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法治得來不易

港台《五夜講場》是難得的知性節目,在電視大談文、史、哲、經濟、科學,星期一至五,晚晚有料,令懨悶的香港,多了幾分知識的愉悅。 星期二《歷史係咁話》水準穩定,以歷史對照今天,每有啟發。上周題為「自古牢獄不通風」,對照今天種種對法治的挑戰,以及陸續有市民因政治事件而下獄,在電視談香港法治歷史,也可以切中時局,貼題貼市。 近年不少香港人有感法治岌岌可危,深感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磨蝕。但此集各主持及嘉賓侃侃而談,以平靜的歷史眼光,指出香港法治人權的價值,其實要到七八十年代才漸漸成熟;之前百多年的殖民地時期,人權紀錄並不光彩。多年來,港英可以十分輕易將批評者驅逐出境。同欄鄭明仁前輩,兩日前就在專欄寫戰後來港的詩人趙滋蕃,作品大受歡迎,稿費奇高,但因長篇小說《重生島》批評政府而被踢出香港。歷年異見者被驅逐者千百計。 港英審查報紙、打壓言論、以言入罪,幾個學生打傘遊行也可被告入獄。今天我們珍惜政法分權,但殖民地不少案例,英國殖民地官員可以警、政、法移形換位。集體記憶有移情作用,香港享受了幾十年人權法治,愛惜甚深,就以為是恆久的價值核心。最後主持說,香港法治雖然「日子淺」,但得來不易,更要大家珍惜。

詳情

馬家輝:新界人反對去殖!

有人鼓吹更改香港街名以「去殖」,依此思路,沒理由不也把「新界」去掉。有一位姓薛的所謂學者在《新界鄉議局》書內曾經指出,草擬《基本法》時,有關新界名稱之存廢曾在委員之間引起討論,中方認為「新界一名屬於帶殖民色彩的用語」,而且只為一個行政區域劃分,嚴格來說並非地名。英國亦有意廢除新界二字,據鄉紳大佬陳日新透露,「1973年香港政府以發展新市鎮為由,將界限街之東北一部分劃為新九龍,而現在港府有意刪除新界兩字,其實,港府本身早有此想法」。原來這個「早」,竟早自十九世紀末取得新界之日起,英國鬼子的如意算盤是改了名字,便可渾水摸魚把新界和九龍連成一體,讓大家不知不覺間忘了九龍乃割讓而新界僅乃租借。可是,因受限於《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以及港府早期對新界居民的利益承諾,易名計劃一直未有實行。到了《基本法》草擬階段,中英雙方皆舊事重提,但挺身反對者竟然是嘴巴上經常以愛國為終身職志的新界諸公!時任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即曾公開表態:「這將牽一髮而動全身,會令香港居民的信心產生動搖和引致不安的情緒……《中英聯合聲明》也是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而沿用新界的名稱,所以我希望能夠將新界一詞繼續沿用下去。」之後,鄉議局執行委員會決議通過向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表示反對刪除「新界」一詞,同時向諮詢委員會表示其有關「新界原居民之權益可被特區政府因應社會轉變修改」一說,並要求解釋。這表明,當關乎「權益」之事擺在眼前,新界鄉紳懶得理會什麼去殖不去殖,新界就新界吧,特權要緊,國家尊嚴云云,純粹嘴巴講講。所以,香港街道改名,應先改動新界;新界改名,林鄭恐怕得再搞個小桃園飯局問過鄉紳大佬們再說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330/s00205/text/1522347042586pentoy

詳情

憲制責任 是政府為市民負責任

政府是一個收費服務整個社會的機構,本質是服務業。跟你上網用的寬頻服務,或者是付費健身室,或者是「月餅會」、腳底按摩,甚至是娼妓,是同一種東西。就像我們付錢給電訊商,就可以取得寬頻服務;付錢給健身室,就可以使用它們的健身房一樣。市民透過負責稅付,以及遵守法律令政府得以運作,政府就有義務要保障市民的權利和服務市民。 憲制是政府承諾約束自己的服務契約 而相信大家都用過某些獨佔市場的服務,服務不良時往往沒有選擇,所以獨佔的事業需要受各種約束,不然就會變成禍害。同樣地,政府作為一個服務業,有收稅等眾多獨家權利與權力;一旦誤用,就會對所有市民構成影響,甚至對整個社會構成破壞。為免這種事情發生,營運政府的人,需要向國民許下白紙黑字的承諾,寫下政府的使命、所保障的權利,以及所提供的服務,以便公眾檢查它是否有依其「服務承諾」般運作。 也因為有這樣明確的服務承諾,客戶——也就是市民——才會感到安心,確定政府做的事是保障自己、服務市民,而不用害怕政府某些員工心血來潮,或者公器私用下,用權力去實現自己一廂情願的計劃。所謂憲法,或者憲制,正是政府向市民承諾,約束自己營運方式的服務契約。 因此,憲制是為了服務市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