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市民政治對香港政局的啟示

特首選舉後,筆者所寫的4篇評論,都圍繞着一種新型市民政治的崛起,以及它在香港的最新發展狀况,筆者希望以這篇作一個總結,探討新型政治對香港政局的啟示。 所謂的新型市民政治,是指隨着社會的變遷,出現了一批新型市民/選民,他們擁有較高的政治認知水平和抱持後物質主義價值觀,政治參與程度亦較高(不限於選舉),普遍對問題(issues)和候選人形象而非政策較感興趣,對政黨的依賴度亦較低。不能否認的是,這種市民政治亦帶有一定的民粹性。 政治模式與生態的高速進化 這種新型政治在香港迅速冒起,與2015至2017年密集連續的選舉年不無關係——頻密的選舉促使政治生態及模式高速進化,在剛結束的特首選舉中,大幅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並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新的政治模式。 這種新型政治的嶄新性和獨特性,以及它在曾俊華的競選工程中所產生的威力,在中央及林鄭月娥陣營需要以洪荒之力,才能贏得選舉中已表露無遺。只不過,曾俊華陣營一定程度也是這種新型政治的「受害者」——由於這種政治模式及相應的政治路線也實在太破格,中央及建制派根本全然不懂,因而亦無法信任,以致受到建制派的排斥,最後只能接通泛民。 全盤掌控反而激發模式突變 因此

詳情

「曾俊華現象」與新型民粹政治的崛起

對於「曾俊華現象」,筆者認為對曾俊華的個人魅力和其團隊的公關及社交媒體策略的探討已相當充分;然而對於曾俊華的支持者和民意基礎的構成,坊間似乎除了能夠指出由「淺藍」到「淺黃」(甚至「深黃」)光譜組成,傾向中間和略為保守之外,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事實上,曾俊華的支持者屬中間卻又不是建制與泛民之間的中間路線,是保守卻又不是親北京親建制的保守主義,以中產為主卻又有跨階層基礎,基本上已超越了所有香港現有政治框架的解釋範圍。就在筆者如墮雲霧的時候,恰好讀了一本名為The Road to Somewhere: The Populist Revolt and the Future of Politics(這裏的「Somewhere」意指非精英、無法於海外定居或工作的普羅大眾)的書,不但能對「曾俊華現象」背後的民眾政治,得出一個較為具體有力的解釋,而且還發現這種民眾政治與以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為象徵的新一輪西方民粹政治,存在着不少共通之處。 沒有被代表的大多數 說起民粹主義(populism),一直以來都是說的人多,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一般而言,民粹主義者除了傾向反精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相信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