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為何泛民會遇上了冷漠

為了封殺泛民拉布的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戰,隨着建制派的所有修訂在上周都獲強行通過,終於告一段落。 不單輸了給主席和制度 也輸了民意 事後,泛民說今仗是輸了給主席、輸了給一個不公義的制度。這當然都沒錯;但泛民沒有說亦不想說的,就是今仗,他們也同時輸了給民意,這才是最令人感到氣餒的。 有評論把泛民的反撲無力,歸咎為「雨傘運動後遺症」,無奈無力無助的氣氛瀰漫社會,因此就算泛民呼籲在立法會外紮營集會,但民眾的反應仍是非常一般,甚至可說是相當冷漠。這個分析當然也沒錯;但問題是,大家卻似乎有意無意間忽略或不敢正視一個事實。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在11月尾所作的民意調查發現,有49.4%受訪者贊成立法會應修改議事規則,以減少拉布情况出現;反對的只有30.1%。正反雙方是5比3,差距相當之大。這顯示建制派這次「反拉布」修例,其實是有相當民意基礎的。 輸了民意 也輸了群眾動員 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的辯論中,便引述了這個民調結果來作為支持己方的論據。有泛民議員即場反駁,說如果泛民過去多年的拉布真的不得民心,為何又能在2016年選舉中勝出,且票數還多了?不錯,泛民是在2016年選舉中取得佳績,但大家其實心知肚明

詳情

吳志森:台灣民意

偷得浮生,臨時起意,去了台北幾天,遠離愈來愈荒謬的香港,抖抖氣。 本來打算不用腦,純吃喝玩樂,但到這把年紀,食,又食唔得幾多;玩,走得遠些又攰。况且,記者本性,無論到哪裏,看到什麼都會當現象做觀察,腦袋也沒法子閒下來。 在台北遇見的平民老百姓,無論是計程車司機、百貨公司售貨員,還是小店食肆老闆,都會將台灣不景氣掛在嘴邊,向我這個陌生人大吐苦水。雖然滔滔不絕,心有怨氣,但未見憤怒,卻表現得知足樂天,對未來還是有希望。這是幾天看到,台灣人和香港人的最大分別。 一家韓食小店的女老闆,從廚房出來主動和客人搭訕,自報家門,祖輩是韓國華僑,家鄉在山東,上一代由大陸逃到台灣。作為外省人,對民進黨不滿看似很自然,還將台灣的不景氣,歸咎民進黨執政。 蔡英文上台,大陸制裁台灣,陸客霎時頓減,不少做遊客生意的店舖叫苦連天,我問對他們有什麼影響?老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陸客以旅行團為主,根本不會幫襯這些小店。這位對民進黨不滿的外省人,批評大陸壓迫台灣,也相當厲害。 坐的士最大禁忌是講政治,但並非選舉季節,講也無妨。的士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嚼檳榔,滿口閩南腔國語,民進黨死忠。他把台灣不景氣歸咎執政八年的國民黨馬英

詳情

李立峯:一地兩檢民意戰

一地兩檢方案出台,政府及民主派均明白到要打一場民意戰。一兩天過後,有「消息」指出,政府內部的初步評估是民情反彈程度並不算大,學者梁啟智上電視接受訪問,記者也問他如何看待反對聲音似乎不大的問題。撇除個人對政府方案的態度和意願,政府和記者提出的對現實狀况的判斷,似乎也難以否定。 民主派輸蝕在基本語言問題上 對於「反對聲音似乎不大」,我們可以有多種解讀。有人可能會把它連繫上雨傘運動過後民主運動面對的困境和市民的無力感,而且7月份已經有劉曉波逝世和法庭取消議員資格兩單令民主派支持者很憤慨的大新聞,人們在情緒上和行動上都有疲態,可以理解。另外,也有人可能會指出,面對着一個幾乎全部被收編的主流媒體系統,再加上高度碎片化的網絡世界和專注力愈來愈弱的民眾,反對聲音不要說主導輿論,甚至連製造足夠的音量讓人們持續關注事件都有困難。 這些也許都是重要背景因素。但如果聚焦在今次的議題本身,民主派到目前為止,還輸蝕在一些基本語言問題之上。現時,大眾的基本印象,大概是政府「推動一地兩檢」,民主派則「反對一地兩檢」。如果我們不去理會具體情况和細節,「一地兩檢」這名稱,聽起來不會讓本身不熟悉議題的人直接覺得是壞事。政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民調與民意

上星期,英國保守黨再一次在大選中遇上出其意料的挫敗。儘管英國首相文翠珊在大選後強顏歡笑,似乎暫時保得住首相地位,但相信這次大選結果對文翠珊個人及保守黨而言,是極度痛苦的。假如大家把這次保守黨的挫敗,與前任首相卡梅倫在脫歐公投上的放在一起比較,不難發現保守黨在短短兩年間因為錯估形勢而在大選中遇上滑鐵盧。為何會是這樣? 我們不能說保守黨在這次大選中大敗,平心而論,保守黨只是損失了十多個議席,但卻因此需與愛爾蘭政黨合組政府分享權力,無論在政治上或面子上,均是一極為難堪的賽果。那究竟是文翠珊、卡梅倫政治質素有限而錯估形勢,還是妄信民調而忽略了民意? 我們不敢過分批評保守黨的領導人物,但他們肯定是錯估形勢;而錯估形勢之一重要因素,可能是過於依賴不能盡信的民調。究竟現今民調有什麼問題?今天進行民調的方法,某程度上已與社會進步逐漸脫節。新世代社會常態早已脫離了固網電話作為通訊網絡主軸,而難以捉摸的年輕人更增加了自主心態,亦往往是民調未能全面,及找出如何加權處理的一大原因。如果民調是在探討社會一般情况和政治走勢,問題尚可能不會太大,但選舉過程本身會令民意更形繁複,變化更快更大,假若以民調預測選舉,問題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管治危機不可輕視

前特首董建華的民望評分在2003年3月跌破45分,筆者便在5月及6月發表《董建華民望綜論》及《特首民望新解》兩篇文章,說明董建華已陷入「信任危機」,筆者當時說:「 50分……可化成大約30%的『得票率』,45分大概會轉化為20%,而40分大概會化成10%至15%左右……」筆者當時引證:「英國的戴卓爾夫人在『認許率』跌至25%後……辭去自1979年起出任的首相職務。1997年初,馬卓安又在『認許率』持續在30%的水平浮沉後輸掉首相職位,由貝理雅接任。至於前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八年任期內的最低『認許率』亦有37%……」 十四年後,筆者今日補充:在當代英國歷史中,在任首相的民望「認許率」跌至30%的話,肯定要改朝換代,貝理雅在 2005年「認許率」只有34%而仍能連任,是個異數,全因對手比他差。其他時候,在任首相起碼要有44%的「認許率」才有機會保持領導。 在美國,從1944年起計,政黨能夠透過大選繼續執政者,在任總統在選舉前的 「認許率」起碼要有48%,而就算改朝換代,總統在離任前的「認許率」最低也有32%。因此,在香港,以民望評分45折合認許率 20%作為「管治危機」的基準,並不為過。 可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逆民而行得不償失

筆者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提到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起步艱難」,第二篇文章建議林鄭月娥在組織問責班子時,以民意為依歸迎難而上。第三篇文章,筆者希望證明中央政府同樣重視香港的民情民意。 香港的傳統左派以愛國為先,科學為次,已盡顯在其對本地自由學者和科學民調的猜忌。筆者主持的民意研究工作,長期受到極左陣營不科學和莫須有的攻擊,已經司空見慣。因此,中央政府是否重視科學的民意調查,筆者只能反覆推敲。 首先,眾所周知,梁振英能夠擊敗唐英年當選特首,明顯是靠民調上位。不過,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筆者估計梁振英不能連任,理由亦因民望低迷,與董建華一樣。究竟是因為聰明過度,還是力有不逮?筆者相信各有各原因。 撇開董建華和梁振英,筆者希望指出曾蔭權和林鄭月娥能夠「當選」特首,是因為「曾經擁有高民望」。記錄顯示,曾蔭權於2001 至2005年出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大部份時間都民望高企,支持率大概維持於六成以上,支持度評分則在55分以上。 至於林鄭月娥,她在2012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後,初期的民望一直高企,支持率一直維持於五成至六成半之間,而支持度評分就長期維持在55分以上,直至政改爭論開始後,支持率才反覆下跌至四成半

詳情

要衝破三大管治迷思

新特首會否施行新政?新政會否為社會帶來新契機和新氣象?這當然是香港人的期望,但如果執政者無法衝破管治香港的迷思,恐怕這些期望只是一廂情願。所謂香港管治的迷思,就是某些關於管治香港的理論、觀點和看法,沒有根據更未經證實,但社會大眾、意見領袖和政府高官卻把它們當作事實一樣深信不疑。結果,香港的管治水平無法提升,撕裂社會的深層次內部矛盾愈演愈烈。這些迷思包括: 傳媒不可碰 新聞自由和獨立媒體是文明社會的重要支柱,乃行政、立法及司法以外的第四權。這老早已經是社會的共識甚至常識。在這樣的情?下,政府幾乎是別無選擇地要尊重新聞機構的編輯自主和採訪自由。問題是當新聞專業淪落為散播謠言和扭曲現實的洗腦機器,或者與居心叵測的人狼狽為奸,甚至被人利用借刀殺人,政府視若無睹置之不理,就必然會應驗英國政治學家伯克(Edmund Burke)的名言:「壞人所以囂張,因為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 傳媒牽?民眾的鼻子走,它的失實報道有害健康,甚至可以致命。在今天資訊爆炸,充斥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起步艱難

筆者進行民意調查,經歷過一任總督和三個特首,他們的民望全部有升有跌。 末代港督彭定康,不愧為政治高手,熟悉民情,掌握民意。民望低落之時,總是處之泰然,從不怪罪民調機構。 董建華商人出身,不懂科學,民望不妙之時,特首唯有請教校長。 曾蔭權屬於技術官僚,當然識得細眉細眼。曾特首說「民意如浮雲」,筆者估計他是希望借用「富貴如浮雲」去表白自己豁達的心情,不想怪責民調機構。 至於特首梁振英,則明顯靠民調上位。可惜,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當自己民望逆轉,便由身邊智囊發動不智的攻擊,配合自己的語言藝術,結果弄巧反拙,民望愈跌愈低,一眾智囊還賠上了自己的聲譽。 至於林鄭月娥,剛剛當選,情況仍待觀察。競選期間,選擇性引用了不科學的民調數據,似乎是延續了現屆政府的弱點。不過,一句「假如香港人主流意見令我無法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又令筆者刮目相看。將來的林鄭特首如何理解和詮釋民意和「主流意見」,筆者疑中留情。 今天,候任特首可能需要研究數據。 歡喜也好,討厭也好,任何人士當選特首,便要接受民意監察。港大民研今日發表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的首次民望調查,顯示其民望得分為 55.6,支持其出任特首者不足 43%,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