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生命,請選擇你的麻醉藥

電影《迷幻列車 Trainspotting》在二十年後再在大銀幕重映,雖然夾著續集公映的契機,但受歡迎的程度依舊,場場幾近爆滿,實屬異數,相信不少人是慕名而來。 當年廢青一詞未岀現,這故事的人物便是不折不扣的蘇格蘭廢青,終日無所事事,沒有甚麼生涯規劃,天天嗑藥,煙酒不離手,放盪形骸,醉生夢死,只求一high,暫時忘記現實的苦無岀路。自己當時不在香港,不知道對電影的反應如何,從現在重映的反應,大概也曾觸動年輕一代。在外國生活過,這種年輕人的生活其實很普遍,只是不同的程度,也看看是甚麼樣的麻醉藥,有人選擇烈酒,有人選擇較溫和的如大麻,咳水,有人以性愛作逃避,生活裏不能承受的輕,依然沉重,相信絕大部分年輕人都曾有此感受。 毒品問題是社會議題,是教育議題,是全世界政府的問題,層層疊疊,世世代代,從沒有任何徹底解決的方法,大家從來只有暫時的應付方法。在華人社會,也從來不太肯面對,吸毒人數明顯增多時,便多做點宣傳教育工作,但永遠是同一道板斧,都是一貫說教形式。事情嚴重一些時,便加大力度,強捉學生去驗毒,甚至以趕出校作恐嚇。其實,毒品問題一直存在,大家看看在娛樂圏,長久以來都是標榜日夜顛倒的生活,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