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心,支持胡官

選舉前兩日,大部份傳統建制派組織,已公佈了自己的投票意向,基本上我們已知道,土共黨人的鐵票,已經倒向林鄭。至於香港的地產黨人,在超人的長實業績發佈會中,盼望新特首能「女媧補天」後,相信也已經西瓜倒大邊。單純從牌面上計票的話,誰人將會當選,已經呼之欲出。 在這情況下,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北京從沒打算放棄梁振英年代的鷹派強硬路線,並無招攬安撫基層泛民及其支持者之心,胡國興將會跟曾俊華一樣,似乎是必敗無疑。既然如此,究竟撐胡官還有什麼意義?答案很簡單,只有一個:初心。 泛民主派為何是民主派?因為泛民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爭取八八直選一刻開始,其目標便是爭取香港全面民主化。沒有這個目標,泛民主派便跟建制派無異。有些人或許會說,民意現在傾向曾俊華,因此林鄭即使接近贏硬,也應跟從民意支持薯片。可是大家也知道,所謂「民意」,從來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正如所謂民調,很多時不會反映拒絕受訪者的比率一樣。 況且,泛民主派追求的從來都是民主,而不是信奉民粹主義。梁振英日前跳出來抽水,提到自己當日民望最高,反問泛民當初為何不投票支持他。有人說他抽水很賤,但是他道出了一個事實,泛民本來便不是信奉和宣揚民粹主義。泛民

詳情

All in曾俊華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1. 希望林鄭落敗,是民主派的一致共識。但我們究竟如何做,才可以令林鄭落敗?All in曾俊華,又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2. 林鄭落敗的「必要前提」,是從建制派的八百多票中,勸退二百多票,使其總得票低於601票,因為特首選舉贏出的條件是至少要獲得601票。假如我們無法達到此一前提,無論剩下的選委票如何分配,都無礙林鄭當選。假如民主派+不投林鄭的選委只有599票,無論有500張白票,或者沒有白票,曾俊華都不會當選。 3. 因此,如果有人說,不投曾俊華代表支持林鄭,這是不認識特首選舉制度的說話,也是令陣營內部分裂、不負責任的說話。我們要問的,不是我們投不投曾俊華,而是:我們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 4. 曾俊華打著「團結」的旗號獲得廣大民意支持,這是一種挾持溫和建制選委的力量。「曾俊華愈受歡迎愈有機會贏」,是否則代表要逼迫無法違背自身立場支持他的人,轉向支持他?看見有些友好團體寫要票債票償,將戰友打為危害香港的罪人,不由得心酸。內鬥,不就是破壞民主力量的好方法嗎? 5. 回過頭來看,曾俊華的民意,源於我們非常尷尬和無奈的支持。試想想,假如今次是開放的民主選舉,被民主派捧上的絕不可能是曾俊華,

詳情

綑綁投票講實力

特首選舉各種規定與自選動作,各候選人該做的已經做足,各選委也已經心有所屬;剩下來影響投票結果的就只有綑綁投票的效果。各個政黨、界別、團體該表態的已經表態;剩下來的是泛民的投票取向,看來又是一盤散沙,最後沒有統一的結論。 泛民要做「造王者」,是夢寐以求的事情;唯一能夠產生效果的就是綑綁投票,但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要綑綁,需要手中有票的選委甘願被綑被綁,要達成這樣的目標,300多名選委有一個同仇敵愾的理念,還要有嚴格遵守的紀律,這正是泛民的硬傷。如果他們有上述兩個標準,就不能稱之為「泛民」。 建制派的政黨、界別與團體,要麼在成立是基於一個理念,願意追隨的才會加入政黨,成員甘願接受紀律約束;界別是出於利益關係,商界要謀求某種營商環境才能獲利,認同某個候選人的政綱是出於長遠整體利益考慮,他們毋須紀律也會甘願遵守。團體的共同訴求比較複雜,紀律約束也難於執行,但總體來說還是有迹可循。 泛民先天的理念就是自由,300多名選委當選的原因雖然不同,但他們追求自由意志的初心不改,在沒有一個「大敵當前」的情况下,他們是不會有統一意志的。恰恰就是在3名候選人當中,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同志或者敵人。雖然林鄭月娥的

詳情

小圈子選舉 泛民主派進退失據

離特首小圈子選舉還有數日,泛民主派的策略是,為左唔要CY2.0,最後要咗煲呔2.0;為左唔要西環治港,就只能揀地產霸權,商人治港。更不惜放棄民主派一直堅持的反831、反23條的底線。 今次泛民主派破天荒在選委取得300多票,結果只能夠提名同投票與自己理念不同的候選人,是制度的使然,亦是泛民主派的悲哀! 現時特首選舉制度是小圈子選舉,泛民主派根本毫無勝算。若果泛民主派利用300張選票,推選一個至兩個泛民主派代表參選,在特首選舉過程中,配合傳媒的宣傳,是難得機會去宣揚泛民主派的理念與願景。並更可在選舉論壇上,抨擊另外兩位建制候選人。特別是現時兩位候選人都是現政府的最高層官員,現政府的失誤,也正是他們執政失誤!泛民主派只需要一位能言善辯的候選人,便足以令兩人狗咬狗骨、互相卸責、醜態盡現。 然而,泛民主派今次因有300多票,便選擇了造皇,支持曾俊華。可是,泛民主派與參選人議價時,卻又似乎並不太成功。曾俊華在23條立法及831政改框架上都未有作出令人安心的承諾。泛民主派放棄底線,期望可以造皇。可是,若林鄭月娥贏,泛民主派既造皇失敗,也失底線及原則。若曾俊華勝,泛民主派已變為建制派,曾俊華要推23

詳情

「民主300+」花落「薯」家

「民主300+」的最後大會決定「300+」的投票取向。市民最關心的問題是:一、「300+」能否成功綑綁投票;二、「300+」的投票取向為何。對於「300+」及民主派來說,第三個問題是投票取向的論述為何。 綑綁失敗因光譜遼闊 「300+」成立之時,沒有說過一定要綑綁才加入,但宣傳時令市民覺得他們會綑綁投票守護香港,所以綑綁是合理期望。其實「300+」在上一次開會後亦已宣布會團結和集中票源給最高民望候選人,並以「特首民間公投」作為最重要的參考。 對於這個決定,有個別選委認為發表時機過早,自己仍未與選民充分溝通;有選委則投訴決議只由核心小組決定,開會只是門面工夫,處於外圍的選委無法參與決策。不滿者有支持胡國興也有支持曾俊華的,所以這不是投票取態,而是民主過程的問題。 我3月8日的文章〈「民主300+」非民主派〉(《明報》)已說明「300+」光譜裏有幾種人,願意綑綁的主要為溫和泛民和一些中間派;不願意綑綁的有兩種,一個極端是開明建制派和業界利益,另一個極端是進步泛民。 開明建制派本身就是建制派所以無興趣跟泛民綑綁;一起以「民主」之名選舉只是為選上的權宜之計,選到就一腳踢開。着眼業界利益者只着重

詳情

昔日否決政改 今日醉心攪局

反對派的邏輯有時真令人摸不着頭腦。回想當天政改方案被他們綑綁式否決,他們的理由就是基於反對人大8.31決定,並認定因為真正代表泛民的參選人將不能「入閘」參選,如此沒有真正競爭的選舉他們絕不能支持。 言猶在耳,今日特首選舉,因為反對派否決政改,我們市民固然未能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回到1200名選委投票選特首,公眾手上沒有票,選舉中的競爭已經大為減少了。但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既然當天反對派對人大8.31決定恨之入骨,到今天3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胡國興(胡官)、曾俊華——都對8.31決定的態度有了一定程度的表態。林鄭已表明人大8.31決定乃莊嚴決定,應以此為基礎。胡官則表明反對人大8.31決定,選舉論壇上更表明8.31決定從沒有在《基本法》上出現過。曾俊華雖然在這問題上給人反覆模糊的觀感,然而一直以來的觀察,他某程度上亦承認8.31決定乃中央莊嚴決定,亦沒有清晰要求撤回8.31決定。 「龍門」的確可任搬 按邏輯,反對派選委若對8.31決定撤之而後快,必須推舉認同此立場清晰的泛民代表;但如今儘管沒有任何泛民代表,他們竟然依然可以全力親身參與,並集中力量支持一名建制派候選人,當天否決政改時

詳情

「民主300+」非民主派

特首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從提名期到現在,有很多聲音以「泛民」或「民主派」統稱「民主300+」的一干選委,說如果做錯決定以後「民主派」無得翻身。另外有人說如果「民主派」就這樣「棄械」奔向建制,以後民主運動不知何去何從。 「民主300+」不代表市民 聽了馬嶽教授在社福論壇的一番話及其訪問,他說得精準,「300+」是特權階級,是小圈子選舉的產物,他沒有投票,不要代表他,不要代表全港市民,不要假戲真做。 他看通了「300+」的本質,其構成和內涵乃至當中的人物,非全然民主。 首先,「300+」由「專業議政」牽頭,但「專業議政」的李國麟和梁繼昌都不是民主派。「300+」競選時最重要的政綱是「踢走梁振英」,與某些開明建制派的想法類同,至於「反對8.31」是比較偏泛民的政綱。 不過政綱還政綱,人選是另一回事。「300+」某些界別有明顯的中間派及潛在的開明建制派,例如有與左報過從甚密的反佔中選委,雖然佔非常少數,但存在。有部分選委?眼業界利益,對討論民主的興趣較少,不覺得民主是議程之一,只着重選出他們屬意的候選人。當然也有由民主黨到公民黨光譜的溫和泛民;某些界別有個別激進民主派,屬少數。 這個構成與以全

詳情

恭喜北京,從此有了一個操控民主派選委票的方法了

郭榮鏗在上星期六(4/3)高調出來宣佈民主 300+ 將會保持一致,將所有票投予最高民望的一名候選人,換言之,「跟隨民意投票」。 先撇開這是否真正的民主 300+ 的共識,還是有人「假傳聖旨」,企圖製造錯誤的公眾期望,然後以所謂的「民意」脅逼不同意見的選委就範,「跟隨民意投票」似乎一直是一個大家揮之不去的迷思,彷彿若民主派選委不「跟隨民意投票」,就不配稱自己為民主派。 民意隨制度而改變 任何對選舉制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民意是一個很瞹昧的概念 (an elusive concept)。當選舉制度有所變更,民意也會隨之搖擺。所以在單議席單票制(單單制)「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的制度下,民意通常都會集中在兩名主要的候選人身上,其他邊緣的小黨則似乎透明不存在一樣。相反,在(各種不同的)比例代表制下,較為激進的邊緣小黨也會有一定的民意支持。 這當然不是因為所有單單制的社會都較為保守,而是因為在單單制下,只能取得數個百分點的候選人根本沒有勝算,選民於是寧願選擇一個 “lesser evil”,以期能讓自己的選票發揮作用。這個時候,民意就會集中在兩名最有勝算的候選人身上。

詳情

按PopVote結果投票,有利有弊

日前,由民主派選委組成的「民主300+」開會,討論特首選舉的投票策略。會後,「民主300+」之一的郭榮鏗表示,民主300+將會保持一致,將所有票投予民望最高的候選人,同時會以「2017特首民投」(PopVote)的投票結果,作為重要的參考指標。郭榮鏗提到的PopVote,由戴耀延和民主派選委所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舉辦,日期為3月10日中午12點至3月19日。除電子投票之外,部分時間也會開放實體票站。 個人認為,對於「民主300+」這個做法,確實更為洽當。「民主300+」立場上雖屬泛民,但是大部分選委,畢竟不是普選產生,沒有經過真正的民意授權。因此,泛民選委若按個人意願,各自自行制訂選舉策略投票,其決定便沒有民意的認受性。如今,「民主300+」依照戴耀廷舉辦的PopVote選舉結果投票,他們便變相如同美國的「選舉人」一樣,沒了投票決定缺乏認受性的問題。 與此同時,由於「民主300+」變相成了「選舉人」,即使他們最終所投的候選人,部份政見跟泛民自身的立場相左,也難以招來「妥協」或「投降」的批評。因為他們只是忠實反映民意的取向,大眾既然最終希望泛民「含淚投票」,他們只是尊重民意的決定。與此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