李鴻章可以說是同一時代的人。李鴻章一九○一年去世時,梁啟超正因戊戌變法流亡日本,聽到消息即開始寫作這本傳記。該傳記於一九二三年正式出版。 數十年來我們一直將李鴻章視為秦檜一類的賣國賊,由他經手與列國侵略者簽署了多份喪權辱國的協議,以致百年以來遭國人唾罵,被吊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可是梁啟超在這本客觀平實的傳記裏,卻對李鴻章寄予深切的同情,給予他恰如其分的歷史評價。他說︰「著者與彼,於政治上為公敵,其私交也泛泛不深,必非有心為之作冤詞也。」他又主動披露自己寫作這部傳記的心迹︰「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 李鴻章一生做了三件大事,一是打仗、二是辦洋務、三是辦外交,三件大事又基本上依時間順序貫穿他一生,傳記因此分為「李鴻章之位置」、「李鴻章未達以前及其時中國之形勢」、「兵家之李鴻章」﹙上、下﹚、「洋務時代之李鴻章」、「中日戰爭時代之李鴻章」、「外交家之李鴻章」﹙上、下﹚、「投閒時代之李鴻章」、「李鴻章之末路」,再加上前面的「緒章」和末尾的「結論」,全書約七萬字,篇幅不長,文字也不太深奧。讀這部傳記,不只了解李鴻章

詳情

雨傘、六四、檔案法:歷史真的可被消失嗎?

引言:如果政府檔案從一開始就被刻意銷毀,檔案法會有用嗎? 檔案法的目的是確保公共歷史得以保存,令公眾有據可憑向政府問責,因而訂明公共檔案的開立、管理和公眾查閱等權責,以及破壞、丟失公共檔案的刑責等。本文將簡單探討即使在檔案被銷毀的情況下,檔案法可如何協助還原歷史真相。如想進一步了解檔案法的背景,可閱讀法政匯思另一成員戴穎姿的評台文章「為何香港急切需要《檔案法》」。 香港檔案法最新發展 立法會議員莫乃光、陳淑莊及郭榮鏗,正準備向立法會提交《公共檔案條例草案》,並於上月底與前政府檔案處長朱福強及退休法官王式英等人士召開記者會,介紹該草案,並指出草案文本已提交律政司作審核,以確認文本是否合乎法例規格[1]。 至於成立近4年的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委員會,至今仍未有就檔案法進行公眾諮詢的具體時間表[2]。 檔案法真的有用嗎? 雨傘運動期間,公民組織「檔案行動組」曾去信政府,要求保存與雨傘運動有關的檔案[3]。不過,在 2014年,政府銷毀的檔案達到近8年來檔案銷毀數量的高峰,比2013年多出超過一倍、比2015年則多出一半[4]。 政府是否有系統地銷毀與雨傘運動有關的檔案,單憑數字,市民最多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