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包容,但要在說清問題之後

大學的民主牆風波,至今已經發生了近一個月,事情亦告慢慢丟淡。平靜下來後,不少人都在問,今次大家是否反應過大?不是說要對年輕人包容嗎?為何今次卻嚴詞厲色? 我相信部分人今次選擇嚴詞而非包容,是因為擔心這並非單一事件,而是網絡劣質文化對現實的一次重要入侵。 網絡劣質文化對現實的入侵 其實只要大家有留意網上動態,就知道類似對官員喪親之痛幸災樂禍,過往在網上已經時有發生。例如過去一兩年,網上便有嘲弄吳克儉喪妻喪母,以至其他官員、公務員不幸的言論。因此今次並非單一偶發事件,而是一種網上現象浮上水面。(By the way,我絕對不認為吳克儉是一個好官,甚至在公開場合我也不屑和他打招呼或握手,但我也絕不認為該拿他的喪親之痛來幸災樂禍。) 有人或會反問,那麼為何以往又不見大家作聲,但今次反應卻那麼大,是否借題發揮呢? 以往大家對網上歪理惡行束手 問題是,沒有人可以有時間和心力,對網上歪理逐一反駁,因為大家都知道,一旦你在網上留言,旋即會惹來千百個新的留言,向你叫陣。而這些留言絕大部分是同樣的歪理,難道你又再作出千百個回應,沒完沒了?畢竟網上的至理名言就是——「認真便輸了」。 但久而久之,大家對網上歪

詳情

區家麟:民主牆標題黨

網絡無疆界,臉書的牆就是民主牆,虛擬就是真實。多少年來,大學校園的民主牆已迹近荒廢;想不到,重新成為焦點時,成為鬧劇一場。 說是鬧劇,是因為大家把互聯網討論的最壞惡習,帶回到實體世界。 首先,是匿名貼文。互聯網討論區滿是怨言怒火,刻毒涼薄者眾,只因為可以匿名發言,不負文責,人性陰暗面能放大廣傳。大學民主牆發言,一向要具名填學號。現時牆上大部分港獨標語及橫額,均無具名,是否違規,學生會一直說不清。 然後,是洗版。互聯網上表態對陣,敵對雙方重複貼文,句句一樣而無增潤內容,手法挪移到民主牆上。爭議初時,中大民主牆的港獨標語,一式一樣貼滿大部分位置,不具名搶佔發言空間,不是「民主」所為。 最大問題是標題黨。互聯網上,媒體與KOL為爭奪眼球,語不驚人死不休,發言內容,簡約至只剩下一句話一個標題。民主牆只有政治口號,內地生貼表情包,俱內容欠奉,只剩謾罵與情緒發泄。 爭議挑起了,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從旺角騷亂與梁游宣誓引發的後果可見,激烈動作,難以感動香港人,甚至自己陣營也無以為繼,支持者割蓆、集體失蹤;縱使你無懼無畏,但有勇無謀,結果是學校與學生兩敗俱傷,對家偷笑,親者痛仇者快。 內地的思

詳情

潘麗瓊:校長似學生 學生似校董

各大學學生會借校園作為政治烽火台,愈演愈烈,已經到了終極對決、攤牌的地步。 率先懸掛及張貼「香港獨立」字眼的橫額及海報的中大,已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由校長沈祖堯要求學生會立即移除校內港獨橫額及海報,否則會主動移除。十間大學校長發表反港獨聯署聲明,並指港獨是違反《基本法》。 這是歷史性轉捩點,一直以來,大學對於學生違法及侮辱性的行為,採取放縱態度,無論是在畢業典禮上舉黃傘、拉標語、對主禮嘉賓不敬,或如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衝擊校委、泄露敏感會議內容,校方都不作紀律處分,反而斬腳趾避沙蟲,寧願改地點開會。 校長龜縮,助長惡霸學生的氣焰。孫悟空大鬧天宮,卻不用付出代價,產生破窗效應,大學生紛紛仿效,令歪風不斷蔓延。 學生站在道德高地,高高在上似校董,沈祖堯向學生會下最後通牒,學生會即罵沈祖堯「愧為校長」, 並警告將不惜一切阻撓移除「港獨」宣傳品,一場校方對學生會的攻防戰,一觸即發。 其實,根據規矩,張貼標語在民主牆上,要向負責管理的學生會具名登記及填上學生證號碼,核實身分,以確保不犯法,及沒有人身攻擊和誹謗。 學生會管理民主牆不善,讓違反一國兩制的港獨標語,或像教大容許冒犯蔡若蓮及劉曉波的字句

詳情

吳志森:廢老

不少人告誡我,當今的後生仔女「唔話得」,無論做錯什麼事,連好言相勸都不能,直斥其非?簡直未死過。但我對是非對錯比較執著,嚴厲批評最近發生的幾宗事件、大學生的行為和表現,結果換來「廢老」的指摘。例如我批評教育大學「恭喜」蔡若蓮喪子真的很涼薄,網民回應:「廢老」,涼薄得過吳克儉羅范椒芬,你唔鬧,卻對年輕人窮追猛打!例如我又批評中大學生會前會長用粗口問候大陸學生,連人家母親性器官都搬埋出嚟。我說討論港獨不港獨等敏感問題,要講論據,要心平氣和。網民回應:呢個「廢老」真係道德L(係粗口諧音,唔出得街),講粗口有咩問題,對這些文盲蝗蟲,唔講粗口問候,還可以做什麼?下刪二百字無法寫得出的粗口。例如我又批評新亞學生會,把院長黃乃正寫成「黃乃共」,明明想諷刺揶揄校方「投共 」打壓學生,但卻又辯稱是手民之誤。寫錯了就應改正,但卻說根據傳統,已放上面書的不會更改,「黃乃共」仍然置頂。網民又回應我的批評:「廢老」,年輕人用自己的方法搞抗爭,你唔識唔好亂批評,再下刪若干寫不出的粗口字……青年導師更以權威理論,解釋一番:今天年輕人苦無出路,訴求沒人聽,雞蛋無法與高牆對抗,唯有借紅底副局長喪子涼薄一番,用激烈粗口消除怨氣,這種抗爭手段,情有可原。已變「廢老」,說明我真的追不上時代。恭喜人家喪子,更說是因果報應。年輕人自殺日多,聽在他們父母的耳裏,是報應嗎?會有什麼感想?不能與「蝗蟲」討論,只能用粗口鬧爆,那為什麼那位中大講師又可心平氣和地三句KO了貼大字報的大陸學生?是本土學生的理論水平不足,還是EQ出了問題?明明諷刺人「乃共」,辯說只是手民之誤,這跟梁游宣誓說鴨脷洲口音、「支那」不是辱華有何分別?敢做又不敢認,怕承擔後果,還是當今年輕人獨特的抗爭方式?強權當然令人驚懼,群勢也相當可怕。本土網民也愈來愈似左派五毛,網上對「廢老」的批評排山倒海,很多人都招架不住,選擇噤聲。不畏強權,也要不懼群勢,「廢老」就「廢老」吧,我當定了。[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916/s00193/text/1505499134664pentoy

詳情

Minnie Li:來自上海的香港聲音.民主牆裏外

「我們只是想向中大學生會抗議,這和中國什麼關係也沒有,你不要扯到中國去!」眼前這名來自內地的短髮女生漲紅了臉,不知是因為努力克制着情緒還是因為在烈日下的民主牆貼了幾乎一整板的單張。汗水佈滿她的額頭,順着鬢角往下滴着。這場對話的展開圍繞女生所貼單張中的一個口號,由我一個單刀直入的提問揭開序幕——「這個口號是否也適用於中國?」 當我經過民主牆的時候,見到包括這名短髮女生在內的3個內地學生正在奮力地貼單張,而其中一款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上面的口號寫着:「沒有公投等於專制,這不是民主。」我本能地感知,這民主反專制色彩鮮明的口號並不反映貼單張之人的真正價值立場。因為同樣從內地來港求學的我,雖已畢業並成為大學社會學系的講師,卻沒有忘記昨天的我和今天的她是多麼相似。 回憶瞬間回到1999年的上海,當時的我還是一個剛升中學不久的少女,在家人眼中我是讓他們感到驕傲的好孩子,在老師眼中我是品學兼優前途光明的資優生,在同學的眼中我則是十項全能的小學霸。5月8日那天,一個突發新聞點燃了全國輿論的怒火——美軍的一架轟炸機在執行轟炸任務的時候,使用炸彈擊中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當場炸死3名中國記者,炸傷達數十人

詳情

蔡子強:以眼還眼 只會讓天下盲目

新學期伊始,沒有想到幾間大學都先後因為「民主牆」而引發連串風波,讓校園不再平靜。 連串事件讓人痛心 先是中大校園內有人懸掛港獨橫額、在「民主牆」上張貼港獨標語,惹來國內生不滿及張貼單張反駁,再引發有本地生以粗言穢語來辱罵對方為「支那人」。接着,又發生在教大「民主牆」上,有人張貼對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幸災樂禍的言論,之後再發生在同一面牆上,有人張貼對劉曉波及劉霞之不幸落井下石的言論。後來,類似事件差點又蔓延到城大「民主牆」上。  對於這連串事件,令到我和很多同事都感到十分痛心。 事後,有關本地生辯稱是因國內生漠視規則,把自己的意見張貼在別人的意見之上,才引發其行為。我想說,縱使(我說是「縱使」,因當時我不在場,不完全掌握情况)如此,但以粗言穢語來辱罵對方為「支那人」,也絕對是錯。 首先,相對「違規」行為,這完全是不成比例的敵意和仇恨,難以被「justified」;更何况,有關說話不單是針對個別當事人,更是無限擴大至侮辱整個族群,更加是絕對不要得。大學是一個培育學生講文明的地方,而以上行為絕對不文明。 「支那」一詞,當日由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在立法會宣誓時說出,我曾經在本欄批評過。今日不幸

詳情

吳志森:畀位人入

教育局副局長喪子,網上出現大量涼薄言論。互聯網就是毒舌集中營,沒有最刻毒涼薄,只有更刻毒涼薄,見怪不怪。但當年輕人將虛擬世界搬到現實,出現軒然大波,在所難免。 教育大學民主牆貼出恭喜蔡若蓮喪子的標語,掀動情緒。網上輿情分為兩極,一邊當然是跟教大當局一樣,指斥違反人類底線,嚴詞譴責,認為應該根查到底,嚴懲不貸。另一邊卻百般維護,指事出有因,甚至情有可原,毋須趕盡殺絕。 同情學生的言論,又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這標語確是涼薄,但極有可能是插贓嫁禍。」言下之意,也認同涼薄言論錯誤,但學生可能遭人陷害,不應未審先判。 另一種意見,卻堅決認為,如果說恭喜人家喪子是涼薄,那麼前局長說「學生自殺是生涯規劃不足」,前秘書長說「如果因為教改教師自殺又豈止兩個」,哪一種言論更涼薄?為何教大校長又不強烈譴責?彷彿,香港正在進行一場涼薄比賽,只要有人比我更涼薄,我就沒有錯,就可全身而退。 恭喜喪子標語被移除,又有人貼出恭喜劉曉波歸西劉霞被軟禁的冷血標語。今回校長沒有露面,校方只發聲明譴責,馬上給人逮個正着,哦,仲唔捉到你雙重標準! 這使我想起兒時的小學雞爭拗,我犯校規,小明又犯校規,點解只罰我唔罰小明?擺明

詳情

區家麟:涼薄

敎育局副局長喪子,教育大學校園出現「贈興」大字報,貼標語者固然涼薄,需要譴責。還有一種涼薄,是一些「企業」的反應。「贈興」事件後,教大高層據報曾在內部會議上通傳,一些學校及企業謂要取消給予教大學生實習的機會,甚至不聘用教育大學的學生。 香港的確存在這樣的一些大公司,他們寧願聘請內地同學實習,也不要香港學生,原因無關才能,而是認為香港年輕人「不聽話」不夠服從。一小撮躁動的學生,他們一竹篙打一船人,無視怨氣積累,不去開導、理解,卻要封殺、株連;既不顧企業社會責任,更視年輕人為敵。 部分身居權位者,高高在上,不願體察年輕一代的困惱、無視世代的不公;以為自己生活安逸全賴獅子山下艱苦奮鬥,卻忘記了自己成長於香港起飛時,只是適逢其會,炒樓有術、擦鞋有法、叩頭叩得早而已。 第一種涼薄,贊成「贈興」,認為「有種人不需同情」,認為「你是人渣」,我也樂於做人渣,不然只會吃大虧。若然人人如是,眼前將會是一個妖道橫行血肉模糊萬劫不復的世界。 第二種涼薄,上了岸的一輩,仇視掙扎中的下一代,大家大概沒見過一個社會,誓要砍斷未來的棟樑,自斷經脈然後拍手稱快。 涼薄的人、涼薄的企業與權貴,相信都只是一小撮。若然仇恨繼

詳情

葵花:未戰勝怪物 先自陷深淵

教育局高官長子墮樓一事來得突然,因牽涉到本身已充滿爭議的政府主要官員,事件迅速發酵,各大小報章的追訪、報道一時間佔據臉書首頁。建制報章的留言板我未有空細閱,但明顯地,臉書上好幾個中立或傾向泛民主的報章、網媒的討論區都充斥了網民對事件的意見。 不過,令人不忍卒睹的是這些海量的網民留言,泰半是對這名年輕男生的離開幸災樂禍。稱事件是男生母親「因果報應,絕子絕孫」者有之,諷刺男生母親「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身分者有之,言「祝早日一家團聚」者有之,嘲笑男生「無做好生涯規劃」者有之,不一而足。這種種極盡刻毒涼薄之能事的詛咒、辱罵、嘲弄、調笑,留言斥責者少,點讚點笑哈哈者多。 我不知道這批網民的說話是純粹依托互聯網的庇護而做的情緒發泄,還是本人真的是這樣想,若是後者,我只會覺得這班like了中立報章、泛民網媒的網民素日口中的「支持公義」、「堅守民主」,只是自欺欺人的空話。真正的「公義」不會在別人遽然喪子之時謔稱「母債子償」,真正的「民主」不會在一條年輕生命猝逝時「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口稱仁義,舉止卻狠毒殘酷的人,與他們所反對的獨裁、橫蠻、虛偽的威權政府,又能有多大分別呢?這種只記得宣泄仇恨,發言毫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