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政府應否出錢,讓全民睇波?

世界盃,捲起全港睇波的熱潮,可恨免費電視台TVB「計唔掂條數」,放棄競購世界盃轉播權。今屆獲得轉播權的NOW TV是收費電視,ViuTV則只免費播放十九場波,令球迷吊癮,如果不願意奉上近千元睇波費,便要東撲西撲,到商場排長龍霸位,到酒吧或茶餐廳付錢看波。 即使甘願頻頻撲撲,但俄羅斯和香港有時差,晚上十時至十二時那場波打完,下場波凌晨二時才啟播。難道在酒吧和商場磨爛蓆、捱眼瞓直至凌晨四五點?唔上唔落,不知應否舟車勞頓返家洗臉小睡好,還是直截了當,帶着一身汗臭和熊貓眼返工返學好。 望穿秋水才有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試問一生人看世界盃能有幾多次?舒舒服服地睇波,只是普羅大眾營役一天後,公餘課餘的卑微願望。偏偏好事多磨,巿民為了睇波,要排隊爭位,流離失所。何苦呢? 既然庫房水浸,政府為何不買世界盃轉播權,造福全港巿民呢?這總比起幫學生付DSE費,要一大堆申請手續簡單直接得多。連國內同胞都可以透過中央台看世界盃,為何富裕的香港人,忽然變成有波冇得睇的賤民? 有人說,可能是政府不想與民爭利,又或者此例一開,以後英超聯、歐冠盃、南美盃、NBA……陸續有來,長貧難顧,還是隻眼開隻眼閉算了。 冇波睇成為全民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警隊民望

政府得到人民授權,在法律框架內行使武力,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這是紀律部隊的權力基礎。軍隊與警隊,在特定時空可以行使生殺大權,是把這種授權推至極端。 香港大學民研計劃在九七回歸後,開始定期對香港警察和駐港解放軍進行民望調查,後來涵蓋所有紀律部隊,目的就是研究和監察香港的「武裝力量」,如何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發揮作用。兩制之內,我們對文武官員同時進行民意監察,是我們的責任。 香港警隊近年受到民望困擾,筆者應為,主要是因為政治角力,社會分化,導致警隊在應付遊行示威時進退維谷。在雨傘運動施放87顆催淚彈後,更令警隊民望跌至調查開展以來的歷史低點。造成這個局面,當權者有責,示威人士也有責任。 翻查記錄,回歸後十四年,市民對警隊的滿意淨值只有兩次跌穿50個百分比,分別是1997年11和2008年12月。在該兩次調查前不夠一個月,都發生了個別警務人員涉嫌犯錯的事件並被傳媒廣泛報導。數據顯示,類似的過失會在短期內影響警隊民望,當事件沖淡後,其民望便會回升。 可惜,在回歸第十五年,情況開始有變。2011年8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警隊以強硬的態度對付示威者甚至記者,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談及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換屆組班看民望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昨日正式從總理李克強手上接到行政長官委任狀,象徵中央人民政府正式確認其符合早前開出的選角條件,包括愛國愛港、獲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和得到港人擁護。筆者最為關注的,是林鄭月娥在組織領導班子時,如何體現「港人擁護」的要求。 高官問責制,是 2002年董建華連任特首時,為了挽救民望而推行的改變。董特首一心希望擺脫公務員體系的束縛,從文官制度以外另聘人材,去建立自己的管治團隊。董建華以及傳統左派,向來都不太信任由港英政府所建立的公務員體系。曾蔭權及林鄭月娥能夠成為特首,屬於異數。筆者認為,是為勢所迫,民望鐘擺的結果。 問責制度推行以來,問題繁多。尋找合適人士出任司局長職位從不容易。志向是個問題,能力是另一個問題,能否服眾是一個更大的問題。現屆政府四面樹敵,索性不理民意,導致人才凋零,難倒來屆政府。 林鄭月娥要走出迷宮,一定要汲取教訓,盡早擺脫 CY2.0 的形象,在換屆組班時細看現屆官員的民望數字。 高官問責制推行以後,港大民研便以「表現理想」、「表現成功」、「表現一般」、「表現失敗」、「表現拙劣」的五等法,加上餘項「表現不彰」來評核官員的民望。當中,「表現失敗」是指倘若進行全

詳情

當特首民望重要嗎?

有人問我:「你說當特首是民望重要,還是能力重要?」我想也不想便答,當特首最重要的,是他或她與中央及港人的關係,在這方面民望當然重要,但若處理中港關係得宜,民望自然會站在特首那一邊。 民望這東西可以說是頗為虛無縹緲,但不同時段卻具不同意義。民望最具影響力的時段當然在於選舉期間,甚至有人說民望比政綱、比候選人的背景更為重要,民望處理得好,選舉極可能事半功倍。但選舉後,民望對地區領袖之影響卻變為不是那麼重要了。君不見世界上有哪些國家或地區領袖民望長期高企?管你上任時是多麼受歡迎,人民始終是要求很高的,達不到他們的期望,民望自然下滑。為民望而施政,不若為理想和原則而施政。只懂刻意追逐民望,實非有質素的從政者所為;長遠而言亦非社稷之福。 留意民望與民意不容混淆。民望是指市民對從政者之喜好或期望;民意是指社會對一些重要課題之看法或意見。管治者不應以民望為施政標準,但卻不能漠視民意。民意若與管治者之施政理念各走極端,那明顯地是施政者之失敗。若領導者不能領導,只重戀棧其位,勉強延續雙方關係,只會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性。民望與民意之分別正在這裏。 還有一點要弄清楚,在這媒體最能輕易影響社會意見的世代,媒體的

詳情

曾俊華的「薯粉之謎」

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要麼你及時像英雄般轟轟烈烈地犧牲,否則假以時日,你就會眼巴巴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有一種幸福叫高峰時謝幕 雖然選不上特首,但從某個意義上講,曾俊華是幸福的,因為他不用擔心有朝一日,自己會無奈地變成一個惡棍。 始終,民意如流水,政治上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更何况是比江湖要凶險百倍的政圈。相反,在最高峰時謝幕,卻可以把時光定格在最美好的一刻。在超過五成人支持他當特首的情况下,步下舞台,從此,便成了一個傳奇。 林鄭月娥或許會感到意憤難平。論能力、論口才、論勤政、論「星味」,沒有一樣她會輸蝕給曾俊華,但偏偏民望卻「輸幾條街」,老天實在不公平。 高民望因為掌握到港人想療傷 事實上,now新聞台的《政情》環節便曾經報道過,林鄭早前與部分泛民選委閉門會面時,便曾因覺得委屈而落淚,不忿自己36年來,犧牲私人及家庭生活,為香港做事,亦曾為香港捍衛過核心價值,只是外界不

詳情

選票與民望說明了什麼?

儘管民望偏低,但林鄭月娥仍以777票勝出,成為下一屆香港特首,也是香港第一名女特首。相反,民望較高的曾俊華翻盤失敗,僅得365票而落敗。其實,這個結果早在預料之中,沒有太大意外。不過,這結果又反映了什麼呢? 曾俊華落選 說明「港人擁護」是空話 我想,第一點可以看到的是,在背後驅動、變招和操控的能力是何等強大!曾俊華原是北京也可以接受的人,但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北京對他由信任慢慢變成懷疑,再變成預防,最後變成壓制。無人能說清楚背後的原因,但北京卻可以面不改容地要變就變! 第二點,人們可見,泛民和市民對曾俊華的支持主要建立在對北京的不滿之上,其後建制派中也出現若干動搖,但在強大民意和建制派動搖之下,北京仍可以通過各種方法「穩定大局」。客觀效果顯示,北京不想出現民意和反對派可以扭轉官方決定的事例,於是大力發功,也要達至目的。其實,北京也說「港人擁護」是特首的四大標準之一,但曾俊華落選的事實,恰恰說明「港人擁護」只是一句空話,至少不及「中央信任」。這豈不是一大諷刺嗎? 第三點,選舉的結果也反映了建制派的本質——權力來源或利益來源對他們的吸力遠遠大於民意。這個印象愈來愈固定了。 按上述選舉效果而言

詳情

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

到最後,並無任何戲劇性發展。昨天,林鄭月娥順利當選特首,並且拿下777票,高過「689」近百票。 但777票的風光,卻始終掩蓋不了「贏了選委,輸了民望」的尷尬。 唯一一名民望低於選舉對手的特首 林鄭是九七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的特首。在3間大學(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所作的多輪特首選舉民調中,林鄭一直落後於曾俊華。當受訪者被問到支持哪人當特首(即所謂「N揀1」民調)時,揀她與揀曾俊華的比例,長期維持在三成多對四成多之比,且到了選舉最後階段,差距更進一步拉闊,在港大及嶺大的民調中,曾俊華的最新支持度甚至衝破五成!拋離林鄭逾20個百分點(當然也有具建制派背景的機構,如香港研究協會,所作的個別民調,林鄭在民望上曾偶爾試過反先曾俊華;但這些機構與3間大學相比,公信力和可信性如何,由讀者自行判斷)。 我曾經以為當葉劉淑儀不能入閘,其支持者會歸邊,轉過來支持林鄭,讓她在民望上飈升,衝至四成,追貼曾俊華。但最後這卻沒有出現,反而差距進一步拉闊。這顯示部分「淺藍」人士,極有可能反而由曾俊華所吸納。 林營本來的如意算盤,是當林鄭政綱出台、出席電視辯論,

詳情

今天保留清白之身、好過他朝被人千刀萬剮

特首選戰正式結束,結局亦毫不意外,林鄭將成為未來5年香港特首。對於這場馬騮戲其實我興趣不大,反倒是大家熱熱烈烈地捧到曾俊華上天,仲要人地話咗推23條都有人話佢是「民主之父」,天呀我到底睇咗啲咩…… 不少曾俊華支持者可能好唔開心,但其實我完全唔明唔開心啲乜。當初林鄭被選委提名之時已經有580票,就已經明刀明槍話你聽「特首之位我志在必得」。雖然我覺得如果唔知真係好白癡,但事實係有數得計。選委得1200人,600就已當選到,當初已經有580票提名畀林鄭,仲有20票就等如當選,大家唔係真係咁天真以為曾俊華仲有機呀嘛?小圈子選舉嘅意思就係指,由選委提名到選委投票都係選委玩哂呀明無?暗咩票呢?啲票由頭到尾都係睇上頭面色咋。好馬後炮,不過我真係覺得其實賽果好正常。 好啦,無得做特首,咁又點?當年唐梁之爭唐唐輸左,你估佢會周街乞食咩?2013年,唐獲中央委任為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而董伯伯卸任之後都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參與中美關係的外交事務,並成立了中美關係交流基金會,代表中國到美國演講。除咗無靠山的曾要坐監之外,根據前人經驗,其實唔做特首(而本身同中央關係唔差既話),一定會有野撈唔使憂。反而做特

詳情

特首選舉投票前最後檢討

經過周日選委主辦的特首選舉候選人論壇之後,3名候選人再沒有同台較量的機會;最後一戰,就是3月26日的投票,分出最後勝負。這場選戰已近尾聲,不妨做一個總結檢討。 先談選舉辯論。 香港由小圈子選出特首,期望像「西方選舉」經一場公開辯論可以扭轉選情的想法,是一廂情願、不切實際。即使在選舉辯論中佔上風,對影響選委的投票意向也微乎其微。從這個角度看,曾俊華和胡國興(胡官)在周日的選舉論壇上得到「網上民意」較大支持,但相信扭轉結果的機會不大。 其實,寄望藉選舉論壇「翻盤」的,是「篤定必勝」的林鄭月娥,而不是多數會落敗的曾俊華和胡國興,實在非常諷刺。「翻盤」的意思,是林鄭至今仍得到絕大多數建制派選委支持,勝出應無懸念,但她一直在民望(民調)落後,有人認為隨着她展開競選工程、接觸市民、在競選論壇上表現辯才,民望將會逐步攀升,起碼會拉近跟曾俊華的距離。因此,上周二由七大電子傳媒主辦及周日的選委論壇,對林鄭來說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很可惜,各場選舉論壇中唯一安排3名候選人互相質詢的,僅得七大電子傳媒一場,連選委安排的論壇都只由候選人各自回答問題。如此安排,或許是「有心人」避免節外生枝,但最「蝕底」的其實是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