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積穀防饑 充實民間

記得特首選舉前後都提過不論曾俊華上台還是林鄭月娥上場,表面溫和的政治氣氛將佔上風,民主派在新政府的換屆初期也不會有太大的對抗。當然這個推論被一些年齡、立場近似的人訕笑。不過觀乎近日泛民主派的表現以至七一的整體氣氛,這個推論也較近似當下的現實。 在這個政治氣氛的低谷,我們最需要做的是「積穀防饑」,在議題、論述、政策上深耕細作,創造一個可達至在野派別政治或政策共識的空間。我們闡述政治理念、倡議政治路線都是為了展現一些對香港未來的願景和想法。倡議和研究政策就是為了將政治願景變得具體,達到社會改變與轉化。 我們認為民間組織應該主張經濟自主、社區自治、體制自強、文化自成、國際自立,就是為了促進政府政策轉變,透過自強和政策改變充實民間社會實力,鞏固整個城市的優勢,為香港未來累積最大的條件。 大家都必須承認,即使未來要促進什麼政治改革甚至捍衛一國兩制、希望「永續《基本法》」,都需要條件才可以提升以上政治目標可達到的機會。假如香港優勢殆盡、失去國際獨特的地位,屆時只會淪為中國的普通城市,一國兩制也自然名存實亡。 現時香港最需要的未必是非常激烈和大型的政治抗爭,而是在目前空間為未來爭取最大的籌碼。全方位

詳情

漏網之娛——《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的歷史審視

九七回歸至今,每屆特區政府的施政口號中,皆以發展本地創意文化產業為任。可是,官方的說法,往往跟自己的行事「對着幹」。早前跟富德樓租戶相關的連串風波,以及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的放蛇事件,讓社會大眾的焦點落在現行《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下稱《條例》)。 現時,不少文化藝術團體都選擇落戶工廈和商住樓宇,但由於政府的活化工廈政策只鼓勵整棟改建,個別團體限於地契問題,同時商業樓宇和申請牌照的高昂成本,使這些文藝場所無可避免被當局視為「無牌經營」。此外,《條例》對「娛樂」的定義並不清晰,不少民間活動都可能隨時跌入違規經營的法律陷阱。除了定義模糊,只要申請或持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來自警務處、食環署、屋宇署、消防處等多個政府部門的人員,均有權隨時進入該地方巡查,成為政府管制民間活動的潛在手段。因此,要了解現行《條例》的荒謬,有必要梳理其生成的歷史脈絡。 百年原罪:《條例》的緣由和發展 港英政府對公眾文藝和娛樂的規管意識(註1),可追溯自由1737年英國本土所設立的《張伯倫令狀》(the writ of the Chamberlain)。此令狀管制在英國的話劇表演,只要張伯倫(亦即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