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自主 從水開始

有一種生活必需品,進口比本地生產貴,質素亦常被質疑,於是你想選擇用本地的?很抱歉,未必有得你揀。東江水愈來愈貴,成本勢將超越海水化淡,梁振英政府仍拒絕制訂自主水政策,要香港人「感恩地」飲貴水。這符合香港人利益嗎?有傳媒翻查2008年至2017年港府購買東江水合約,發現水價在10年間漲九成,每立方米由3.82元升至5.83元,購水總價由2008年約25億元,升至2017年逾47.7億元。有學者預計7年後,東江水每立方米成本將達到12.6元,與政府估算的海水化淡費用看齊。現時港府每年需付出40幾億元買水,除了水費昂貴外,合約內容亦令人傻眼。自2006年起,港府與廣東省簽訂協議以「統包總額」方式買水。「統包總額」意思是即使東江水輸入量最後不達8.2億立方米或香港人「用唔晒」8.2億立方米水,廣東省亦不會退款,令香港人多付水價又或是將多出的食水「倒入鹹水海」浪費。全球為水資源煩惱,中國面對同樣嚴峻的問題,而東江水卻抬高水價,鼓勵浪費,荒謬至極。我認為,特區政府應爭取將東江水定量購買(統包總額)協議改為按實際水量收費,同時為香港引入海水化淡,短期而言能提高與廣東省政府商議東江水價格時的議價能力,長遠而言令香港食水自給自足。可是,特區政府一直對這些建議置若罔聞,這正好配合政府背後劇本:香港必須全面依賴內地,別無他法。港人有權選擇「感恩」還是「水自主」可是,事實是這樣嗎?目前香港17個儲食用水的水塘,總容量以億立方米計算,可提供約兩至三成食水。而引入海水化淡及再造水等方式,將令香港成功實現「水自主」。以新加坡為例,海水化淡成本為每立方米3.5元,遠低於特區政府估算的12.6元,比東江水還要便宜。供水量不單足夠新加坡自身使用,還有餘力向馬來西亞供水。經常以新加坡作比較的特區政府,有沒有問過為何新加坡能實現「水自主」,香港卻需依靠大陸?有建制派指「飲東江水要感恩」,但香港人其實有權選擇繼續「感恩」,還是實現「水自主」,讓食水自給自足。當梁振英為了硬推「中港一體化」,消除香港人自主的能力和意識時,我們更應醒覺,以自主改變香港的未來。作者是民協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7月4日《明報》觀點版 水 水資源

詳情

推出食水安全法的必要

2015年7月起香港部分公共屋邨、居屋、私人屋苑及教育機構被揭發食水含重金屬量嚴重超標的事件。食水供應被指含鉛量超標反映出最大的問題是政府沒有訂立一套乎合標準的食水安全法例; 而現時所發生的問題也證明了現行水務設施與整個食水供應系統, 包括從食水供應系統安裝工程的監管 、食水供應系統的物料審批、監控及審查 、施工及竣工期間的監控到食水管物料及食水水質等技術標準和監管制度都存有不同且嚴重的漏洞。食水水質未能有效被監管法政匯思比較多個國家的食水安全法規,發現歐盟、英美、新加坡及中國均有專門管制食水的法例,並設獨立機構進行測試及審核,兩方面均領先香港,可見本港相關水務條例過時。其中以歐盟為例,從法律層面高度重視直接飲用水-1998年新修改的《歐盟飲用水指令》制定了嚴格的水質標準:從水源的保護、食水處理技術、再到基礎設施的運輸管網、一直到公用供水系統、市民家中內部供水系統,最後運輸到用戶水龍頭出的水同樣也要達標, 當中整個過程都有水質監測點,確保水質監測覆蓋整個供水系統。歐盟嚴格要求其成員國的水質必須至少達到該指令所規定的標準,違規的國家將會被訴至歐洲法院。反觀香港目前的情況,調查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公布初步結果,確定啓睛邨和葵聯邨第二期食水含鉛超標並非由銅合金水喉裝置導致,而是因為焊接位含鉛而受污染。換言之,即使食水源頭未被污染,但水流經過的供水系統一旦缺乏覆蓋面廣的水質監測管理,水龍頭裏流出的水到最後都有機會不達標,未能碓保市民所飲用水質達到安全的水平。故此,政府有責任在食水水質上制訂更適時的標準。我們認為政府應參考《歐盟飲用水指令》規定,由源頭到水龍頭的食用水必須符合歐盟水質標準,以保障市民食水安全。難以確定責任誰屬,出現責任亂推的情況水務工程當中牽涉不同水務工程參與者,而政府部門如房屋署、水務署等皆有權無責,監察角色流於「被動」,要靠業界自律;當有問題出現時,難以判定責任誰屬,而受影響的居民在索償時亦會出現困難。完善的法例如果能訂明了職責和權力,包括釐定實質涵蓋職權範圍,有問題時確定責任誰屬,即可避免出現責任亂推的情況。同時亦須檢討現行食水監察系統,必須涵蓋物料和施工(包括預製組件)的品質檢驗及在工程不同階段的監管情況,才能堵塞現存的監管漏洞 。驗水指引寬鬆,無嚴格訂明的準則可供參照「食水含鉛」事件發生後,有不同的政黨進行抽驗食水,驗出來的結果不一,而與政府抽樣化驗的結果亦不相符; 如此一來,無嚴格訂明驗水準則可以作指引或供參照,為食水安全把關。故此,本港需要成立食水安全法涵蓋從食水源頭到樓宇單位水龍頭整個食水供應系統,去確保香港的食水優質且可靠,確保港人能飲用安全的食水 。作者:法政匯思 傅曉君 水

詳情

水務署長林天星︰以人為本 精益求精

《明報》8月21日題為〈水務署不願作為 流弊續揭須整治〉的社評,提及申訴專員調查私人水管滲漏的情况和食水含鉛超標事件,批評水務署的處理反映部門官僚怠惰、長期積習,因此有需要整治部門。我們認為只憑個別工作範疇、一兩樁事件,便下定論一個部門的整體表現,有以偏概全之嫌,亦抹殺部門在其他方面和長期以來的工作成果。 動輒截水 會否被批「不近人情」?首先,有關社論指水務署在處理部分逾期滲漏個案時,沒有以「截水」來迫使業主或住戶正視問題,於是便推論水務署是「官僚怠惰」,對此我們實在不能苟同。由於食水乃巿民生活的必需品,我們在處理水管滲漏問題時,會小心審視每宗個案的實際情况,先考慮是否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處理,例如與民政事務處聯絡,協調一些無業主立案法團的滲漏個案維修私人喉管等,縱使這會令部門的工作更加繁複,但我們的出發點完全是出於「以人為本」的考慮。試問,假若水務署在處理滲漏個案時,完全不理會每宗個案的實際情况,而動輒向巿民採取截水行動,又會否被批評為「不近人情」呢? 申訴專員肯定水署積極態度儘管如此,我們認同有需要加快處理有關工作,尤其是嚴重滲漏的個案,以減少食水流失。自去年11月開始,我們已安排首長級人員每月檢視水管滲漏個案進度,適時給予指引和加大執法力度;並於今年5月發出指引,訂定更明確的工序和時間表。在今年首7個月處理的水管滲漏個案中,在60日內由知悉滲漏以至完成處理的個案接近七成,較2009年至2014年期間的約五成有明顯的改善。事實上,申訴專員在其報告第6.28段中亦對我們的積極態度予以肯定。至於社論中提及水務署在食水含鉛量超標事件中應負的責任問題,政府已先後成立專責小組和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的成因,我們亦會盡力配合調查委員會的工作。由於有關調查工作仍在進行,我們不便在此具體回應,如日後調查委員會認為水務署工作有不足之處,我們必定作出改善,但如果在現階段便對事件未審先判,則有欠公允。鉛水事件發生至今,我們的同事一直緊守崗位,配合房屋署抽驗水辦的工作,每日不辭勞苦檢測食水的含鉛水平。每當有公共屋邨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同事們會即時為受影響的屋邨提供臨時水箱及鋪設食水喉管,方便居民在食水供水點取水使用。同事們工作勞心勞力,應予以肯定。另外,請容許我舉些例子,以說明水務署絕非明報社論所指控的「不願作為」、「因循苟且」,亦希望大家對一個部門的工作表現下結論前,能夠全面而公允。(一)保供水促節水為應付氣候變化對水資源的影響,水務署一直積極開拓具前瞻性的新水源,包括海水化淡及再造水。我們已確立在將軍澳興建一所中型海水化淡廠的可行性,並會於今年年底展開設計,預計海水化淡廠可於2020年投入服務。就再造水而言,我們正規劃有關供應再造水給新界東北部的基礎設施,並計劃在2022年開始供應再造水。促節水方面,我們推行了多元化的措施,逐步建立節約用水文化。我們亦致力與辦學機構、綠色團體和飲食業界,攜手推廣及宣傳節約用水。(二)管理龐大地下水管網香港的道路交通繁忙,而地下空間則埋藏着密集的管線。要在如此限制下為約3000公里長的水管進行更換及修復的計劃是一項重大挑戰。然而,為期15年的計劃將於今年年底大致完成。水管爆裂的個案已由2000年的每年約2500宗大幅減少至2014年約170宗,水管滲漏率亦由高峰期的超過25%預計下降至2015年的15%。(三)推展高效用水城市和善用科技我們計劃推行「智管網」,利用感應器及數據分析技術,時刻掌握管網的狀况。另外,我們正研究以智能水表自動記錄用水資料。結合兩者,更能優化供水策劃和管理。我們亦着手在新發展區使用中水重用及集蓄雨水系統,全面提高用水效益。我們積極利用科技,並與世界各地的供水業界交流以掌握最新發展。近年我們自行研發的海浪刷網裝置、與大學研發的內聯閉式水力發電系統、於屯門濾水廠興建的香港首個水力發電站,以及利用斑馬魚等生物科技而建立的生物感應預警系統,都是我們善用科技和創新的產物。作為負責為全港700多萬人口提供用水的政府部門,我們會持續檢視部門的工作,以期精益求精,更好地服務市民。作者是水務署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水

詳情

Outside:巴西水資源危機(聖保羅篇)

聖保羅水危機,又被人稱為「氫氣崩潰」(hydric collapse),使2000萬市民生活在困苦之中。跟農業和工業用戶比較,家庭用水其實只佔很少部份。但不管如何,現在「聖保羅人」(paulistanos)突然有迫切需要學習如何小心用水。一直以來,聖保羅的市民都用飲用水去沖洗廁所、洗澡、甚至有時洗車和路面。在巴西,不少人都難以想像「缺水」是甚麼回事,因為這個國家擁有豐富的水資源──全球12%的新鮮水。但是,政府現在已經建議供水配給──供兩天,停四天。而且,現時已經有數以百萬人只能每天用水數小時,更有些地方可以全日沒水供應。巴西水危機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這幅圖顯示,聖保羅是巴西水危機中的重災區之一:州長Geraldo Alckmin不斷堅持,一切很快回復正常,也沒有宣佈任何應急狀態。在此期間,聖保羅居民自行作出安排:在家中蓄水,有些更在家鑽水井。由於儲水方法不當,蚊子大量滋生,與去年比,登革熱的案例幾乎增加了三倍。平面設計師Isabela Berger Sacramento今年33歲,住在一座整潔而保養良好的公寓。該建築群包括了綠樹成蔭的熱帶花園,還有一個露天游泳池。它的住客都是教師,小企業老闆、銷售和行政工作人員、退休人士。但是,有一天,這批住客忽然無水四天。Berger說,其它事還可以,最難受的是沒有水沖廁所。就在一天過後,單位已傳出一陣難以忍受的味道。很快,公寓管理人容許居民從游泳池取水。第三天,居民排出了椅子,坐在一起召開緊急會議。會議很快陷入激烈的爭論。Berger沮喪的說,她以為人們總會在危機之中互相幫助,但事實上這完全沒有發生。在那四天期間,公寓購買了一卡水車,載著90000升水,價值5,400巴西雷亞爾元(約14783港元/60000台幣/11927人民幣)。當大家討論如何分配得來的水,立即爆發激辯。Berger說:「人們真的向對方互相尖叫。我無法忍受,離開了一段時間。我聽到一個人說,老人家在家裡一整天,用更多的水,所以應該付更多錢。又有人認為,由於有些單位有幾個居民,費用應該以人頭計,並有甚至建議,養狗的人應付更多,因為狗也得洗澡」Maria Aurilene Santana是公寓經理。她說:「這就像一部恐怖片,幾乎不能達成任何共識。當少量的水終於陸續走進水箱,人們立刻拿著桶,有多少水便拿多少水…一個女人甚至覺得是我問題,說要打我」根據壓力團體水聯盟(Water Alliance)的報告,洪水這類自然災難往往促進人們的團結,但缺乏資源的問題,卻往往使群眾混亂,甚至產生暴力事件。在距離聖保羅100公里的Itu市,2014年末的缺水問題造成連續的打鬥、竊水和搶水車的事件,現在水車需要由武裝的保安員看守。聖保羅市的居民幸福一點,四天後,Berger的公寓水便恢復供應。水的供應少了:在之前,每天有20000升水流入公寓的水箱,現在平均只有10000升,甚至有時是3000升。Berger說:「我們過四天沒水的日子,知道那是怎樣的生活。我們看到大廈的鄰居就像動物一樣。想像一下,如果那是2000萬人。」現在,供水回復(雖然減少了),但無水的經驗使Berger的態度起了深刻的變化「現在,每做一個選擇,我都三思而後行。我是否真的要這樣用水?我覺得我們必須努力好好學習,明白每滴水有多珍貴。長遠來說,這是好事。以下是半島媒體的短片:來源:Guardian本文轉載自Outside,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臉書專頁:Outside? 巴西 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