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梁天琦

沒有梁天琦,也許沒有今天的楊岳橋。 常說好對手難求,兩年前的新東補選,沒有他,成就不了一場大衆關注的選舉;沒有他,喚不起6與7的爭論。是這麼一位高質素對手,讓我經歷連場難以忘懷的辯論。當日的梁天琦,利口捷給、眼神銳利、心高氣傲,令人耳目一新。我曾暗暗羨慕他可以那麼不羈、欣賞那份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政治信念與選擇的不同,沒有阻礙我對他的尊重和讚歎。 時間是人生最佳的老師,當我們離開選舉舞台而再會於銅鑼灣時,眼前的他已經歷過上庭、留學,多了一份成熟與體會、自省與反思,然而時間並沒有偷走那份智慧與堅定。 本來,在他眼前可以是一條平坦而舒適、世俗而穩定的康莊大道;本來,他大可選擇關掉手機留在他鄉,但,他選擇承擔選擇回來香港選擇面對自己與法律。 這段時間我們也曾見過面,談過去談案情談經歷談八卦談香港,他不乏笑容亦缺不了憂思;說再會的一刻,那雙手仍是握得多麼有力。未來於你我是選擇如何過活,此刻,未來於他是如何活過。 初一那夜,將來也許只佔教科書裏的一頁;對於數十位年輕香港人,卻是一場失望與憤怒而起的終生回憶。他們被捕被控被判刑的同時,旺角繼續夜夜笙歌,在這片歌舞昇平底下的深層次社會矛盾,是否法律

詳情

票投鬍鬚

距離特首選舉尚餘不足一週,星期三法律界選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林鄭月娥拒絕出席。法律界選委最關心的法治、人權、自由,正是林鄭最心虛的議題。 已舉行的幾場論壇中,林鄭表露的囂張跋扈、語言偽術及「只邀功、不揹鑊」的霸道卸責作風,不負梁振英2.0之名,簡直青出於藍。 前晚電視論壇中,林鄭被質問未諮詢港人就擅自決定在西九劃地興建故宮,她辯稱好多稅務政策未出台都要保密。搬龍門,比擬不倫。 特區官員以「消息人士」身分向傳媒吹風的歪風近年盛行,損害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林鄭目中無人的程度,竟然在記協主辦的論壇自誇「我從來無做吹風會」,滿場盡是傳媒工作者,出席過她的吹風會大有人在,紛紛反駁她,她改稱「絕大部分時候無」。香港人經歷過去5年的磨練,對這種語言偽術毫不陌生。 在教協主辦的論壇,林鄭發表「我是白色恐怖的受害人」言論,亦是一絕。有權有勢的梁振英動輒發律師信、控告立法會議員,是白色恐怖;《成報》員工被跟蹤偷拍和寓所被淋紅油、選委被「提醒」投下的暗票會送往內地驗指紋以證其投票決定,是白色恐怖,甚至是赤色恐怖。參選後才開臉書的林鄭,網上有針對她及其支持者的留言,她就說是白色恐怖。風馬牛不相及。 董建

詳情

「民主300+」非民主派

特首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從提名期到現在,有很多聲音以「泛民」或「民主派」統稱「民主300+」的一干選委,說如果做錯決定以後「民主派」無得翻身。另外有人說如果「民主派」就這樣「棄械」奔向建制,以後民主運動不知何去何從。 「民主300+」不代表市民 聽了馬嶽教授在社福論壇的一番話及其訪問,他說得精準,「300+」是特權階級,是小圈子選舉的產物,他沒有投票,不要代表他,不要代表全港市民,不要假戲真做。 他看通了「300+」的本質,其構成和內涵乃至當中的人物,非全然民主。 首先,「300+」由「專業議政」牽頭,但「專業議政」的李國麟和梁繼昌都不是民主派。「300+」競選時最重要的政綱是「踢走梁振英」,與某些開明建制派的想法類同,至於「反對8.31」是比較偏泛民的政綱。 不過政綱還政綱,人選是另一回事。「300+」某些界別有明顯的中間派及潛在的開明建制派,例如有與左報過從甚密的反佔中選委,雖然佔非常少數,但存在。有部分選委?眼業界利益,對討論民主的興趣較少,不覺得民主是議程之一,只着重選出他們屬意的候選人。當然也有由民主黨到公民黨光譜的溫和泛民;某些界別有個別激進民主派,屬少數。 這個構成與以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