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一席都「輸唔起」!

三月十一日,立法會將進行補選。相信市民都知今次補選的四個議席,本來是屬於民主派的,無奈,基於二○一六年人大釋法,導致法庭裁定他們的宣誓無效而被禠奪議員資格,故今次民主派的目標就是要全取四個議席,以奪回分組點票否決權,守護制衡政府的權力。上月,Now新聞台透過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民調,結果顯示補選的四個議席均是由民主派候選人領先,支持率甚至高達六七成。由此看來,民主派已穩操勝券,然而,大家如聽信這些民調結果而掉以輕心,那便是治港者最樂於見到的。根據近年選舉數據的分析,民主派和保皇黨的支持率,大概是55%比45%,為何民主派的支持率竟會突然顯著增長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收集意見的媒介──手機應用程式。顯而易見,民調的受訪者應該主要是青年人及中年人,亦即是較多是民主派支持者。至於保皇黨的鐵票,如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的大多數長者,以及不在港居住的「被種票者」,則應該未有涵括在內。換句話說,該民調根本不能反映真正的選情。相信大家都知道,擁有強大選舉機器作後盾的保皇黨,一定可動員所有親共選民投票。故為了確保民主派能重奪四席,我們除了要踴躍投票外,更要積極呼籲親朋好友去投票。否則,便是助「治港者」為虐,將議席拱手讓人。[李柱銘]PNS_WEB_TC/20180306/s00202/text/1520273331364pentoy

詳情

民調與民意

上星期,英國保守黨再一次在大選中遇上出其意料的挫敗。儘管英國首相文翠珊在大選後強顏歡笑,似乎暫時保得住首相地位,但相信這次大選結果對文翠珊個人及保守黨而言,是極度痛苦的。假如大家把這次保守黨的挫敗,與前任首相卡梅倫在脫歐公投上的放在一起比較,不難發現保守黨在短短兩年間因為錯估形勢而在大選中遇上滑鐵盧。為何會是這樣? 我們不能說保守黨在這次大選中大敗,平心而論,保守黨只是損失了十多個議席,但卻因此需與愛爾蘭政黨合組政府分享權力,無論在政治上或面子上,均是一極為難堪的賽果。那究竟是文翠珊、卡梅倫政治質素有限而錯估形勢,還是妄信民調而忽略了民意? 我們不敢過分批評保守黨的領導人物,但他們肯定是錯估形勢;而錯估形勢之一重要因素,可能是過於依賴不能盡信的民調。究竟現今民調有什麼問題?今天進行民調的方法,某程度上已與社會進步逐漸脫節。新世代社會常態早已脫離了固網電話作為通訊網絡主軸,而難以捉摸的年輕人更增加了自主心態,亦往往是民調未能全面,及找出如何加權處理的一大原因。如果民調是在探討社會一般情况和政治走勢,問題尚可能不會太大,但選舉過程本身會令民意更形繁複,變化更快更大,假若以民調預測選舉,問題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警隊民望

政府得到人民授權,在法律框架內行使武力,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這是紀律部隊的權力基礎。軍隊與警隊,在特定時空可以行使生殺大權,是把這種授權推至極端。 香港大學民研計劃在九七回歸後,開始定期對香港警察和駐港解放軍進行民望調查,後來涵蓋所有紀律部隊,目的就是研究和監察香港的「武裝力量」,如何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發揮作用。兩制之內,我們對文武官員同時進行民意監察,是我們的責任。 香港警隊近年受到民望困擾,筆者應為,主要是因為政治角力,社會分化,導致警隊在應付遊行示威時進退維谷。在雨傘運動施放87顆催淚彈後,更令警隊民望跌至調查開展以來的歷史低點。造成這個局面,當權者有責,示威人士也有責任。 翻查記錄,回歸後十四年,市民對警隊的滿意淨值只有兩次跌穿50個百分比,分別是1997年11和2008年12月。在該兩次調查前不夠一個月,都發生了個別警務人員涉嫌犯錯的事件並被傳媒廣泛報導。數據顯示,類似的過失會在短期內影響警隊民望,當事件沖淡後,其民望便會回升。 可惜,在回歸第十五年,情況開始有變。2011年8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警隊以強硬的態度對付示威者甚至記者,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談及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起步艱難

筆者進行民意調查,經歷過一任總督和三個特首,他們的民望全部有升有跌。 末代港督彭定康,不愧為政治高手,熟悉民情,掌握民意。民望低落之時,總是處之泰然,從不怪罪民調機構。 董建華商人出身,不懂科學,民望不妙之時,特首唯有請教校長。 曾蔭權屬於技術官僚,當然識得細眉細眼。曾特首說「民意如浮雲」,筆者估計他是希望借用「富貴如浮雲」去表白自己豁達的心情,不想怪責民調機構。 至於特首梁振英,則明顯靠民調上位。可惜,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當自己民望逆轉,便由身邊智囊發動不智的攻擊,配合自己的語言藝術,結果弄巧反拙,民望愈跌愈低,一眾智囊還賠上了自己的聲譽。 至於林鄭月娥,剛剛當選,情況仍待觀察。競選期間,選擇性引用了不科學的民調數據,似乎是延續了現屆政府的弱點。不過,一句「假如香港人主流意見令我無法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又令筆者刮目相看。將來的林鄭特首如何理解和詮釋民意和「主流意見」,筆者疑中留情。 今天,候任特首可能需要研究數據。 歡喜也好,討厭也好,任何人士當選特首,便要接受民意監察。港大民研今日發表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的首次民望調查,顯示其民望得分為 55.6,支持其出任特首者不足 43%,反

詳情

曾俊華民望領先林鄭但卻存暗湧

過去幾個星期,我在本欄一直指出,就算林鄭月娥得到建制派選委「瞓身」支持,其選情能否高枕無憂、當選後能否有蜜月期,還得視乎她能否在民望上後來居上,反先曾俊華。那麼,近日的民意走勢又如何呢? 1月下旬,在《信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以及《明報》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作的民調中,支持林鄭當特首的受訪者,與支持曾俊華者比較,百分點差距均顯著收窄。但在2月初,now新聞台委託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以及上周五最新公布,《南華早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所作的民調中,林鄭卻再次大幅落後於曾俊華(見表)。不少媒體轉載報道時,都聚焦為「曾俊華民望再度大幅拋離林鄭月娥」。 為何曾俊華民望急升? 但究竟曾俊華在最近兩次民調,支持他當特首的民意,再次拋離林鄭,是因為他的選舉工程做得好,還是因為林鄭的做得差,又抑或是有其他原因呢? 我仔細看過now及南華早報兩個媒體今輪以及上輪民調,發現兩者今輪較上輪民調,其實都作了一個重要改動,但當其他媒體轉載報道時,不少卻忽略了這一點,而只簡單說「曾俊華民望急升」。而這一個改動就是,兩者在今輪名單中都剔除了曾鈺成,「參選者」由5人變為4人。 當再仔細看看數據,有理

詳情

這些應該是常識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很多人,不懂科學、不懂數學,無所謂,每個人有自己所長,不懂的話,不要扮懂就好了。奇怪的是,不少人數學盲科學盲,視「不懂」為天經地義,自己理解錯誤,還振振有辭,亂講一通,不求甚解,還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求真,常會涉及數字,對數字馬虎,代表著求真求得隨便,豈是傳媒與政治家應有的處世態度?最新一例,乃三間大學政改滾動民調,前幾天的一次結果,首次出現支持及反對數據「打平手」,同為42.8%,有論者與報章社論謂,不可信,太巧合,打平手機會為「幾百萬分之一」。簡單或然率計算,擲骰子,兩粒正常骰子,擲出一樣數字,機會是六分之一;假設政改民意真的勢均力敵,不相伯仲,相差在大約三個百分點誤差範圍內,計算點數後一個位,數字有三十個可能,簡化而言,出現打平手的機會,大約是三十分之一。還不止,因為民調日日做,今日不一樣,明天又多一個機會,後天又多一個機會,所以,假設連續十天的民意都是相若的話,十天裡有一天「打成平手」的機會,約為三成。(據港大民研15/6公布的資料,最少有七天的民調結果,支持及反對比率相差少於三個百分點。)不是「幾百萬分之一」機會,是大約三分之一機會。一如你要猜中六合彩的特別號碼,機會是49分之一,若你連續十天猜,十天有一天猜中的機會率就高很多了。傳媒理解民調數字,往往集中於數字升跌,「黃金交叉」,支持與反對的絕對比例,固然有參考價值,但更嚴謹的表述方式,應提醒讀者,數字有正負3%的誤差,統計學上,若兩個平均數相差少於誤差範圍(此調查中,大約3%),統計學上的正解,應為「無顯著差異」;也代表著,不應斬釘截鐵地說,反對的比贊成的人多。但是,滾動民調一寶貴之處,是可橫向比較,觀察民意變化趨勢,就算數字難免有誤差,也有很高參考價值,因為個多月來,問題一樣,方法一樣,就算有誤差,誤差的模式都相似。長期走勢來看,支持「袋住先」的人有下跌趨勢;最少,政府爭取民心的民意戰,不見效果,甚至適得其反。權貴中人,看見數字,無從反駁,亦不能向主子交代,最後的伎倆,只能抹黑學術機構,輸打贏要,再自造毫不科學的民意調查,得出虛假數字,利用大部分人不懂統計不懂數字的弱點,混淆視聽。這些,正是香港政治的悲哀。*** *** ***民調ABC︰什麼叫「不科學不合邏輯」的民調民調蠱惑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政改 民調

詳情

英國民調失靈 選票才能見真章

英國大選結果揭曉,保守黨贏得331席成為多數黨。整個英國對這個結果都感驚愕,就在選票揭曉前一天,所有民調都認為不會出現多數黨,各種猜測的差異只在於哪個黨會跟什麼黨結盟組成聯合政府。為什麼一個民主政治十分成熟的國家,民調方法十分精準的國度,會出現結果跟預測截然相反的現象?媒體除了用政治雪崩、地震以及山泥傾瀉等聳人聽聞的名詞來形容這個令民調尷尬的結果外,沒有一個能給出說服人的解釋。對此,只能用世事難料,或者耐人尋味作為搪塞。 「shy Tory」現象令民調失準經過上一屆的聯合政府,保守黨也沒有勝算把握,對很多大選的議題都採取迴避,電視辯論次數也縮減,這或許就是不被看好的原因。但這都不能解釋選舉結果跟民調的差異。歷史上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况,1992年大選,民調結果顯示保守黨得到38%的支持,比工黨多出只有一個百分點,無論哪個黨當選,都因為不夠多數議席而不能單獨組閣。點票之後,保守黨得票多出工黨7.6%,這些「跌眼鏡」的民調公司開始檢討差異原因,發現一個名為「shy Tory」的現象,就是通過電話訪問選民,部分保守黨支持者不會直接說出支持該黨,才會導致民調失靈。後來民調方法改變,加上詢問選民過去投票的紀錄,作為調整參數。這種民調回應者「不老實」的情况,後來也再出現「shy Labour」,即使民調公司如何調整方法,還是未能準確探測選民的投票意向,這次出現重大差異,再次說明民調結果並非等同民意。英國的選舉結果是現實政治的寫照,當選民要直接面對削減政府開支、英國跟歐盟關係、大學學費能不能減、移民數字是要大力壓縮還是限制新移民領取福利的限制等等現實問題,他們才會對每一個政黨和候選人的政綱加以具體分析,然後根據個人感覺到受影響的領域與程度,做出投票的决定。 港政改民調準確性亦成疑香港正在為立法會是否能通過政改莫衷一是,不同民調機構都在對政改問題做不同的民調,簡單的問是否支持8‧31的有之,加上各種條件的有之,比如如果白票守尾門,或者如果加優化條件,不一而足。這些民調結果有多大的準確性,實在成疑。對於民調的問題,回應者要不就是敷衍作答,要不就是對於假設性問題不會認真考慮,要不就是故意給予虛假回應,即使是面對面的訪問也可以毋須為回應負責,更何况是電話訪問?假若政改獲得通過,來自不同政見的參選人宣布他們的政綱,即使他們是在爭取提名委員會的選票決定是否能出閘,但事實上會引起整個社會的大討論,對他們政綱和主張的討論,然後才能決定兩到三個正式候選人,社會再次討論他們的主張,選民以一人一票決定誰能當選的時候,他們自然會認真、嚴肅地根據各自可能感受到不同候選人的政綱對他們的影響,選票的多寡,才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英國選舉結果導致政黨大洗牌,工黨在蘇格蘭被懲罰以至羞辱,蘇格蘭民族黨在蘇格蘭議會內只失一個席位,幾乎成為「一黨專政」,黨魁斯特金說做夢也沒想到這個結果。上屆選舉躍升成為第三大黨的自由民主黨,跟保守黨結盟組閣,但在增加大學學費議案中違反選舉承諾,這次被選民「票債票償」,損失48席只剩8席。令人詫異的是自民黨丟掉的席位,沒有在工黨與保守黨之間平分,而是大部分被保守黨囊括。總體結果如此,小選區的結果更是令人目瞪口呆,蘇格蘭選區出現一名歷史以來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年僅20歲的大學生,得票比工黨候選人、前影子內閣外交事務發言人Douglas Alexander還要高12.3%;自民黨老牌黨員,上屆能源大臣Ed Davey,自從1997年開始就在選區內連續取勝,這次得票比上屆丟了15%,而被保守黨翻盤。即使在政黨政治成熟的英國,也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選舉的詭異,在這次英國大選中,可見一斑。香港的選舉歷史不長,但也曾多次出現「翻臉不認黨」的現象,民建聯支持者的忠誠度是被認為各政黨中最高的,英國民調的各種「shy」不知道有沒有被政黨故意操控的原因,但坊間就流傳過民建聯讓支持者「蠱惑」民調以達到迷惑對手的目的,但在2003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幾乎是兵敗如山倒。民主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由於支持政改被狙擊而內外交困,支持率急劇下降。誰也不能保證,戲劇性的結果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在誰的身上。 港選舉的「翻臉不認黨」而歷次的選舉翻盤,民調都未能事前準確做出有效預測,究竟回應者當中,有多少是羞於表達還是懶得表達,不得而知,但選票是真的,選舉結果才是民意的真正代表。如果泛民執意否决政改方案,誰能保證他們在即將來臨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會如何受到選民懲罰甚至羞辱,多少泛民支持者,在過去幾十年,被鼓動參與各種爭取民主的集會、遊行、抗議,並且聽到泛民中人口口聲聲說普選的好處,而今選票即將到手,他們終於可以運用選票參與最高決策的機器,可以選擇不同候選人的政綱與主張,卻被泛民所理解的真假普選,剝奪了這個選舉權利。民意民調都是選舉前的遊戲,何不讓選民行使投票的權利呢?文__阮紀宏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民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