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DQ主修科到DQ民間學院

香港大學計劃明年取消「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科,理學幹事會在Facebook刊出理學院院長艾宏思的電郵。他解釋,最近五年此兩科畢業生人數少之又少,分別為「1,6,3,5,4」和「1,6,1,6,4」,是同學用腳投票表達其選擇,學院有義務更具效率地運用資源於更為niche的課程。他認為,將資源放在以上兩科是效率太低和浪費時間,不如用於改善教學質素予更大數目的學生。 這封電郵令我想起社會學家喬治‧里茲(George Ritzer)那本經典著作《社會的麥當奴化》,他以快餐店麥當奴作為範例,指出現代社會各行各業都有麥當奴化的傾向,企業特別強調四個主要元素:效率、可計算性、可預測性和控制,它作為一個理性化的過程,卻又會帶來其他不理性的後果。其中受影響的當然包括高等教育行業,過份強調GPA、影響因子、大學排名……等等歪風就是如此而來。 套用於分析以上例子: 一、在效率方面,以最少的資源達至最大的效益,認為畢業生人數少就是主修科效率太低和浪費時間,應該取消兩科以提升其他科的教學質素予更多的學生。 二、在可計算性方面,重量而不重質,將一切價值化約為一堆數字,只強調此兩科近五年畢業生人數分別為「1,

詳情

知識無罪

今日大家都知道香港民間學院被特區政府警告了,好多知道此事既朋友都好擔心未來民間知識活動會唔會愈遭打壓,等我交代一下事件的始末。 香港民間學院 Intercommon Institute是我與其他幾位青年學人的策劃多年的知識計劃,透過本土研究社義務策劃,想推動學院以外的民間知識活動,課程主要比例嘅收入會畀返講者,支持佢哋進行各範疇的獨立知識生產,長久以來形成一個民間知識社群。開始兩年多已經有500-600位學員參與,民間知識社群亦漸見輪廓。 應該係3年前,開辦時專登走去教育局嘅註冊講座,認真睇下駛唔駛註冊拎個牌。嗰陣直接問個負責人員,佢同我哋講係話只要唔涉及中小學課程,興趣班就唔需要申請辦學牌。所以我哋攪左兩三年都係唔牽涉中小學課程嘅內容,況且我哋好清楚唔係想開補習班,而係教授啲學院以外嘅社會及批判知識。 但在3月28日晚,好記得係林鄭當選之後嘅第二晚,有兩位教育局嘅執法人員,突然上門話收到「投訴」發咗封警告信畀我哋,話我哋攪嘅知識活動違反《教育條例》。我問佢我哋攪興趣班一早問過你哋同事冇問題先攪,佢冇直接回應,就話佢現場嘅判斷係佢大學有聽過類似講座 (當天課程的內容是「風水與數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