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特首以外 擴大公民參與空間

可以預見,新一屆政府的施政方向,將會傾向少談政治、迴避爭議,把重點放在民生問題,並配以相對靈活的財政策略,以求確立政績爭取民望。林鄭月娥也一再明言,要在任內重啟政改難度甚高,也並非她的優先處理事項。 坦白說,在目前的政治氛圍下,要解開特首普選這個結,確實非常困難。中央聲明任何改革,必須在8.31框架之下進行,在這個原則問題上絕對沒有什麼讓步空間。而且在看見泛民竟然有能力在選委會中突破300票後,北京更是未敢再有絲毫放鬆。另一方面,泛民目睹曾俊華在選戰中的遭遇,也更加肯定絕對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篩選安排。在雙方在原有立場上企得更硬的情况下,期望中央會重啟政改,實在有點妙想天開。但即使普選特首難以在短期內出現突破,也並不表示林鄭月娥在未來5年,完全沒有空間去擴大公民參與程度。在這個環節上,新一屆政府至少有3個範疇可以有所作為。 下屆立會增直選議席 第一,是立法會組成的進一步改革。 普選議題,不單涉及特首產生辦法,也關乎立法會的議席分佈。在人大的決定下,立法會全面普選只能在特首普選落實後才可進行,但這並不表示在此之前不能逐步提高立法會的民主成分。人大決議也定下功能組別議席與直選產生議席數目必須

詳情

韓國總統不易做?回看歷任總統的下場……

韓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朴槿惠在3月10日正式下台,成為普通國民,而且還在等待法院的正式起訴。現在亦定了日期要於5月9日舉行大選,選出新一任總統。而回望過去韓國自韓戰後光復的發展,歷任韓國總統的經歷、或下場都值得我們留意及反思究竟韓國的歷史受著什麼權力的影響。 韓國開展民主改革前,大部分韓國總統的得位方式,均透過政變、或流血手段獲得,而這過程持續到正式全民直選才有停止的跡象。先於李承晚於1948年以超過90%得票率當選總統,而翌年其競爭者金九遭到暗殺,坊間一直有傳聞指是李承晚指使的行動。而且掌政逾12年,於1960年大選涉嫌舞弊觸發民眾不滿,其後被迫下台及流亡美國。其後兩年後,朴槿惠父親朴正熙發動政變,推翻民主黨統治政府,令韓國民主化進程停滯不前,展開長達16年的獨裁統治,而1979年則被韓國中央情報部首長金載圭暗殺。其後,崔圭夏代理後亦被全斗煥發動的軍事政變推翻,不過全斗煥於韓國人心目中,是其一最差劣的總統,1987年用武力鎮壓六月民主運動而遭到大部分國民反對,其後亦被迫宣布辭職。 其後,經過三十多年的獨裁政權,韓國當時的新憲法可謂韓國民主化的進程的一點𥌓光,就是總統任期只有五年。不過民

詳情

在民主退潮之際反倒退

大約10多年前,研究民主化的學者開始爭論所謂「第三波民主化」是否出現退潮。由1990年亨廷頓開始提的「三波民主化」論述,頭兩波都是有一個大漲潮、有一個大退潮的。第三波民主化由1974年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開始,到了今天超過40年。近幾年學者的共識是:全球正在民主化的一個大退潮中。 民主退潮已是難以否認的事實 剛很快地看完一本由戴雅門和柏特拿編著的《民主在倒退?》(Democracy in Decline?)的小文集,書中不少都是近年來在Journal of Democracy討論有關民主是否退潮的文章。大約10年前,不少學者不願承認民主在退潮,還會爭論衡量民主程度的標準、應該從哪時開始計民主在某國是進步還是退步了,或者說某些國家從來就不是穩固的民主體系等。到了2010年爆發「茉莉花革命」,樂觀情緒更令人覺得民主沒有退潮,而可能「阿拉伯之春」會帶來「第四波漲潮」。但幾年下來,「茉莉花革命」並沒有真正的帶來民主化,各國中其實只有突尼斯有民主進步,到了今天不少國家如埃及或巴林,甚至比以前更高壓,更遑論被內戰蹂躪的敘利亞了。 戴雅門要我們「直面民主的退潮」(facing up to the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