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幫兇和共犯

聽完石永泰和梁家傑兩位大狀,在港台電視節目就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獄的辯論,以及其他電台的訪問,我對石大狀的印象,沒有好轉,反而更壞。石大狀繼續堅持「求仁得仁」的言論,雖澄清並無貶意亦非涼薄,但仍然令人無法釋懷。石大狀再三強調,提出公民抗命,就是要自我犧牲感召市民,因此之故,對判處的刑期,不應討價還價,他甚至認為,全世界抗命者都不會這樣做。如果跟足石大狀的思路,刑期是否愈長愈好?處分愈嚴厲愈有效?按照同一思路,如果判處死刑,即時槍決,最能求仁得仁,甚至要多謝法官大人的成全,因為這種自我犧牲,最能感召市民起來反抗,推翻暴政,革命更會在一夕之間發生。這種講法,與嘲弄反抗者:「絕食有咩用啫,不如自焚啦!」其冷血涼薄,只有一線之差。石大狀說要公民抗命,就不要對刑期討價還價,這種堅離地的評論,明顯與現實脫節。獨裁政權將反對者關入監牢,令他們長期失去自由,消磨反抗意志,甚至將他們殺害,除了要將反對聲音徹底消滅,更是要殺雞儆猴,產生震懾效果。對所有以法律名義進行的政治迫害,不但要對刑期討價還價,更要寸土必爭。發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台灣美麗島事件,包括施明德在內的「首犯」,本來以叛亂罪被判處死刑,後經美國施壓,才改判長期監禁。如果沒有島內島外的「討價還價」,台灣的民主運動骨幹一夜之間被剿滅殆盡,台灣的民主化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實現。作為法律菁英的石大狀,當然有權高高在上、指點江山,批評別人好心做壞事,勸勉年輕人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但香港所以成為香港,多得先行者付出努力和血汗。石大狀得到今天的成就,嚴格來說,也是靠前人的犧牲和代價換取回來。眼見香港的極速沉淪,包括石大狀在內的社會菁英,有否捫心自問,他們可曾付出過什麼努力、代價和犧牲,力抗腐敗力量,力保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如果菁英們以毫無關連第三者的姿態出現,繼續發表自以為是「持平」的言論,即使主觀意圖並非如此,至少在客觀效果上,是做了當權者的幫兇和共犯。[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6/s00193/text/1503684235956pentoy

詳情

方翊:理性持平不等於麻木不仁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哈利波特系列的小說或電影。其中一個片段令我有特別深刻的印象,那是關於「怕事的肥仔」Neville Longbottom的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哈利波特與朋友為了保護魔法石不被偷走,決定冒險違反校規半夜溜出宿舍,但是卻被Neville發現。雖然哈利解釋他們偷走是為了一些比校規更重要的事情(Neville並不知道他們是要去保護魔法石),但是為了不讓哈利等人惹上麻煩,平日怕事而且學藝不精的Neville選擇了阻止朋友犯錯,攔住他們的去路。結果Neville「秒速」慘敗,被妙麗以魔法鎖住。 但是這不是故事的結局。到了年終,各個學院比拼分數的時候,Professor Dumbledore把關鍵性的分數給了Neville。他說:「勇氣有很多種;對付敵人固然勇敢,但是反抗朋友同樣需要很大勇氣。」(There are all kinds of courage. It takes a great deal of bravery to stand up to our enemies, but just as much to stand up to our friends.)最後,Nev

詳情

趙志成:求仁得不仁

這個多星期,聽到報道,瞥見影像,讀到評論,都淚盈於眶。臉書、群組的朋友,無一不為因追求公義,卻被送入牢獄的年輕人而悲憤。這些年輕人,不崇尚「四仔主義」,不投身金融地產,炒賣致富,不逢迎吹捧、鑽營上爬,不夠醒目、「非」香港仔,難以事業有成、位高權重。他們只會身體力行,為民主普選而奮鬥,為弱勢社群而發聲,正是「行公義、好憐憫」的好榜樣。我們的威權政府,刻意把他們收監,以展示不夠「乖」的下場,更振振有辭,依法辦事,卻迴避責任,不理前因。我尊重法治,被法律精英,教曉我什麼是rule of law,不是rule by law。我尊重傳媒,維護新聞自由,真的以為是三權以外的第四權。確實很失望,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及《明報》社評主筆,都以為用超然中立專業的評論,說判入獄是「求仁得仁」,是維護法紀,最衰有人教壞你們。求「仁」是爭民主、行公義,卻得到最「不仁」的囚禁。我是教師,慣了對人,不是條文,亦可能太感情用事,卻做不到冷漠涼薄。乖乖跪下求情減兩月,一臉正氣囚多半年,這是法治精神?而不是法、理、情的考量?帶頭破壞三權分立的愛國領導、官員,竟然說要維護司法獨立。我們都讀過歷史,遺臭萬年的,是被囚冤獄、為公義而犧牲的義士,還是施嚴刑峻法、視蟻民如草芥的霸權佞臣?你以為我們做教師的,教學生要崇敬、作學習楷模的,是耀武揚威、專權獨斷的領導,還是被專政鎖在監獄的甘地、昂山素姬、曼德拉、馬丁路德甘?[趙志成]PNS_WEB_TC/20170824/s00204/text/1503510433227pentoy

詳情

吳志森:石大狀的盲點

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沒有什麼惡感。本來高高在上的大律師,石大狀沒有堅離地沒有跟民間脫節。石大狀飽讀詩書,頻頻上網,潮語熱話,琅琅上口,絕對不會考起他。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獄,石大狀接受電視訪問,他的言論,恕我無法苟同,亦暴露了這位戴假髮穿漆皮鞋的司法菁英,對社會分析原來有這麼多盲點。無論是新界東北案,還是公民廣場案,不少人有意無意忽略,案件早已判決,各被告罪名也成立,長短輕重不一的刑期,包括社會服務令和判囚緩刑,也全部完成。但律政司要追殺到底,非要他們坐牢不可,提出上訴覆核。如果說,上訴庭對兩案的判決,看不到有任何外力的政治因素,那麼,律政司對這十六位年輕人的趕盡殺絕,難道嗅不出丁點政治迫害的味道嗎?石大狀,你是不知道?還是視而不見,詐作不知?令人最不能原諒的,就是石大狀的「求仁得仁」論。石大狀接受專訪如是說:「你話得無畏無懼,咁你無懼乜嘢,就係無懼檢控吖嘛,所以我有一個心結,就係『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求仁得仁嘛,點解你要話政治檢控、清算,要坐監就話政治迫害,無端端拉法庭落水,我奉勸幾位抗爭者,坦然面對,fulfill番當日的承諾,你反而會得到好多人的一絲尊重。」石大狀,這十六位年輕人,都不是那些戴口罩蒙着面,以不被捕為最高原則的本土勇武派。對公民抗命的法律後果,他們百分百願意承擔。罪名已經成立,刑罰已經完成,如果說「預咗要還」,他們已經還咗。如果要fulfill承諾,也已經fulfill咗。如果說「求仁得仁」,嚴格來說,也算得了。石大狀「求仁得仁」這番說話,說來面帶笑容,不無嘲弄之意,弦外之音就是「你要坐監咩,𠵱家法官咪成全你囉」!不知石大狀是否已為人父?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即使不算刻毒,也是涼薄,聽在十六位被囚年輕人的父母耳裏,等同在傷口灑鹽,對他們做成第二度傷害。不知道石大狀跟這群年輕人有沒有深談,了解他們的想法?若否,不會太遲,把他們呈上法庭的陳情書找出來細讀,然後再作評論。[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3/s00193/text/1503424466655pentoy

詳情

馬家輝:求仁,未得仁

這幾天臉書上出現了一番熱鬧的「文壇前輩」事件。 事緣一位六十三歲的資深女作家寫了貼文,站在其所謂神學角度,認為十多位年輕人「既然已經用了暴力,就該直接面對,而不是說別人迫害你,濫用司法制度等」,而一些「策動一切的大人都躲起來,繼續做教授,繼續做牧師,而孩子們坐牢了」……諸如此類,老生常談,其實無甚高論,但可能在千餘字的貼子起始處寫了一句「誠意邀請各位來unfriend和unfollow我」,果然辣著火頭,惹來抨擊並被不少學生門徒unfriend和unfollow。 年輕人是否真的「求仁得仁」,我不知道;但我們都看見了,女作家求unfriend而得unfriend,求unfollow而得unfollow,確是遂其所求,成就了另一種意義的「求仁得仁」。 她這麼把自己當一回事,一發言即說誠邀絕交,而她的學生門徒讀者之類竟又真的把她這麼當一回事,讀了不爽,果然跟她絕交,甚至有人要求圖書館把她的出版品下架。一唱一和,彼此之間沒有共鳴而有默契,確是有其師必有其徒、有其作品必有其讀者,未來若有香港版的《世說新語》,不妨納入這則故事,以笑來者,以作啟示。 「求仁得仁」,在香港已成濫詞,其實值得說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