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家書】對兒子的二零四七年寄望

阿仔, 有一個名為《評台》的時事評論網站邀請我寫一封公開信給你,不過不是今日的你,而是二零四七年的你。到時的你已經會是年近四十,應該沒有興趣聽我這個「死老嘢」有什麼要對你說了。 不過,你都應該知道,嫲嫲是六十多歲被肺癌奪走的。我的呼吸系統一路都比較弱,使我懷疑會遺傳嫲嫲的病。按照這邏輯,我到二零四七年很有機會已經過世,不能再與你溝通。因此,你可以把這封信看成為我預早遺言之一吧。 我相信,不少同期被《評台》邀請寫這些未來公開信的作者都會以香港二零四七年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大限作為主題。但老實說,我覺得要就一個這樣的議題寫信給你好像有點奇怪。這個奇怪程度絕對不下於一個丈夫在情人節寫信給妻子、寄望她能對一國兩制有貢獻!再者,我根本不知道2047年的你會在哪裏生活,誰知香港的事會否還與你息息相關? 所以,我對二零四七年的你的寄望十分簡單。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不會活在一個被全球暖化弄到翻天覆地、民不聊生、戰火四起的世界,亦因此希望你能在生活上愛惜這個地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選擇單身、做神父、認定女子或男子為你的伴侶、或有自己的子女,都會一切以愛為先、不會有害人之心,生活上不求大富

詳情

林鄭新班子點connect路邊空氣污染?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於前日公布新班子名單,猜測多時的局長人選終於塵埃落定。未來5年的管治方針與成效,不僅取決於個別問責官員的人事作風,實則更受整體的政府框架及執政思維左右。 運輸及房屋局就是一個好例子,以展示重組失誤下如何妨礙施政成效。有關運輸政策的決策局在過去多年不停「變身」,1997年由運輸科改稱為運輸局,董建華時期改組為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再於曾蔭權年代重組成現今的運輸及房屋局。 現時的運房局分別處理所有與房屋和交通有關的政策和事務,囊括「衣食住行」之中的兩個要素。前者關乎公私營房屋供應,後者掌管交通系統及設施的規劃及運作,對市民日常生活影響至深。 新特首應有統領各部門的決心 不過,運房局施政卻困難重重,原因包括跨局合作不力,與發展局協調出現問題,批地與建屋部門各自為政,導致公屋輪候時間冗長;運輸政策複雜繁重,現任局長張炳良曾表示有六七成工作時間花在運輸事務之上,在處理多個當前「政治炸彈」的同時,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問題、港珠澳大橋工程進度等,本地交通問題卻愈見糾結和嚴重,不禁令人擔憂當局似乎是欠缺心力去解決和梳理:車輛過多,交通擠塞問題日益惡化,市民每天動輒花上兩三個小時在通勤之上,

詳情

霧霾遮住賽先生

德先生和賽先生,是五四運動時引入中國的兩位「西方大人物」,代表着民主和科學。 可惜香港一直未能容納德先生,想不到連賽先生也無立足之地。 科學精神,實事求是,借用毛澤東的講法,不以個人意志作轉移。最近梁振英的一番「香港南風污染廣東」的講法,卻明顯違背了賽先生那種科學求真的精神。 空氣污染問題本來理應是超越政治,可惜慣於操弄政治的人,看什麼都可以有政治考量。於是,本來北風把污染物吹到香港的客觀事實,硬要「各打五十大板」,說成「香港吹南風時一樣會污染廣東」。 這個說法被前天文台長李本瀅嚴辭駁斥,認為梁的講法沒有科學根據。科學面前,梁振英也無力招架,只能迴避「這是廣東官員的講法」。 如果這不是事實,或者不是梁振英的個人意見,為何當初接受電台訪問時要刻意引述呢?目的為何?梁振英究竟站在什麼立場、維護什麼地區的利益去講這番話?如果是為了避免造成廣東官員的難堪,則明顯是政治壓過了科學,對解決兩地污染問題,毫無幫助,反而變成廣東不重視自身地區污染問題的「下台階」。 最令人心寒的是,香港其他官員,包括環保署、環境局,完全不敢正面指出梁振英的講法沒有科學根據,反而塗脂抹粉「廣東官員的客氣話」。特區官場沒有

詳情

解決交通擠塞不能單靠牛肉乾?

今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會討論調高定額罰款(即牛肉乾)事宜,一般意見認為,罰款提升50%太多,而且小巴貨車容易誤觸法例,政府的回覆,只是強調要追回通脹增幅。這當然不是要提升定額罰款的理由,值得大家進一步探究。 反對定額罰款的理由,大多強調單靠定額罰款並不能解決交通擠塞。這並沒有錯,但由此而推論出政府並不需要提高定額罰款,恐怕是更錯誤的結論。 調高定額罰款的作用,在於將違例泊車帶來的擠塞及健康成本,有效地轉嫁於駕駛者。 在這裡,我們必須要進一步闡述,香港人對於擠塞成本有多忽略。 近二十年來,路邊污染從未達致安全水平,二氧化氮(NO2)濃度長期處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安全上限兩倍有多,嚴重影響香港人的健康。 這究竟有多影響我們的健康? 我們找了香港其中一條最擠塞的馬路─中環畢打街─作為例子。近十年中環畢打街在繁忙時間的車速,只是介乎每小時4-8公里,和人行的速度差不多。 大量違例使用道路,只是導致路面空間阻塞的其中一個原因,究其根本,香港的車輛數目太多,違例泊車等行為會令原本已十分嚴竣的交通擠塞問題更形惡化。 我們參考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共同研究本地交通污染的一份顧問報告(1),統合運輸

詳情

香港規劃的空氣質素評估漏洞

早前立法會工務小組審議大埔第九區的公屋項目,但空氣評估報告居然在一個星期之前才送到立法會議員的手上,更被議員踢爆原來報告是運用舊的香港空氣質素指標作評估,假如以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來檢視,大埔第九區的空氣質素將會在工程完成後嚴重超標,當中二氧化硫預計最高一小時的平均水平高達 667 微克/立方米,反映鄰近醫院使用高含硫燃料對附近民居的影響。 事件反映的是,空氣質素評估在規劃所佔的位置,往往只處於相當支節微末的地位,以至於如此重要的資訊,居然要待撥款會議審議前的一個星期才發放給公眾。 其實,香港空氣質素指標(Air Quality Objectives, AQOs)作為各項規劃工程的主要空氣質素的把關指標,一直都被批評十分寬鬆,大埔第九區空氣評估報告所使用的AQO,居然是自1987年沿用26年的指標!雖然2013年7月後,隨著《2013年空氣污染管制(修訂)條例》的實施,空氣質素指標將會至少每隔五年檢討一次,但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仍然距離世衛水平甚遠,好幾種的污染物,包括PM2.5、PM10及二氧化硫,比世衛的水平仍然高出三至五倍不等。 每隔五年檢討一次,驟眼看來是一個合理的檢討框架,但具

詳情

看不見的海洋微塑膠污染

提及海洋塑膠污染,大家或聯想到海灘上被遺棄的食物包裝袋、堆積在海岸的發泡膠或各類飲料膠樽等。但其實海洋裏還有我們看不見,但影響著海洋生態和我們健康的「微塑膠」污染。微塑膠泛指長度小於5毫米的塑膠,主要由大型塑膠垃圾分解而成,部分由工業製成,包括化妝及個人護理產品中,用於清潔、增加光澤等功能的塑膠微粒。這些微塑膠難被清理,而且會污染海洋,威脅海洋生物以至人類的健康。兩至五成護理產品含微塑膠微塑膠污染海洋的問題嚴重,引起愈來愈多消費者關心。綠色和平於2016年8月初成立了「微塑膠搜查隊」,召集義工到五大化妝及個人護理產品連鎖店,包括屈臣氏、萬寧、莎莎、卓悅及卡萊美,尋找含微塑膠的產品,調查這些產品在市面上有多普遍。30多名義工花一個月走訪鬧市多間店舖,記錄共1400多件化妝及個人護理產品,撇除標籤上沒有註明成分的產品,調查發現各大零售商售賣含微塑膠產品的情況非常普遍,當中兩成至五成的產品含微塑膠。除了一般人認為的洗面膏、磨砂產品含有微塑膠外,原來化妝產品或防曬用品含微塑膠的情況更為嚴重,而這些產品含有的微塑膠通常比磨砂等清潔產品更為幼細。根據醫學研究,尺寸小於100納米的物質有可能被皮膚細胞吸收,所以微塑膠極有可能對人體造成直接影響。外語列成分 消費者難知另一方面,「微塑膠搜查隊」亦發現調查的產品之中有一半沒有標明成分,或只以日文、韓文等外語列出成分。消費者即使能把微塑膠的中、英名稱倒背如流,也難以核對這些產品成分。產品標籤關乎消費者知情權,企業有責任提供充足的資訊讓消費者選擇。很多時候,民間壓力團體在要求企業停用有害或從不道德途徑得到的原料,例如農藥、有毒的化學物質,或是以非法伐林而種出的棕櫚油、嚴重剝削工人而採得的血鑽等的時候,企業經常以「有求有供」為自己詭辯,若消費者覺得有問題、不再購買,商家也不會做虧本生意。可實情是,企業從來沒有向消費者提供準確資訊,只以精美的包裝及廣告令他們忽略產品生產背後對環境及工人的傷害。生產者有責任提供資訊在歐洲、美國及日本等法制比較完善的國家,通常有法例要求產品必需列明生產成分;反觀香港,除了食品或藥品外,並無法例要求化妝或護膚品要列明成分,無法阻嚇不良企業。香港的零售店舖都屬於產業的下游,他們大多沒有生產自己的產品,只是代理銷售其他生產商的產品,所以只能依賴生產商提供產品成分的資料。可是,零售商和生產商之間可能還隔了出入口商、分銷商等,所以零售商在查問產品成分時,可能會困難重重。因此,如果政府立法規定產品必需列明成分,整個生產鏈都有責任提供產品的資訊,讓消費者得到更多保障。消費者亦應支持推動保障他們知情權的法規,保障自己和保護環境。文: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連佩怡原文載於《明報》教育版(2016年10月17日) 環保 污染

詳情

海上垃圾奇觀

選舉季節真奇妙,連堂堂行政長官,也紆尊降貴,不只到海灘檢垃圾,還膽敢承認海上垃圾多來自內地,會同廣東省商討云云。海上垃圾不是新鮮事,近年常出海到荒島行山綑邊探海蝕洞,除了欣賞奇巖怪石,就是搞搞人類學田野考察,考究人類所造的器物。考古學家挖掘遺址,萬年前的垃圾崗,能窺探古人生活細節,垃圾就是他們的寶貝;今天的垃圾,正反映着這代人的奇特生活,要仔細觀察。一些海蝕洞內,垃圾堆積,探洞友說,水質為近年最差海中浮游,最常遇到的垃圾是浮標、發泡膠等助浮物;最望而生畏,是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團團黃色啡色泡沫;最討厭,要數各式各樣的塑膠漂浮物。橫渡岬灣,或穿越海蝕洞,一堆堆漂浮垃圾,有時避無可避。迎面而來的膠袋,封你的口,纏你的腳,發泡膠碎,則沾你一身。最令人警覺,是那些像避孕套一樣的透明塑膠長條形物體,在你眼前蕩樣,那些,應該是甚麼「果汁冰」,顏料加糖加香精扮果汁,讓人吸啜,只十秒「歡愉」,色素香精啜完,剩下一個膠套,浪花淘盡,既生,就不滅,成就了永恆。電視機家具大油桶2015年中,石澳鶴嘴垃圾灣,未清理前2016年初,清理後不到半年,垃圾又再堆積灘岸上的主流垃圾,則是飲品膠樽,細心觀察,飲料種類奇多,品牌千變萬化,見證商品多元化,競爭激烈,這時代的人,大概很口渴,而且不懂得自備水瓶。我們的社會,果真是disposable society,用完即棄的社會,製造了商品,成就了萬人敬仰的GDP,用完即棄,還給它冠以動聽的名字叫「回收」。事實上,無價無市,回收桶裏的膠樽,隨時回收到堆填區,又是一個個不朽傳奇。海上垃圾,還見過大油桶、電視機、木製家具。你說那些垃圾積聚在偏遠灘岸,不礙事嗎,但那裏卻是馳名的地質公園範圍內的六角柱石巖岸與海蝕洞。最奇特一次,是去年在花山巖岸,滾石灘聽浪花擊石的聲音時,驚見附近躺着人形肉色物體,走近看,是真人大小的吹氣娃娃,看來曾經是美女,但海浪沖刷,露出了很膠的皮膚。得人驚當你的肉體灰飛煙滅,吹氣娃娃還在浪遊四海。萬年之後的人類學家,在岩層中發現這個不滅的吹氣娃娃,能寫多少篇論文;他們能否想像,這時代的人類,究竟在做甚麼。相關文章︰糧船灣-浪打滾石灘鶴咀十景‧一次過滿足N個願望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污染 垃圾

詳情

閱讀筆記 – Selective Degrowth

減少空氣污染,有不少人都寄望綠色科技可以突飛猛進,電動車、節能家電、脫塵裝置,所描繪出來的世界圖像,似乎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如常運作,人們仍然可以盡情消費,只不過電力是來自可再生能源而矣。不過事實是,在過渡往彼岸的烏托邦之前,我們在過程中無可避免地會燃燒極大量的化石燃料,重新建立龐大的輸電網絡與重組我們的大眾運輸系統。例如香港的能源政策,就似乎看不到改革的希望──到了2030年,天然氣的發電比重佔50%,而煤及可再生能源的合共比重,是20%。合共比重的寫法反映,我們的政府根本沒有決心,推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根據環保署剛發表的《香港空氣污染物排放清單》,發電廠的空氣污染排放物正逐年升高,當中二氧化硫總排放量,更由2011年的14000噸,上升至2014年的16880噸,增幅高達兩成。而根據有關趨勢,香港2014年減排效率不彰,根本不可能達致2015年二氧化硫減排25%、氮氧化物減排10%的目標。不改變以化石燃料為主導的經濟結構,不推動人們減少消費的政策,不挑戰人們依賴汽車出入的居住形態,減排永遠不能達標,不論減的是空氣污染物,還是碳排放。以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為例,要達到攝氏二度的目標,富裕國家與地區的減排幅度,便需高達每年8-10%,而不是無關痛癢地訂立一些「長遠目標」,例如2050年前削減80%之類的講法,根本無濟於事。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出,人類要可持續地存活在這個星球,我們的消費水平基本上只能回到1970年代左右的生活型態──那是美國變態的瘋狂消費文化尚未風靡全球的歲月。簡單而言,我們必須系統地減少消費,而不是單靠幾位熱心人士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那究竟是一個怎麼的世界圖象,容我把Naomi Klein《天翻地覆》中的段落整段抄下來:「我們需要全面的政策和規劃,讓每個人都可以輕鬆方便的選擇低碳生活。最重要的是,這些政策必須公平,因此已經為了滿足基本生活需求而焦頭爛額的人,不會被要求額外的犧牲來抵銷富人的過度消費。這代表人人可以享用便宜的大眾運輸和乾淨的輕軌;座落在大眾運輸的路線上,有節能又負擔得起的住家;高密度集居的城市規劃;讓單車騎士不必冒著生命危險去上班的單車道;土地規劃不鼓勵城市蔓延,鼓勵在地、低耗能的農業型態;都市設計讓學校、醫院等基本設施集中於大眾運輸路線兩旁和友善行人的區域;拿出辦法要求製造商負責回收自己製造的電子廢棄物,同時大幅減少內建的冗餘和定期汰換。這當然並不容易做到,但人類實在浪費了太多的歲月。其中必須打破的迷思,是以為環保只是一種選擇、只是一種生活態度和方式;沒有抗擊新自由主義視角的環保運動,只是在粉飾市場邏輯與生態限制之間的某種內在矛盾,要推動最根本的改變,要靠行動,也需要讓人類認識世界的方式,進行最徹底的革新。文:龍子維圖:http://hawkkrall.blogspot.hk/2013/05/green-dystopia-for-next-city.html 污染 空氣污染

詳情

「德輔道中行人專用區」邁出第一步:擴闊條路!

行人道是城市空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街道要有生氣,先要有足夠的空間,行人才能有舒適有趣的步行體驗,繼而減少依賴交通工具,改善鬧市的空氣污染。以「汽車擠塞、空氣污濁、不適宜步行」聞名的德輔道中,即將適度擴闊步行空間,對潔淨無車的全面「行人專用區化」目標邁向重要一步。德輔道中聯盟至去年九月成立,倡議由摩利臣街至畢打街一段的德輔道中改劃為行人專用區,冀令這條具標誌性的中環核心街道,由以汽車主導的設計佈局回歸至以人為本的共享都市空間。經過聯盟數月的爭取、並委託專業運輸顧問進行了交通改道研究,運輸署近月終於作出正面回覆,並落實將研究及推動「優化德輔道中(介乎利源東街至摩利臣街)的行人過路設施」,於二月諮詢中西區區議會屬下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交運會)的意見。有關改善措施包括:擴闊現有行人過路處、擴闊行人過路處的行人路、更改現有行人過路處為燈控行人過路處、在德輔道中利源東街對出增設行人過路設施、調節現有交通燈的時間設定以增加行人過路處的綠燈時間,及優化交通標誌的安排以騰出更多空間供行人使用。根據區議會文件顯示,運輸署將分兩階段展開實地勘測,預計於2016/17年展開涉及五個路口(見圖)的工程,而餘下四個路口會於第一階段完成後展開。對於這個利於行人安全及步行之舉,交運會上幾乎無不贊成整體建議。運輸署《中環現有及計劃中的行人設施》建議圖則(2016年2月)運輸署續稱,擴闊行人路方案主要是指擴闊行人過路處的闊度,運輸署會研究將現時約兩至三米闊的行人過路處擴闊到五至六米,從而令每次綠燈時能夠讓更多行人橫過馬路。由三米擴展至六米的闊度,亦等於一條行車線的距離,證明馬路的空間,並非一定是汽車獨有的專利。這六米闊度代表著什麼?根據早前聯盟為德輔道中做的道路空間分佈圖顯示,行人道由3.1米擴闊至6米的話,意味行車道同時要由16.7米縮窄至10.9米,行人道與行車道的比例會變為12:10.9 (52.4% vs 47.6% )。雖然現階段的擴闊措施只限於過路處實行,但此舉足以證明運輸署有信心擴闊行人道並會影響交通流量。未來有關措施延伸至整條行人道並非不可為,終能推動以人為本的城市設計,在中環鬧市便利行人行走。當然,爭取更大的步行空間,換取更健康的城市空氣,絕不能止於這一步。下一步,應由行人過路處擴展至行人道其他範圍,讓更多人享受與習慣在中環步行的運輸模式,減少路面的汽車量,逐步實現行人專用區的可能性。路,是需要人步行出來。德輔道中聯盟將繼續與運輸署跟進有關方案的進展,並即將與有志參與的公眾人士組成「德輔道中關注組」,透過不同背景的居民的專長與興趣、以創意方式舉辦不同倡議活動,實行由下而上的行人專用區改劃方案。密切留意德輔道中聯盟的最新進展,也期望有更多同行者,一同為德輔道中帶來更清新宜人的空間改變。 環境 污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