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太多 體諒太少

林鄭月娥777票、曾俊華365票。選後,有人說泛民策略投票全輸、天真。究竟什麼才叫輸?連輸贏的定義也沒講清楚,實在無助於檢討路線。回想未開票之先,社會主流對於創造奇蹟,也就是曾俊華當選的期盼,已經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壓力,當有選委不覺得值得一博,民意已排山倒海要求你一博。我認為即使寫「馬後炮」評論,與其純粹點評誰輸、誰天真,較負責任的態度應該先想想:民主派在有限的環境,可以怎樣面對曾俊華的高民望局面?我們都知道無論做什麼,終歸改變不了「欽點」林鄭事實,這次民主派的行動,離做得最好差多少? 沒有民意如淘空靈魂 若真要說民主派在特首選舉輸什麼,分別是不再如以往有多數民意背書。民主運動自1989年起已27年,民主派一直沒有什麼可恃,只有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但這次公眾普遍瀰漫厭戰情緒,表面上選委會選舉取得好成績,但當曾俊華以相較林鄭月娥具親和力、「沒那麼西環」的姿態參選,便與厭戰的民意一拍即合。 民意的主導權落入曾俊華,民主派的行動便變得光怪陸離。策略派追求民意認同,只能跟?曾俊華團隊的「休養生息」、「重回昔日香港」想法走,結果失去話語權。 「lesser evil」所以為「evil」,是因為沒

詳情

寫在選舉後——給胡官的信

胡國興先生: 這兩天,心裏鬱悶得很。 鬱悶不是因為「含淚」投票——雖然無奈,但當時我們確信自己的決定對香港民主進程最為有利。所以,即使只是選擇「lesser evil」,只要以民主為目的的選擇,對我來講就不算「含淚」了。 由始至終胡官政綱都是首選 鬱悶不是擔心認受了「薯片」(曾俊華),民主政團就會失去反抗建制的話語權——我關心的不是民主政團,而是民主。政團嘛,一雞死一雞鳴。而且,「投了票給他,以後就不能再罵他」的說法本來就不合邏輯。半數美國人投了票給特朗普,難道他們以後全部都沒資格監察和批評總統的施政嗎?既投了票,無論投票取向如何,我們都更有權利和義務去監察下任特首。 鬱悶不是因為「777」當選了——已成定局就要準備開始作戰,才沒有那個餘暇呢。 鬱悶,只是我們最後沒能投票給你,實在對不起胡官你。 由始至終,胡官你的政綱其實都是我們的首選。無論關於逐步擴大提委會的選民基礎,還是22條立法等等,都是我們推崇備至的可行方向。這些倡議的意義在於,它們不止是空泛的口號式政綱,而是切切實實的可行路線。提供了既符合《基本法》要求,又能回應港人訴求,更很大機會為中央接受的政改方向。這些方向,為大家帶來

詳情

曾俊華想修補撕裂 卻撕裂了傘運力量

沸沸揚揚的小圈子選舉告一段落,所有集體幻想出來的奇蹟,都沒有出現。曾俊華挾高民望落選,從好的方面看,可以不厭其煩地再教育大眾有關小圈子選舉的弊病;從已經造成的結果去看,卻是削弱了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雨傘運動所凝聚的「黃絲」力量分裂,大量「深黃絲」對參加社運卻步。 曾俊華競選時最動人的口號之一,是修補撕裂。但有沒有想過,「撕裂」其實也是港人政治覺醒的體現呢?現實至上的香港人,由以前不喜歡講政治,到傘運後「講講吓」政治都會跟身邊人吵架。這其實是一次政治覺醒,是一種文明進步。 打個比喻,以前人們缺乏環保意識,而隨着文明進步,有環保人士開始鼓勵減少用膠袋,但亦有人對此抗拒。雙方意見相左,這何嘗不是撕裂?當某一範疇的公民意識提高,自不然就產生所謂的撕裂。解決之道,理應在平衡雙方利益之下,繼續推動討論和鼓勵環保。不過,如果套用曾俊華的方式,則是放棄環保理念,齊齊用返膠袋,一起回到沒有紛擾的老好舊日子。 曾俊華提出修補撕裂,附帶條件,是為23條立法及接納「人大8.31」框架。然而,如果連23條和8.31都可以照單全收,2003年50萬人上街便不會出現,2014年雨傘運動亦不會上演。一旦放棄這兩大原

詳情

後特首選舉的幾點觀察與感想

筆者在剛過去的特首選舉中留意到幾點有趣的地方,僅以此文分享: 泛民陣營中意屬曾俊華的「務實派」及意屬胡國興的「原則派」 很奇怪,近年媒體都喜為泛民陣營冠以一些新名稱,最顯著是現已習以為常的「非建制」。好端端的「泛民主派」、「反對派」不用,偏偏用上有主客之分的「非建制」,最令人費解的是泛民中人及黃絲們都好像不甚抗拒這自我矮化的名稱。 與「非建制」一詞類近,媒體及作家們最近都在文章報導中使用「務實派」與「原則派」來形容泛民中投曾與投胡的兩方意見。「原則派」還比較好一點,但「務實派」與「原則派」對立,是否已經意味著「務實派」放棄原則呢? 另外,「務實派」到底有多「務實」?從數字上來看,泛民主派擁有的選委票,比林鄭月娥的579張提名票還少200多票,而很多「務實派」在選舉前都清楚知道,即使泛民選委全投曾俊華都難以阻止林鄭當選。他們支持薯片放棄胡官的理由,最主要是因為薯片更有可能奪得游離建制票。當然我們知道,選舉結果顯示曾俊華只得365票,扣除民主300+的325票,曾俊華所得的「建制」票只有40票,比胡官所得的21票多不了多少。試想如果民主300+一早放風全部票投胡官,加上投白票的泛民選委,所

詳情

茱麗葉,快點醒來!

新一屆的特首選舉今日落幕,不足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將為香港「選」出未來5年的特首。 過去的歷屆特首選舉,民間大都抱「食花生」心態。雖然先後有幾次泛民主派都有派人象徵式參選,但由於在這項被判定為「小圈子選舉」中,泛民實力微不足道,影響不了大局。除了對上一屆唐梁之爭,建制派候選人之間少有火花,泛民參選者則每次都煞有介事,落力扮演反對派角色,使「選舉」看起來更似有競爭,同時每次都能安全完成「突顯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而所謂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也不外乎提醒人們,小圈子選舉並非普選,因為大部分香港人其實手中都沒有一票,去選擇這個管治香港數百萬人的特區首長。 如果香港式小圈子選舉的問題,僅在於使人感到疏離冷漠,「見水唔飲得」,問題其實不大。它的真正「荒謬」,並不在於剝奪了人們的政治參與權利,而在於它根本是陷阱重重,甚至是極其「惡毒」。它的「惡毒」在於,當你以為它是一個高牆處處,水潑不進的「貴族式」協商機制,只是一套讓權貴們分贓的工具時,它卻又會留有它的所謂「改進」空間,讓你覺得它還是可以增大其「民主成分」,你可以在當中找到顛覆的縫隙。 過去20年,反對力量寄望制度最終邁向民主化,不積極參與或

詳情

談民主派做錯甚麼之餘……

林鄭以777票當選,曾俊華以365票落選,還有52票投胡官或白票,很多網民立即分析民主派做錯甚麼令曾俊華輸。但在這之餘,我會想,是否民主派做了不同的事曾俊華就會贏? 民主派的325票,即使 all-in 曾俊華,也需要多276票非民主派的票才夠他贏,這應該是眾皆明白。要這樣做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夠多親中派「走票」,二是北京有人「一人一票」指令親中派轉態。 從結果來看,1194選委中,減去林鄭777票和民主派325票,剩下即走票的非民主派約92人,而這已經包括了一些非民主但也非親中的中間派,如專業人士 (醫生、會計等) 和抽籤選出的耶教界,所以投曾俊華的真正親中派恐怕只有50人左右。如果是這樣,我們之前期望親中派會大量走票,根本就是太天真,高估了他們的思考能力和自由意志。現實是他們絕大多數甘做中共扯線公仔,民望還有民主派做甚麼對他們是完全沒有影響。有記者訪問工聯會議員亡國健,他說現在的走票比想像的多,即親中派一直相信不會有人夠膽走票。事實證明他們自己的評估更為接近,他們很清楚自己人都是橡皮圖章舉手機器。 至於民主派的行動是否會影響北京「一人一票」呢?有人說民主派這麼支持曾俊華,令他失去中央

詳情

他們背後都沒有西環

未來五年的特首寶座誰屬很快便會塵埃落定,到了此時此刻,應該沒有多少人還相信會有奇蹟吧!其實,理性上不認為會有意外,但還是樂意見到有奇蹟的,雖然明知就算有什麼意外,都只會是在某種安排下促成的。這才是最令人憤怒及感到無奈的地方。 說穿了,什麼「一國先於兩制」、什麼「中央擁有最後的實質任命權」,全都只是後來才加上去的詮釋角度。如果依照基本法中說明的「除了國防、外交之外」都是港人治港的範圍,這些說法其實全部都沒有需要,有的也可能只應該是憲政秩序的象徵,就像說英女王是大英聯邦最高元首一樣。今次對香港特首選舉出現的嚴重干預及欽點,其實都是違反了一國兩制精神,也不乎合在回歸過渡談判及安排的時候,共產黨對香港作出過的莊嚴承諾的。如何詭辯都說服不到所有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但欽點確實長期存在,干預正在加深,更多香港人自己正在舉手投降,那些建制派及部分選委的言行更是不堪入目。只能慨嘆,可能柏楊所謂的中國人那一種「醬缸文化」,只會讓這樣的結果出現。 也想起了一位在民國初年著名的社會政治學家蕭公權,他在美國留學的時候,曾經親問實用主義教育大師杜威(John Dewey):「中國積弱的主要原因何在?」杜威給了他

詳情

向少數拉票

特首選舉3日後舉行,「民主300+」的共識是不會投票給林鄭月娥;估計300多名民主派選委之中,大多數將會投給曾俊華,少數投給胡國興或白票。 投票支持曾俊華,是策略權宜,兩位最有競爭力的候選人曾俊華與林鄭月娥之間,毫無懸念,民主派只能揀曾俊華。 過去兩個月選舉過程中,曾俊華的民望遠遠拋離對手。他有政治能量凝聚民心、吸納優才治港;有意願修補社會撕裂,讓香港人休養生息。這是我們經過5年折騰後此時此刻最需要的轉變。 曾俊華作風雖然開明,但無可否認,骨子裏是建制派,擔任財政司長時出名守財奴,對弱勢缺少同理心,他不會因為一次參選而忽然變成民主派。民主派選委即使投票支持他,不等於跟他綑綁,如果他主政後作孽,民主派不會跟他共孽,民主派只會一如既往,穩守監察政府施政的本分,督促他兌現承諾的治港理念及有利民主民生的選舉政綱。 至於林鄭月娥,她在選舉期間呈現的目中無人和保守因循,令她的民望愈跌愈低,而可以想像,她一旦當選特首,根本走不出梁振英過去5年的格局,受西環操控、向簇擁她上台的建制派既得利益者還債。如果中央逆香港民意而為,堅持捧低民望、低能量、低認受性的「三低」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延續梁振英路線,中央就

詳情

「民主300+」與語言偽術

對於「民主300+」背住「對抗西環」的情意結,推動成員投票選曾俊華為下任特首,聲稱他是「民望較高」及因而是「較可團結港人」云云,筆者有需回應這種語言偽術的說法。 首先,現時所謂「特首候選人民望調查比較」的結果,其實是既有因着某些媒體和論者在這幾個月來,不斷向市民給某候選人作出一些並非不偏不倚的報導、指稱、指責、評論,亦有因着那些所謂民調的問法之過於簡化、片面、非具多面性,而受到扭曲影響的,及因而是會不可靠的,及其「較可團結港人」的「結論」亦會是不真實的,這種「結論」或「說法」不過是一種語言偽術的說法而已。 事實上,無論哪位候選人最終勝出,都是不會因其當選,而使社會上或議會上具爭論性大之議題,頓變成社會上或議會上沒爭論或爭論性小之議題的,例如:高鐵一地兩檢的議題;全民退保的議題;在逐步收回棕地之前,是否該先行逐步解決重型車泊位的問題,以及該如何解決它們泊位不足之問題的議題;同運的議題(包括同運所要求的所謂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立法、性別承認法、同性別「婚姻」及其領養之立法、跨性別「婚姻」及其領養之立法);政改的議題;河套發展的議題等等。 「泛民」的語言偽術亦可見於其不時有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