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區?畀返深圳算罷啦

(圖:東講西讀)由河套區計劃引爆出嚟嘅問題,令 IT9 徹夜難眠,因整體觀之,其實關乎香港海陸空域喺97後嘅變化,IT9 嘗試組織一下整件事嘅來龍去脈。成個變形 condom 樣嘅河套區,來源有段故,係1997強国頒佈《國務院令第221號》乜乜乜,將香港同深圳邊界重新劃分嘅一個結果。當年香港讓出水域予深圳,令深圳可以發展鹽田港航運(搶生意),而香港理論上就換塊(又毒又隔涉嘅)爛地返嚟,香港角度去睇當然覺得搵笨。呢塊爛地本應送都唔要,不過竟然又有人一早買咗地段(深圳政府全資擁有嘅公司,呵呵呵),搞到有業權爭議,香港同深圳要談判多年尋求「共識」(原來國務院令係有價講嘅),而深圳角度去睇就「宏觀」地覺得公平,因為私有產權要另計(咁都俾你諗到,但國務院諗唔到),亦要考慮埋221號放俾香港大嶼山西部嘅水域,而且講到讓出航道,珠海亦都冇同香港計較萬山群島水域啦(港珠澳大橋唔係交換條件嚟㗎)。更甚,河套區業權複雜程度可能不止於此,唔修改基本法關於香港地域部分嘅話,香港可能永遠都無確定業權(咁鹽田港水域算點先?因為唔同買地,冇人可以買海,所以冇得拗?國務院真聰明)。221號並無提及空域,不過由三跑引爆,香港空域問題早前亦議論紛紛,唔知幾時開始,香港空域係縮咗嘅,所以三跑得物無所用。同鹽田港嘅前香港水域咁上下勁抽,香港舊空域係去到澳門咁遠嘅。整體嚟講,以前有得用,可能純粹因為人哋要嚟都冇用,所以冇爭拗,但未必一定合理,雖然合理不合理唔係三言兩語可以定奪,不過如果講空域,依家縮到香港未起三跑已經唔夠用,咁就有啲離奇。空域歷史較為含糊,還望各專家網友賜教。呢筆糊塗賬,難怪咁多人懷念97前嘅香港,依家搞成咁,IT9 建議林鄭不如放棄河套區算吧啦,俾返深圳,換返鹽田港水域返嚟,我哋唔駛要人拆咗個鹽田港咁冇陰功嘅,所有出入船隻向香港交付通道費咪算囉。至於空域,攞返夠香港用就得啦,我哋唔貪心嘅。當然,珠海亦可能照辦煮碗,向香港收通道費,不過無所謂喎,鹽田港吞吐量已經超越香港,net net香港有錢賺喎,而且香港航運係退嘅、鹽田係進嘅,仲要越賺越多㖭。林鄭咁好打,唔好晒咗佢吖,只要佢記得自己喺邊度出世、邊度受津貼教育、邊度栽培佢成高官,相信佢會同中央交代清楚㗎啦,至於深圳,叫香港馬會捐幾億俾佢哋囉,幫佢哋起個通道費清關系統,唔駛諮詢喇(最多俾十個八個假諮詢咁大把喇),唔好令中央尷尬吖嘛。如果珠海向香港學習,馬會咪俾多幾億香港起相同系統囉,馬會咁大方,35億起故宮都出得起囉,加埋10億都唔夠嘅嘢算得乜。係喎,將原來嘅221號規劃改成咁得唔得㗎?小編有信心,俾林鄭做一定得,對香港好嘅嘢,佢不嬲都唔理原來規劃㗎啦,除咗河套區規劃團隊,西九文化區嘅老頂們係咪都好同意呢。荒謬? 係囉,同一邏輯(國務院令唔啱睇部份可以講價,啱睇部份唔准人講價,原來規劃話改就改,馬會出錢就毋須過問,諮詢係嘥氣嘅,鄰區津貼我區生意係國策),點解林鄭手指拗出唔拗入咁照辦煮碗時,佢唔覺得荒謬嘅?#RiverCondom #Palacegate #全部都係手指拗出唔拗入#林鄭仲要覺得自己好英明 #香港唐吉訶德#國務院咪成日閉門做車 #搞埋晒啲引發世界大戰嘅乜乜令出嚟--河套區原來規劃:本土研究社正經建議:—IT9 就話河套區做厭惡性行業都好過送錢俾深圳喇,今時唔同往日,香港依家只得中国GDP嘅2%,你估仲係以前嘅20%咩,仲送錢?—如果講科技發展,與其整多個科學園,不如叫港府 eat your own dog food—亦有建議河套區應該維持綠色現狀,為解救國家污染問題作出少少貢獻—2005年深圳都有考慮過河套區設立保育項目㗎,咪以為深圳唔識嘢先得架/设立专门的红树林生态系统科学研究机构,对现有的红树林保护区形成相应的管理、进行红树林群落保育和栽培技术的研究与开发/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發展 土地 創科 河套

詳情

警惕香港規劃自主全面失守

上星期,香港與深圳兩地政府簽署《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備忘錄》,在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創新科技園。根據協議,落馬洲河套地區的業權單屬於香港特區政府,表面上解決了河套地區業權爭議,可讓特區政府全權發展河套地區(雖然特區政府需要負責河套地區整個項目的基建開發費用,包括土地平整、興建道路運輸網絡等),避免了在土地業權不清下,河套地區發展因兩地同時宣稱擁有土地業權而出現的法律風險。問題是,硬件上河套地區的業權單屬於香港特區政府,但軟件上的政策安排,以致發展模式,皆是跟隨回歸以來中港融合的大主軸,衝擊香港在《基本法》下的規劃自主和城巿管理格局。譬如說,政府提出將來的創新科技園內,會提供河套區出入境的便利安排,容許特區政府與深圳政府認可的人員,以類似APEC商務咭,令他們通關時更方便。這種行政便利的安排,固然須得小心處理,否則只會變成既影響本地人才就業,亦導致大量非本地人員從內地湧入,最終香港的創科人才變成最大輸家。誠然,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原則上必須全方位吸納世界各地人才;但香港不同於倫敦、紐約等人口完全自由流動的大城巿,香港在《基本法》下擁有完整的出入境和居民戶籍制度,因此在對外吸納人才之餘,必須同樣照顧本地人員的就業機會,港深創新科技園能否做到這種平衡?再者,創新科技園背後其實牽涉到香港與深圳的經濟互動,特區政府已明言「落馬洲河套地區鄰近深圳,而深圳近年的創新科技發展出色,在此地發展創新科技,令兩地有協同效應」。如上文所言,回歸以來香港一直走在中港融合的道路上,回歸不少的政策互動(如CEPA 及自由行),帶來中港兩地更為頻繁的的經濟活動,亦逐漸改變香港的城市發展和空間布局,假如創新科技是香港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那麼河套地區發展創新科技園,正正代表著整個香港經濟進一步北移,只會令香港的經濟自主全面失守。當香港經濟全面向北望、而失去全球視野之時,我城的自治空間又會剩下多少?最後,整個港深創新科技園項目的制訂過程,充滿了各種疑團。河套區的發展在香港社會討論已久,政府就此曾多次進行公眾諮詢。其中,2015年2月政府公布河套地區公眾諮詢最終結果時,曾明確定出「河套地區發展可考慮以高等教育為主,並輔以高新科技研發和文化創意產業用途。」,計劃把整個河套區87公頃土地主要劃作高等教育用地(22公頃)、高新科技園區只佔少部分(8公頃)。但現時政府突然公布的項目,卻變成了「香港和深圳將在佔地87公頃的河套地區共同發展港深創新科技園」,霎時間就把歷時數年的公眾諮詢結果一筆勾銷,當中政府到底基於甚麼理據,自行改變公眾諮詢結果?主權移交以來,粵港合作、深港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滬港合作、京港經貿等區域平台,在沒有香港人的監察下,到底改變了多少香港原來的發展計劃?特區政府的規劃自主還剩下多少?香港作為全球城巿,必須推動區域合作、但不等同接受區域融合;香港需要面向中國、但更需要走向世界。如果香港不能自主規劃城巿發展,即使有天民主普選實現了,香港人也不可能真正自治。文:施家潤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延伸閱讀〉【香港前途決議文】http://goo.gl/fYMsTS【《香港革新論》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reformhk 中港關係 一國兩制 發展 土地 創科 河套

詳情

河套科技園出賣香港利益——從尼加拉瓜瀑布說起

早前港深兩地政府落實在87公頃河套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並確認土地業權歸香港所有,仿佛成為現屆政府「成功爭取」的政績。然而香港在這項規劃中是否一如表面所見是最大得益者呢?尼加拉瓜瀑布的故事或者對我們有所啟示。尼加拉瓜瀑布(Niagara Falls)是舉世聞名的名勝,號稱世界三大瀑布之一。尼加拉瓜瀑布另一個有趣之處在於它處於美國跟加拿大之間,兩國國界正以尼加拉瓜河作為分界線。圖一那麼,究竟美國還是加拿大擁有尼加拉瓜瀑布?這個問題有點複雜,因為尼加拉瓜瀑布實際上由三個瀑布組成,如圖一所示,圖左是 American Falls 及 Bridal Veil Falls,屬美國所有。圖右是 Horseshoe Falls,美加的國界正從這瀑布的一間走過,因此這個瀑布一小半屬美國,大半屬加拿大。總的來說,以三個瀑布的總面積計算,尼加拉瓜瀑布大部份屬美國所有,加拿大只佔一小部份。圖二但哪個國家從尼加拉瓜瀑布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呢?瀑布的特點是站在瀑布上並不能觀賞瀑布的壯麗景色,只有站在對岸才能望得更遠更闊。事實上,圖一作為最具代表性的景色,就是由加拿大一方觀光塔所拍,所以一般旅遊書都推薦遊客到加拿大一方觀賞瀑布。從圖二可見,加拿大在沿河一帶興建了多間五光十色,拉斯維加斯式的五星級酒店及賭場。相反,美國一方的尼加拉瓜市只有陳舊破落的廉價旅館。美國雖然名義上擁有大部份的尼加拉瓜瀑布,但實際上它需付出更多的資源去做保育,但所分得到的經濟利益卻遠比對岸的加拿大少。圖三圖三是政府剛宣佈會成立科技園的河套區,細心一看,跟尼加拉瓜瀑布的情況何其相似?河套區的土地雖然名義上由香港所擁有,但這只代表香港有責任出資負責土地平整工程。真的表示河套科技園對香港有經濟利益嗎?它的位置遠離香港的住宅區及商業區,當數碼港和科學園都為人所詬病太遙遠之際,究竟有什麼香港公司會有興趣到更遙遠的河套開公司,如何吸引香港人到此上班?政府還未能說出個所以來。相反,河套區位處深圳繁華的福田旁,配合政府所提議的便利出入境措施,對市區用地早已飽和的深圳市企業來說,吸引力卻大得多。羅范椒芬指河套區科技園不確保港人優先獲聘,其實已是明示河套區實際上為深圳市企業及居民所服務,盡得該處土地的經濟利益。相對而言,香港所得的經濟利益大概只有寫字樓租金及公司註冊處每年幾千元的註冊費吧?其實如此一大片土地,香港本身可以有很多用途。先撇開當初所規劃的高等教育用途不說,河套區也很適合作棕地用途的厭患性行業如回收場/貨櫃場之類,如此則可以空出例如橫州等地興建房屋服務香港人。現時林鄭所帶領的港府高層在未作諮詢下就以長官意志把珍貴的土地資源劃作科技園,為鄰近地區而非香港人服務,視程序公義於不顧,在她心目中香港人的利益放在什麼地位,還不清楚明白嗎?文:賀穎傑@前線科技人員 中港關係 發展 土地 創科 河套

詳情

明修河套 暗渡陳倉?

究竟87公頃大的河套最後會用黎搞乜?根據十年前一份國家級智庫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及民建聯合作完成,名為《全方位開發港深邊境地區的方案與論證》的研究報告,曾透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用途構想。按報告中的建議,河套會涉及「內地可能派駐的辦事機構包括各省市區政府、大型企業,平均每個機構僱用香港員工3人」,即代表河套科技園並不單純是科技用途,亦有可能可以成為中國各類派駐的機構 (如中聯辦、政府用途) 的落腳點。現時政府的河套協議,區內會給予內地員工特惠的入境安排,入境權的審批將會是有深圳官員參與的科技園公司。如果是這樣,即代表這些「可能派駐」的中方官員可以透過科技園公司免申請直接長註香港,由於科技園公司並非政府機構,變相我們基本上毫無辦法監察批准誰能入境香港地方,成為了一個中港入境大黑洞。當然這只是個國家級智庫及政黨過往的建議,但林鄭月娥與深圳官員簽約後到今刻都沒有交代河套發展的各種具體細節,究竟河套邊境會否變成內地官員機構的特區?值得香港市民認真關注!原文載於本土研究社facebook 中港關係 土地 林鄭月娥 河套

詳情