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心盲最可怕

公民廣場案與東北撥款案的在囚良心政治犯,都是事奉公義而非以公義事奉自己,他們與在外的支持者來往書信公開了,封封情感真摯,從中可見未來一波香港民主運動的新領袖和新方向;但願這些書信可以感動愈來愈多原本對政治無興趣的香港人,勿因今天香港已被威權政治籠罩而認命。與此同時,有一些屬於建制的既得利益者,以精英姿態對在囚良心政治犯不以為然。袁國強獨排眾議,堅持要求上訴庭覆核量刑,明明是政治決定,以求剝奪新一代政治領袖的參選權利,建制精英們卻為他保駕護航,對香港人提出的各種合理質疑或視而不見、或避重就輕。不禁令人嘆息,心盲是最可怕的!明明是中共背信棄義,推翻「一國兩制」承諾,如果香港各界人士選擇做鴕鳥,逆來順受,長此下去,「一國兩制」不能保,「港人治港」亦不再。猶幸仍然有一班年輕人心裏有團火,並未放棄香港,我就呼籲「大人」們即使不能重燃自己心中那團火,或難重拾當年那顆赤子之心,亦請盡量以同理心,嘗試了解和珍惜年輕人,他們是香港與中國未來之所繫。英美就有兩位「大人」,雖已屆古稀之年,在最近大選卻成為年輕人追捧的偶像,他們是英國工黨領袖郝爾彬及美國聯邦參議員桑德斯,年輕選民在二人身上看到本身同樣追求的價值,寄望二人所代表的陣營將來執政,能實現更平等公義的政治、經濟、福利、外交政策改革。英美由於有民主選舉制度,郝爾彬與桑德斯倡議的改革有可能在體制內發生,震盪比較小;香港和中國大陸現在無民主制度,改革前的過去與未來之爭會有較大的角力和衝突,在所難免,這是歷史的宿命。但願香港人在此歷史關頭,選擇行公義而非只顧私利的道路。我相信,未來在香港推動民主的人會更堅毅,這是歷史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互動產生的必然結果。社會制度改革,古今中外都是這樣走出來的。一個人人眼裏只有金錢和權力的社會,最終必敗於行公義、好憐憫的價值。今天掌權的人或既得利益者,只要對異見者多一分體諒,少一點跋扈囂張,也是為自己積福,改革到來時,不至太難受。改革必定會出現,問題不是會否,只是何時![梁家傑]PNS_WEB_TC/20170907/s00202/text/150472077396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